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71章 系统惩罚程序

时间:2021-10-01作者:墨香铜臭

    www..,最快更新重生之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

    无妄皱眉道:“果然是魔族,这种话都说得出口。”

    洛冰河充耳不闻:“如果他是我父亲,为什么不提。”

    充其量只是在殴打洛冰河的时候,不含褒贬地说了一句“像他母亲”。

    像,然后呢?

    就没有了。

    沈清秋被问得哑口无言:

    我怎么知道为什么!

    最大的可能就是因为天琅君真的是个神经病吧?

    气氛不太对,沈清秋没空大吐其槽,他转身道:“请诸位稍安勿躁,这次洛冰河出现在昭华寺,并非是为挑衅或心怀不轨……”

    无尘大师附和道:“不错,师兄不妨先听沈峰主一言。”沈清秋感激地看他一眼,无妄冷笑道:“不是心怀不轨?那这是什么?”

    最后一句,他是喝出来的。人群中忽然冒出几十个身穿赤金僧袍的武僧,扭住了一堆人,按到地上。

    被擒住的人身上慢慢溢出黑气。顺理成章的,现场一片:

    “有魔族混进来了!”xn

    “洛冰河果然是有备而来!”xn

    这发展!坑爹呢!

    沈清秋要泪奔了。

    九重君这些乱七八糟的手下原来是用来给洛冰河刷正面值的道具,结果起到了完全相反的作用,被当成是和洛冰河一伙的埋伏了!

    他很有先见之明地抽出折扇,果然,下一刻,无妄的法杖便沉沉砸了过来。沈清秋举扇一点,生生让那法杖在半空顶住。他用的力道很有分寸,刚好可以和无妄形成僵持,还有空回头匆忙对洛冰河说了一句:“交给为师!”刚要继续说点场面话,无妄当头斥道:“沈清秋,你也和苏夕颜一样,让魔族迷了心智吗?身为一峰之主,多少要知点廉耻!”

    沈清秋脚底一滑,险些没顶住。

    这性质能一样吗?!?!

    他好不容易调整了扭曲的面部表情,谁知,洛冰河对着无妄就是一掌劈下。

    雄孩子又来舔乱!沈清秋在扇尖灌入灵力,震开无尘的法杖:“不是说了交给我吗?!”

    洛冰河满面阴霾:“他可以说我,但不能说你!”

    几句话的功夫,二人已被大雄宝殿中服色各异的修士们团团包围住。果然,一用魔气就特别容易引发敌意。无妄一挥法杖:“岳掌门,这魔头还口口声声叫沈清秋为师尊,沈清秋也不加以否认,你怎么看?还承认洛冰河是苍穹山派门下吗?”

    岳清源不答,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语气也不起不伏,仍稳稳坐着:“清秋,回来。”

    沈清秋下意识朝他走了一步,心想不如先认个错,让老大消消火。岳清源如果能站到他这边,绝对镇得住场子。可他人还没过去,洛冰河便一把拽住他:“别过去!”

    沈清秋刚张了张嘴,洛冰河又说:“别过去。”语气中竟带上了点哀求的意味。沈清秋正要说话,数百道剑气灵光齐齐冲着包围圈中心的两人打去。

    柳清歌瞳孔骤缩,乘鸾应声出鞘,正要护住沈清秋,忽然,整个大雄宝殿都震动了起来。

    一层白电黑电滋滋交错流转的光罩爆开!

    震动过后,地上东倒西歪一片,大约只剩四分之一的人或站或靠。洛冰河双眼红得白日发亮,仿佛熊熊燃烧的炙热岩浆,襟袖裹挟着黑气翻卷不息。

    被按在地上的一名魔族放声大笑:“果然不要脸,对付天琅君时用围殴这下限法子,今天还用!”

    洛冰河单手揽着沈清秋,一字一句道:“你们围攻我随意。可我师尊做了什么,要跟我一起被围击?”

    他其实没受伤,刚才震得太厉害,刚踉跄了下,就被洛冰河扶住拖进臂弯里护着了,正想继续调停,无妄道:“你喊他师尊,他不否认,难道这还不够?”

    这秃驴!

    沈清秋皮笑肉不笑:“沈某否不否认,与尔何干?”

    他将手中折扇转得飞起,从各种奇葩角度袭来的刀剑不断被扇子击飞,噼里啪啦之声不绝于耳。一个转身,忽见岳清源一手按在玄肃剑柄上,迎面过了来。

    他当场手一软,差点把折扇直直抛飞了出去。跟岳清源打?别闹!

    谁知,岳清源单手举起玄肃,并没对准沈清秋,而是打偏了几寸。耳边铛的一声巨响,沈清秋猛一扭头。玄肃剑柄和无妄的法杖卡成一团,杠上了。

    无妄打不着洛冰河,居然改成朝他后脑打了,卧槽!

