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随机惩罚一名幸运观众 第53章:我,九峰,没有说谎!

时间:2019-05-20作者:宝巨

    紫云派,青云阁。

    紫云派的几名长老坐在主位上。

    金龙宗的十六长老留情真人笑呵呵的坐在客位,笑眯眯的与大长老拉着家常:

    “自上次一别,已经二十余年。没想到紫云派发展的越来越大,越来越好,真好。”

    大长老笑了笑:“呵呵,说笑了。来,给留情道长上茶。”

    言罢,又看向留情说:“不知道留情真人这一次大驾光临紫云派是为了?”

    留情真人正准备说话,这时候,听到消息的留痕真人走了进来,坐在了留情的对面:“来啦?”

    留情点点头,眼神有些飘忽的说:“来了。”

    回过头去,又对大长老说:“这不是金龙宗和紫云派的年轻弟子们正在进行友好切磋嘛,我家掌门的觉得,若只是留痕一个人在此,有点草率。所以便让我也来这里,对我派弟子照看一二,同时也是表达一下我金龙宗对紫云派的重视。再加上我也很久没有来这里做客了,也就碰巧过来看看了。”

    大长老眼里闪过一抹疑惑的目光,心中有些不相信留情真人说的话了。

    大长老精明着呢,他心中隐隐的觉得,留情真人的到来,目的似乎不是那么简单……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大长老只是随口问了问。本来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但是留情真人却把一个问题,给出了三个答案,三个理由和原因。

    这叫物极必反!

    根据心理学上的反应来说,你自己心里没多想的时候,你便不会在意一些细节的东西,别人问你什么,你不会多想,所以给出的答案也相对直率。

    但是如果你自己本身心里有鬼,别人随意问你一个问题,你就会下意识的多想。一旦多想,你自己潜意识便会想要去说一个‘十全十美’的答案。

    大长老深深看了留情真人一眼,笑道:“也是。是该来看看。”

    说着话,大长老心里稍微警醒了一下。本来留情真人造访,大长老不会多想的,也只是认为他来只是为了陪留痕真人。

    但是这会儿,大长老忽然感觉,他,别有所图。

    留情注意到了大长老的语气变化,心中微微一紧,有些紧张了起来。连忙岔开话题问道:

    “唉对了?小辈们的比试结果如何?”

    话音刚落,留痕有些闷闷不乐的开口道:“金龙宗一胜,一平,三负。”

    留情闻言两眼一咪,看了眼大长老,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怎么……怎么会这样啊?”

    “因为紫云贵派出了一个旷世奇才李文强,一上场,我们金龙宗的三个小辈吓得直接认输了。”

    “哈哈哈哈。”

    屋里的众人都玩味儿的笑了起来,就连留痕也笑了。

    虽然丢人,但是……已经都丢人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留情也附和的笑了两声,却不由得眼神闪过一抹沉凝之色。

    李!文!强!

    是他!是他!就是他!

    留痕给掌门密信里提到过的人,传说中的渡劫期之子!

    想到这里,留情真人顺势问道:“这李文强我也早有耳闻了,不知这李文强是什么来历?”

    说完这句话,留情捂在道袍下的手上,捏住了那一枚‘獬豸骨’。同时,眼神有些紧张的看向了大长老等人。

    屋里的气氛有些沉默。

    是啊。

    这是个问题。

    李文强,是什么来历来着?

    大长老等人面面相觑,以前他们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现在被人问出来,他们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寻思一阵,大长老坐在椅子上,高深莫测的道:

    “说起来也是我紫云派的机缘,这是我派弟子下山云游之时带回来的一位修炼奇才。命相之中,紫微星常伴左右,就在李文强加入我紫云派的那天夜里,贫道就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位大罗金仙说,李文强乃文武双曲星合体转世,这一世专门就是为我紫云派带来光芒的……”

    修炼奇才?紫微星常伴左右?文武双曲星合体转世?

    这么可怕的么?

    留情微微沉凝片刻,偷偷的低下眼睛,眼睛顺着道袍的领口缝隙往里边瞟了一眼。却见,手中捏着的獬豸骨闪闪发光。

    留情真人眼神一冷,哼。你,说谎!

    这时,紫云派有点耿直的十八长老皱皱眉头,看了眼大长老嘀咕一声:

    “哪儿那么吊啊。李文强不是废物么?”

    瞬间,獬豸骨的光芒,灭了……

    留情:“???”

