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53章再见面

时间:2021-10-05作者:咬春饼

    www..,最快更新悍夫 !

    第53章再见面

    陈清禾坐的是专机,一切行动听指挥,整个过程严谨守规。

    陆悍骁行程自负。但他在国外读过书,工作出差这边的机会也多,所以一切打点得顺顺利利。起初,朵姐帮他订机票得知他是去美国时,还请示过需不需要安排当地接待。陆悍骁回绝了,这一次,他轻装上阵,不谈公事。

    说来也巧。

    他出发的前两天,那个古灵精怪的小表妹一通电话打给他,也不知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开口撒娇让他帮忙。

    所谓的帮忙,就是给她远在美帝的男朋友带串佛珠。

    “陆哥哥,你一定要带到哦,这个可是菩萨开过光的。”

    陆悍骁听到她认真的语气,不由嗤笑,“菩萨忙不过来,顾着自家土地已经很不错了,这都跨了半个地球,有用?”

    听着那头炸毛的叫嚷,陆悍骁把手机拿远耳边,答应了。

    到了洛杉矶,陆悍骁在酒店倒了会时差,下午的时候,他按着表妹给的联系方式,电话给了她男友。

    小男友叫魏折浩,和其女友是同道中人,相当活泼。

    他的学校是ucla,离陆悍骁住的酒店不算太远,两人约好就在附近的一家咖啡厅见面。

    魏折浩比陆悍骁先到,靠窗的位置,桌边竖起一只色彩鲜艳的滑板。他的鸭舌帽反戴着,还酷酷地往右边歪,宽大的t恤活脱脱地将人衬成如风少年。

    “陆哥,这儿!”魏折浩招手。

    陆悍骁点头以表知晓,走过去,魏折浩眼明手快地替他拉开座椅,“你请坐。喝点什么?这里的招牌是摩卡。”

    陆悍骁微微颔首,看了眼餐牌,说:“我不喜欢太甜的,换拿铁吧。”

    “好嘞。”魏折浩朝服务生打了个响指,用漂亮的英文点了饮品,又补充,“再来两块慕斯,你们这儿最有名的奶酪蛋奶酥。”

    陆悍骁抬头,“你没吃饭?”

    “吃了,”魏折浩笑嘻道:“钟灵再三交代我,说您饭量大,让我别把人饿着。”

    陆悍骁随即失笑,这个小表妹真是个精灵鬼。

    “这是她给你的。”陆悍骁把木盒推到他面前,“祖国开过光的,戴着保平安。”

    魏折浩双手合十,比在胸前,“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然后才打开将佛珠手串拿出来,直接戴在了左手,左看右看,他说:“有点小。”

    陆悍骁也看出来了,“钟灵预估错误。”

    “不不不,她才没有错,是我长结实了,我的错,明天我就减肥。”魏折浩说得理所当然。

    陆悍骁看着他的标准身材,一言难尽。

    魏折浩是个来话的人,逮着陆悍骁没少聊天,问这问那的,知道他是生意人,更加来了兴趣,还问了几个专业里的实战案例。

    陆悍骁耐心地答,骨节清晰的手指时不时地轻扣桌面。

    “第二个案例,就是我们公司的。”

    “wokao,real牛逼。”魏折浩越听越崇拜,又续杯了咖啡。

    陆悍骁对这个小年轻的印象也还不错,真诚真实,不会不懂装懂,而且好学。

    “你现在学理论,有些经验我说了你不一定能马上体会,慢慢来吧。”

    魏折浩连声应答,然后发出盛情邀请,“表哥,晚上我请你吃饭呗,就当为你接风洗尘了。”

    陆悍骁挑眉,“你叫我什么?”

    魏折浩无辜道:“帅表哥。”

    陆悍骁呵声一笑,不客气地点评,“你小子,插两根毛就能飞天了。”

    魏折浩嘿嘿憨笑,“我这是提前演戏,陆哥莫怪。晚上您一定要赏脸。”

    陆悍骁玩笑语气,“先说说看,请我吃什么?”

    “汉堡炸鸡薯条可乐。”魏折浩掰着手指头一根根地数,“再来一个冰激凌也是请得起的。”

    陆悍骁:“……”

    从咖啡馆出来,陆悍骁又回酒店睡了会倒时差,醒来时是下午四点半。手机上陈清禾发来短信,他和厉坤晚上有空,找了个酒吧说一块聚聚。

    陆悍骁估摸了番时间,和魏折浩吃了饭再赶过去,应该来得及,于是他回复,答应了。

    当然,魏折浩不会真请他吃汉堡鸡腿,反而用心地找了一家中餐馆,老板是湖南人,亲自掌勺,味道还挺正宗。

    这地儿不好找,绕了好几圈小道,看得出,这瓜娃子挺用心。

    四菜一汤,还有一盘凉拌豆笋,陆悍骁侃道,“生活费去了一半吧?”

    魏折浩痛心疾首地作势擦眼泪,“没事,下半个月一天三顿泡面,我可以的。”

    陆悍骁笑着低头,吹凉碗里的汤,“大三了,忙吗?”

