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78章 战

时间:2021-10-01作者:墨香铜臭

    www..,最快更新重生之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

    沈清秋低声说:“不是这个问题。”

    洛冰河不依:“那是什么问题?”

    沈清秋竖起折扇:“先解决眼下之事,之后再说。”

    洛冰河慢慢退开,微笑:“好。”

    他轻轻地道:“……反正有的是再说的时间。”

    众人都能觉察到,四周阴阴簇簇的枝叶、及腰高的草丛,以及惨白的乱石堆缝隙间,潜藏着无数蠢蠢欲动的生物。莹绿的眼睛和呼呼的低哮,如同微小的细浪,此起彼伏。

    这个时候,让洛冰河走在最前的好处,就充分体现出来了。

    但凡是他对着走过去的方向,妖风立刻停歇,鸦雀无声。潜伏的魔物们要么成群结队装死,要么簌簌狂退。

    说难听点,就跟避瘟神似的……

    有此神助,找到目的地的时间比预想的要快很多。

    如果白雾缭绕之中,忽然有一个地方黑气滚滚,直冲云天,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异常。

    这山洞洞口掩映着层层厚重的绿叶,阴阴的甚是森然,站在洞口边,一阵寒凉。

    众人都停住了脚步,迟疑着。

    按照原先的设想,在到达这里之前,应当先杀他个敌将八百,斩他个魔物一千,顺便什么毒虫奇花都要过上一通,才能千辛万苦来到最后关卡。

    就算没这么多道程序,衣服起码要沾点血才对得起boss战吧?!

    一位掌门道:“恐怕不能贸然行动。”

    另一位赞同道:“最好先探一探虚实。”

    洛冰河道:“那是一定。”

    他刚说完,漠北君就一脚把尚清华踹了出去。

    真的是踹了出去……了出去……出去……去……

    在沈清秋震惊万分的目光中,尚清华连滚带摔就飞进了山洞,“探一探虚实”去了。

    死寂半晌,突然,洞中爆发出一声惨叫:“我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沈清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抓了一把藤叶,随众人涌入洞中,就听一个声音传来:“沈峰主,又见面啦。”

    心魔剑插在山洞尽头的岩缝之间。那黑气紫烟便是从它剑锋上溢出的。

    天琅君坐在一块青石之上,尚清华就站在那块青石前不远处。

    洞外的天光投射进来,照亮了天琅君半边身体。登时有人倒抽一口冷气。

    沈清秋总算知道尚清华刚才为什么叫那么惨了。

    天琅君虽然面上笑容不改,却因为小半张右脸尽皆成了腐烂的紫黑色,显得这笑容极其恐怖。

    他左边袖子空荡荡的瘪着。看来,那条总是掉下来的手臂,再也接不回去了。

    这幅破破烂烂、油尽灯枯的模样,可跟沈清秋想象中的最终boss不太一样。

    沈清秋忍不住留意洛冰河神色。只见他脸上是接近于木然的平静,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天琅君侧了侧头,道:“来的比我想象的要少。我还以为,会像上次白露山那样,数百名高手齐上阵呢。”

    无妄哼道:“你看看你这副人不人、鬼不鬼模样,身边一个喽啰都没有,还用得着那么多人来吗?”

    天琅君道:“喽啰?我这里的确没有,不过外甥倒有一个。”

    话音未落,洞中闪过一道青影。竹枝郎无声无息挡在了天琅君侧前方。

    不知为什么,这一对主从,都是一身狼狈。天琅君的露芝躯不适应魔气,被腐蚀得坑坑洼洼,这可以理解。竹枝郎竟也瞳孔泛黄,脖子、脸颊、额头,手臂,凡□□在外的地方,都爬着一块一块的鳞片,狰狞可怖,看上去和露芝洞里的半人半蛇形态十分接近。

    他哑声道:“沈仙师。”

    沈清秋:“……是我。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岳清源不动声色:“师弟,你和这位又有何渊源?”

    渊源深了去了。走到今天这一步,跟这位有着莫大的关系。沈清秋正想说话,天琅君微微一扬下巴,对岳清源眯眼道:“我记得你。”

    他想了想,确定地说:“当时幻花宫那老儿要你助他偷袭,你没理会。如今苍穹山派的掌门是你?不错。”

    岳清源道:“阁下记性倒是好得很。”

    天琅君笑着笑着,叹了口气。

    “如果你们也被压在一个黑黢黢的地方十几年,不见天日,每天只能想些过往之事虚度光阴,也会像我一样记性好。”

    这次没人答他的话了。岳清源握住玄肃,连鞘带剑打了出去。

    天琅君堪堪避过,轰隆阵阵,他身后洞壁被生生轰塌了半边,开了一个大洞,外面便是高空,飞沙滚石跌落,向下方坠去。寒气霍的流卷而入,细碎的雪花漫空飞舞,迷人视线。百丈之下的冰面上,隐隐传来一浪高过一浪的兽鸣和厮杀声。

    第一波南疆魔族已经落地了。

    天琅君道:“我猜,一定又是百战峰打头阵。对不对?”

