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62章多毛男孩儿

时间:2021-10-05作者:咬春饼

    www..,最快更新悍夫 !

    第62章多毛男孩儿

    陆悍骁这种赌上全部身家性命,置之死地的摊牌方法,逼得徐晨俊退无可退。

    他不需要母亲认可,也不强逼任何人接受。

    陆悍骁甩出了自己的立场,他看着徐晨君,语调缓慢地说:“从小到大,我要的东西,哪一样没有要到手?这一次,也不例外。”

    徐晨君的手按住桌角,势均力敌的任何一方都不愿意俯首认输。

    她说:“你太草率了,这种亏你没吃过。但凡周乔有点心思,都能卷了你大半财产不劳而获。你自己也是生意人,这种笑话,看的还少吗?”

    陆悍骁却笑了起来,“您就这么不相信您儿子的看人眼光?”

    徐晨君欲言又止。

    陆悍骁拿起一本房产证敲了敲,无比肯定地撂话,“周乔不会让我输。”

    徐晨君“啪”的一声拍向桌子,“你走。”

    陆悍骁点点头,“看来是谈不拢了。好,妈,你保重身体。”

    他迈步,即将出门,徐晨君喊道:“你奶奶身体不好,你是不是想气死她?”

    陆悍骁侧身,语气很平静,“她是喜欢周乔的。如果不是您半哄半逼,奶奶一定站在我这一边。既然说到奶奶,我也劝您一句,别拿她当挡箭牌,她快八十了,不容易。”

    徐晨君满身斗志昂扬的戾气,瞬间偃旗息鼓。

    这一次,陆悍骁走得头也不回。

    他到了地下停车场,没有马上上车,而是倚着车门,慢悠悠地抽了根烟。换做别人,但凡有点不坚定的心思,肯定在这种复杂家庭相处里左右为难。

    但陆悍骁全无焦头烂额的矛盾感,自他想清楚那一刻起,就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挡了。什么鬼婆媳矛盾,只要男人强硬一点,根本不会有罗嗦事儿。

    陆悍骁想,去他妈的乱七八糟,老子日天日地帅的一逼!

    不到四点,他就返回了公司。

    进去办公室时,就听见蓝牙小音箱里发出“轰隆隆”的炸弹配音——

    周乔还在沉迷斗地主。

    陆悍骁皱眉,边走近边说:“你一直没停过?眼睛不需要休息吗?”

    他走到周乔身后,一手搭着椅背,一手撑着桌面,将人半困在怀里,看了看屏幕,陆悍骁眉头更深,“这不是陈清禾么?”

    “是陈哥。”周乔全神贯注,配合伙伴出对子,“陈哥打牌好厉害。”

    这事儿戳到了陆悍骁的痛处,他样样拿手,就是牌技羞涩。于是,阴阳怪气地说:“那下次让他来家里吃饭啊。”

    周乔正有此意,“好啊!和他配合,真的好舒服。”

    陆悍骁捏着她的下巴,轻轻掰正她的脸,视线相对,他满脸不高兴,“我还没让你舒服够吗?”

    周乔反应过来,“……”

    陆悍骁笑了笑,“你很懂嘛,少女。”

    周乔躲开他的手,“你好好说话的模样,真的,在我心里,跟吴彦祖的颜值有的一拼。但你胡说八道的时候。”

    周乔滑动鼠标,点开淘宝网,“很想把你挂上网站,二手价出售。”

    陆悍骁笑得眼角扬起浅浅的褶皱,“你说的没错。”他倾身凑近,压低声音,“可不就是被你周乔用过的二手货吗?”

    周乔抿唇,食指戳向他的侧腰,陆悍骁是怕痒的人,反应剧烈,一阵猛笑。

    “痒死我了,哎呦喂,哈哈哈。”

    “……”周乔冷冷道:“我还没碰到你呢。”

    陆悍骁还他妈在笑,“不行了不行了,你一做这动作架势,我就想笑!”

    周乔无语片刻,“那我!”

    说了两个字,她反应迅速,把后面的话给咽了下去。

    陆悍骁看穿她的心思,挑眉说:“是想说,那你舔我的时候,为什么我不怕痒,对吗?”

    周乔认怂,没想到他能够如此恬不知耻地说出口。

    陆悍骁哈哈哈大笑,笑够了,对她说:“你舔的是我的那儿……又不是那儿……”

    “……!”

