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随机惩罚一名幸运观众 第188章:禁止燃放二踢脚

时间:2019-07-05作者:宝巨

    奉天城。

    张灯结彩。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人山人海。

    整个奉天的窑姐儿,以及青楼发展研究会的嫖客们全都出来了。今天,是他们协会的主席接大弟子李文强,发展协会名誉主席‘回家’的日子。

    所有人都出来迎接了。

    鞭炮齐鸣,大街小巷都张灯结彩,到处都拉着横幅:

    “欢迎文强主席回家!”

    “欢迎李会长衣锦还乡!”

    “为李会长贺。”

    这,便是九玄在北州嫖客界的名望。

    鞭炮阵阵。

    ‘噼里啪啦’鞭炮阵阵。

    ‘砰砰砰砰’火柴炮阵阵。

    ‘biu-嘭嘭、biu-嘭嘭’二踢脚阵阵。

    天空中,飞船停在了城门口的高空中。

    飞船里的人都飞了出来。

    陆月生看着城下的张灯结彩,有些震撼的看着齐爱文:“你在齐家的地位,在北州的地位真的太高了。你不就去秦岭旅游了几天回来嘛,竟然全城都在喜迎齐家少家主回归。”

    齐爱文也有点纳闷,转头看向齐东龙,呐呐一声:“有可能是我爸弄的吧……”

    陆月生唏嘘感慨一声:“我在朝廷从来没有这种待遇,所有说,宁做鸡头不做凤尾。”

    齐爱文大怒:“你说谁是鸡头?”

    吵起来了……

    齐东龙御空而行,看着城下的欢迎仪式,也觉得惊愕。这是怎么了?

    ‘biu-嘭嘭’

    一声破空声响起。

    齐东龙恍惚之间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裤裆传来一阵灼烧感。低头一看,裤裆让二踢脚炸了俩洞,冒出阵阵青烟。

    齐东龙脸一红,正想要暴怒发作。

    齐东强一把拉住了他,低声道:“哥哥息怒。”

    齐东龙恨得不行,一手捂着裆,咬牙说道:“无法无天,这奉天是我齐家的地盘。竟然……竟然有人用二踢脚袭击我!”

    齐东强苦口婆心的劝说:“百姓们是一番好意啊,这是在迎接我齐家人回归。即使有误伤,也要忍住不发,将此看为我北方人的热情。”

    齐东龙叹口气,从储物戒指里掏出一条裤子,躲在云里便换上,这才又飞了下来:“你说的有道理……”

    ‘biu-嘭嘭’

    又是一个二踢脚飞上来,在齐东强的面前爆炸,炸的一脸黑乎乎的火药屑。

    齐东强唾面自干,笑着擦拭了一下:“奉天的百姓,向来无比热情……”

    两人正说着话,却见下方鞭炮全部停止了,变成了敲锣打鼓的声音。

    一老一少。

    九玄揽着李文强的肩膀落地,李文强怀里还抱着橘猫。

    两人一兽大踏步进城。

    然后一阵欢欣鼓舞,无数人齐声呐喊: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恭祝李会长回家!”

    “热烈祝贺李会长来奉天!”

    “……”

    然后就见到一大帮环肥燕瘦包围了李文强,李文强红着脸在女人堆里一边流口水,一边大喊:

    “使不得,使不得。、”

    “我是有家室的人,使不得啊。”

    “哎,使不得。”

    “真的使不得。”

    “……”

    喊着使不得,被推搡进了奉天最大的青楼之中,然后城中放炮的、敲锣打鼓的全都散场了。

    齐家的数十个长老,齐家子弟,陆月生,秦文昌,当场被晾在了天上。冷冷清清,郁郁寡欢……

    齐东龙愣了很久:“原来不是欢迎我们的啊?”

    齐东强暴怒:“放肆,这奉天是我齐家的奉天。什么时候成他九玄的奉天了?”

    齐东龙深吸一口气,压住愤怒,看着城下的众百姓,猛然爆吼一声:

    “从此以后,奉天禁止燃放烟火爆竹。尤其是二踢脚。凡发现随意燃放二踢脚的,一律杖八十,罚款一千!”

    齐东龙一怒,奉天寂静无声,无数人缩着脑袋赶紧溜。

    他们并不知道齐家家主为何忽然雷霆大怒,也没有人能想到,渡劫期的齐家家主齐东龙,让人用二踢脚把裤裆炸了。

    “哼!”