    岳清源虽然插【入了混战,却并不攻击战圈中心的两个靶子,而是有一搭没一搭帮沈清秋挡个刀什么的。掌门下水,柳清歌也跟着混了进来。两人一阵乱打,都是差不多的德性,谁都打,就是不打沈清秋,纯属添乱,要命的是添乱的还是两个高手,出手又准又狠。无妄终于忍无可忍,怒道:“柳峰主!”

    柳清歌一剑把天一观众道人的拂尘通通削成秃掸子,面无表情地说:“手误。”

    无妄气得胡子倒翘:“岳掌门!”

    在岳清源把无妄砸向沈清秋的法杖砸开三次之后,岳掌门也淡淡地道:“眼花。”

    在场众人不约而同默默想:苍穹山派护短派之说,果然名不虚传!

    一个手误可以解释,两个手误怎么回事?一次眼花可以理解,打自加入进来就一直在眼花,还能不能好好打架了,你们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

    两位这是在用实际行动告诉其他人:打架,可以;欺负清静峰峰主,不行!

    沈清秋反手推了一把洛冰河:“想死?先走!”

    洛冰河不但没被推开,反而捉住他手腕:“师尊,我们走。一起走!”

    沈清秋没回头看他表情,一来无暇,二来也不大忍心,抽手催促:“还不动!让你走就走,听话!”

    他不知道能拖住旁人多久,更不可能抛下这种混乱的局面跟洛冰河先跑路。岳清源他们放水放的太明目张胆,无妄已经动怒,自己和洛冰河两人总得留一个,不然昭华寺和苍穹山派之间又要生出龃龉。

    片刻的沉默之后,洛冰河轻声说:“……好。”

    “既然是师尊你说的。”

    下一刻,他就落在了大雄宝殿外的广场之上。

    这速度太快了,快得恐怖,一时之间,众人居然忘了收回兵刃追着打下去。无妄叫道:“布界!”

    数名僧人向广场抄去。沈清秋迅捷无伦拔出修雅,打个响指,剑身横冲直撞,把他们的阵型和步伐扰得乱七八糟。他喊道:“为师先回苍穹山,之后再去找你。”洛冰河有梦魇技能,想见面什么时候都不是问题,倒头大睡就行。后半句其实是在安抚洛冰河,意思是到时候再好好安慰一下他受伤的心灵,可就这么当着人说出来,难免有点心虚,沈清秋忍不住偷瞄了下苍穹山那边的两位。

    见状,洛冰河嘴角扯了扯,露出了一个奇怪的微笑。

    不少人看到他这个笑容,都一个寒噤,心中无端端瘆得慌。

    洛冰河缓缓道:“我会回来接你的。”

    话音未落,他身形便消失在殿外。

    人一不见,无妄发出一声懊恼的呔声。沈清秋却松了口气,立刻把修雅召回入鞘。

    他解剑横持,双手托到岳清源面前:“方才形势紧急,清秋不得已,对在场诸位多有冒犯,请掌门师兄责罚。”

    岳清源把剑推了回去:“人回来了,责罚一事,回苍穹山再议。”

    沈清秋窥他脸色。

    岳清源虽然看着十分严肃,但从刚才混战中的行为来看……果然只是在外人面前做做样子。

    “回苍穹山再议”,不就等于“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咱们回去吃饭吧”一样吗……

    自家掌门的确好说话,可无妄哪有这么好打法。洛冰河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放跑了,虽然主要得怪三位峰主搅混水,可昭华寺怎么说也有点丢脸,他合掌道:“这件事恐怕不能这么算了吧?沈峰主多少要有个交待。或者,苍穹山一定要代沈峰主有个交待!”

    有人在角落里尖声尖气:“方才说苏夕颜糊涂,师门恩义竟比不上一个男人几句花言巧语。这沈清秋更糊涂,用不着洛冰河花言巧语,便这般不知轻重。”

    沈清秋只当没听见,岳清源客气道:“苍穹山派的人,岳某自会管教。相信一定会给诸位一个交待。”

    无尘大师欣然道:“阿弥陀佛,那就最好不过。相信岳掌门和沈峰主一定能把此事平息。”

    无妄哼了一声,还要责难:“那倒未必。莫非诸位都忘了,金兰城撒种人一事,其实沈峰主还是没给出交待?在幻花宫水牢关押不久,便潜逃出外,之后在花月城更是假死遁。此事至今苍穹山还没给出详细解释,如果这就是沈峰主和贵派的‘交待’,老衲实在不敢恭维。”

    他旧事重提,沈清秋却神游天外,压根没在听。

    系统都发来红色警告了,谁踏马还有心思听老和尚炒冷饭翻旧账!!!

    系统:【“昭华寺”支线截止,数值统计:正面值﹣200。任务完成情况:彻底失败!】

    达到200了,不过不是+200,是﹣200!

    这算是他跟系统拉拉扯扯了这么久以来,第一次任务失败。失败得彻底!

