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随机惩罚一名幸运观众 第121章:收徒

时间:2019-06-04作者:宝巨

    泸州上空。

    又是泸州上空。

    一个手中仗剑的老者从天而降,直接降临在了那陋巷之中。老者手中的剑上刻着铭文,两个字——青云。

    这便是青云宗的老祖宗。

    也就是那大家都很忌惮的渡劫期强者。

    秦文昌一直担心这渡劫期前来追杀他,但是他想多了,渡劫期根本懒得追杀他。或者说是不想追杀他,他很有自知之明。

    秦文昌现在被青衣等人追杀,朝廷只是看热闹,看笑话的心态。但是自己一出手,立马就有人以雷霆手段来毁灭了自己。

    同时,就算秦文昌被青衣等人杀了,人家只会说他技不如人,不会多么迁怒。不会迁怒青云宗逃走的那些人,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如果他敢亲自出手,那朝廷的人会灭杀了他。同时,不可能放过青云宗逃匿的余孽。

    现在只是灭了青云宗,但是根本没有灭青云宗逃走的那些人。

    青虹真人不敢冒这个险。

    他没办法报复朝廷,所以他就有了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报复那个传出消息的人。

    降临泸州,行走在陋巷之中。青虹真人面无表情的提着剑,一步步的往其中的一个居室之中而去。

    屋里,檀香四起。一种仙气缥缈的感觉迎面而来。

    渡劫期的青虹真人不由得提起了十二分的小心,下意识的在这个环境之中,他变得郑重了许多。这,叫做气势!

    透过那檀香的烟雾,青虹真人眯着眼睛看见了盘腿坐在后边的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才金丹期,但是面对自己渡劫期的威压,浑然不惧。

    止步。抬剑。

    青虹真人开口:“你……”

    对面后发先至:“你来了。”

    青虹真人眯了眯眼睛,眼里闪过一抹疑惑之色,他,知道我要来么?

    “是的,我来了。”

    九峰真人叹口气,睁开了眼睛:“你不该来。”

    青虹真人:“……可我还是来了。”

    说着,青红真人回头,看见了墙角的琳琅满目。不由得有些震撼。

    那墙角,全部都是宝物,有灵果、灵药、灵草、法宝、灵石。

    价值,至少数千万。

    青虹真人都蒙了,这人得多有钱啊?这么多的财产竟然视而不见,就这么像是垃圾一样的堆在墙角里?

    泸州城这么乱,他一个金丹期拥有这么多的财产,竟然还没有人来盗窃、抢劫。这本身不符合常理啊。

    ‘咕噜’一声,青虹真人吞了口唾沫。

    他,竟然吞了口唾沫。他竟然心动了。他差点都要忘记,自己是来杀人的了。

    青虹真人心中只是震撼,这个金丹期,怎么会这么有钱?

    九峰猛然用一种凌厉的眼神看向青虹:“你很缺钱么?”

    青虹沉默许久,莞尔一笑:“缺。但杀了你,便有了。”

    “你为什么想要杀我?”

    “你便是五洲秘闻的作者吧?”

    “哦?你便是青云宗的那位渡劫期吧?”

    青虹真人有些诧异:“你怎么知道?”

    九峰哈哈大笑一声,伸出一只手指向了青虹:“因为,你衣服上写的有。”

    青虹真人低头,果然,自己的道袍胸膛上写着两个字-青云。

    九峰继续说:“而现在青云宗所有人都逃匿了,或者去追杀南洲总督了。你却仗剑而来,修为不浅,又是杀我,你,便是青云宗的老祖宗。那位渡劫期。”

    青虹真人笑了笑,坐在了他的对面:“你想怎么死?”

    九峰微微一笑:“我不会死。”

    “你为什么这样的笃定?”

    “因为你有求于我。”

    青虹真人认真的思索了许久许久:“我为什么有求于你,我求你什么?”

    九峰真人笑呵呵的说:“你求我放过你。你需要求我,不杀你。”

    “噗”

    青虹真人都气笑了:“你算个什么玩意儿?我想要杀你,需要经过别人的同意么?我是渡劫期,你是金丹期,这是你与强者对话的姿态?”

    九峰摇摇头,有些感慨的道:“境界又有何用?生命的长短意义又在哪里?在这个世界上,修为不代表一切。我金丹期,但我照样可以杀你。你渡劫期,但给你十个胆子,你也不敢动我。你知道为什么么?”

    “为什么?”

    他真的有些迷惑了。谁给了这个金丹期如此强大的自信?他是不是自以为他是大乘期啊?

