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52章 春山恨

时间:2021-10-01作者:墨香铜臭

    www..,最快更新重生之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

    沈清秋道:“我救过你一次,你也救过我一次了,两清了。”

    他说的“救过你一次”,是指那时拦着公仪萧,没让他杀了蛇男。竹枝郎却摇头,道:“不止于此。如果不是沈仙师,在下恐怕再过数年也无法靠近日月露华芝。怎么能说是两清了?”

    沈清秋一听,正合他意,说:“那好,打个商量,你不能直接把两道这玩意儿都从我血里抽出来吗?一定要留在里面吗?”

    这就像是你身体里长了一条寄生虫,对付这条虫子的治疗办法居然是放进另一条寄生虫来和它抗衡。怎么想情况都更糟糕了!

    竹枝郎道:“在下这也是头一次动用天魔血,此前还从未听说过有什么方法可以消解的。”

    好吧,血液入体,溶于无踪,要再把它分离出来,的确也……不太实际。

    竹枝郎道:“虽然不能释解,但只要在下的血也在沈仙师体内,那位的天魔血就无法起作用。去魔界之后,无法起到追踪之效,也绝不能折磨于你。”

    打住。

    沈清秋道:“等等。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去魔界了?”

    竹枝郎道:“很快就会去了。”

    沈清秋观察他神色,道:“你说的‘报答’,该不会是要带我去魔界吧?”

    逗他呢?去魔界干啥?物资匮乏文化风俗格格不入,还会水土不服。

    而且目下有件更需要担心的事。他之前被洛冰河接近于恋尸癖的行为吓到头脑发热,让柳清歌把自己原先的身体带走了,洛冰河会不会一怒之下,把苍穹山给一锅端了啊?!

    他得先回去和诸位同门通个气。沈清秋立刻掀开被子,打算跑路,谁知,刚一动作,就感觉一条又滑又黏的冰凉柔软事物顺着腿爬了上来。

    一条碧青色的蛇从被子中缓缓探出头来,正朝沈清秋嘶嘶吐出鲜红的蛇信子。

    这蛇三指粗细,乍看形似人界毒蛇竹叶青,眼泡极大,瞳孔极小,对比之下,触目惊心。沈清秋却不怕这类软体生物,冷眼看着,手中悄悄凝力,正想出其不意、捏爆它七寸,碧蛇突然身躯弓形后仰,红口大张。

    明明是一条蛇而已,嘴里居然发出人嗓一般刺耳至极的尖叫,同时开花似的在蛇头四周炸出了无数根密密麻麻的绿色倒刺,刺尖泛着鲜红,蛇身更是打了气一样膨胀了几倍。

    刚才还能算娇小可爱的观赏蛇,现在就他妈是个怪物,魔界品种果然凶残。沈清秋立刻打消了用手直接接触的念头。

    竹枝郎斟满了一杯茶,放到桌上,诚挚地道:“沈仙师为何不听我说完就要走?在下是真心想报答白露林不杀与相助之恩。”

    沈清秋扯了扯嘴皮:“要我去魔界,不去就放这种东西到我床上来,算是‘报答’?”

    竹枝郎笑了笑,道:“不只是床上。”

    又有一条拇指粗细的小蛇从沈清秋衣服里滑出来。

    这一条一直盘在他衣服里,被体温温热了,窝得舒舒服服,刚才也一动不动,沈清秋居然一直没觉察到它的存在。“嘶嘶”声不断中,床底下流水一般爬出了无数条大小粗细不一的青蛇,铺满了整间房的地面。

    沈清秋沉默半晌,道:“蛇族?”

    竹枝郎自若道:“家父正是南疆蛇族。”

    怪不得他叫这个名字。

    魔族对阶级和血统方面非常重视,平民或血统低贱的魔族不允许在名字后称“君”。沈清秋琢磨着,这个字是个代表地位和阶级的后缀,就像帝王名讳不可侵。

    洛冰河之所以上位期间略不顺遂,就是因为诸位魔君对他人类混血的那一部分颇有微词。至于“xx郎”这种名字的角色,在魔界副本前期被洛冰河打死不少。所以沈清秋断定,后面带这个字的,不说都是贫民窟,至少出身不会多好。

    竹枝郎无疑属于天魔血系,却不能称君,问题肯定出在混血的一方身上。

    蛇族群居活跃在魔界南疆,严格地来说,还是算魔族,但这一族本体是巨蛇形态,生下来是就是这样,随着年龄增长和修为提高,极少一部分会慢慢化为人形,退去鳞片。但更多的是终生保持蛇形。

    沈清秋道:“令堂是?”

    竹枝郎道:“家母天琅君之妹。”

    天琅君的妹妹好歹也算是魔界公主一样的人物了,是有多想不开,跟谁不好、非要跟一条蛇生孩子,太尼玛重口了!!!

    沈清秋忍受着那两条蛇在他大腿和小腹上慢慢磨蹭,道:“这么说,你算是洛冰河表哥了?……我说,你不能让它们别往我……衣服里面爬了吗?”

