B2B99网目录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940得饶人处且饶人

时间:2019-06-05作者:楼楠

    “你们几个到底闹够了没有,一天到晚的吵吵吵,打打打,你看看你们现在成个什么鬼样子,

    就出了这么一点点小事,有人挑拨了那么两句而已,一个个的就上赶着来看笑话了,朕平时就是这么教导你们的吗……”

    大渝皇骂了几句,见几方人马终于摄于自己的威严纷纷了手,

    一转头,又指着阿离吵了起来,“还有你措儿,朕一直以为你是个好孩子,没想到今天也变得这般搬弄是非,你可真是让朕失望……”

    “回父皇,今日措儿进宫,真是有事前来,”默默的等大渝皇骂完,阿离方小声嚅嚅的解释道,

    “其实我这么做,也不仅仅是为了我自己,实则是为了还别人的救命之恩,帮着送一个人进宫……”

    “送人?你进宫送的什么人?”听到阿离好像真有事,大渝皇不由得一怔,好奇问道。Δ书阁ん.『k→shu→.co

    “父皇也知道措儿前段时间生病,差点失了性命,幸得一位老神医出现,凭着高超的医术将孩儿从阎王殿门口给拉了回来。

    这不孩儿身体还未完全康复,早上老神医过来复诊,不料竟见将军府的人过来找,说是夜将军找这神医进宫有要事,

    神医刚救过孩儿的命,父皇教导我们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孩儿见神医行动不便,就亲自送了这一趟,

    当然了,其实孩儿之所以决定进这趟宫也不仅仅是因为老神医,还是有些私心的,是想着父皇最后身体不太好,主要过来看看父皇的身体……”

    “什么?你把老神医带过来了?”听到阿离这一通解释,大渝皇还未表示什么,一旁的夙夜却是激动坏了,连忙上前再三证实道,“人在哪里?是为我诊治的那一个吗?”

    “嗯,人就在殿外。”阿离老实的点了点头,如实道。

    “真是太好了!”一听老神医就在殿外,夙夜欣喜的赶紧朝身边的随从命令道,“快快快,你们赶紧去将老神医请进来。”

    不料,她这话一出,旁边的人还没行动,却听大渝皇从后面息事宁人的开了口,“夜将军,你这身为大将军,怎么也和这些孩子一样闹不清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朕看这事闹也闹过了,人你也打过了,索性就此揭过吧。”

    “就是呀,不论今日之事罪在不在臧嬷嬷,夜将军您这不是已经揍过人了吗?这再追着不放,可就有失大将风度,真没什么意思了哈。”毕竟臧嬷嬷此次下毒事情,自己身边的邓嬷嬷也是出过谋划过策的,所以曹贵妃自是也不希望夙夜将事情闹大,再惹到了自己头上,见皇上开了口,也忙从旁帮腔道。

    不料她这不帮腔还好,这一接腔,倒显的是夙夜有些欺人太甚了,

    夙夜是什么人,哪里吃得了这个亏,这急性子一上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扑通跪到大渝皇面前,咬牙恳求道,

    “皇上,夙夜自问这些年为了咱们大渝沙场上出生入死,忠心耿耿,也是立过汗马功劳的,

    在此夙夜恳求皇上允老神医进殿,给夙夜一次自证清白的机会,今日之事,真的不是夙夜无理取闹,确实是有人对夙夜下了毒手……”

    “皇上,不可啊,老奴这顿打都已经挨了,她现在又找什么老神医来,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老神医说酒中的毒和老奴没关系了,她就能将老奴刚才挨的打给老奴揭下来不成?”听说连证人都来了,臧嬷嬷也顾不得身上的伤了,怕事情败露,赶紧也扑上来阻拦。

    “父皇,依女儿的意思,您最近身子本就不好,今儿又在这坐这么半天,也确实够累了,要不所有事咱们都暂缓,等明日您身体好些了再议如何?”一旁的萧若云也是怕事情再闹的不可开交,难得善解人意的从旁劝道。

    见众人都这么说,再加上大渝皇闹了半天也确实累了,索性就准备顺水推舟,“那既是大家都这个意思,今天大家就都先回去……”

    “皇上……”眼看着大渝皇就要遣散众人,那夙夜却是死活不肯答应了,跪行到皇上面前,磕头恳求道,“皇上您今天要是不答应让老神医进殿为夙夜证清白,那夙夜就一直跪在这里,直到你愿意见人为止……”

    说完,伴着“砰砰砰”几声闷响,只见夙夜前面的地砖上很快就有了殷殷的血渍。

    “你……你这个执拗的性子,怎么还这么拧,你说说什么时候能改改呀,”见夙夜较了真,大有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架势,大渝皇只得无奈妥协了,“好吧,既是如此,那就让人进来吧。”

    很快,老神医就被一个小药童模样的搀扶着,颤颤巍巍进了殿,

    不知是实在年迈,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老神医包裹的十分严实,被一个大大的斗篷从上罩到了下,几乎是捂得密不透风。

    进了宫殿后,可能是因着第一次进宫太过紧张的缘由,扑通往地上一跪,竟颤抖着半天没有作声,更别说摘斗篷什么的了。

    “你也不用太过于紧张,听说你这次不紧救了夜将军的命,前段时间还救了措儿的命,既是如此,想来你医术还是有过人之处的,

    既然夜将军非要请你进来,那你就将你已经得出的结论向众人说一下吧。”看这什么老神医实在有些狗肉上不得席,颤得连跪都跪不住了,大渝皇只得勉强开口安抚道。

    只希望这老神医随便说两句话,今日之事也能就此揭过,他也能终于回去好好歇歇了。

    “谢……谢皇上体恤!”老神医依旧趴在地上,颤得感觉只需一阵微风过来,人就会立即昏倒的样子,

    稍后,缓了半天,方用无比苍老的声音战战兢兢回道,“回皇上,也不能说是草民医术有多高超,实在是夙夜和靖王得的是同一种病,脉像症状什么的一模一样,而草民又恰巧对这种病有所研究,所以才侥幸都医好了两人而已。”

    “哦,你这个老大夫倒是难得的还挺实诚,说的倒是也谦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