    什么那跟那的。

    陆悍骁笑得不行,故意逗她,“要不,晚上你舔舔看?看我怕不怕痒。”

    周乔红着脸,大声:“我才不舔你腋窝!”

    与此同时,有人敲门,两声之后,秦副总惯例地自行推门而入。

    鼻梁高挺,架着一副无框眼镜的年轻男性,迫不得已地听到了周乔说的这句话。

    场面一度十分冷漠。

    周乔尴尬得想挠痒自尽。

    陆悍骁憋着笑,对秦副总抬手示意了一下,对方便默契地先出去了。

    陆悍骁点了点周乔的太阳穴,“哟哟哟,还当起缩头乌龟了。”

    “乌龟乔”一脸冷漠,“叔叔您哪位,我不认识你。”

    “我哪位?”陆悍骁眯缝了双眼,掐着她的细腰,“昨晚上,哭着喊哥哥……不记得了?”

    周乔脸红燥热,心跳两百五,但又不能老是被流氓欺负,于是,她豁出去了,硬起声音说:“哦,我想起来了,你就是昨晚上,一直嗯嗯啊啊让我别动那么快的人啊!”

    陆悍骁一愣,薄唇紧闭,俊脸显而易见的变了色。

    周乔更不怕了,挑衅地看着他,“怎么,敢说不敢承认,还好意思脸红了?”

    “妈的。”陆悍骁哭笑不得,低骂了一嗓,“现在没人能治你了是吗?”

    周乔抢先一步,气势比他更像样,大声道:“不服憋着!”

    “哇靠。”陆悍骁双手举高,懒洋洋的似笑非笑,“爱妃此言,深得朕心,白天肯定憋着,晚上,再来,如此可好?”

    文言文听了想自杀。

    周乔终于还是败下阵来,闷声不出声,扣紧桌角,真的很想上百度问问——

    男朋友是个大流氓怎么办,在线等!

    调情结束,陆悍骁神清气爽地又去开会了。周乔还真的打开网页,搜了这个问题。

    答案有分两种情况。

    “如果男友长得一般,果断分手,如果是个大帅逼,嗯,当然是他高兴就好。”

    周乔看完后,特别愤恨,“一点儿也不真诚,怎么评上最佳答案的?”

    不过仔细想想,陆悍骁长相真没话说。非要挑点儿骨头,大概就是……腿毛比较多吧。

    周乔想着想着,用书掩着嘴,忍不住笑了起来。

    桌上的手机响,才收住周乔的笑穴,她拿起一看,是齐果发来的短信。

    [乔乔,晚上七点半,温莎ktv准时见哦!]

    都是同门师兄妹,齐果他们老早就说,要给周乔接风洗尘,但后来陆悍骁做手术,这事儿就一直延期了,这段总算得空,几人便约在了今天。

    这时,陆悍骁开完会回来。身边跟着朵姐,他边签字边交待着什么,等弄完,他对周乔说,“晚上陈清禾请吃饭。”

    周乔说:“那我可能去不了。”

    陆悍骁:“嗯?”

    周乔:“齐果他们说是庆祝我回国,请我吃饭唱歌呢。”

    陆悍骁哦了声,面无异色地将手上的文件放在桌上,“你想去吗?”

    周乔点点头,“他们平时挺照顾我,我早想请他们吃饭了。”

    陆悍骁半开玩笑地问:“带不带我去?”

    周乔说:“我们聚会的地儿不是什么高档餐厅。”

    学生嘛,图个实惠热闹,不像生意人,样样讲究。

    陆悍骁欲言又止,只笑了笑,“我这色相带出去,不会给你丢人吧?”

    周乔手肘撑桌,食指搭着下巴,认真地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还行,就是老了点。”

    陆悍骁:“……”

    两人协商好,各自赴约。

    这儿离周乔聚会的ktv很近,陆悍骁把人先送过去,才去陈清禾那儿。

    进包厢,这帮牲口又在斗地主。

    陈清禾叼着朝天椒,眼眶辣出了血一样,鼻涕眼泪直流,“顺子,要不要啊呜呜呜让我过点儿牌吧。”

    陆悍骁走过去,“哟呵,禾禾小王子,辣椒吃得爽不爽啊?”

    陈清禾斯哈斯哈地直吸气,一盘辣椒甩给他,“阴阳怪气,抓起来坐二十年牢!”