    竹枝郎道:“若单论辈分,的确是可以这么说。它们似乎十分喜爱沈仙师,在下也没有办法。”

    鬼才信你没有办法!

    沈清秋忍了,问道:“你为什么会在幻花宫?”

    竹枝郎很有耐心,道:“原本是去处理正事,却不想看到了沈仙师。”

    沈清秋心中一动:“正事?你说的正事,可是与洛冰河相关?”

    联手称霸?魔族反目?还是#痛哭流涕,失散多年一家团聚抱头痛哭#?

    这次,竹枝郎却笑而不答。

    沈清秋道:“恐怕不是认亲这么感人肺腑的正事吧。”

    竹枝郎从容道:“在下只是听从君上指令。”

    沈清秋问:“你这具身体,是日月露华芝塑造的?”

    是他自己用了倒还好说。如果日月露华芝不是他给自己用的,那就可能是拿去给天琅君塑身了。天琅君被山压着,吊了一口气支撑了这么多年,原先的躯壳恐怕早已损毁,一旦金蝉脱壳,还真不知要先出什么风浪来。

    想想这蝴蝶效应真够了不起的,他似乎放出了了不得东西啊!

    没得到回应,沈清秋继续问:“要我去魔界,也是你家君上的指令?”

    只要涉及到天琅君的问题,竹枝郎就闭口不答,只是礼貌地微笑,令人十分窝火,他还彬彬有礼。沈清秋便不追问了。竹枝郎见他败兴,这才开口道:“请沈仙师好好休息,如有需要请提出,在下一定为您办到。最迟明天,就发出前往边境之地。”

    沈清秋道:“你有钱吗?”

    竹枝郎道:“有。”

    沈清秋;“我能用吗?”

    竹枝郎:“请随意。”

    沈清秋:“我要女人。”

    竹枝郎愣住了。

    沈清秋重复道:“不是你说如果有需要尽量提、请随意吗?我要女人。”

    这是沈清秋第一次来花楼这种地方。

    以往身为清静峰峰主,自持身份,纵使千般好奇抓心挠肝,也坚持过勾栏不得入。现在反而有机会了。

    竹枝郎坐于桌边,不动如泰山。沈清秋身旁花团锦簇,香粉扑鼻。

    沈清秋道:“你那是什么眼神?”

    竹枝郎移开目光,道:“只是……略感惊讶。沈仙师居然也会对这烟花之地有兴趣。”

    沈清秋道:“你待会儿就知道,我对什么有兴趣了。”

    正说着,一旁款款上来个新的歌姬,怀抱琵琶,坐在花登上,开始咿咿呀呀地唱起来。

    沈清秋原本在留心别的事,无心听曲,可听了两句,突然觉得听到了两个非常了不得的东西,叫停道:“姑娘,你这唱的是什么?”

    那女子娇声道:“奴家唱的是新近流行的弹词《春山恨》。”

    沈清秋黑线道:“不对,我刚才好像听见你唱了两个名字?能重复一下么?”

    琵琶女举袖掩口而笑,道:“有什么不对的?先生莫非从没听过?《春山恨》的主角,本来就是这沈清秋和洛冰河呀。”

    ……

    ……

    ……

    这他妈啥时候都被人编成流行的弹词了?!

    竹枝郎原本拒绝一切服务,安静地坐在一旁,可惜肩膀微微耸动暴露了他。

    沈清秋道:“呃……我能问一下,这个……什么山恨,它讲的是个什么故事吗?”

    身旁数女叽叽喳喳讲道:“先生这个都不知道么?这春山恨,讲的是沈清秋与其爱徒洛冰河之间缠绵悱恻、禁断不可言说的……”

    沈清秋呈石化状态从头坚持听到尾。

    整理了一下,总而言之,就是一对没羞没躁的师徒,整天在某座不知名的山上不务正业啪啪啪、下山打怪也啪啪啪,生出误会可以用啪啪啪来解决,死前还要来一发啪啪啪、死后继续啪啪啪的……故事。

    琵琶女幽幽一叹,指尖在琴弦上一拨,道:“生前不解对方心中情意,死后与尸同寝,此等深情,当世无双。”

    众女也跟着唏嘘不止,更有甚者,已感动落泪。

    沈清秋把头深深埋入掌中。

    哦草,这他妈不就是个小黄曲吗?!

    谁写的弹词?!

    春山是什么山?!

    清静峰吗?!

    苍穹山吗?!

    苍穹山派分分钟灭你满门好么?!

    究竟是为什么,好像全天下,不仅八卦流传之广遍及边境之地,连坊间的淫词艳曲都要拿他们来做文章,好像他们=跟洛冰河当着所有人面滚床单被抓奸在床了一样!

    竹枝郎噗嗤笑出了声,转过身来,道:“沈仙师……就是对这个……弹词有兴趣吗?”

    沈清秋冷冷看着他。竹枝郎忙正了脸色,却还是憋得辛苦,改口道:“天色已明,沈仙师,该上路了。”

    沈清秋扶额道:“……走吧走吧。”

    竹枝郎似乎松了口气。然而,他正要起身之时,忽然身形一滞,僵在凳子上。

    沈清秋窥他颜色,笑了笑,问道:“怎么?终于感觉到身体不适了吗?”

