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63章求婚

时间:2021-10-05作者:咬春饼

    www..,最快更新悍夫 !

    第63章求婚

    周乔听着陆悍骁轻松惬意的玩笑话,久久不吭声。等他说完,才问:“进去吗?”

    陆悍骁挑眉,“进哪儿?”

    周乔忍俊不禁,攀着他的胳膊踮脚轻声,“你想进哪儿?”

    陆悍骁耳根子颤栗,有点惊喜,“你最近进步很大啊。”

    周乔挽起他的手,“走吧。”

    陆悍骁制止住,“别有压力,我就说说而已。都是你同学,熟的人才玩得开。我不过去了,小孩儿都怕我。”

    周乔侧头看着他,“你长得不吓人。”

    “那是我对你好。”陆悍骁揽着她往前走,“我就在旁边的包厢,你玩你的,同学想吃什么随便点,不用替我省钱。”

    他抬手看了看时间,“你想喝酒也行,难得出来玩,尽兴点。待会回我那就是。”

    周乔飞快地在他右脸亲了一口,“谢谢陆叔叔,陆叔叔再见!”

    陆悍骁望着她欢快奔远的背影,低笑一声,“找死呢。”

    玩得嗨,周乔那边零点才散场,两人到家收拾完,都过了一点。

    周乔今天喝了不少啤酒,借此发挥,胆子都大了些,洗完澡后,光着身子直接走出来,从后面抱住正坐在电脑前玩斗地主的陆悍骁。

    女孩儿的身体柔软又清香,周乔软哒哒地蹭着他的脸颊,“你在玩什么?”

    陆悍骁回头一看,差点流鼻血。

    “和陈清禾斗地主呢。”

    周乔掰正他的脸,“斗地主有我好玩?”

    陆悍骁眼睛瞄着她的胸前,着了火似的,“你浑身上下,随便挑一样,老子能玩一晚上。”

    被暖黄灯光一映衬,周乔微笑的样子,眼神能掐出水来。

    她手绕到陆悍骁的后脑勺,按着他的头往自己胸口。

    陆悍骁措手不及。

    周乔极低地轻颤出声儿,听得陆悍骁想自杀。

    “操!”他掐着她的腰用力一抬,同时自己长腿打开,让人结结实实地坐在了自己的腰胯之间。

    周乔不适地皱了皱眉,然后勇敢地搂住他的脖颈,皮肤都泛起了淡淡的粉。

    而电脑那头的陈清禾,一个人单枪匹马,凭借一己之力,即将取得阶段性胜利的时候,他的搭档“陆农民”突然消失了。

    [死哪去了?]

    [出对子啊,我有大王能收回来,顶牌快!]

    [操!你丫掉线了?没钱交网费是吧?]

    [我日你妈陆悍骁。]

    弹幕骂人不太爽,陈清禾又开始发视频聊天申请,滴滴滴响个不停。

    屏幕前,一只手直接按掉了电源。

    周乔的腿已经对着天花板了,脚丫子情不自禁地松了又紧。

    酒真是个好东西,周乔脸色绯红,这一次极其配合主动,搂着陆悍骁的脖颈,一会叫他陆叔叔,一会叫他哥哥。

    陆悍骁经不住扛,结束得特别快。

    从开始到结束,大概也就个十五分钟吧。

    “老子下次一定要拿胶带封住你的嘴。”陆悍骁憋屈地掐道,“妈的,丢死人了。”

    周乔气息未平,“我觉得这样刚刚好。”

    陆悍骁明白过来,“你故意的?”

    周乔唔了一声,头垫着他肩头,合眼,疲倦地说:“明早我想吃豆浆油条。”

    “你别转移话题,你从哪儿学到的这种坏招数?”半天没个回信,陆悍骁侧头,才发现他姑娘竟然睡着了。

    “……”陆悍骁抱起她,赤脚往床边走,“拿你越来越没辙了。”

    他把人轻轻放到床上,被单刚盖好,周乔突然睁开眼睛,搂着他的脖颈,轻声笑道:“知道就好。”

    陆悍骁气归气,但到底不是言情小说里的一夜七次郎男主,何况明天一大早,还有视频会要开。于是,陆悍骁凶巴巴地把周乔裹进怀里。

    “再他妈瞎闹,老子给你表演自杀!睡觉!”