    数十人分散开来,从各个角度抄了过去。无妄法杖挥得虎虎生风,刚猛十足,抢攻在最前。竹枝郎被玄肃逼得节节败退,却仍尽职尽责地吸引着大部分的火力。天琅君继续坐在青石上,清闲得很,道:“当年我便记得,你拖到最后一刻才拔剑。今天也要这样?”

    岳清源不答话,正要一掌击上竹枝郎胸口,另一名掌门抢先打了上去。竹枝郎不避不退,生生受了这一击,可发出惨叫的却是那名掌门。

    沈清秋瞳孔骤缩,喝道:“别碰他!他身上都是毒!”

    混战之中,几人中毒,几人被爆炸的魔气灵力震出洞外,身体飞入半空,下坠的途中翻上了飞剑,才稳住身形。尚清华偷偷摸摸往沈清秋那边溜,竹枝郎正战得血气翻腾,蓦地见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往外蹭,不假思索甩了两条青蛇过去。沈清秋看得清楚,反手一翻,一枚青叶正要飞出,挽救作者菊苣的生命,两条青蛇被倏然生出的冰剑穿刺而过。

    漠北君鬼影般出现在战圈之中,拎起尚清华,扔小鸡一样扔到沈清秋那边,一拳砸向竹枝郎。

    接下来的十秒内,沈清秋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做“暴打”……

    竹枝郎这边被漠北君狂殴不止,围攻天琅君的火力陡然加大。

    天琅君虽没了一只手,以一对多,风度仍分毫不乱,笑道:“其实我本来没合并两界的意思。偶尔越界,来这边唱唱曲,读读书,挺好。不过,既然都在白露山待了那么多年,不真如你们所想做点什么,还真是有点不甘心。”

    岳清源指尖一弹,玄肃出鞘三寸,灵力暴涨。天琅君身上骨骼错位般咯咯作响,“咦”了一声,道:“果然是掌门。”

    他伸出一手,直接握住玄肃剑锋,恍如无知无觉,笑道:“为何不尽数拔出?只是这样,还奈何不了我。”

    岳清源目光一沉,玄肃再次出鞘半寸!

    忽听洛冰河凉凉地道:“他奈何不了你。我呢?”

    天琅君笑容未褪,突然,一道强劲的魔气如斧砍刀劈般袭来。

    他仅剩的那只手脱臂而出,被狂风卷起,飞出洞外,直坠下埋骨岭。

    洛冰河终于出手了!

    这对父子再次对上,这次,终于轮到天琅君毫无还手之力。

    洛冰河两眼红得刺目,紧绷着脸,出手狠戾,毫不容情。天琅君现在双手皆断,竟然有了左支右咄、应接不暇之态。竹枝郎好不容易才摆脱了漠北君,脸上身上已是血肉模糊,见主受困,像是杀昏了头,横冲直闯过去。恰好无妄被天琅君魔气扫过,口喷鲜血,向后飞出,无尘大师迎身去接。眼看竹枝郎就要撞上他,沈清秋见势不好,闪身挡在无尘身前。

    竹枝郎一见沈清秋,黄澄澄的瞳孔闪过一丝清明,猛地刹步。导致身形不稳,踉跄着险些栽倒,正要绕过沈清秋去助天琅君,倏地一道白光横穿而来。竹枝郎背部重重撞上洞壁,被生生穿胸钉在了岩石之上。

    他胸口那半截修长的剑身,正是正阳。

    沈清秋回头,洛冰河缓缓收手。天琅君平静地站在他身后两丈之外。

    只站了一会儿,他就姿势优雅地倒了下去。

    ……

    打完了?

    这么简单?

    沈清秋还有点没法接受。

    他都没打几下呢。这就完了?!

    他拍尚清华:“……你不是说天琅君很难打吗?”

    尚清华说:“……是很难啊。”

    沈清秋:“这赢的有逻辑吗?”

    尚清华:“再难打的boss,也会被男主端了。这不是公认的逻辑吗?”

    两人环顾四周,来时有数十人,满血状态,到现在,站着的已经没剩几个了。

    沈清秋看着之前视作超难关卡boss的两位。

    一个正躺在地上,十分符合“饱受□□的破布娃娃”的描述;一个被钉在墙上,鲜血淋漓。

    半点也没有打完终极boss的酣畅淋漓之感,越看越觉得,这根本就是己方在欺负老弱病残,仗着人多不要脸地群殴……

    是的他们的确是在群殴!

    可谁知道会变成这样?boss实力和想象中的差太多了!

    洛冰河转回身,滴血未沾,气定神闲,问沈清秋:“要杀了他吗?”

    他指的是天琅君。竹枝郎闻言,握住正阳剑身,奋力外拔。他脖子脸上鳞片似乎在混战中被刮去不少,这时一阵一阵用力,血流如注。

    自从知道公仪萧为他所杀后,沈清秋心里一直有个疙瘩,但这幅模样,实在惨不忍睹,见者很难不同情。而且,虽然沈清秋被他诡异的报恩方式坑了无数次,可好歹竹枝郎从没对他起过坏心思。

    他心想,这人一生稀里糊涂,都是因为脑子转不过弯,叹道:“都变成这样了。你何苦。”

    竹枝郎咳出一口血沫,干哑地说:“变成这样?”

