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46章乔乔加油

时间:2021-10-05作者:咬春饼

    www..,最快更新悍夫 !

    第46章乔乔加油

    看不出来,他的小姑娘也追星呢。

    陆悍骁这么年轻时髦,当然是知道吴彦祖的。

    长得好看肌肉有型,最重要的是比他年纪大。

    这么一想,陆悍骁的心情又好过了一些,周乔连比他大的男人都喜欢,可见是不会再嫌弃他的年龄了。

    一旁的朵姐不明白,老板怎么突然傻笑起来了呢。

    陆悍骁回过神,挥挥手,“行了,你先出去吧。”

    朵姐应道,“好的陆总,有事您再叫我。”

    等人走,陆悍骁估摸时间也差不多了,于是打电话给徐晨君。徐晨君接得很快,陆悍骁笑道,“没打扰皇太后开会吧?”

    “你时间点儿掐的好,刚散会。”徐晨君抿了口花茶,声音滋润。

    陆悍骁舒展地往椅背上一靠,“我收买了你的秘书,赶紧炒他鱿鱼。”

    徐晨君呵的一声笑,“你呀,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找我什么事?”

    陆悍骁:“周乔说给您买了礼物,今天给您送来,她人过来了没?没来的话,待会我带她一起,中午约您吃饭。”

    徐晨君明白,儿子这是在中间牵线搭桥扮好人呢。

    “她没送来。”徐晨君顿了顿,直接说:“我拒绝了。”

    “拒绝?”陆悍骁一听皱眉,“干嘛呢?”

    “不喜欢就拒绝而已。”徐晨君针锋不让,“怎么,就许你大做文章,不让妈妈真情流露了?”

    陆悍骁被噎住,一团火在喉咙里烧着般。

    他隐隐怒声,“你拒绝她干什么?周乔也是一番好意,你给点人面子行不行啊,一女孩子,您何必呢。”

    徐晨君平静自如,“昨晚上吃饭,你要妈妈别干涉你,那现在同样的话,妈妈也还给你。”

    “我天,您当敌军大战呢?”陆悍骁都快憋屈死了,“您一点也不可爱了。”

    “我要可爱做什么,一把年纪,你昨天还说要给我买静心呢。”徐晨君刺着他的话回。

    陆悍骁直接给掐断了电话。

    烦心。

    想着周乔心里不好受,陆悍骁压了压情绪,拿起手机打给她。

    没两声,那边就接了。

    周乔语气还算正常,“怎么啦?”

    陆悍骁想着不知如何说起,随便找了个话题,“今天在学校有没有看到帅哥啊?”

    周乔笑了起来,“看到了。”

    陆悍骁:“又是aniel是吧?”

    虽然见不到面,但能感觉她的呼吸变快,应该是笑容在绽大。周乔哇哦一声,“你好懂。”

    “我改名叫陆彦祖吧。”陆悍骁调侃她,“晚上的时候,来个角色扮演,你就叫我,啊,陆彦祖,再快一点。”

    周乔:“……”

    陆悍骁呵呵两声,玩笑也开了,两个人反而陷入了沉默。

    “那个。”

    “那个。”

    几秒之后,竟然异口同声,心往一处指。

    “你先说。”陆悍骁松了松肩膀,靠着皮椅转了小半圈,面相落地窗。

    周乔语气很快轻松,“给你妈妈的礼物,她答应收了哟!”

    陆悍骁举着手机,手臂一僵。

    “她在电话里跟我说了谢谢,特别友善,对了,我还给她拍了张照片发彩信过去,她说很漂亮,我下午下课早,就给她送过去。”

    周乔的声音欢快起伏,找不出一丝破绽。

    陆悍骁心酸,“乔乔……”

    “你不用陪我啦,我知道怎么走,换乘一趟地铁就到了。”彼时的周乔,躲在实验室无人的走廊里,手指把毛衣揪成一团。

    她咧开嘴,才发现隔着电话,不需要面部表情。

    默了默,她依旧保持开心的语调,“其实你妈妈是个很好哄的人,我多哄几次,她就会喜欢我了。”

    这通电话,陆悍骁罕见地想提早结束。

    一想到他姑娘强颜欢笑的模样,真的太难受了。

    ——

    周乔拿着手机,回到实验室。

    齐果正在电脑上做数据分析,抬头看了眼她,“乔乔怎么了,脸色不太好啊?”

    “没事。”周乔把手机揣兜里,故作轻松地用两手揉了揉脸,“外面温度好高,被太阳照的。”

    “这天气好奇怪啊,刚五月呢,都有三十度了。”齐果摇头晃脑,“是该拿出花裙子了。”

    周乔笑着走过去,“五月也不早啦,昨天都立夏了。”

    “啊?就立夏啦?”齐果边聊天边看邮件,突然咦了声,“有项目呀。”点了两下鼠标,她兴奋道:“还是去美国呢。”

    “嗯?”周乔闻言,侧头瞄了瞄屏幕,“什么?”