    第二天,周乔十点才有课,但身边人一动,她也没了睡意,索性跟着一块起床。

    陆悍骁从衣柜里挑了件白衬衫,两条腿还光着,他边系扣子边说:“乔乔,你抽空去考个驾照,有熟人,我来安排。学会开车,去哪儿也方便。”

    周乔扎着头发,惊奇道:“你朋友真多啊,还有开驾校的?”

    “嗯,一发小,关系好得很。”陆悍骁系好最后一颗纽扣,才转过身看着她,“下次带你去蓝湾别墅那套房子,我车都在那边车库,喜欢哪辆就拿去开。”

    周乔歪头,笑着问他:“有比亚迪吗?”

    “比亚迪没有,布加迪倒是有一辆。”陆悍骁也笑了起来。

    “你有多少辆车?”

    “十来辆。”陆悍骁没细算,“大概吧。”

    “……”周乔问:“买那么多干吗?难道你还有朋友是卖车的,能给你打折?”

    “能啊。”陆悍骁说得一本正经,“宝马五十块钱的优惠券。”

    “……”

    您咋不上天呢。

    陆悍骁自己笑得要死,弯腰摸了把周乔的脸蛋,“我姑娘咋这么好哄呢。”

    周乔嫌弃地躲开,“别蹭我,你刚摸过内裤的。”

    陆悍骁啧了一声,“那裤裆卡住了。”

    周乔扔他一脑袋的枕头,“这么大声音,要不要给你一个喇叭啊?”

    陆悍骁轻飘飘的,“可以啊,一喇二用,白天我用,晚上你用。不是我说,到了晚上啊,乔乔你那个叫声啊,可以说是世界级高音水准了,非常goo!”

    周乔听后,沉默无言地左顾右看,然后走到床头柜前,拉开了最低那层的抽屉。

    抽屉很满,乱七八糟的情趣用具都快跳出来。

    “?”

    这人什么时候藏的!

    周乔望着那些没拆包的大尺度东西,差点晕厥。

    陆悍骁捧着心脏,佯装害怕地往后退,“天,你想对我干什么?年纪轻轻,漂漂亮亮的一女孩,怎么能够如此饥渴,光天化日之下,难道我就要失去我的身体了吗?不,不,不!”

    他演完戏,又一个健步飙了过来,往床上躺成“大”字,“你还有十五分钟时间,为所欲为一点,用力一点,好吗?”

    周乔被他瞬间逗乐,走过去没好气地踹他一脚,“我明明记得抽屉里放了把水果刀的。”

    刚才是想借刀杀人来着。

    陆悍骁:“现在用刀杀人都过时了,用那个,”他指着抽屉里的跳蛋,“可以远程控制,给你一个让我死去活来的机会。”

    等等,这话是不是说反了。

    周乔现在可机灵,才不上当这个辣鸡的语言陷阱。

    她把他从床上拉起来,催促道:“快去上班!”

    时间也差不多了,陆悍骁没继续撩骚,收拾好后,提着包与周乔一块出门。

    “晚上有个合作方过来,我有饭局,十点前能回来。”在车上,陆悍骁告诉她。

    周乔不放心地叮嘱:“不要喝酒,不许吃辣。”

    “行。”陆悍骁满口答应,又说:“你晚上可以在图书馆待着,我应酬完顺道来接你。”

    到了学校,周乔下车,对他摆摆手,“嗯,慢点开。”

    陆悍骁隔空给她撅了个亲吻,“走了。”

    两个人的相处,越发自然和谐。过日子不在乎你有多少钱,是否大富大贵,只要身边有陪伴,有彼此,就是最好的小欢喜。

    周乔看着车辆驶远转弯,才转身走向校门。

    李教授昨日出差归来,实验室的事儿又开始变多,周乔做数据分析一上午,连午饭都是打包上来吃的。直到下午三点,分析报告才完成了初稿。

    想着晚上空闲,周乔正准备请齐果一块去吃火锅。她手机就先响了起来。

    周乔拿起一看,是金小玉来电。

    她迟疑了两秒,然后走到走道上接电话,“妈?”