    陆悍骁手指一点,“打这张。”

    陈清禾可能是被辣椒给辣傻了,又见陆悍骁胸有成竹的模样,还真信了他的邪,风风火火的地照做。

    结果被对家接了个正着,借着他的出牌,顺风顺水地一次性打完。

    陈清禾又输了。

    “我日你菊花!陆悍骁!”

    陆悍骁挑眉,和他的对家默契地击掌,“yes!”

    日常玩弄陈清禾之后,他才坐下来,叼了根雪茄,边看牌边问:“唱歌的地方选好了吗?”

    “老地方,就楼上皇冠包厢。”一人答。

    “换个地儿吧。”陆悍骁弹弹烟灰,轻吐云雾,“附近不是有家温莎,就去那儿吧。”

    陈清禾说:“那地方很一般啊,没什么特色,没有我骁儿喜欢的黑丝兔女郎,万万不可行。”

    陆悍骁拿烟头往他胳膊臂上一烫,“我喜欢你这种魁梧的兔八哥,今天穿内裤了吗?”

    陈清禾也只吃痛地皱了皱眉,然后没事人一样地说:“穿了。”

    陆悍骁直接下令,“那就去死。”

    陈清禾又改口,“没穿。”

    陆悍骁呵声冷笑,“那就自杀。”

    陈清禾脑瓜子转得快,“突然改地方去那,是不是周乔在?”

    被说中心事,陆悍骁夹烟的手指一顿,瞥他眼,“你这么聪明,保送你上蓝翔,ok?”

    陈清禾欣然,“我觉得完全o几把k啊!”

    “……”陆悍骁按熄烟头,“走吧。”

    ——

    温莎。

    齐果他们弄了个大包厢,除了实验室几个人,她还叫上了几个别的系的同学。有男有女,其中一个周乔熟悉的很,是她本科校友兼老乡,傅泽零。

    “来来来,庆祝乔乔回来,补上这杯迟了好久的庆功酒。”齐果是个开朗的姑娘,三两下就调动起了气氛。

    十来个同龄人围在一起,热闹至极。

    周乔真诚道谢,很够义气地一口喝光,空杯往下一扣,“我先干为敬,大家随意。”

    叫好起哄声顿起,男生们个个紧跟其后,都把杯里的酒喝完。再后来,大家嚎歌,划拳,仍骰子,玩得欢声笑语不亦乐乎。

    周乔今天是主角,被灌了好几圈儿啤酒,已经有点儿晕乎了。刚从齐果他们那儿脱身,还没坐上沙发,就被傅泽零绅士地扶住,“你没事吧?”

    周乔晃晃手,“还行。”

    “喝杯水。”傅泽零递来一瓶怡宝,还给她拧松了瓶盖。

    周乔接过喝了两口,她仰起脖颈,侧脸被灯光一衬,柔美沉静。

    傅泽零跟她说着什么,周乔一时没听清,“啊?”

    他刚准备重复,也不知是谁放了首超嗨的舞曲,包厢顿时响炸。

    傅泽零神情有点恼,定了决心,“出来一下啊周乔,我有话跟你说。”

    周乔点点头,拿着矿泉水跟了出去。

    走廊上声音稍小,周乔不疑有他,边喝水边问:“什么事啊?”

    傅泽零和她算是老熟人,大学时也对周乔照顾有加,那点心思显山露水,好不容易又在一个学校了,但周乔身边有了一个陆悍骁。

    这三人见过面,傅泽零清楚的很,她那位男朋友,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本来少男心都快死心了,傅泽零又听说,他俩分手了。

    蠢蠢欲动的心,星星之火简直可以燎原。

    傅泽零看着周乔,深吸一口气,“小乔,你对我印象怎么样?”

    ——

    而彼时的同层,另一间包厢里。

    陈清禾和陆悍骁正准备到外面抽根烟透透气。

    “咱们来得晚,就剩一个中包了,几个大老爷们儿挤里面,畏手畏脚的,地儿也太小了。”陈清禾手搭着门板扶手,拧开,先踏出包厢。

    陆悍骁走他后边,呵声一笑,“怎么小了?难不成你还要在这里练武术?”

    “操,骁儿,我爱死你这明察秋毫、洞悉世事的明亮双眼了。”陈清禾贫起嘴来也没个正形儿,“眼睛这么大,扣两粒眼珠子下来给我玩玩呗。”

    “玩你两个蛋行吗?”陆悍骁叼着烟,伸手摸火柴。

    陈清禾走了几步,突然返回来,拦截住陆悍骁就要回包厢,“我天,前面非礼勿视,骁儿,走走走。”

    “神经病。”陆悍骁躲开他的手,抬起头,顺着前边看过去,顿时也愣住。

    四五米之远,靠近走廊尽头,那柔软身影不正是周乔吗?

