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55章 抖

时间:2021-10-01作者:墨香铜臭

    www..,最快更新重生之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

    洛冰河何其敏锐。

    他又往前走了一步。

    “师尊以为,我会对你做什么?”

    沈清秋真心实意地说:“我猜不出来。”

    他再也不敢随便乱猜男主的心思了。事实证明,每次都错的十万八千里!

    洛冰河伸出右手,沈清秋不动声色,视线却忍不住粘在他指尖,随之一路探来。

    那只手修长素净,不像是属于已经取过无数性命的魔头,更像是一只生来就该拨动琴弦的手。虚虚滑过他脸颊,若有若无擦过皮肤。

    然后落在他喉咙上。

    不知是不是错觉,这只手正好按在沈清秋颈项间一条重要的血脉上。

    沈清秋直视前方,喉结微不可查地动了动。

    洛冰河却撤回了手。

    “我的血。”他说话时,看不出喜怒哀乐:“不受召唤了。”

    原来他刚才皮肤相触,是在探查沈清秋体内已被压制的天魔之血。

    洛冰河道:“看来这短短几天里,师尊另有奇遇。”

    沈清秋道:“你要怎么办?再给我喝一次?”

    洛冰河道:“喝了也跑,不喝也跑,左右都是一样,还是不要再让师尊心里对我多一层厌恶了。”

    在旁人面前,他一点面子都不留给沈清秋,私下独处时,却忽然客气斯文起来,沈清秋也真是醉了。越是这样,越发不能掉以轻心。

    “师尊就请暂时留在这里。如果愿意,地宫内可以随意走动。”洛冰河说:“外面我留了人手,他们不会进屋,如果有任何需要,传唤即可。”

    沈清秋说:“很周到。”

    洛冰河凝视他片刻,道:“有什么想要的。”

    沈清秋道:“什么都行?”

    洛冰河点头。

    沈清秋就直说了:“我想尽量少见到你。不见是最好。”

    洛冰河像是完全没料到沈清秋会说出这句话,脸白了白。

    沈清秋见状,痛快是痛快了,可也好像被一根针扎了一下。毕竟,他过往从来不对人说话这么尖刻不留情。

    血色涌回洛冰河脸上的过程极其缓慢,他说:“师尊曾问过我,想不想变强。”

    沈清秋说:“我问这句话的时候,好像也告诉过你,变强是为了守护,而不是掠夺杀戮。”

    洛冰河漠然道:“不。成为最强者,才能把想要的人牢牢攥在手心。我终于知道,等着师尊你过来,是不行的。”

    他握了握拳,勉强扯出一个凶狠的笑容。“所以,这次抓到,就别想再跑了!”

    混世魔王退场之后,沈清秋敲了敲系统:“2.0,在不?”

    系统:【24小时为您提供全方位、人性化的在线服务。】

    沈清秋:“呃,方位是够全的,人性化就算了吧。现在各项数值多少了?”

    系统:【b格1330,《狂傲仙魔途》成功去除“天雷滚滚”标签,摘取“槽点略多”勋章,请再接再励,期待您的下一枚神秘勋章揭晓。爽度3840,怒气值1500,心碎值4500。还需努力。】

    很好。经过他一番努(zuo)力(si),这本烂大街的种马文终于b格有所上升,虽然“槽点略多”也不是什么好评价,但总比“天雷滚滚”要强半个钱吧。心碎值好高,洛冰河居然还是个blx,怒气值反而没有想象中的逆天。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沈清秋:“爽度这么高,可以兑换什么吗?”

    系统:【可以升级系统工具。】

    沈清秋大喜:“好好好,升级吧升级吧。”

    系统“嘤咛”一声,开始娇羞地下载升级包。

    沈清秋想了想,忽然问:“对了,这个系统工具叫什么来着?”

    系统:【情景小推手豪华套装版。】

    沈清秋果断地叉掉了升级下载框。

    艹,已经下载完了,爽度还他妈扣了3000!!!他要给差评!!!