    “忙啊,最近都跟着一个外校的学姐学习,帮她跑腿什么的,但也学到了不少东西。”

    陆悍骁平静地嗯了声,顺口问:“两头跑,上课不耽误?”

    “这活是我师兄介绍的,学姐那边正好缺个帮手,而且学姐人很好,把事情都总到一起,着急的她自己处理,可以第二天交的,就让我做。”

    魏折浩说:“我白天上课,晚上就去图书馆做资料,邮件给她就行了。”

    陆悍骁笑了笑,夹了一块红烧肉细嚼慢咽。

    “而且学姐是同胞,也是过来交流的,对了,她本校好像也在上海。”

    魏折浩的这后半句,差点没让陆悍骁被肉噎住。

    同胞,上海。

    这些关键词跟炮竹似的,一个一个在陆悍骁脑子里炸成烟花。但很快,他又冷静下来。想什么呢,符合这两个词的人不海了去。

    他压住心里的浮躁,继续叼起了毛家红烧肉。

    饭吃到后半段,陆悍骁借口去洗手间,顺便把单给买了。魏折浩知道后挺不好意思,“陆哥,要不我晚上请你去玩吧?”

    他琢磨着成熟男人的兴趣爱好,“你是想泡吧呢?还是蹦迪?还是喝酒?”

    陆悍骁拍拍他的肩,“我喜欢练太极。”

    “……”

    真是最美夕阳红啊。

    陆悍骁在这边有商业往来,所以他弄辆车不是什么难事,黑色保时捷立在夜色里,魏折浩问:“陆哥,你是回酒店休息吗?”

    “不回,和几个朋友聚一聚。”陆悍骁顺便提了下地名。

    魏折浩一听,激动道:“我同学也都在那边玩呢!表哥,搭个顺风车!”

    陆悍骁颔首,拉开车门,“上来吧。”

    十一月初的洛杉矶,夜晚气温有点低。陆悍骁里头是修身白衬衫,开车前,他又披了一件薄呢短外套。

    魏折浩的地方比他近一点,大概一站路,陆悍骁停好车,魏折浩兴高采烈地跟他说拜拜。走前,陆悍骁抬眼瞥见招牌,唱歌的地方。

    陈清禾和厉坤已经坐在吧台边聊上了,时不时的有金发碧眼的美女过来借火。陆悍骁走过去,坐上高脚凳,“谁选的地方?居心叵测。”

    陈清禾指着旁边人,“厉队。”

    厉坤眉浓,眼廓长,微眯的样子,锋光尽露。

    都是老伙计了,陆悍骁玻璃杯高过陈清禾的头,隔空和厉坤碰了碰杯。“你回来就好,忙完这边回国,打麻将就有腿了。”

    陈清禾不乐意,“怎么说话的?”

    陆悍骁淡淡瞄他一眼,“嗯,我在嫌弃你。”

    厉坤知根底地笑了,“行。”

    陈清禾怒目回瞪,看着厉坤,“现在你是我的老大,任务纪律摆在那,我不能拿你怎么样。等回国,走着瞧。”

    厉坤声音淡,“格斗枪法,赤手空搏,任你选,三局两胜。”

    陆悍骁默默闭了声,厉坤的厉害他是知道的,他十八岁就去当兵,凭着良好的身体素质和出众的个人能力进入到首都总队,这十年,被委派至世界各地执行任务,体质能力一般人比不了。

    也就陈清禾这个二百五能叫嚣一下。

    一年多没见,三老友聊得酣畅淋漓。陈清禾和厉坤有纪律规定,滴酒不沾,陆悍骁开车来的,也喝的绿茶。转眼到了快十一点。

    刚准备续杯,陆悍骁搁在桌面上的手机响。

    是魏折浩。

    陆悍骁拿起接听。

    “小魏?”

    魏折浩说:“表哥嘿嘿嘿,又有个不情之请了。”

    陆悍骁叼着烟,“嗯?你说。”

    “是这样的,我不是也和同学在这边唱歌嘛,然后顺路的司机喝大发了。”

    陆悍骁明白过来,看了看表,打断他,“没事,我待会捎你回学校。”

    “不不不,不是我。”魏折浩那边还有震天音乐,他扯着嗓子说:“是另外一个,和我不是一个学校,她宿舍离我学校也不远的。”

    陆悍骁答应了,“好,我车是一辆黑色的保时捷,车牌尾数288。大概半个小时能到你下车的那个地方。”

    挂了电话,陈清禾调侃道,“哟,才来一天就勾搭上小妹妹了?”

