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79章 执念

时间:2021-10-01作者:墨香铜臭

    www..,最快更新重生之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

    天琅君肢体已残破不堪,竹枝郎被钉在岩壁上,无尘大师扶着头破血流的无妄,漠北君拎着尚清华,岳清源站在沈清秋身边。

    只有洛冰河立在正对心魔剑的位置上,正低头,慢慢整着袖口。

    沈清秋沉声道:“洛冰河,你过来。”

    洛冰河摇了一下头。

    只一下,但非常坚定。

    沈清秋失望透顶,冷声道:“……你又骗我。”

    洛冰河道:“师尊,我说过会帮你对付天琅君。现在我可以立刻杀了他给你看,怎能说我是骗你?”

    天琅君笑道:“养寇自重,这一步棋想的是挺好。只可惜我不太中用,还是得他亲自出马了。”

    “养寇自重”四个字一出来,沈清秋越发心中不安。

    心魔剑,会不会是洛冰河故意给天琅君的。

    拿到心魔剑后,天琅君那露华芝塑成的身躯,腐蚀的越来越快,就算把剑给他,对洛冰河也构不成多大威胁。

    也许是他乱过了头,把心中所想也漏在了脸上,洛冰河伤感地说:“师尊,你又在想什么呢?心魔剑的确是他抢去的,只是它仍旧认我这个主人而已。为什么又不肯相信我了呢?”

    沈清秋缓缓地说:“我信了你很多次。到刚才为止,还一直是相信你的。”

    洛冰河说:“是吗?”

    他牵起一个扭曲的笑容:“可我却不敢相信师尊了。”

    这笑容诡异至极。沈清秋觉察他情绪不对劲,放缓了表情和语气:“你究竟是又怎么了。”

    他稍微温柔一点,洛冰河便忽然不笑了。

    他看上去像是伤心欲绝的样子:“师尊,我就说过,果真你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是最高兴的。”

    刚开始,沈清秋还没弄明白“他们”指的是什么。

    洛冰河在心魔剑的岩壁前,缓缓来回踱着。

    他自嘲地笑道:“每次我求师尊跟我走,你从来没有一次答应。即便答应了,也只是我强求所致。可他们让你留下来的时候,你便毫不犹豫。”

    他看着沈清秋:“师尊,你不常笑。我爱看你笑,可是一想到,你只有在和他们一道时,才会这样笑,我就……”他轻声细语道:“……非常,非常痛苦。”

    沈清秋终于明白了。

    “他们”,指的是苍穹山派!

    那天在竹舍,柳清歌忽然开窗查看,果然觉察到了一直徘徊在外的洛冰河。

    他没有离去,而是把竹舍内的欢声笑语、把他那一声“嗯”的应承,全部听在了耳中,记在了心里。

    沈清秋道:“你是因为这件事,所以生气了?”

    “生气?”

    反问之后,洛冰河阴戾地吐出两个字:“我恨!”

    “我恨我自己!”

    他负着手,暴躁地加快步伐。

    “我恨我没用。我恨我总是留不住任何人,从来……没有谁肯选择我。”

    洞中其余人都不便轻举妄动。洛冰河现在维持着心魔剑的供给,谁都不想他突然发难。

    岳清源却道:“你的意思,是要他二选一?”

    洛冰河顿住脚步,摇了摇头:“二选一?不。这不是。”

    “我知道,如果要选,师尊一定不会选我。所以,只要没有选择就好了。”

    洛冰河流露出一种奇异的兴奋,苍白的脸涌上一层潮红。

    “所以这次我吸取了教训。苍穹山派不存在就好了。这样,师尊就只剩我了。”

    无尘大师不忍卒听,合掌佛号不断,阿弥陀佛道:“洛施主,你魔怔了。”

    洛冰河兀自大笑,无尘大师继续道:“没有选择的可能,固然也没有了放弃你的可能。但沈峰主对你的所作所为,又怎会释怀?”

    洛冰河柔声道:“师尊,清静峰没了,我可以再给你造一个。你怨我也好,恨我也罢。我不奢求什么了。你一不顺心,就可以打我,杀我,反正我死不了。只要……只要你不离开我就好。”

    他虔诚地说:“真的,我只有这一个愿望了。”

    沈清秋喉咙干哑,口里发苦,说不出话来。

    他终于确定,洛冰河已经神智不清了。

    他瞳孔涣散,红色的涟漪时扩时缩,笑容扭曲,真真正正是一副彻底发疯、失去理智的模样。心魔剑上紫光大盛,不知道他在控制这把剑,还是这把剑在控制他。

    竹枝郎忽然道:“除了苍穹山派,这世上沈仙师在意的东西千千万,你是不是都要毁了才好?”