    ——

    金小玉把见面的地方选在了一家颇有档次的咖啡馆。

    周乔听到这个地名的时候,总觉得耳熟,坐出租过去,路过一处地标才反应过来,这就是陆悍骁公司附近。

    路上有点堵,她赶过去的时候气喘吁吁。

    金小玉坐在卡座上,站起来对她笑着招手,“乔乔,这儿。”

    近一年不见,金小玉变时髦了许多,弄了个空气卷的刘海,还挑染了淡紫色,起身时,荷叶领边的连衣裙垂落顺滑。

    周乔走到一半,脚步就放慢了。

    她看到装饰台靠里面的位置,还坐了一个人。很年轻的男性,这才刚入夏,他就只穿一件无袖衫,肌肉喷张的手臂握着一杯饮料,饮料里还加了冰块。

    金小玉脸色不自然了那么一秒,很快调节好,热情地指着对座,“乔乔,坐啊。”

    那男人的视线粘着她,周乔敷衍地笑了一下,然后坐下去。

    “喝点什么?橙汁好吗?你可是最爱喝橙汁的。”金小玉递过餐牌,“再来点甜食?”

    周乔说:“不用了,我从来不喝酸东西。”

    金小玉脸色又不自然起来,越过桌子的手,收放都不是。

    周乔打破僵硬,“我喝咖啡吧,多加点糖。”

    金小玉如释重负。等服务员将吃食上齐,一桌三人,又都陷入了沉默。

    周乔捏着瓷勺,慢悠悠地搅着咖啡。

    金小玉找话题聊,“乔乔,最近过得怎么样?妈妈上周从杭州回来,给你带了点当地特色糕点,待会你拿回去尝尝。”

    周乔点点头,“好。”

    “学习呢?学习还好的吧?不要太辛苦啊,这个季节要多喝点菊花茶。”

    “好。”

    周乔不咸不淡的态度,让金小玉也不再好意思尬聊。

    她旁边的年轻男人,用手肘碰了碰她,下巴往周乔的方向动了动。金小玉眉头微蹙,略有不耐。

    周乔抬起头,眼神直勾勾地落向那个男人。

    太过犀利和直接,对方下意识地躲了躲,假意看窗外。

    金小玉呵呵笑,终于做起了介绍,“乔乔,这位是阿ben,是一位健身教练,那家店悍骁应该熟悉的,就是怀利路上那家连锁的。”

    周乔说:“他常去的健身馆就在楼下。”

    金小玉哦了声,“那我记错了吧。对了,悍骁呢?要不要让他一块出来喝点东西?工作压力大,也要注意身体啊。”

    周乔截断她的兜圈,直截了当地问出口,“妈妈,你想跟我说什么?”

    金小玉被她的目光逮了个正着,心虚也好,畏惧也罢,总之不敢和女儿对视。

    半晌,她才一鼓作气,都说了出来。

    “现在打工不容易,尤其做健身这一行,钱挣多少都是其次,主要是,给别人做事儿没什么前途。阿ben呢,特别有才华,特别有本事,他想在这附近盘个店面。”

    周乔听得很认真,点点头,“挺好啊,自己当老板。”

    金小玉笑了笑,“店面我们已经租好了,设备什么的下周也能到齐,阿ben想下个月开张。”

    周乔很安静,盯着咖啡杯,搅动瓷勺的动作愈发缓慢。

    金小玉暗暗呼吸,握住了周乔的手。

    “乔乔,悍骁在这个城市,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认识的人肯定很多。”她顿了顿,才说:“你可不可以,跟悍骁说说,让他帮忙打点一下,就一句话的事儿。”

    周乔声音平静,“怎么打点?”

    “让他朋友啊,公司员工啊,多照顾一下阿ben的店。”

    周乔默了默,点了下头。

    金小玉被她这个动作,拂去了大半的紧张,刚松气。

    周乔就问:“妈,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金小玉哑然,下意识地和旁边的男人面面相觑。

    周乔很冷静,退了一步,问:“有关系,还是没关系?”

    金小玉目光左右移晃,含糊地说了一个字,“嗯。”

    周乔就什么都明白了。

    这个叫阿ben的男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六七岁,肌肉满身,自周乔进来,他的目光就一直不敢正面看她。

    周乔沉默了太久,这男人耐不住了,一个劲地用手肘在桌下推金小玉,压着声音急不可耐,“快点啊。”

    “啧!”金小玉隐隐地挣着,面色不佳。

    周乔缓缓低下头,瓷勺往桌面上一放,很轻。

    一切都很寻常平静,她本来就是个看起来毫无攻击性的女孩。

    而就在下一秒,周乔端起几乎一口未动的咖啡,全部泼向了对面的男人。

    “啊啊!”粗犷气愤的叫嚷声响彻咖啡馆。

    阿ben站起身,抖着自己邋遢的裤子,“干什么你!”