    很快,陆悍骁也认出了她对面的人。

    哟,老乡傅师兄啊。

    “完了完了。”陈清禾一看陆悍骁的脸色,大叫不妙,这哥们儿怕是要连拳头了。

    而那边的周乔,敏感作祟,下意识地转头。

    她脸上的诧异,不比陆悍骁少。

    四目相对,两人谁都没有先挪眼。

    傅泽零反应滞后,还沉浸在自己创造的良好告白气氛里。

    “乔乔,其实我从大二起,就对你有好感了,随着我们的相处越来越多,我觉得你真是一个特别可爱的女生。其实我……”

    傅泽零声音抖了抖,本能地减小了音量,“……蛮喜欢你的。”

    周乔全部的注意力都在陆悍骁身上,她皱了皱眉,赏了个迷茫的眼神给他,“嗯?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他说他喜欢你。”陆悍骁声音懒洋洋的,人也走了过来。

    周乔被噎住,傅泽零到底年轻,脸涨的通红。

    陆悍骁越走越近,周乔下意识地要解释,“你听我说……”

    “嘘。”陆悍骁却冲她轻轻摇头,然后自然而然地揽住她的肩,强硬地将人搂在怀里。

    他目光淡,睥向傅泽零,竟十分客气地说:“谢谢你欣赏我女朋友,同为男人,我也十分欣赏你看女人的眼光。”

    周乔惊异地看向他。

    陆悍骁唇角笑意温淡,继续说:“但是,我和周乔感情很好,好到什么程度呢?”

    他故作停顿,佯装深思,再抬头时目光更加自信。

    陆悍骁朝傅泽零伸出手——

    “期待你在不久之后,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周乔的一颗心,就这么万丈高楼平地起。

    就连一旁看戏的陈清禾,也忍不住偷偷对他竖起大拇指。

    陆悍骁不再似从前,偏执幼稚,一根筋地自以为是。而是冷静得体,坦然地处理感情路上的磕磕碰碰。

    这个男人的改变,如此显而易见。

    周乔低下头,忍不住眼圈微红。

    像是心有灵犀,感觉到怀里女人的细微触动,陆悍骁无声将她的肩头搂得更紧。

    他向前一步,甚至可以说是护犊心切。

    傅泽零气势不堪一击,明明没有狠言厉色,却更让人羞愧难堪。

    陆悍骁英俊的侧脸,写着风轻云淡的自信。这璀璨亮堂的走廊,竟像柔光滤镜特效,把陆悍骁生生衬托出“立如芝兰玉树,笑若朗月入怀”的感觉。

    “傅师兄,”陆悍骁微微颔首,“我不觉得我们之间要用‘情敌’来定义。”

    他握着傅泽零的手,顺力靠近,在他耳边撂话,“因为在我心里,你还不够资格。”

    仿佛一个玻璃罩,将两人隔离出一个狭小的空间。

    风平浪静之下,是陆悍骁内敛汹涌的威胁。

    傅泽零落荒而逃。

    陈清禾忍不住拍手叫好,“天,悍骁你竟然有不用拳头解决事情的时候!”

    陆悍骁赏了他一个字——

    “滚。”

    陈清禾滚蛋后。

    陆悍骁才转过身,心平静气地看着周乔,“你们包厢的费用,已经全部挂在我账上。”

    他看出了周乔的凝重,于是轻声笑语,伸出食指在她额头中间轻轻一点,“那么,这位同学,是不是该邀请金主进去喝一杯,顺便让我宣告一下所有权呢?”

    周乔脸颊烧热,扬起了笑容。

    陆悍骁换了个姿势,低垂眉眼,声音更低:“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下午在我办公室里上网,百度啊,搜狗啊,都搜索同一个问题的答案。”

    周乔负隅顽抗,佯装冷静,“不知道你说什么。”

    “自己做过的事不承认?嗯?”陆悍骁笑意不减,竟用标准的主播腔,字正腔圆地把问题念了出来——

    “你问百度,为什么我男朋友……欲望这么强?”

    周乔:“……”

    陆悍骁沉沉笑道,热气萦绕,“那是因为……我毛多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