    他站起身来,抖了抖衣服,一直赖在他怀里的青蛇噼里啪啦摔了一地,滚落着露出黄黄的肚皮。

    厅中女子惊叫一片,那琵琶女直接把琵琶摔了出去。

    竹枝郎扶着额头,撑着桌子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盯着沈清秋,举起右手,抓了一把从袖子里钻出的小蛇,却都缠在他手指间,毫无攻击力。

    竹枝郎摇了摇头,虚声道:“……雄黄。”

    整座花楼,不知不觉间,早已浸在雄黄酒的气味之中。

    沈清秋点头道:“雄黄酒,顺便一提,都是用你的钱买的。”

    羊毛出在羊身上。找女人是假,找帮手是真。

    帮手不一定非要会飞天遁地,楼里的姑娘接了钱,悄悄买下了整个镇上的雄黄酒,围着煮,对着煮,煮一晚上,绝不可能熏不晕蛇族。

    竹枝郎不是没防,只是防的是沈清秋联系其他修士,却没防这些花楼的姑娘,终归是大意了。

    竹枝郎一抬头,眼白已变成金色,瞳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拉长拉尖,脸部也开始变形。

    沈清秋迅速打开门,对挤在一旁瑟瑟发抖的花娘们说:“走不走?”

    姑娘们立刻争先恐后跑了出去,琵琶女跑在最后,沈清秋塞了一袋银子在她腰里,算是赔她的琵琶,反手一关门,再回头,竹枝郎原先站的地方,已经盘起了一条三人合抱的碧青色巨蛇。

    这巨蛇头部巨大,呈三角状,黄色的铜铃大眼,瞳孔是极细的一条线。似乎昏昏沉沉,细细的脖子撑不住沉重的蛇头一般,不时下坠。

    雄黄酒效果出乎意料,居然让竹枝郎显出了原形,这下沈清秋有点儿头疼了。

    他拿起一旁被人遗落的折扇,展开摇了摇。巨蛇朝他游来,绕着转了两圈,似乎要把他缠住,沈清秋轻而易举便跳了出来。

    蛇身翻滚纠结,喝醉了一样破楼而出,摔倒街道中央,把过往行人吓得尖叫四下逃窜。沈清秋也跟着跳下楼,喝道:“出来也没用,整个镇上都是雄黄酒的味道!”

    巨蛇口中发出尖啸,在路上摇头甩尾,沈清秋决意把它引出人流密集处,飞身跃上蛇头,只要方向不对、或者要撞到行人或者民居,沈清秋就用扇子在它头侧一戳,这蛇鳞片有如铠甲,在地上爬行发出轰隆隆的巨响,沈清秋常常要在扇上灌注大量灵力,才能让他改变方向。就这么勉强驾驶着它朝镇外滚去。

    楼里的姑娘收了钱,办事尽心尽力,也不知煮了多少雄黄酒,那气味被风一带,远远飘散。

    好容易来到一处山脚下,这味道还从上坡源源不断地传下来,巨蛇被这气味熏得难受,又被沈清秋戳戳捅捅骑了一路,筋疲力尽,再也爬不动了。

    沈清秋见已远离城镇,这才跳了下来。巨蛇有气无力,耷拉着脑袋,蜷成山路十八弯。

    沈清秋道:“虽然我对填坑很有兴趣,不过对移民魔界不感兴趣,而且眼下有更要紧的事。既然你也不能解天魔血,报恩甚的也就不必了。喜之郎,再见!”

    他生怕酒味过了,竹枝郎变回原形又放出一堆蛇来缠他,跑得飞快。在下一座规模稍大的城中找了间十分可靠的连锁店铺,租了一把飞剑。

    是的,没看错,的确是租的,就像出租车一样,仙剑是可以租的!而且价格非常之公道划算!

    总而言之,还是用了竹枝郎的钱,沈清秋双手合十感谢这位仁兄一番,御剑向苍穹山派飞驰而去。

    不过半天光景,一座十二峰高低错落、延绵起伏的苍翠仙山出现在云海雾浪中。

    久违了。苍穹山。

    沈清秋默默把刚才脑海里冒出的春山两个字划掉。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回南天、做夢的毛毛蟲oo的手榴弹和夜恋、夕、orli、zzzsl、至婉徜徉、望城、花脸猫、番薯、lengliya、苏小夙、雾云缭绕、果小园、16361353、小田秘、浮望、此年彼时、子夜、清水了的ky、刻命、包米白、2578429、三春晖、影子、金毛恶劣

    gn的地雷

    要相认掉马啦。

    因为貌似挺多gn都在问所以说一句,对的,那个奇怪的东西的确就是群名,乃们木有找错……

    然后这是鹿光gn和凌霄云gn给本文画的图图o(*////▽////*)q 很棒哦!谢谢两位可爱的角虫~

    小黑屋捆绑湿身playo(n_n)o~让我戳一戳洛包子的小脸蛋~

    嗯,上章开头自残的冰河。真是相当有冲击力的画面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