    洛冰河莞尔道:“好啊?为什么不好!”

    他一侧头,陡转阴鸷:“让他闭嘴!”

    漠北君闻言,想了想,对准竹枝郎脸部打了一拳。

    天琅君看着洛冰河,目光中悯色闪动,叹道:“……心魔剑已经侵蚀入脑。他真的疯了。”

    洛冰河微笑着点头:“对。我是疯了。”

    沈清秋听他亲口承认自己发疯,心脏一阵抽搐的闷痛。

    他轻声道:“冰河,你先离开那把剑,离它站远点。”

    他一边温言相劝,一边手在宽袖底悄悄按上了修雅剑剑柄。洛冰河笑道:“没用的。师尊,你不必这样。你越是对我好,我越是怕。”

    他说着,右手做了个略略上扬的手势。刹那间,心魔剑上紫气大盛。

    竹枝郎吐出一口淤血。刚才那一拳,也只让他闭嘴了一会儿。他平静地道:“可怜。”

    “可怜?”洛冰河喃喃道:“不错,我是可怜。就算是可怜我也好,师尊你能有一次留在我身边吗?”

    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滚滚流下。

    洛冰河瞳孔赤红地咬着牙:“师尊你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放开我。”

    “每一次,每一次,任何人、任何事物!都能够成为你抛弃我理由,每一次都是这样!”

    忽然,尚清华啪的一声摔到地上。沈清秋也下意识扶住了石壁。

    整个地面开始剧烈地震颤。

    埋骨岭的下坠速度加快了!

    岳清源淡淡地道:“师弟,他是疯了,你要如何处置。”

    洛冰河冷笑一声,后退两步,猛地抓住心魔剑柄。

    地面震颤愈发强烈,透过洞口向外望去,能看见滚滚云丛中,探出无数高低不一的山头。沈清秋刚要祭出修雅,忽的身旁白光炫目。岳清源先一步抽出了剑。

    剑啸声撕裂了弥漫的飞雪和紫黑之气。

    玄肃出鞘!

    漠北君见岳清源剑尖对准洛冰河,上前迎战。玄肃灵力暴涨,还未相接,直接将他震了出去。

    漠北君像是完全没料到自己也会有被人打飞的一天,保持着这种表情,转眼坠下埋骨岭。尚清华魂飞魄散,抓了一把剑就冲过去,沈清秋忙拽住他:“你干啥!”

    尚清华咆哮道:“我靠,他不会飞啊!”说完便跳了下去。

    沈清秋逆着飞雪和狂风从破口处往下看,恰好看见距离冰面还有百丈的高空中,乘着飞剑的尚清华抓住了漠北君。

    确定他摔不死后,沈清秋连一口气也来不及松,猛地转回头,洛冰河已和岳清源正面对上。

    洛冰河固然爆发力可怖,沈清秋却没料到,玄肃完全出鞘后,威力竟如此强悍,能和发狂状态下的洛冰河战成平手。沈清秋能感觉到,耳膜和喉咙被空气中激荡的灵力和魔气压得隆隆作响。

    他见这洞迟早要塌,抢上岩壁,徒手握住心魔剑,一用力,把它拔了出来!

    虽然拔了出来,可埋骨岭下落之势还没缓住。洛冰河见状,要来夺剑。岳清源哪会给他机会,玄肃剑尖在空中划出肉眼可见的炫目轨迹,一道巨型禁制,繁复的咒印生成一座无形的牢笼,将洛冰河禁锢其中。

    岳清源见沈清秋拔了剑,沉声道:“走!”

    还走?!沈清秋立刻摇头,刚要把心魔剑抛给他,便觉脚下一软。

    不是他软了,是地面软了。

    这个山洞,终于塌了!

    埋骨岭第二层。

    沈清秋把岳清源从乱石堆里刨了出来:“掌门?师兄?掌门师兄!”

    岳清源面色隐隐发白,唇角淌血,咽了咽喉咙,似乎把一口热血咽了下去。

    他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沈清秋:“……其他人呢。”

    埋骨岭内部结构类似不规则的蜂巢,一个洞接着一个洞。沈清秋四下望了一眼:“没看见无尘大师和天琅君他们,可能埋在这里,也可能随着乱石塌到其他的洞里去了。”

    他回头:“师兄,你什么时候受的伤?”

