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随机惩罚一名幸运观众 第205章:讹座位

时间:2019-07-15作者:宝巨

    当李文强脱了鞋躺在吊床上的瞬间,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用一种懵逼的表情看着李文强……

    他是个什么鬼东西?

    这时,一个化神期的女修真者皱着眉头走了过来,指着李文强说:“你挡着我路了。”

    李文强也不多说啥:“哦哦,好的。”

    说着,将吊床的另一头摘下来,站下来给女同志让路。

    看着女同志的背影走向卫生间,李文强也不急着重新挂上去,看她走的匆匆的样子,李文强就此分析她不应该是大的……从走路的姿态来看,像是小的。

    果然,没一分钟的时间那个女修真者从厕所里又走了出来。

    李文强笑嘻嘻的给让路,等她走过之后,再次将吊床挂上,然后悠哉的躺在了上边。

    女修真者却驻足了,用一种看大便的眼神看着李文强:

    “你不要在这里搭吊床了。太影响别人了。”

    李文强环视四周,然后认真的看着女同志:

    “你……要给我让座么?”

    女修真者:“????”

    “我凭什么给你让座。”

    李文强一摊手:“那你凭什么不让我搭吊床。”

    女修真者愤怒的指着李文强:“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

    李文强认真的想了想,说:“因为我没素质啊。”

    “你……”

    女修真者指着李文强,你了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来。然后转身走了……

    因为我没素质啊。

    好特么有道理啊!

    他都这样说了,你还能说啥?你还能干个啥?

    于是,满船舱的人都面无表情的转过了头去,不再搭理李文强……

    片刻后,和外边把守的人说了会儿话,聊了聊天的九玄走进来了。九玄站在那里干巴巴的望了一阵,也发现没座位了。

    但不得不说,九玄的素质就比李文强高了不知道多少倍。

    他没有搭吊床。

    也没有站在那里。

    更没有拖鞋。

    而是提着一把崭新的剑,走到一个出窍期的修真者面前,一剑扎在椅背上,剑锋贴在了出窍期修真者的喉结上。

    那出窍期修真者吓得一哆嗦,带着哭腔喊道:“你……你干嘛啊。”

    九玄淡淡的看着他:“你,起来,让我坐会儿。”

    “你这个人好生无礼!”

    九玄愣了愣,认真的道:“那……麻烦您起来,让我坐一会儿。”

    出窍期擦了擦眼泪:“这就对了嘛……”

    乖乖的站了起来,给九玄让了个座位。

    九玄大咧咧的坐在座位上,翘着二郎腿,这才发现旁边坐了个元婴期的妹子修真者,不由得温文儒雅一笑。一只手撑着墙,并不接触妹子的身体,却做出一副耍流氓的姿势;

    妹子浑身僵直,动也不敢动弹一下:“你……你要做什么。”

    九玄微微一笑,语气深沉的道:

    “美人,你想了解我的过去么?”

    “……”

    李文强躺在吊床上木呆呆的看着大师傅,心中骇然,这……这也可以?

    而此时,那个被讹了座位的出窍期修真者,也提着一把剑走到了前排一个化神期的面前。一剑扎在人家椅背上,淡淡的道:

    “麻烦你起来一下,让我坐会儿。”

    化神期二话不敢说,站了起来,提着一把剑又走到了一个元婴期的座位上:“你……:”

    “前辈,请坐。”

    “……”

    奉天的修真者们的所作所为,彻底刷新了李文强的三观。

    他只是傻傻的看着这些人,然后渐渐的,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最后,多了一个人站在过道里,大家都有座位了……

    这特么也行!

    奉天到底是个啥地方啊?

    这些人有没有素质啊?

    李文强心中苦涩,还是我老实……

    不过这吊床咯屁股。

    李文强也想进步,李文强也想坐在柔软的座位上。人家飞船的座位不是硬座,是软卧,皮沙发。比吊床舒服多了。

    于是李文强也站了起来,手中提着一把剑,巡视了一圈,寻思着哪个好欺负。

    有了!

    将目光定格在了最后一排,一个长相有点猥琐的元婴期身上。

    元婴期!

    呵呵,这可以不用打,便只需要展露我化神期的气势,便可以直接威慑的人!

    谁会在飞船上真打啊?

    都是吓唬。

    有病了才会真的在飞船上为了一个座位大打出手。

    于是,李文强也抽出了自己的剑,一步步摇摇晃晃的走了过去。

    那元婴期就这么和李文强对视,眼睁睁看着李文强走了过来……

    李文强微微一笑,走到元婴期面前,猛然一展化神期的气势。一剑扎在了元婴期的椅背上。

    ‘夺’的一声,椅背被扎出个窟窿。

    那元婴期吓得一哆嗦。

    李文强正想开口说话,正此时,周围腾腾腾的站起来了十几个修真者。

    有七八个出窍期,还有五六个渡劫期。每一个都掏出了家伙,指着李文强爆吼一声:

    “你干啥!?”

    “你欺负我儿子干啥?”

    “你想弄个啥?”

    “你干啥玩意儿?”

    “再动一下试试。”

    “……”

    李文强石化在了当场,瞠目结舌的看着十几个强者,感受着那十几个强者的气势。

    沉默。

    沉默了许久许久。

    李文强展演一笑,看向那个猥琐的元婴期:“你……我刚买的,你觉得我这把剑好看么?”

    元婴期有点害怕李文强,即使背后有长辈撑腰,也还是怕,连忙点头:“好看……”

    李文强呵呵一笑:“好看就好。”

    说着,拔剑,走人。

    自问不是一个喜欢欺软怕硬之辈!

    玄真自问,不屑如此!

    最重要的是吊床舒服。

    收剑,面无表情的再次拖鞋坐在了吊床上。

    哼!

    ‘喵——’橘胖儿吐了吐舌头,用一种鄙夷的目光看着李文强。

    李文强哼了一声,嘀咕道:“你懂个锤子,成天就知道喵喵喵的。难道你以为我怕了?”

    橘胖儿点点头。

    李文强嗤笑一声:“我只是在那一瞬间,突然觉得我的行为不妥。如果我真的那么坐了,去讹人家的位置,岂不是成了和九玄一样的一丘之貉?我,不屑与此。”

    说着,李文强又从储物戒指里掏出一个眼罩带上,躺在吊床上。

    睡!觉!

    自从李文强身上装不了灵石之后,他的九个储物戒指,全都装满了一些吃喝玩乐的东西。闲着也是闲着。

    啥都有!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