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69章 身世

时间:2021-10-01作者:墨香铜臭

    www..,最快更新重生之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

    梦?

    不消说了。洛冰河干的好事!

    后者在沈清秋耳边轻声道:“师尊不是苦恼没有‘证据’么?这样就不必再费心了吧?”

    怪不得当时他在修雅剑上昏睡了一瞬,沈清秋还以为他是体力不支,却原来是在那时候发动了梦魇技能。

    洛冰河眼神里满满的“求表扬!”、“求摸头!”,他假装没看见,视线挪开。

    究竟洛冰河造了个什么样的梦境给他们,才会让事态严重到这么多人都忙不迭前来昭华寺严肃讨论的地步呢……

    用不着他问,有人先急躁了:“有没有人说一句,究竟是什么样的梦?”

    这人看着眼熟得很,沈清秋思索一阵,忽然想起来了。这不是花月城那名……什么宗来着、哦,霸气宗!霸气宗的大师兄吗!

    无尘大师客气道:“请问这位门主,您的修为?”

    那人答道:“金丹后期!”

    两位方丈对望一眼,不少人开始轻声咳嗽。

    一阵莫名中,无尘大师出来做小明白了:“那……这就奇怪了。在本寺中,所有金丹修为以上者,都做了同一个梦……”

    言下之意,如果他真是金丹后期,应该也做了这个梦才对……

    底下纷纷附和:“不错,本门也是金丹以下的昨夜都无恙。”

    众目睽睽之下谎报修为,还被当场拆穿,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沈清秋心里给这位过了好些年仍没一点长进的仁兄点了个蜡。

    可那名师兄这些年虽然修为没涨多少,脸皮却厚了不少,这样也还没害臊,大声道:“凡事都有例外的嘛!倒不如说出来,究竟是什么梦?”

    一个霸气宗,如此霸气侧漏的名字,居然一个达到金丹的修士也没有,不然他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追问了。看来这位不是受邀共议,而是纯粹凑热闹混脸熟来的。无妄皱了皱眉头,无尘大师却是个好脾气,耐心地给了个梗概:“梦境内容是,镇压在白鹿山下的天琅君,重塑了肉身,掀起腥风血雨。”

    依洛冰河的品味,无尘大师口里的“腥风血雨”,肯定不是简单的打打杀杀。绝对有不少重口play!

    无妄道:“一两个人做一样的梦,可以说是奇妙。几百人同时做一样的梦,连玄妙也不能解释了。况且这梦非比寻常,逼真至极,醒来之后,甚至觉得现实也不如那梦境真实。”

    在场金丹以上的修士对此都感同身受,心有余悸,纷纷颔首。

    有人疑惑道:“这天琅君,到底是为何被镇压的?若他真这般可怕,当初又是如何被镇压的?”

    无尘大师叹道:“说起来,这也是一桩冤孽。幻花宫宫主如今若是在场,还不知要怎样唏嘘。”

    有女声讶然道:“幻花宫宫主?关洛冰河什么事?”

    这声音娇媚清脆,婉转如莺啼,沈清秋闻声侧目。

    说话的,乃是天一观众中一名身形窈窕的美貌道姑。

    具体是那一名,沈清秋说不上来,因为有三名道姑从脸庞到身形装束,仿佛一个模子立刻出来的,站在一起,仿佛三朵明媚的蓝花。甚至连神情,也都是同样不可言说的诡异……兴奋。

    没错的确是兴奋!

    洛冰河后宫里的孪生三姐妹!好久不见啦后宫们!

    要是在以前,沈清秋肯定又会激动不已,然后乐此不疲yy接下来推妹子的桥段。可是现在……

    洛冰河声音压得很低,酸味仍飘了十里:“师尊,漂亮么?”

    唉,不提也罢。沈清秋撤回目光。剧情改的乱七八糟后,那三名道姑此时应该不认识洛冰河,却仍然对他相关信息表示了关切。沈清秋自动把她们脸上的兴奋解释为芳心萌动。洛冰河的种马力,还是十分强悍的!

    无妄大师道:“阿弥陀佛。这里说到的宫主,指的是上一代老宫主。那洛冰河不过凭借阴损手段夺得了主位,何德何能服众成为宫主?”

    洛冰河一挑眉,不屑地撇了撇嘴。

    无妄大师接着说了下去。

    “不过,这其中渊源,确实与幻花宫脱不了干系。数十年前,老宫主座下有一首席弟子,芳名苏夕颜。”

    沈清秋精神为之一振。

    这……这是要揭开洛冰河身世之谜的节奏!

    “那时,老宫主膝下无子无女,对这亲传爱徒疼爱珍重有加,视为掌上明珠。无论行至何处,都命苏夕颜随侍身旁,器重非常。”

    沈清秋回忆起圣陵中老宫主双目呆滞,口水横流的模样,心想:恐怕不是视为掌上明珠,是视为禁脔才对吧?随侍身旁,也不是因为什么“器重”,只是方便猥亵罢了。

    大雄宝殿中,鸦雀无声,只有无妄大师一人的声音响彻。

    “一次,老宫主与苏夕颜应求降服妖兽,回宫途径洛川下游一座旧城。蛇妖作乱,附近城中人口所剩无几,师徒二人却遇上了一名孤身出入的青年。

    “那青年气度不凡,容貌服色皆为上品,坐于垂柳之下,弹唱诗词。这样的人物,不应该此时出现在此地,师徒二人初时好奇,便同他交谈了几句。问答往来一番,老宫主心觉此人有异,绝非凡类,又摸不清底细,便催促爱徒不作理会,速速离去。苏夕颜却不明白师父苦心,临走时还恋恋不舍。”

    沈清秋听得津津有味。

    原来天琅君真是个爱好人间诗词歌赋的文艺青年。把妹不用怕,就怕把妹的有文化。长一张帅脸,歌不要唱的太吓人,一见钟情绝对可以有!