    他苦笑道:“如果我说,白露山那副模样,才是我的原身,沈仙师你有何想法?”

    一个轰天雷劈到沈清秋脑门顶上。

    怎么,原来白露林那在地上爬爬爬的蛇男才是竹枝郎的原始形态吗?!

    竹枝郎喘了一口气,道:“我说过,我血统微贱,只因我父亲是一条巨蛇,母亲生下我时,便是这半人半蛇的畸形模样。一直长到十五岁,旁人皆弃我恶我,辱我驱我。若非君上助我化为人身,我便一生都是那蠕动在地的怪物。”

    他咬牙道:“君上第一个让我为人,沈仙师你则是第二个。或许对你们而言,不过举手之劳,对我来说,却是万死莫敢不报……沈仙师问我‘何苦’?你说我是何苦?”

    天琅君忽然叹道:“傻孩子,你跟他说那么多做什么?”

    他虽然躺着,却躺的依旧很雍容,如果忽略掉被魔气侵蚀的小半张脸,就更雍容了。

    他望着天,悠悠地说:“人啊,总是相信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再亲密的人,转眼也可以欺骗于你。何况一直都只是你一厢情愿地要报恩?你说再多,他也不懂你,只会厌烦。又何必多言?”

    ……莫非他这么多年,一直以为当年是苏夕颜刻意将他骗上白露山的?

    沈清秋本想脱口而出,你误会大了!可他再看一旁面无表情的洛冰河,又说不出话了。

    无尘大师却道:“若阁下当年真的无此意图,听信谗言,是我们的错。今日之事,躲不过,避不得。种恶因,得恶果,迟早都要偿还。”

    他合掌道:“可苏施主不惜自服毒药,也要去见你一面,又怎能说她是欺骗你?”

    天琅君微微一愣,抬起了头。

    沈清秋心里也是一动。好歹,无尘大师把“堕胎药”改成了“毒药”,也算是照顾了下洛冰河的感受。

    他躯体残缺,这样勉力抬头,还有血迹凝在唇边,竟有种说不出来的可怜。

    顿了半晌,天琅君道:“……是吗。”

    说完这两个字。他又问了一句:“真的?”

    无尘大师道:“老衲敢以性命担保,所言非虚。”

    天琅君转头,看向沈清秋和岳清源,索证般地问道:“真的?”

    岳清源点头,沈清秋也缓缓一点头。

    天琅君像是忽然脱了力,重新躺了下去。

    他叹道:“好吧。好歹,总算有件不那么糟糕的事。”

    沈清秋转头去看洛冰河。

    他正微微低头,眼睫垂着,沾了一点雪花,轻轻颤动。

    这样把话说开,天琅君的心结固然是解了。可对洛冰河而言,未免残忍。

    心魔剑还在源源不断散发着紫黑之气,下方厮杀之声越发清晰。恐怕埋骨岭的下落仍在持续,不知距离洛川冰面,还有多少距离。

    岳清源朝插着心魔剑的岩壁走了几步。沈清秋道:“事已至此。天琅君,你收手吧。”

    现在收手,还不算太晚,如果天琅君继续往心魔剑中输送魔气,就真的只有杀了他才能阻止合并了。怎么说,沈清秋也并不特别希望天琅君真的去死。

    毕竟,谈个恋爱被坑成这样,实在是够倒霉了。再要人家的命……没有哪个boss这么苦逼的!

    天琅君却忽然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笑声在山洞和岭中回荡。

    他像是觉得十分滑稽,歪头道:“沈峰主,你看,现在的我,甚至连竹枝郎的人形都维持不住了啊。”

    这时候,沈清秋还没觉察他话中的意思,只是隐隐觉得心中哪里一跳。

    天琅君慢条斯理道:“和你们斗了这么久,我这副身体,消耗不可谓不大。你以为,一直撑住心魔剑魔气供给的,究竟是谁?”

    这句话他说的不快不慢,可进了沈清秋耳朵里,一字一句,听得他如坠冰窟,脖颈渐渐僵硬起来。

    “你是该叫人收手。只是,那个人却不是我。”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结局倒计时中。

    最后的几章了,每章修文时间都会多一点…… qaq 谢谢大家一路的支持。

    谢谢投雷的小天使们~

    夕扔了一个地雷

    orli扔了一个火箭炮

    zzzsl扔了一个地雷

    濯涟扔了一个地雷

    噗噗噗扔了一个地雷

    orli扔了一个火箭炮

    orli扔了一个地雷

    蔷薇中毒症扔了一个地雷

    噗噗噗扔了一个地雷

    噗噗噗扔了一个地雷

    九弃扔了一个手榴弹

    彼岸君扔了一个地雷

    r尛淼焱鑫森垚扔了一个手榴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