    冷哼一声,齐家兄弟这才回返齐家。

    一众长老也闷闷不乐的回去了。

    众人心中都抱怨,狗曰的这李文强来了,就是个祸害!

    当初就不该收留九玄他们三人组,谁成想三人都是祸害,不,就九玄是祸害。

    成天装成凝气期,到处殴打渡劫期和大乘期。齐家长老的面子,都让九玄伤了。

    最让人恶心的是,九玄每次他把你打也就打了,修真者谁还没挨过几顿打?

    但是他杀人诛心啊。

    他每次打你的时候,他都穿一件道袍,上书——凝气期无敌。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个凝气期。

    打完你之后还要指着你鼻子说一声:“我,只是区区凝气期罢了。大乘期是个球。”

    这王八羔子打人是小,诛心是大。

    诛心也就算了。不就是被人笑话么?

    哪个修真者还没被人笑话过?

    但问题是,九玄他让你怀疑人生,让你感觉你修真几百一千年都是修到狗身上去了。让你怀疑自己连个凝气期都打不过。

    一回到齐家府邸。

    齐东龙当场冷着脸下令:

    “传我令。”

    “在!”

    “凡我齐家弟子,以后都和九玄少来往。留痕和九里倒是不错,可以多多交往。但是凡是姓齐的,都不准和九玄来往。和李文强也少走动。”

    “是!”

    齐东龙冷哼一声,吹了吹茶杯里漂浮的茶叶沫子,还没来得及喝,问了一声:

    “爱文呢?”

    “回家主,在青楼。”

    ‘啪’的一声,茶盏碎了。

    齐东龙暴怒的一掌拍碎了桌子:“放肆,他堂堂齐家少主,刚从昆仑回归,正是积累名望之际,一回来他就偷偷摸摸去青楼。我齐家颜面何存?”

    “回家主,少主是光明正大去的。”

    “放肆,还敢光明正大的去。简直败坏家风,说,有多少人看见他去了?”

    “回家主,好多人都看见了,没看见的,现在正在闻讯前去观看。奉天已万人空巷,估计全城都要看见。”

    ‘嘭’的一声,齐东龙一脚踩碎了地面,暴怒的狂吼到:

    “他小王八羔子不想活了是不是?不对啊,他就算是去青楼,没道理全城都去看啊。”

    “回家主,少主是三跪九拜,一路跪着去的。”

    “放肆!”

    齐东龙气的青筋乱冒:“他有病吧。他贵为齐家少主,就算想耍小姐了,何至于跪着去?”

    “回家主,这便回到了您刚才说的第一件事。您不让齐家人和九玄来往和走动,少主……是跪着去,要拜师九玄的。”

    “放肆,我堂堂齐家……”

    说着,齐东龙声音小了下去,想起了九玄吊打渡劫期的事情,哼哼两声:“念在初犯,那就饶他一命。”

    “是,家主。”

    “陆月生呢?”

    “与少主同行,也一路三跪九拜去青楼拜师九玄。”

    齐东龙冷哼一声:“九玄是我宗派界的瑰宝和奇葩,怎能让朝廷的人占了便宜。我倒是明白陆月生为何要来北州学艺了,看来九玄声名远播……早知道不让陆月生来了。去派人把那个陆月生赶回中州去,九玄有了李文强一个徒弟就没多少精力了,收了爱文肯定要分担精力。再收第三个徒弟,那谁来教爱文学艺?”

    “回家主,您刚才说,让齐家与九玄少来往。”

    齐东龙一巴掌拍在椅子上:“放肆,谁让你顶嘴的!”

    “我错了,家主。”

    “滚出去。”

    “是,家主。那第一条命令还是否执行?”

    “滚出去,齐家没有你这种沙雕。”

    齐家弟子离开之后,齐东龙这才兴冲冲的喊来了齐东强,激动的道:

    “爱文有长进啊。他竟然去拜九玄为师了。”

    “真的假的?”

    “真的。”

    “九玄会收他么?”

    齐东龙沉默许久,犹豫道:“有可能不会……咱们从李文强身上下手,让李文强去吹吹风。”

    “但李文强此子……没好处的事情他不干啊。”

    齐东龙冷笑一声:“文强爱财。”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