    “回宫之后,不知怎么回事,苏夕颜开始频繁外出。她往日一直乖乖留守师父身旁,如今却借口不断,老宫主先开始只是不满,抱怨几句,到后来她越走越远,不归的时日也越来越长。

    “老宫主觉察蹊跷,留心派人暗中跟随。谁知,派出去的弟子却总是被甩脱。终于,有一次,老宫主亲自跟在了徒弟后面。这一跟,才弄清楚,她不回幻花宫的这些天,都在做什么。

    “苏夕颜和那日见到的奇特青年并肩坐在一起。两人偎依于一条青麟巨蛇头上,低声说话。

    ”老宫主生怕惊动两人,在不近处便止步,隐隐约约听他们交谈。

    “只听苏夕颜道:‘你真要向我师父去说我们的事?你……你敢么?’那青年漫不经心道:‘为何不敢。’苏夕颜叹气:‘你是魔界贵族啊。况且就算不为这个,师父怕是也不会答应。’”

    这苏夕颜真是生性柔顺,对老宫主仍师父相称。洛冰河作为这两个人的孩子,完美地遗传了其母的圣母小白花气质,以及其父的没心没肺,变成了一个基因优秀的——精分蛇精病。

    “对话到这里,老宫主骇然,明白徒弟惹上了了不得的人物。震惊过后,继续探听,他们已转过这一段。那魔族青年说:‘待我血洗修真界,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你还怕死人不答应吗?’”

    听到这最后一句,人群中传来齐刷刷倒吸冷气的声音。沈清秋却喷了。

    前面的叙述,倒是还算画风正常。可最后一句是啥玩意儿?!

    怎么想也觉得天琅君不像是会说这些雄图霸业枭雄野望一类豪言壮语的角色!

    他嘴里冒出来的东西,不可能脑回路这么正常这么标准boss化!

    无妄大师继续语气平板地做复读机:“见苏夕颜受了惊吓,那青年又改口道:‘只是逗逗你罢了。’接下来,只说些风花雪月,顺便旁敲侧击,哄骗苏夕颜为他盗取幻花宫几间秘宝,说是看看就还。”

    到这里,沈清秋基本上能够确定,后半段根本是老宫主别有用心胡编乱造的东西了。

    呵呵呵呵,稀罕幻花宫那几件秘宝?

    天琅君可以随意出入魔族圣陵,里面的秘宝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人家都是闲得没事就在地上摆个摊子套圈圈儿玩儿的好么?

    由此判定,这段转述,绝逼是老宫主本着私心,本着对抢走了他“心爱宝贝”的天琅君的极端仇视,对这两人的情话添油加醋,断章取义,缺斤少两,一番编排的成果。

    无妄语气带上了一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女子一旦为情所迷,就容易昏了头脑,苏夕颜果然满口应允。老宫主说,她看天琅君的眼神慕恋痴迷,而天琅君看他,却与看一般异族并无二致。分明已被魔族哄骗的团团乱转,却仍执迷不悟!

    “老宫主急在心头,一面暗中通知各门派首,商议合力围攻之计。一面将苏夕颜关在幻花宫中,防止她走漏消息。”

    有人愤愤斥责道:“这女子真是糊涂!师门养育栽培数十年,竟比不上一个男人几句花言巧语。”

    无妄道:“至于后来,就是白鹿山一战了。当日的情形,还是由在场出战的岳掌门转述为好。”

    岳清源微微顿首,道:“当日战况,其实并没有什么好说的。天琅君未曾料到前来的不是苏夕颜,而是围攻者,身边只有座下一名魔将,唤作竹枝郎,陷入包围圈中,这才失手被擒。”

    如此,己方可以说是胜之不武了。他却坦然陈述,分毫不遮掩粉饰,沈清秋也真是佩服岳清源。在场却有不少从小听师门前辈吹嘘白露山一战到大的人,首次听到真实版本,倍觉尴尬。

    作者有话要说:又是存稿箱。

    觉得最近进展慢或者不带劲的gn建议还是养一养,反正快完结了。越接近结局越是卡的厉害,惭愧……要好好调整了,尽最大努力不坑不烂尾!

    评论先攒一攒,考完试一次回复。谢谢大家一路的支持!

    包米白扔了一个地雷

    汉子扔了一个手榴弹

    larvazz扔了一个地雷

    orli扔了一个火箭炮

    如朕亲临扔了一个地雷

    包米白扔了一个地雷

    zzzsl扔了一个地雷

    悦笙倾颜扔了一个地雷

    夜恋扔了一个地雷

    板粟炒饭扔了一个地雷

    噗噗噗扔了一个手榴弹

    兔子爱吃肉扔了一个地雷

    商羽扔了一个地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