    蛋疼地给系统发了一堆投诉和垃圾信息,沈清秋开始了他的软禁生活。

    洛冰河忙着联合漠北君领土上的北疆魔族,纱华铃似乎也正式开始了坑爹大业——字面意义上的。总之,近期洛冰河要抹杀和要拉拢的对象很多,恐怕事务繁杂,无法抽身,所以一直没有出现。

    或者是那天被沈清秋说了一句重话,玻璃心碎了一地,不敢出现。

    无论是哪种,沈清秋都谢天谢地。

    如果洛冰河一直这样不来找他,这种生活,不就是他一直追求的混吃等死颐养天年的日子吗?,

    而且洛冰河也没有用锁链之类的东西锁住他。

    狗屁!

    沈清秋会这么自我安慰的话,就是脑子进翔了。他又不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患者,稍微养得肥一点就感恩戴德。幸福生活要靠自己创造不能靠别人施舍懂不懂?!

    沈清秋手上一使劲儿,书页嗤啦裂了,而窗外传来更响亮的裂竹声。他打起帘子,见是一堆魔族小厮在忙活,探头问:“你们在干什么?”

    “沈仙师,你怎么出来啦?”

    那小厮态度十分热情又恭敬,倒不像是在对一个被软禁的人说话。他笑道:“这边在种竹子。”

    沈清秋一怔:“竹子?”

    “嗯。您该知道这种人界的植物。它在魔界这儿不好种,长不成,可君上一定要种在这里,大家就只好想办法啦。”

    沈清秋观察他力量和运劲方式,绝对不是个普通杂役。洛冰河找来的这些魔族恐怕都是从黑铠武将里挑的。让这些高手给他来打杂,真是暴殄天物。

    这还不止。

    头两天沈清秋没心思没胃口,而第三天他就失去食欲不振的兴趣了,同肤白貌美胸部大的魔族侍女矜持地沟(a)通(shan)几句,叫了顿饭。

    没动两筷子,他就吃不下去了。

    那名侍女歪头,笑嘻嘻地问道:“怎么啦沈仙师,味道不好么?”

    味道很好,非常好。就是因为太好了,好的极其熟悉,沈清秋很多年没尝到过了,这才吃不下去了。

    他放下筷子:“是姑娘做的?”

    那侍女咯咯笑道:“怎么可能呀,我只会杀,只会生吃,或者等肉腐了再吃,不会这种人界的做法,又是火又是一堆柴米油盐的,麻烦死了。”

    ……靠,原来是腐食爱好者,沈清秋更吃不下了。

    沈清秋早看出来,这姑娘每天擦桌扫地,太委屈她了。沈清秋认为,她的画风和实力更适合抡着一对板斧上阵杀敌如砍瓜切菜。很有可能她原本就是这个岗位上的。

    沈清秋闷声不动色:“那是谁做的?”

    那侍女道:“啊唷,这个我可不敢说。说了君上要杀了我的。”

    不说?不说他就尝不出来了?

    沈清秋翻个白眼,说不清是气闷还是烦躁。

    洛冰河真是……烦死了!

    你以为他黑得彻底了,一会儿他又来可怜巴巴讨好示弱;你以为他是一朵楚楚可怜的小白花,他过会儿马上啪啪来打你脸;当面凶神恶煞拽狠狂霸,背地又暗搓搓搞些小动作。sjb啊!他真的活脱脱是个sjb!

    那侍女撤去饭菜,一扭一扭离开。她出去后没多久,帘子一挑,摇摇晃晃走进来个人。

    沈清秋一看清那张脸,恶向胆边生,抄了一记暴击迎上去:“向天打飞机我操【你——”

    尚清华连忙举手一格,一把未出鞘的剑往中间一横,化去攻势。他说:“哎哎哎,别,千万别。沈大大,你现在可不能随便操人。你要是操了我,我固然没啥好下场,你也别想那位能让你好过。”

    沈清秋咆哮:“你居然卖我!友谊呢?!同乡之情呢?!”