    “系里的暑期实习项目,每年都搞的,两个月在外头。今年地址选在美帝,去了,还能去看nba现场呢。”

    周乔随口问:“这个有要求吗?”

    “有啊,考量成绩什么的,不过,都不顶咱们李老头一句话管用。”齐果边看公告边说:“只要李教授推荐名额,肯定去的了。”

    周乔问:“那你准备去吗?”

    “你去我就去。”齐果笑呵道,“去做项目,男孩子居多,女孩子很少的,多无聊啊。”

    周乔笑笑,这事儿也没放在心上。

    邮件是群发的,周乔打开自己的电脑也收到了一份,粗略看了看,刚看到中间段,她手机响。周乔一看,心里咯噔。

    是徐晨君。

    她拿起手机,飞快地又溜出实验室。

    “喂,伯母您好。”接得快,她气息都是发抖的。

    “周乔。”徐晨君的声音听起来要冷淡许多,“你这孩子很懂事,谢谢你的丝巾,之所以拒绝,是因为你一个学生,不希望你破费。”

    “不会不会。”周乔当即解释,“伯母,只要您喜欢就好。”

    徐晨君冷静地听着她的小心翼翼,到底是软了语气,“好啊,那你下课了吗?什么时候有空?我到你那儿来拿礼物。”

    周乔本是要打车过去,但拗不过徐晨君的执意。

    她们约在三点半。徐晨君这次由司机送来,黑色奔驰,摇下半边车窗,她的侧脸冷艳而优美,眉眼淡淡微弯,在对马路边上等待许久的周乔示意。

    周乔不敢怠慢,小跑过来,俯身说:“伯母。”然后递上精致的礼袋。

    徐晨君没接,对她笑,“下课了,还有事情吗?”

    不等周乔回答。

    “上车吧,正好我今天也空闲,陪我去喝下午茶。”

    徐晨君的语气虽然温和,但骨子里的凌厉劲儿还是透着不容抗拒。周乔本就是弱势的一方,虽然心里忐忑,但也不敢忤逆,于是乖乖地顺从。

    徐晨君带她去了一家颇高端的会所,和平日陆悍骁带她去的地方差不多。

    到了才发现,还有别的人在。

    “晨君,都等你十来分钟了啊。”其中一人五十模样,与徐晨君年龄相仿,坐在麻将桌前,脖颈上的金镶玉坠子十分惹眼。

    另外两人附和,“迟到老规矩,晚饭你请喽。”

    徐晨君边笑边说:“请请请,洗牌吧。”

    周乔还没反应过来,怀里一重,被塞进了东西。

    是徐晨君的手提包。

    徐晨君动作自然而然,把包给她,甚至没再看她一眼,款款走向牌桌落座。

    周乔愣住。

    “哦,周乔,你先坐沙发那儿休息一会,想吃什么自己点。”徐晨君似乎终于记起还带了个尾巴过来。

    周乔抱着她的手包,环顾了房间,沉默地走向沙发。可刚要坐下去,就听牌桌上的人说:“麻烦这位小姑娘帮我叫杯柠檬汁。”

    另一个接话,“我要红茶,你要喝什么?”

    “都是些不健康的饮料,我就要白水,温的。”

    周乔愣了几秒,才发现,这都是对她说的?

    周乔茫然无措,把目光全都交到徐晨君身上。徐晨君头也没抬,只顾着抓牌,语气像是吩咐。

    “周乔,那就麻烦你跑一趟了,哦,给我来杯菊花茶吧。”

    稀里哗啦的麻将声嘈耳,周乔被这些声音刺得像是耳鸣,什么都听得到,但有好像都是盲音。

    她麻木地开门,关门,再走向服务台,等她回来,脚还只踏进一只,就听到那位戴着金玉坠子的阿姨又说:“哎呦,这会肚子有点饿了,小姑娘,你能不能帮阿姨跑跑腿儿?去买点蛋糕回来?”

    周乔还是下意识地看了眼徐晨君,但她正襟危坐,只顾看牌,权当没听见。

    态度已经十分明显了。

    周乔扯了个勉强的笑容,“好。”

    “要城西路街角那一家的,红豆味。”

    周乔拖着疲惫的身体出门。

    包厢里的麻将声渐小。刚当了坏人的那位直叹气,“看这小姑娘多爱人啊,晨君你真是的,我都不忍心了。”

    其余两个连连赞同,“是有点为难人,哎,怎么回事啊晨君?”

    徐晨君在下张牌之间犹豫不决,手指来回点了点,毫无情绪地说:“你们都少说两句。我有我的打算,照着做吧。”

    “城西路那么远,让人去买蛋糕,我都过意不去了。说好了啊,蛋糕买回来,我就不再当恶人了。要刁难,你自个儿去。”

    徐晨君略为烦躁地打出一张一坨,结果被对家一声兴奋吆喝,“等等,胡了!”