    沈清秋忙问:“失败有什么后果来着?”

    突然,脑中袭来一阵尖锐的疼痛和剧烈的眩晕。

    系统:【任务失败!请贵方做好准备,60秒之内将遣送您回到原世界。】

    想起来了,任何一项数值低于0就会被遣回!

    沈清秋咆哮:“别啊草!这就直接送回原世界了?!我原账号注销了你不知道吗?!只是一次失败而已,我爽度值那么高难道不能抵消一点吗?b格呢?!b格也很高啊!这么高总得有点用吧?!”

    他脑内排山倒海,脸上也变幻莫测,青白红绿交替,看上去随时要呕吐或者晕倒的样子,柳清歌注意到他神情不对:“你怎么了?”

    系统:【是否付出目前全部爽度,购买其他惩罚方式?】

    沈清秋:“买买买!多贵都买!”

    叮!系统:【购买成功。爽度清零。请注意余额。惩罚加载中。】

    粉红色的爽度条真的变成0了……呵呵,看来是等不到月结算的时候让爽度的数字震惊自己的那一天了。这已经是第二次清零了[手动拜拜]第二次!

    沈清秋脑瓜是不疼了,可头还是晕。

    岳清源也发觉他不对劲了:“刚被打中了?”

    柳清歌一手抓住他,让他站稳,一面抬头,问:“谁打的?”

    百战峰峰主发问,众人忙不迭纷纷摇头。

    装的吧?!谁能打中沈清秋?!就刚才那情况,谁被打沈清秋也不可能被打好吗?!三个人都明里暗里护着的是谁啊!还好意思晃!只有他打别人的份!

    外界的争执声越来越嘈杂。沈清秋晕着晕着,两眼一黑,在岳清源和柳清歌的中间,咚的一声。

    真倒了。

    再睁开眼睛时,已经不在昭华寺了。

    沈清秋环顾四周,空无一人。

    这该是梦境吧?

    可是,一般来说,他现在只要做梦,场景一定是清静峰,因为他和洛冰河梦境相连,后者最喜欢用的梦境地图就是清静峰。

    沈清秋又走了一阵,仔细观察,猛然发觉,这个这方的确是清静峰。

    不过,是被焚烧过后的清静峰。

    竹林、竹舍,被焚毁殆尽,只有焦黑的残垣和枯根,歪斜倒塌,上有白烟混着糊味缕缕飘散。

    这荒凉凄惨的,沈清秋越看越是淡定不能。

    烧太干净了,这得多大仇!

    沈清秋敲系统:“能报个地址吗?”

    系统:【您好。惩罚程序运行中,系统其他功能不予正常开放,敬请谅解,祝您好运。】

    wtf……!!!

    原来已经开始了!沈清秋捶了一下并不存在的墙,忽然,耳边传来踏碎沙石的脚步声。

    这脚步声走一步,顿一步,缓慢而不拖沓,反倒给人一种蕴含劲力、蓄势待发的感觉。

    一片焦土瓦砾之中,走来一道人影。

    冷风穿原,那人黑袍宽袖微微浮动,脸和交叠的衣领一般的雪白无瑕,慢吞吞走出来,眼睛像长在天上,一副目空一切的神情;抱着手臂,一脚踩在一块焦石上,一副兴味索然的模样。

    沈清秋下意识叫道:“洛冰河!”

    洛冰河眨了眨眼,头部转了一个微小的角度,一道冰雪凝刃般的目光投射过来。

    沈清秋被这目光一看,就像被钉了两刀子,心头突地一跳,忽然觉得风大,衣服有点薄。不然为什么额头和背脊都凉飕飕的?

    洛冰河挑起一边的眉,弹了一下袖子上并不存在的焚灰,鼻子里发出一个略带疑惑的“嗯?”

    沈清秋猛地刹住脚步。

    这个感觉,不对。

    洛冰河歪了歪头:“沈清秋?”

    越发不对。

    这语气、神情、气质,不像是洛冰河,可也的确像是洛冰河。

    一定要说清楚的话,站在沈清秋面前的,似乎是原著那个“洛冰河”。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太晚了,还好赶上了。

    科目二险过,终于不用再每天练九个小时的车了……

    同人图明天放,开始回复评论,最近都比较晚抱歉 tat

    壕天使感谢列表~

    snowlinxue扔了一个地雷

    夕扔了一个地雷

    zzzsl扔了一个地雷

    钵钵鸡扔了一个地雷

    *小馬甲扔了一个手榴弹

    彼岸君扔了一个地雷

    梁元扔了一个地雷

    包米白扔了一个地雷

    阿七扔了一个手榴弹

    orli扔了一个地雷

    orli扔了一个火箭炮

    taotao扔了一个地雷

    orli扔了一个地雷

    nana扔了一个地雷

    雪宝娘扔了一个地雷

    出售进口印度神油扔了一个手榴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