    岳清源不答,问道:“心魔剑还在你手里?”

    沈清秋把剑拿给他看:“在。可埋骨岭还在下落,合并应该还没结束。师兄,你带着剑下去,把它毁了吧。”

    岳清源在他的扶助下,慢慢站起:“……你呢?”

    当然是回头找洛冰河去。

    沈清秋避而不答:“师兄,你这伤怎么回事?”

    岳清源答非所问,道:“原本不想的。可我……终归是个容易冲动的人。”

    沈清秋觉得他这话说的奇怪,却没心思细想,扶着他继续走:“师兄你还能走吗?你先下去,毁剑,找木师弟。洛冰河交给我。”

    岳清源被他扶着,勉强站起,鲜血滴滴落地。沈清秋以为他没问题了,便放开了手。

    谁知,刚放开手,没站一会儿,岳清源便倒了下去。

    沈清秋大惊失色,连忙把他又扶了起来:“师兄?师兄?”

    岳清源神情恍惚,像是没把沈清秋的话听进去,低声说:“金兰城和洛冰河围山的那两次,我是稳住了,顾全大局了……可事后每每回想,倒还不如……冲动的好。”

    看他昏昏欲睡,沈清秋恨不得猛掐岳清源人中,把他掐醒,又不敢干这越矩的事,只得在他耳边大声说话,不让他晕过去:“师兄,醒醒!你做的没错!”

    岳清源闭上眼,摇了摇头。

    他喘了口气,又是一阵让沈清秋心惊肉跳的剧烈咳嗽。

    血止不住地随着咳嗽往外流。他勉强道:“帮我……把玄肃收回去。”

    沈清秋连忙将跌落一旁、剑身白光刺目的玄肃压回鞘中,递给他。岳清源脸色这才稍微好看了些,缓过了一口气。

    他怔怔望着沈清秋收起玄肃的手,没去接,而是道:“若我在此身陨,你……便帮我把玄肃带回万剑峰吧。”

    沈清秋吃了一惊:“你说什么?”

    身陨?岳清源当真受伤这么严重,到了很可能要死的地步?!

    岳清源道:“玄肃威力奇大,我却从不拔出它来应敌,你一定猜过原因。”

    沈清秋点头。不止他猜过,很多人都猜过。

    岳清源道:“玄肃即是我的性命。你可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完全不明白。

    但沈清秋知道,它肯定不是修辞手法。

    他还知道,岳清源接下来要说的,一定是一件从未告诉过别人的秘密。

    果然,岳清源道:“每一次拔出玄肃,消耗的,都是我的寿元。”

    此话一出,沈清秋顿时觉得,手中的玄肃,陡然重了千斤。

    难怪他不到万不得已,从不拔剑。

    以寿元催动灵力。将自己的性命和自己的剑捆绑在一起。

    为什么岳清源会修这种邪道!

    沈清秋震惊地说:“师兄你……这是走火入魔过?”

    岳清源缓缓道:“我十五岁拜入穹顶峰,心有所系,急于求成,追求人剑合一境界不成,反倒落得如此下场。与所求背道而驰,遗下大恨,懊悔终生。”

    他说着,脸上那因为咳嗽刚涌起的那一点残余血色,忽的又褪得干干净净。沈清秋忙打断他:“别说了。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送你下去,找木师弟。”

    两人艰难地走了几步,岳清源忽然低声道:“……对不起。”

    说什么对不起。岳清源没有任何对不起他的地方。反倒是自己,老是带累岳清源,惹出一堆麻烦。

    可岳清源接下来的话,把他整个人都被震懵了。

    岳清源声音都在发颤:“……真的……对不起。”

    “明明是为了更快地回去,明明是想立刻去接你的……可反而坏了事。我毕竟是个容易冲动的人……”

    “自那以后,师尊将我关在灵犀洞一年有余,废去全身筋骨灵脉,一切打乱,休整重来。”

    “我尽了最大努力,可再回去的时候,秋府早已废败多日了啊……”