    “你的心里有罪孽。你的心里有顾虑。”

    九峰指着青虹真人,笑呵呵的继续说道:“当你与我说第一句话的时候,我便已经知道,今天你杀不了我。”

    青虹深吸一口气,他突然,竟真的有点下不去手了。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他感觉很慌,眼前这个人明明只是金丹期的修为。但是自己竟然感觉自己的一举一动,内心的任何想法,他都了然于胸。这是一种很难受的感觉。

    “我杀了你!”

    猛然诈起,青虹真人举剑便刺。

    九峰淡然一笑:“我说了,你,杀不了我。”

    剑锋,在九峰的额头上停下来了。

    青虹真人瞳孔剧烈的缩放着,看着剑下的九峰,忽然,面色有些苍白了起来……

    九峰依然淡然的盘坐在那里,但是他的手中却出现了一枚令牌。

    令牌上只有两个字——昆仑。

    嘶——

    青虹真人惊的毛骨悚然,他一个金丹期,为什么会拥有昆仑的令牌?

    世间第一大派,宗派之首的昆仑的令牌,他竟然会拥有?这种令牌,就算是昆仑的普通弟子都不具备的。只有昆仑的贵客,或者说是昆仑德高望重之人,有权利的人才会拥有昆仑令牌。

    他,竟然有!

    “你……你是昆仑之人!”

    青虹有些忌惮的看了九峰一眼,默默的后退了一步。他真的不敢动九峰了。

    因为昆仑令牌不仅仅是个名誉,本身也是法宝。在外界的力量促使下,令牌会被激发,然后释放出保护罩,保护持有令牌者不受伤害。同时,昆仑派也会知道有人要杀持有令牌者。会立马派遣强者出马解救。

    他真的不敢轻举妄动。

    九峰笑了笑,一挥手,令牌消失不见:“不好意思。拿错了……”

    一晃手。

    手中再次出现一块令牌。

    青虹真人差点跪下了。

    那漆黑的令牌之上,只有两个大字——朝廷。

    ‘嗡-’的一声,青虹真人头皮发麻,有些惊恐的吼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九峰收了朝廷的令牌,手中,再次出现一块令牌,这一次的令牌更恐怖,名为——‘五洲都督府’。

    青虹眼泪都要出来了。他,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九峰再次收了令牌,耸耸肩:“贫道,九峰。告诉过你,在这个世界上,修为没有任何意义。”

    青虹有些失魂落魄的站起身来,拱了拱手:“误会了,告辞。”

    “留步。”

    “不知……不知前……不知前辈有何贵干?”

    九峰站起身来,负手而立与窗前,眼神缥缈的看着泸州景色:“你,走不掉。”

    冷,

    冷汗,

    冷汗顺着青虹的额头,不断的流了下来。他竟然慌了,仿佛现在自己是个金丹期,而他,是渡劫期。

    “前辈什么意思?”

    话音刚落,只听外边出现了一声声爆吼。

    “是谁在打智叟的主意?”

    “放肆,胆敢擅闯泸下陋巷!”

    “敢动智叟,先过我这一关1”

    “放肆放肆!”

    “保护智叟!”

    “智慧大师,我等救驾来迟还请赎罪!”

    “……”

    随着声音响起。

    一道道光芒与匹炼落在了陋巷之中。

    顷刻之间,青虹真人的四面八方,站着数十个人。修为最低的是化神期期。

    渡劫期的有四五个。

    惊恐。

    惊恐着。

    青虹真人心惊胆战,他想破脑子也无法想到,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背景这么硬的金丹期?

    这特么还是金丹期?

    背景硬的让人感到恐惧。这还是金丹期么?

    正沉默之时,只听喧嚣声响起,那一个个强者纷纷抬起法宝冷面指向了青虹真人。

    后方还有惊呼:

    “先挡住他!”

    “拖一会儿。大乘期的前辈马上就到。”

    “没王法了,修真界最后一个智者你也敢惹?”

    “智叟向来与世无争,为天生地养一精灵,世间最后一个指点迷津的文曲星转世。你也敢打智叟的主意?”

    “速速伏法。大乘期前辈顷刻赶到,小心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

    ‘噗通’一声。

    青虹真人跪了下来。

    他的冷汗往下流,眼泪往下流,尿也吓出来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啊?青虹惊恐到没有了思维能力,在他的世界观里,修真界,好像都不存在背景这么恐怖的强者吧?

    青虹回过头来,求助的看着九峰,又看看四面八方的强者。以及远处沸腾无比的泸州,默默的磕了一个头:“前,前辈……饶命。这这这是误会。”

    九峰悲悯的看着他:“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前辈请讲。”

    “念在你有几分灵性的份上,自今日起,你拜我为师。我点化你飞升。”

    青虹震惊了。自己一个渡劫期,拜一个金丹期为师?

    众人也震惊了。智叟,竟然终于要收徒弟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