    尚清华说:“不卖能怎么办。那可是洛夶夶,我就算不卖你,他差不多也猜出来了。我为什么要平白多挨打挨揍,又不是傻逼,我选择坦白从宽。”

    他说得太理直气壮不要脸,沈清秋为之震惊,一不留神,尚清华已经跨步提摆,在桌子旁坐下了,他把手中长剑“啪”的往桌子上一放:“别说这个啦。我是奉命来送东西的。”

    沈清秋定睛再看,手已经先抚了上去。

    是他那把自爆时随着溃散的灵力被震断为数截的佩剑。修雅剑。

    沈清秋对它还是很有感情的,故剑入手,当即再顾不上殴打尚清华。抽出剑身,依旧清白雪亮,修长纤雅,锻接得天衣无缝,灵气盎然,不见一丝裂痕。

    那头,尚清华呼呼嘿嘿地搓手,啧啧叹道:“哎呀,我真是……怎么也想不到……剧情会歪成这个样子。”

    沈清秋:“你写的种马文男主变成了一个基佬,你难道不应该愤怒吗?”

    尚清华真诚地说:“无所谓啊。反正看上的不是我。”

    沈清秋对他比了个亲切的中指,低头擦剑。尚清华竖起大拇指:“其实也不必这么悲观嘛。你挺有前途的,挺有前途。这金大腿,粗壮,牢靠!”

    沈清秋说:“去尼玛的金大腿。好歹那也得是大腿,老子这抱到什么地方去了?!大腿中间!”

    尚清华:“大腿中间更好啊。大腿中间可是男人的关键部位。”

    要不是修雅剑刚回到手里,舍不得拿来做龌龊的事,沈清秋真有心把他大腿中间的部位削下来一坨。他想起要紧的事,脸色一正,问道:“既然坦白从宽,那我问你,天琅君这个人物,你有没有做过什么设定?”

    尚清华:“你问冰哥他爹干什么?”

    沈清秋道:“不干什么,就是觉得奇怪,男主他爹你居然不大做文章。要知道多个老婆你都能写50万字,多个爹你肯定还能再连载两年。”

    尚清华精神一振:“你真有眼光,果然是我的忠实读者。我跟你说啊,我原来呢,是打算展开大框架写的,设定是冰哥他爹是boss,结果写着写着,电脑崩了一回,大纲丢了,很多细节都不清楚了。”

    ……沈清秋总算知道他那么多坑是怎么来的了:“所以干脆就这么坑坑洼洼了?”

    尚清华说:“其实坑坑洼洼也没什么对吧,主要是大家看的爽了就行。妹子该推的都推了,贱人该杀的都杀了,也没必要非要再安排个boss。”

    向天打飞机砍大纲是砍得爽了,可系统则把严谨负责地这个世界的坑都补全了!

    尚清华继续道:“其实还有更重要的原因。主要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编了。天琅君血比他儿子纯,武力比他儿子高,成名比他儿子早,人设比他儿子叼,我想了半天,居然想不出来该让男主怎么打败他!”

    沈清秋扶额。

    哦草。

    这要是天琅君真的被放出来了,洛冰河究竟能不能打败他?!

    说不定,利用这个可以牵制住洛冰河?

    沈清秋立马掐灭了这个危险的想法。

    对于根本不知道有几斤几两的对象,妄想利用,说不定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结论还是万年不变的:向天打飞机菊苣真是太能让人省心了!

    沈清秋拍桌:“你老实交代,你还有什么设定过但没写出来的东西没有。捡要紧的说!”

    尚清华:“要不要紧我不知道,不过有一个是跟你、准确来说是跟沈九有关的。”

    沈清秋一听,寒毛都竖起来了。

    依向天打飞机的尿性,会给他加什么画风正常的设定才怪!

    沈清秋抱头道:“你……你说吧。我能扛得住。”

    尚清华开始慷慨激昂地谈他的写作理念:“沈清秋这个人物我有很多想法。我希望能把他塑造成一个圆形的立体人物,他人渣,他猥琐,但他也有渣的原因和不渣的一面。不过读者不太买账,我一开始写那个苗头,他们就在书评区掐了,所以我一看风向不对,立刻把他改成了一个脸谱化的猥琐贱人。但其实他……”

    沈清秋正聚精会神,忽然,屋外几名侍女齐齐恭声道:“君上!”

    来得太不是时候了!

    这一声传进来,尚清华脸色大变,火舌燎了屁股一般一蹦三尺高,冲向后门:“你那位来了,今后再说!”

    别走啊!沈清秋伸出尔康手。

    去你的“今后再说”!卡在这种地方比【目击证人说“凶手其实是……”然后吐出一口血就地身亡】还不能忍!!!