    脑海深处传来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那是沈清秋的世界观。

    刹那间,往日岳清源的殷切关怀,无声相护,种种画面,种种细节,走马灯一般串联在脑海中,清明无比。

    难怪“沈清秋”再怎么作死,掌门也从来没给他小鞋穿过,永远都是无限包容,无限忍让。

    难怪,沈九没有等到回来救他的人。

    岳清源,沈清秋;岳七,沈九。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岳清源道:“我真的……不是故意不回去的。只是,生生错过了……”

    他每说一句,鲜血便越发汹涌。沈清秋搀着他,走一步就要停两步,咬牙道:“别说了。”

    后来的事,他都知道了。

    岳清源却坚持道:“这一次,你就让我说完吧。”

    “正如你一直所说,‘对不起’不过一句空言,根本没有用。我也从来不解释,今日告诉你,不是为求谅解。而是如今再不说……恐怕就真的迟了。”

    沈清秋心中酸涩,眼眶发热。

    迟了。已经迟了!

    沈九已经不在了。

    也许是死了,也许是像沈垣这样,魂魄转移去了另外一个陌生的世界。

    可无论如何,岳清源的话,他是再也听不到了。

    系统传来接连的提示:

    【隐藏人物1竹枝郎,补完度100%】

    【隐藏人物2天琅君,补完度100%】

    【填坑项目1沈清秋,补完度100%】

    【填坑项目2岳清源,补完度100%】

    【人物完成度基本达标,经系统检测未见明显逻辑漏洞。各单独项b格+300,共计总数1200.恭喜由“槽点略多”升级,获得“文荒可读”勋章。】

    【爽度清零。此情况下可使用b格代替支付关键道具掉落所需条件,请问是否接受?】

    提示音一片大好,喜气洋洋。沈清秋却前所未有的沮丧。

    他说:“有什么意义吗?”

    系统当然不会回答他。沈清秋发自内心地朝界面比了两个中指。

    系统你全家都炸了!

    这系统究竟是个毛玩意儿,有什么意思?

    就是为了让他知道这些人究竟能倒霉到什么地步吗?就是为了让他亲眼见证人世间各种最惨烈的坑爹吗?

    还是为了让他逼疯洛冰河?

    所有人都说洛冰河已经疯了。连他自己也笑着承认自己疯了。

    原著中,挣扎数百万字,最终被洛冰河镇压下来的心魔剑,在这里却占据了上风,侵蚀了洛冰河的心智。

    这不是一件或者两件事造成的,而是一点一点积累起来,最后才彻底爆发。先前已经出现过很多预兆,可沈清秋从来也没注意到。

    应该说,他从来不知道,洛冰河骨子里竟然这样没有安全感,甚至到了自卑的地步。

    他先是把洛冰河想得太邪恶,后来又把洛冰河想得太阳光坚强。

    回头看看,心魔剑开始侵蚀洛冰河的神智,最初在昭华寺就有了征兆。

    刚听到自己身世的洛冰河大受刺激。正是在最惶然的时候,他对沈清秋伸出了手,求沈清秋跟他一起走。

    可他没接住洛冰河的手,而是让洛冰河自己一个人先走。

    那时候的洛冰河开始精神极度不稳定。他需要的不是安全撤离,而是和沈清秋在一起。哪怕是被困昭华寺不得脱出,哪怕是被在场所有人围攻,也好过让他一个人离开啊!

    这对那种精神状况下的洛冰河而言,无异于“抛弃”。

    就像是当初苏夕颜服下药物、只求去见天琅君的那一幕的重现。

    正如洛冰河自己亲口说的,他不是在逼人做二选一。

    因为洛冰河从骨子里就坚信他知道答案:沈清秋终有一日会抛下他。

    满脑子都充斥着对没发生的事情近乎妄想症的恐惧和焦虑。怎么不是疯得彻底。

    岳清源的步伐越来越软,几乎连站都站不住了。

    看来刚才玄肃出鞘的那短短一段时间,对岳清源各方面的消耗真的极大。沈清秋从没见过掌门虚弱到这种地步的模样。

    岳清源一向都是沉稳而有力的,哪怕话不多不少,没有攻击性,温和可亲,却十分可靠,不失威严。

    如今,他非但连行走都困难,话也一反常态多了起来,恐怕是真觉得自己快撑不住了。

    沈清秋几乎是拖着他在前行,边走边说:“师兄,你撑住,千万别晕过去。马上就全都好了。”

    岳清源怔怔地道:“这么多年来,你从不提过往之事,一直只叫我师兄。是打定主意,再也不叫七哥了么?”