    嗯,这是实话。

    ‘啪’的一声炸响,吓得认真关注獬豸骨的留情一个哆嗦。

    抬起头去,却见紫云派大长老猛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回头对十八长老怒目而视:

    “说啥呢?多大个人了,成天嘤嘤怪叫。”

    十八长老满脸委屈,想要开口说什么,却又叹口气低下了头。真是的,实话也不让说了。

    大长老冷哼一声,对留情笑道:“见笑了。”

    留情摆摆手:“无妨。暧,对了。贫道来的时候其实内心一直有所困惑,有个问题想得到答案,不知道能否请教?

    留情有些憋不住了,不如直接问算求了。

    直接问了之后,无论大长老给自己什么答案,自己都能知道真正的答案。

    大长老点点头:“你问。”

    留情沉凝了一下,转头看了看有些紧张的留痕,语气沉重了几分:

    “我听说……紫云贵派有一位渡劫期的绝世强者,不知是真是假?”

    嘶——

    话音落下,青云阁里所有紫云派的高层齐齐倒吸一口冷气,满眼骇然的看向了留情。

    大长老站起身来,眯了眯眼睛:“不知道友是听谁说的?”

    留情讪笑一声:“听外界的一些风言风语,没有具体的谁。”

    “放屁!”

    大长老爆喝一声,心中暗道,这件事情是我紫云派的高度机密。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他一个外人,怎么可能知道?

    而且,连具体什么修为都知道了?

    大长老又想说什么,但是心中警醒了一下,他这会儿终于知道留情的目的是什么了。

    暗暗思索一阵,不行,不能被金龙宗探底。我紫云派拥有渡劫期的事情,是高度机密的底牌,不能被任何人知道。这,是我紫云派即将一统南洲的大秘密啊!

    还好……留情真人大概也是偶然听到的风声,不那么真切。希望不会再有别人知道了。

    想到这里,大长老打了个哈欠:“贫道困了,不说这些了。二位,请回吧。”

    獬豸骨,又亮了。

    留情心中冷哼一声,又骗我,你,根本没有困!

    “……”

    片刻后,留情和留痕两师兄弟走出了青云阁,都有些郁闷。

    最关键的那个时刻,竟然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留情叹口气:‘这厮依然是那么的谨小甚微,他就算随便给个答案也好啊。可是,他竟然连答案都没有给,獬豸如何断真假?’

    留痕沉默片刻说:“留情师弟,问不着这些高层。难道,我们就不能问别人么?”

    “嗯?此话怎讲?”

    留痕眼里闪过一抹高深的笑意:“大长老有一个金丹初期亲传弟子,名为九峰真人。而最初,紫云派有渡劫期的这个消息,是他传出来的!”

    留情两眼一亮:“你不早点说,对付这些元婴期有点棘手。但是收拾金丹期,不是手到擒来么?”

    两人正说着,忽然留痕往前边一指,激动的到:“那,那不就是九峰么?”

    却见,新人宿舍区的外围。

    夜幕笼罩下。

    一席道袍,满头白发的九峰真人踩着一双布鞋,迈着有些忧愁的步伐靠墙行走着。

    在零星的宿舍区里散发出的微弱灯火下,九峰,如同一个暗夜行者。一步一步的走着,轻轻伸出指尖贴着墙壁摩挲着,表情有些忧伤。

    黑暗之中,他那一双属于智者的眼神,却格外明亮。

    “今夜北斗七星连珠,是否此间又将发生巨变?”

    “而强大如二长老,如今已经不顾名誉的与李文强同居,疑以珠胎暗结。这两夫妻的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真相。”

    停了停脚步,九峰真人依偎在围墙上,怔怔的看着远方的李文强宿舍,轻声道:

    “忽然间,这世界似乎出现了变化。我好懊恼,聪慧如我也一团乱麻,这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一根线索让这事件越发扑朔迷离?每次总是觉得距离真相更近了,但每次,又犹如深陷迷雾。我知道,如果继续深入调查下去,恐怕连我也要深陷旋涡……”

    说到这里,九峰的语气有些低沉了下来,但是片刻,他的眼神再次充满了光明:

    “但是我不能放弃,即使这些迷雾再深邃,即使这旋涡再可怕。我将一步步的接近事实的真相,一步步的探清背后的迷雾,深入调查走访,还它一个水落石出。”

    “贫道九峰,从此,便是这暗夜的行者。修真可以停,但我探索事实真相的脚步永远不会……”

    说着,九峰真人发现自己动弹不得了,全身被一股强大的气息锁定。默默的,九峰有些黯然的闭上了眼睛,内心暗道:

    终于有人要对我下毒手了么?

    ‘噗’的一声,一张麻袋套在了九峰真人的身上。

    片刻后,留痕真人和留情真人扛着麻袋,来到了一处山洞之中。

    点亮了一些烛火,留情看了眼被真元锁住的套在麻袋里的九峰,冷声问道:

    “如果想活命,我问,你答。”

    九峰真人全身被真元禁锢,动也不能动,而头上套着麻袋,他什么也看不见。只能说:“在你问我之前,我可以先问你一个问题么?”