    沈清秋回转身体的时候,青帘一挑,洛冰河正低头走进屋来。

    他立即换上一副波澜不惊的面孔。

    因为被打断了非常重要(大概)的严肃座谈,脸色也不好。洛冰河目光先是在他手中修雅剑上一点,这才移了上去。

    沉默片刻,还是洛冰河率先开的口。

    “这些天过得如何。”

    “挺好。”没见到他,的确挺好。

    洛冰河道:“师尊似乎一直不曾休息。”

    沈清秋道:“若是能不做梦,休息也是好的。”

    他这话意思非常清楚。洛冰河居然也没生气。

    他眼睫轻垂,站了一会儿,像是下了很大决心,才低声道:“虽然梦境中那时对师尊有所隐瞒,可我当时所说的话,却不是假的。”

    你丫真敢说!

    一提到这个,沈清秋就火大,恨不得抡起胳膊抽他百十个大耳刮子。

    梦里的洛冰河当真是可爱多了,虽然男主还是那个男主,但凄凄楚楚柔肠百转的,纵使直男如沈清秋,也忍不住心生怜惜。只是当时越怜惜,事后脸就被抽的越疼。栽了个跟斗丢了个大脸,怨不得他恼羞成怒。

    沈清秋道:“我现在是真不知道你哪句话真,哪句话假了。”

    他还说过金兰城之事不是他做的,沈清秋原先都有九成信了,现在却一成都不敢信了。

    洛冰河血气上涌,脸色微红,抬起眼睑,冷冷地说:“师尊只顾生气我骗了你,可如果我不这么做,恐怕现在我还不能和你说上一句话。”

    那是,沈清秋一向都是见到他转身就跑的。即便是说上话了,不知道为什么,也像现在这样,三句两句就僵持住了,火药味十足。

    洛冰河手指无意识把心魔剑的剑柄越扣越紧,指节用力到发白。不止瞳孔发红,眼眶也在隐隐发红:“师尊又何尝没骗我?你说不赞同魔族人界之分,可转眼就不承认。花月城身死,五年里我招魂上万次,屡试屡败,屡败屡试,从未心灰意冷,即便如此,我也从没怀疑过师尊厌弃我到了这种程度,宁可弃身也不想看到我。”

    他说到最后,尾音有些不稳,声调也渐渐扬起,又似激愤又似赌气:“师尊现在当然大有理由指责我是混世魔王,我为祸苍生。可为什么我什么都没做的时候,也要被避如蛇蝎?你骗我两次,我也骗你两次,不是公平得很?”

    ……他这算的也太清楚了!

    一桩还一桩,果然是有仇必报的类型!

    纵使觉得他算得没错,沈清秋仍忍不住由衷地说:“你真记仇。”

    洛冰河嗤笑,“师尊恐怕是没看过我真正记仇的样子。”

    他笑着笑着,神情渐转阴郁,淡淡地道:“如果我说,对师尊,我只记,不仇。也多半不会被相信吧。”

    沈清秋暗暗心惊:“你冷静。”要说话就好好说,不要变脸!

    洛冰河沉声说:“师尊你向来都能冷静,可我冷静不下去了。”

    沈清秋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只听咕咚一声,后背一痛。再缓过神来,两人已经双双滚到了床板上。

    ……好久没睡这竹床板了真他妈硌得慌!

    沈清秋骂人了:“反了你了?!”

    洛冰河抿嘴不说话,沈清秋正想一脚踹开他,突然炸开了毛。

    一只手倏地从下摆探进了他内衫。

    我屮艸芔茻!

    沈清秋膝盖猛地往上一顶,被洛冰河单手握住膝盖,就势一压。

    沈清秋心里狂艹一百遍,他可不想被掰成两腿大张躺在别人身下的姿势!当即上身冲起,用了段巧劲,腰部一转,一个斗转星移大翻身,把洛冰河反压在身下。

    修雅出鞘三寸,寒澄澄抵上洛冰河喉间,沈清秋也被激上了火气,狞笑道:“玩儿霸王硬上弓?嗯?”

    受制于人是实话,可也别想他摆出乖乖就范的姿态!