    金小玉也始料未及,连抽数张面纸低头给自己的小男友擦污渍。边擦边对周乔提声,“乔乔!你怎么可以这么没礼貌!”

    周乔却伸手越过桌面,狠狠扯住阿ben的衣领,也不知她哪儿突然爆发出的力气,牛高马大的男人,还真被她扯得脚步踉跄。

    周乔目光锐利,再无平日的温和,“你要当小白脸,爱找谁找谁。”最后一句,她情绪崩溃,声嘶力竭,“就是不能骗我妈!”

    这一声叫嚷,让别的顾客全都看了过来,还有人在窃窃议论。

    金小玉懵了会,嘴唇上下微动,“……乔、乔乔。”

    “不许喊我!”周乔再看向母亲时,眼泪滂沱,情绪已然无法控制,“我不反对您再找新的归宿,但是妈妈,你可不可以,可不可以擦亮眼睛,不要找一个人品这么差劲的!”

    说完,她不顾金小玉的大声呼喊,转身就往外跑。

    椅子磕碰倒地,桌子也发出尖锐的碰撞声,周乔被撂倒在地,结结实实地倒在地上。

    金小玉骇然,本能地要来扶,周乔咬牙,硬是自己又站了起来。

    她心情平复了一些,抹了把眼泪,声音虽哽咽,但态度十分强硬。

    “妈,你生病了,破产了,我都不会见死不救。但是这个男人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向陆悍骁开口一个字!他的钱也是辛苦挣来的,也是拼命应酬堆积起来的,他不欠我什么,我也没权利让他干任何事。妈妈,我是你女儿,不是办事的工具。我不是,陆悍骁更不是。”

    说完之后,周乔又扫了一眼缩在角落、愤愤不平的阿ben。

    “你敢骗我妈,我杀了你!”

    说完,她忍着胳膊的剧痛,一瘸一拐地走出了大门。

    ——

    鸡飞狗跳的插曲之后,咖啡馆又恢复了平静。

    二楼,倚着欧式栏杆的某道人影,保养得宜的双手端着咖啡,把方才发生的一幕,看了个全程。

    秘书久不见人,于是出来提醒,“徐总,请问还要加点什么吗?”

    徐晨君颔首,“不用了,走吧。”

    ——

    周乔这一跤摔得不轻,位置也没摔好,坚持了一小时回到公寓,就再也忍不了了。

    她撩起衣袖,看着肿胀老高的骨头,边哭边给陆悍骁打电话。

    接通的时候,陆悍骁正与合作客户在饭局上谈笑风生。

    他拿出一根烟,叼着放嘴里,旁边的副总自然而然地为他点烟。

    陆悍骁声音染着笑:“乔乔?”

    听到熟悉的声音,周乔崩溃大哭,就任性这一回吧,她放下所有坚强,脆弱极了,“你在哪里?我想见你。”

    陆悍骁脸色沉下去,“怎么了?”

    “我想见你!”周乔哭声更大了。

    陆悍骁拉开座位,快步往外跑,“报地方,不许乱动,等着我!”

    几分钟时间,他就开车上了大道,抄着近路飙回了公寓。

    陆悍骁几乎是把门给撞开的,门一开,他就看到坐在沙发上,一脸泪水的周乔。

    “草!”陆悍骁低骂一声,快步走过去,“是不是被人欺负了?”

    周乔却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死死搂住他的腰,除了摇头,一个字也说不出。

    陆悍骁一下一下抚摸她的背脊,也不逼迫,耐心哄道:“没事了,乖啊,老公给你出头,不怕不怕。”

    他身上还有风尘仆仆的味道,混着清淡的男士淡香,让周乔无比心安。

    陆悍骁就像是她的龟壳,脆弱时,迷茫时,委屈时,住进这个壳里,就能不管不顾。

    周乔哽着声音,揪紧他的腰间衬衫,说了一句话。

    陆悍骁僵硬住,懵了几秒,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说什么?”

    周乔泪水塞满了眼眶,鼻尖红透,她的声音,比这朦胧的灯影更加悠长。

    她抬起头,泪眼清亮,可怜巴巴地说:

    “陆悍骁,我想向你求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