    陆悍骁恰一口茶,润着声音:“傻逼,是我妹男朋友的同学。”

    又待了十来分钟,把剩下的饮品喝完,三个人也起身离开。

    陆悍骁说:“坐我车收费啊,长得越帅,给的越多,麻烦你俩量价而沽。”

    这回,陈清禾和厉坤倒是有了默契,互看一眼,互相评价。

    “你丑。”

    “谢谢,你也很丑。”

    然后齐齐转头对陆悍骁说:“我们三个人里,你才是世界名著级别的帅。”

    “妈的。”陆悍骁笑骂一句,坐上驾驶座。

    陈清禾和厉坤想着方便聊天,干脆都钻进了后座。

    陆悍骁转动方向盘,利利索索地掉了头,“我还要接个人,等一会。”

    车子缓缓停在歌厅门口,陆悍骁滑下车窗过风,又顺手点了根烟慢慢抽着。他时不时地看一眼不远处,留意出来的人。

    陈清禾和厉坤已经讨论起军事武器,这玩意儿陆悍骁听不太懂,就觉得陈清禾总算像了一回人。

    约定时间已经过了五分钟,陆悍骁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有点不耐烦了。

    他拿出手机拨了魏折浩的电话,那头接得飞快,声音陡高。

    “来了来了,陆哥,我在这儿!”

    魏折浩一帮人乌泱泱地走到了歌厅门口,大部分都是外国学生,陆悍骁粗看一眼,隐约看见了站再人群后的魏折浩。

    他平静地移回视线,“嗯”了一声,然后把手机搁在仪表盘上。

    聚会的人有十来个,黑白人种个个高大,眼下正在分配归程的人员。

    “harry,你坐asan的车。”

    “好!”魏折浩晃了晃手,示意自己知道。然后转头对身后的人说:“师姐,我哥的车就停在门口,黑色那辆。”

    同学已经催促了,魏折浩脚步已经跟着他们走了,边走边指向门外,“快去吧。”

    周乔跟他告别,“路上注意安全。”

    外面的温度比室内要低许多,周乔只穿了一件中长款的薄大衣,不由地掩紧了衣襟,微微低头,迎着风迈步。

    这片区没什么特别高的建筑,路灯和霓虹衬亮半边天。

    车里的陆悍骁正在接越洋电话,听朵姐汇报公司情况,接完后,又打开发来的每日报表,低头细看。

    陈清禾坐在左后座,他伸了个懒腰,随意往窗外一看,呆住,确认了几秒,他揉了揉眼睛,“我靠,不是吧……”

    陆悍骁专注屏幕上的报表,边看边嫌弃,“成天靠来靠去的,你有几个肾啊。”

    陈清禾拍了拍厉坤的胳膊,“你带捆绳了吗?”

    厉坤一副你有病的眼神,“又不是在训练,带它干嘛?”

    陈清禾下巴冲陆悍骁抬了抬,颤着声音说:“我怕他发疯。”

    陆悍骁皱眉,“我又惹你了?”

    说话的时候,他头往左后转,目光掠过车窗,看到玻璃上有光影在一波三折。

    就是这一眼,他瞬间理解陈清禾的意思了。

    周乔身影纤细,踏着霓虹光影低头款款,一步一步朝他走近。

    陆悍骁嘴里叼着的烟,跟着烟灰一起,掉了下来。

    烟头的星火焰子烫在他手背,陆悍骁竟然不知道痛。

    看见周乔的那一刻,他第一反应是没敢确定。

    怎么可能呢?

    异国他乡,随便兜转,竟然碰见了。

    与此同时,周乔抬起了头,风吹着她眯缝了双眼,目光先是锁定黑色的车辆,然后就看到了陆悍骁。

    她的脚步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陆悍骁舍不得眨眼,目光缭绕不休地望着她,看似波澜不惊,但搁在大腿上的手,指头悄无声息地微微颤抖。

    最后是陈清禾打破僵局。

    他哎呀一声推门下车,欣喜又热情地迎上前去,“乔妹妹!”

    周乔被这声叫嚷拉回了魂魄,她冲陈清禾扯了一个不怎么自然的微笑。

    “原来接的是你啊,太巧了吧,来来来,外面怪冷的,快上车。”

    陈清禾抓住周乔的手臂,像是不让她跑一样,不由分说地把人塞进了副驾驶座。

    车门开的时候,外头的风呼地灌进来,然后又嘭的一声关紧。

    陆悍骁觉得,风把车里塞满了。

    哪儿都满了。

    他咽了咽喉咙,手搭上方向盘,心里的思念在叫嚣,但形色依然克制,这种戛然的矛盾感快把他逼疯。

    过了会。

    周乔先开口,她声音听起来该死的淡然轻松——

    “好久不见。”

    陆悍骁的淡定从容全线崩盘,他像一个咿呀学语的幼儿,一时竟不会说话了。

    半天,才硬邦邦地回了一句,“嗯。”

    说完觉得自己简直是个傻缺,赶紧争分夺秒地弥补,又说:“四个半月没有见过了。”

    这个清晰的时间点说得很敏感。

    周乔沉默。

    这时,手机响救了命。

    周乔长呼一口气,飞快接听。

    车内异常安静,加上对方声音大,所以通话内容被陆悍骁听了个一知半解去。

    是个男声,中英文结合的一句话。

    “乔,你还有多久回来?我实在是太想你了。”

    陆悍骁耳朵边一炸。

    结果,周乔语气十分耐心,低声说:“快了,十一点半一定到家,好吗?”

    而陆悍骁放在方向盘上的手,指节发紧,青筋乍现,把身后的陈清禾看得心惊胆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