    洛冰河上下三路加颈上命门都被制住,却目光炫亮,分毫不畏惧颈间利刃,一把握住沈清秋手腕,另一手在地上一撑,形势即将再次倒转,沈清秋哪能让他如意,修雅剑剑柄刺他穴位,你来我往几个回合,打作一团骨碌碌滚下床去,沈清秋突然反应过来。

    不对,这可是修真文,肉搏个屁!有炮不用,傻逼吗!?

    他立刻扬手,掼了一把灵力,石破天惊的一拳捣上洛冰河小腹。

    这一拳打得痛快极了,沈清秋接连数日的憋屈恼火都仿佛跟着砸了出来,正爽破天际,突然系统滴滴叭叭地撒花提示:

    【*★,°*:.☆\\( ̄▽ ̄)/$:*.°★* 。恭喜~爽度+500!】

    沈清秋:“……”

    我靠,这人真的变态!他真的是!当之无愧的受虐狂!不虐不爽!打他一拳居然能有500爽!连系统提示都变得花里胡哨春心荡漾还破天荒带了个飘号,活了多少年也没见到这样的奇葩!

    沈清秋还待再砸一记暴击,洛冰河却不陪他玩儿了,右手一拨,沈清秋失了准头,暴击打偏,屋顶轰的砸出一个形状规则的坑。可沈清秋这一下是连环的,一记打偏,第二第三波灵力接踵而至。洛冰河只拨开,不还击,偶尔被打中,生生受住,哼都不哼一声,一路翻滚,所到之处白光火花四处爆炸,灵气魔气混混沌沌,暴击乱飞。

    装b装太久,沈清秋不知多久没这样粗鲁地暴打一场了。怎一个解气了得!冷不防一只手撕开内衫,肉贴肉摸上了他腰身。

    沈清秋当场软了一刹那,立即哐的一剑柄甩上洛冰河脑门,骂道:“畜生!”

    这种时候还能干这种事,不是畜生是什么?!

    暴打了他一顿,系统提示五十多条,爽度起码加了4000多!

    洛冰河自暴自弃道:“反正师尊眼里我就是畜生不如,还不如坐实了。”

    沈清秋气得想笑,找虐是吧?包你爽!一个“滚!”字并双手联合大暴击还没迸发出去,突然眼前一花,身体歪了歪。

    修雅剑摔落在地。一种魂魄整个都快被抽出体外的拖力袭来。

    他只僵住了身子,洛冰河就停了动作,惊疑不定,警惕非常。瞬息之间,沈清秋已经头疼得快炸开了。

    眼前飞快地闪过无数画面碎片,有时候空白一片,有时候漆黑一团,有时好像看到影影绰绰的人形。尖锐的耳鸣刺得耳膜生疼。

    洛冰河这才感觉大不对劲,翻身坐起,伸手去按他。沈清秋居然没被他按住,仿佛有一双巨手在往外粗鲁地拽他的灵魂和脑子,沈清秋抱着头在地上翻滚挣扎起来。

    有东西在叫,从四面八方伸出手一边嘶叫一边撕扯他的魂魄。

    即便是天魔之血被催动得最凶猛的时候,沈清秋也没有这样想惨叫的冲动。

    洛冰河慌道:“师尊,我……我刚才只是吓吓你。你别当真。你怎么了?”

    沈清秋身躯在他臂弯中腾挪翻转,洛冰河半抱着他,飞快地用灵流在沈清秋体内过了一道,明明没有异常,可沈清秋叫声说不出的凄厉可怖,像是被烧红的铁烙直接探入脑子里。

    随着沈清秋的心跳脉搏越来越弱,洛冰河开始发抖,先是轻微的战栗,而后越来越厉害,撑不住身体,由半跪跌成了双膝跪地。

    他用尽了一切办法,还是不见起色,只能吼道:“来人!都滚进来!”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whiterichbeauty的火箭炮、夜恋、轻风静雨的手榴弹和夕、zzzsl、肉包子、orli 、影子、枯夏、吃药君、沉舟枕水、三寸日光、果小园、走路會跌倒、乱月、小田秘、任嘉乐、包米白、并骄、沫壹、风凉油、邪神君、夜恋gn的地雷

    今天来不及放图了,明天继续放送。会一直按照最初的想法写的。谢谢大家和支持的gns。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