    徐晨君把牌一推,她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又看了看门口。也不知怎的,竟然没了那份心情。

    ——

    周乔对这个片区不熟,顺着路标走了好远,又问了几个路人,才摸清城西路的大致方向。

    两站路,公交车也不直达,还得走路去找。于是,周乔就一路问过去,花了半小时才好不容易找到地方。

    店面也不是什么特色高级店,相反十分普通,客人稀少,老板也懒洋洋的。周乔实在不明白,那位阿姨为什么要指定吃这家。

    但很快,她又反应过来,或许人家不是真的想吃,是故意的而已。

    这家店也是个奇葩,红豆蛋糕做得大,再用纸盒一包,拿着四个十分费劲。周乔一手提俩,逆着街上人群走,还担心会被碰到。

    在十字路口等红绿灯的时候,她包里手机催命似的响。周乔折腾地将蛋糕放在地上,急忙接听,“喂,伯母。快了快了,等我十五分钟。好好好。”

    电话还没讲完,人行道通行,时间只有二十秒。

    周乔把手机塞在侧脸和肩膀之间夹着,急忙提起四个大蛋糕盒,快步走斑马线。

    电话里还在说些什么,她已经听不清了,只顾着横穿马路,结果鞋带松了也没发现。走了几步,左脚踩右脚——

    “哎呦!”

    周乔一声痛叫,手机蛋糕全部飞了出去,人也结结实实地摔到了地上。

    这是水泥地,初夏的衣裳已经很薄了,周乔疼得半天没缓过劲,手掌搓了一大块皮,虽然穿着长裙,但也抵不住膝盖被磨破。

    疼。

    哪儿都疼。

    通行时间早就过了,车鸣轰个不停。周乔脸颊发烫,像是众目睽睽之下的异类。她手忙脚乱地爬起,蹲在地上,把散乱的蛋糕盒插好,手机屏幕也摔碎了,一长条从头横到尾。

    鸣笛声越来越不满,越慌就越干不好。

    周乔没了章法,好不容易插好的一个蛋糕盒又裂开了,里头的蛋糕也滚了出来,在水泥地上拖出长长的奶油印记。

    周乔抬起头,就看到马路对面在等绿灯的环卫工人,拿着扫帚,一脸很不满的表情望着她。

    周乔低下头,看着一地狼藉,再看着自己摔碎的手机。

    眼泪“啪嗒”一下滚落。

    她干脆什么都不要,起身小跑穿过马路。

    到了对面时,她清晰听到环卫工人抱怨的声音,“一下午事情那么多,本来可以下班的,蛋糕好难清扫的咧!”

    一瞬间,仿佛全世界都在对她指指点点。

    周乔眼睛发酸,眼泪跟洪峰放闸一样,怎么都控制不住。

    而包厢里,麻将桌上。

    “这么久都没有回来,是不是走了啊?”要吃蛋糕的阿姨面有难色。

    徐晨君表情淡,看似在认真算牌,但心也跟飘着似的,飞得七上八下。

    半晌,她划出一张八万,声音清淡,

    “但愿她知难而退。”

    ——

    公寓。

    陆悍骁下班回来,一进门,就看到客厅里亮着灯。

    周乔坐在沙发上,电视机开着,在放一个聒噪的综艺节目。

    “咦?你平时不是不爱看这种吗?”陆悍骁换好鞋走过去,隔着沙发,从后面搂住她的脖颈,侧头往她脸上“啵”了一口。

    周乔很安静,嘴角微微翘着,看起来像在笑。

    “无聊嘛,随便看看。”

    她表现很正常,但陆悍骁总觉得哪儿不对劲,他眼珠一转,目光就移到了她手上。

    周乔的手心朝下虚掩着,但他还是细心地察觉到。

    “我看看。”陆悍骁绕过来,和她并排坐上沙发,不由分手地捏住她的手腕。

    “嘶——”周乔倒吸气,皱眉。

    陆悍骁看到她手心蹭掉了一大块皮,血肉斯拉的,顿时紧张,“怎么了怎么了?!”

    周乔任他握着,什么动作都没有,也不说话。

    陆悍骁很有经验,这手是摔伤,摔了手,那脚肯定也有事。于是,他掀开她的裙子至大腿。

    果然。

    “说。”陆悍骁眉间隐有不耐,严肃问:“怎么回事?”

    安静了片刻。

    周乔看着他紧张的模样,突然伸手捏了捏他的脸,轻松道:“没事儿啊。就是觉得……”

    陆悍骁没心思开玩笑,“觉得什么?”

    周乔扯了一个疲倦的微笑。

    “觉得……爱你挺不容易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