    留情愣了愣:“你也敢有问题?”

    “我活着的机会有多少?”

    留情眼里闪过一抹冷笑之色,但却平静的说:“只要你好好配合,我不会要你的性命。”

    “你需要我配合你什么?”

    “你的废话很多,你到底想不想活命?”

    “你先告诉我,我活命的几率有多大?”

    留痕倒提一把青锋剑,有些不耐烦的道:“你只要把该说的都说了,我保证你活命。”

    “你先对着三代祖发誓,如果我回答了问题你却没有放我的性命,全家老小,天打雷劈。”

    “你……”

    留痕眯了眯眼睛,感觉有些棘手。这个白胡子白头发的老狗,有点人精呐。他是不是经常被绑票?要不然,他为什么可以临危不惧?为什么感觉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

    留痕冷声道:“现在主动权掌握在……”

    九峰打断道:‘掌握在我的手上,因为你竟敢从紫云派掳人,冒了这么大的风险,那说明你想知道的事情非常的重要,让你甚至敢冒着生命的危险去做这样的事情。所以,主动权在我的手里。取决于我说不说。对么?所以……如果你不发誓,你休想从我嘴里得到一个答案。甚至,在你没有发誓之前,我一句话也不会再说了。’

    留痕眼里闪过一抹杀机,有些狂躁了起来。一个金丹期的老东西,他脑子转速怎么这么快?

    我一个元婴期,我绑架了他,现在为什么感觉我被他吃住了?

    这时,留痕将留情叫到了一边去,眼里有些忌惮之色的道:“师弟,如果可以的话,放九峰一条活路。”

    留情有些不乐意了:“这件事闹大发了不好收场,你怎么为紫云派的人说话呢?绑都绑了,斩草要除根,顺手的事情能省去很多麻烦。”

    留痕看了九峰一眼,眼里闪过一抹隐晦的敬佩之色,沉凝道:“他是一个真正的智者,如果修真界只剩下一个智者,那么一定是九峰。他修为不高,但他的头脑让人钦佩。灭杀这样的一个智者,我会有心魔。”

    “智者?”

    留情有些惊疑不定的看了看被麻袋套着,依然气质不俗的九峰,心中暗道,连留痕师兄都如此推崇的智者么?

    犹豫了片刻,留情走到九峰面前,朗声道:“我在这里向三代祖发誓,只要你说,我肯定不会杀你的。否则天打雷劈。”

    九峰沉默了一会儿,这才道:“你想知道什么?”

    留情拿出了獬豸骨,紧紧的盯着九峰真人:“紫云派,是否有一位渡劫期的存在?”

    九峰沉凝片刻,无比肯定的说:“有!”

    留情低头查看了许久许久,却发现,獬豸骨安静无比的躺在手里。

    没有亮!

    嘶——

    留情猛然倒吸一口冷气,竟然……竟然真的有?

    不可能吧?

    这……这简直是太匪夷所思了,竟然真的有?

    獬豸骨是肯定不会骗人的,没有任何人能在它的面前说谎,獬豸便是辨真假的神兽,就连大罗金仙都没办法在它的面前说谎。

    而此时,九峰说有,獬豸没反应。说明,他,没说谎!

    其实在修真界里,没有任何事情是绝对的。比如,所有人都认为,就连大罗金仙都不能在獬豸面前说谎。但是,九峰可以……

    因为,九峰他无比的相信自己的判断。他从来都认为,自己的判断,肯定就是真的!

    他自己都觉得是真的。那……请问,哪里说谎了?

    没说谎呀!

    我九峰,从不撒谎!

    冷,冷汗!

    冷汗淋漓。

    留情逐渐的感到自己浑身发软,站都要站不住了。渡劫期,那可是渡劫期啊!

    渡劫期是什么概念?

    放在二十一世纪来讲,渡劫期的作用,相当于原子弹。

    而紫云派拥有渡劫期的概念,几乎相当于,大家都还在拿冷兵器玩的时候,你,偷偷的有了原子弹。没法玩了!

    留情吞了口唾沫,又急忙的问道:

    “紫云派的那个李文强,真的是渡劫期的私生子么?”

    九峰毫不犹豫:“当然啊。”

    留情低头看。

    獬豸骨,依然没有亮……

    ‘咕噜’

    留情吞了口唾沫,眼里闪过一抹复杂之色。

    他,依然没有说谎……

    留情丝毫不怀疑獬豸骨会出错,毕竟,连大罗金仙说谎都不可能瞒得过獬豸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