    沈清秋握剑的手筋骨渐渐凸起。

    岳清源想听沈九叫七哥。可是,他不是沈九啊!

    他琢磨着原装货那又冷又恨的劲儿,断然拒绝:“不叫。”

    不能立flag!

    看看电视剧小说里那些完成了最后遗愿的角色,都是心愿一了、立刻翻眼蹬腿。

    沈清秋冷硬地道:“你刚才说了什么,我全都没听见。撑着,下去!”

    岳清源闭上了眼睛,叹息道:“小九啊……”

    别叫了。

    他不敢去想,原著中,洛冰河割下了“沈清秋”的两条腿,用锦盒装着送到苍穹山派。岳清源究竟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明知有去无回,仍义无反顾踏入洛冰河的圈套,直至万箭穿身。

    一生一次的义气,竟然要用这么多东西来偿还。

    岳清源甚至来不及告诉满怀怨恨、为求多苟活一刻、帮着洛冰河将他引入陷阱的“沈清秋”,当年之所以没去接他的理由。

    为什么不早点说。

    就像他和洛冰河,也是一样的。为什么不早点说出来。

    若是从一开始就别那么多揣测和理所当然,洛冰河说不定自始至终都不会黑化,会一辈子都做清静峰上那个乖巧腼腆的徒弟。

    就算退一万步,当初非要踹洛冰河下无间深渊时,他完全可以换一种方式来达成目的。

    其实,甚至用不着费任何心思。直到现在,沈清秋才明白,如果他想要洛冰河下去,很可能只消说一声,洛冰河就会听话地下去了。

    沈清秋从前根本没想过有这种可能性。他不相信人有那么傻,洛冰河有那么乖。

    可事实上,他真的有那么傻,那么乖。

    兜兜转转,走了不少弯路,饶了这么大一个圈,茫然四顾,不知如何自处,只能懊悔“早知如此”。

    可这世上,从来没有“早知如此”。

    转过这个山洞,忽的现出两个灰头土脸的身影。

    一看那两颗圆滚滚亮堂堂的光头,沈清秋脱口而出:“无尘大师。无妄大师。”

    身材矮小、扛着身材高大的那名和尚正是无尘大师,他的木制假腿缺失了一条,单腿艰难独行,又腾不出手来合掌,不愿失礼,便多念了几声佛号:“阿弥陀佛,沈峰主,可算找到你了。岳掌门这是怎么了?”

    岳清源闭上眼后,便已昏昏沉沉靠在沈清秋身上。沈清秋道:“掌门师兄……被石头砸到脑袋了。无妄大师如何?”

    无尘道:“被那位天琅君的魔气所伤,暂时未醒。洞穴坍塌,那几位魔族,全部都不见踪影了。”

    沈清秋拔出修雅,递了过去:“大师,可否拜托您,先带着我师兄和无妄大师,御剑离开埋骨岭?”

    无尘道:“沈峰主呢?”

    沈清秋言简意赅:“我的徒弟,我去收拾。”

    无尘大师肃然道:“沈峰主若肯坦然面对,那是再好不过。”

    沈清秋道:“惭愧。但求在造成无可挽回的后果之前,了结这一桩。掌门师兄便交托给大师了,请您下去后尽快将他交给千草峰的木师弟。沈某不胜感激。”

    无尘放下无妄,接过修雅,端端一礼,忽然道:“心魔皆因执念起。”

    沈清秋一愣:“大师是不是想说,若要除去心魔,非断去执念不可?”

    无尘却摇头道:“若断得了,那便不是执念了。”

    “我想也是。”沈清秋回礼,转身。

    谁让他便是洛冰河的执念。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又晚了,临近结局真的修文的*非常强烈,久等的gn非常抱歉。不过每次我都有在上一章评论里请假推迟的 tat

    明天应该还是会晚,不修不舒服斯基……

    谢谢投雷的天使们!

    zzzsl扔了一个地雷

    濯涟扔了一个地雷

    疯狗一样丧心病狂扔了一个地雷

    orli扔了一个火箭炮

    噗噗噗扔了一个手榴弹

    噗噗噗扔了一个手榴弹

    九弃扔了一个地雷

    九弃扔了一个地雷

    漠北君萌萌哒扔了一个地雷

    祈愿于你扔了一个地雷

    祈愿于你扔了一个地雷

    祈愿于你扔了一个地雷

    祈愿于你扔了一个地雷

    猪仙在飞扔了一个地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