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49章 新世界的大门

时间:2021-10-01作者:墨香铜臭

    www..,最快更新重生之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

    “……”

    沈清秋蹲在这片熟悉的苍茫荒原上,深深叹了口气。

    他说:“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我又被拉进来了?”

    系统:【您目前所在地点:洛冰河的梦境之地。】

    沈清秋抱头:“这个问题我似乎很早就问过你了,但我还是想再问一次:这里是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好吧,原因其实他也差不多知道了。

    在洛冰河意识不稳定、波动极大的时候,往往会有旁人遭受波及,被卷进他庞大如深海漩涡的梦境。

    或者说,被他巨大无比的脑洞给坑了。具体情况,参见当初梦魔副本的起始。

    沈清秋跟他走过一回梦魔副本。所谓一回生二回熟,这跟连了一次wifi后第二次就不用输密码自动连接了,也是差不多的道理。

    目前能想到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找个位置,坐等洛冰河自己醒过来。

    沈清秋慢吞吞站起来,摸摸自己的脸。

    梦境中恢复了原本的容貌。习惯之后,再一摸脸上没有胡子,还真有些不自在。

    竹林飒飒,幽风习习。

    沈清秋根本不用怀疑,这地方哪怕只露一个边角给他,也能知道这是哪儿。

    苍穹山,清静峰。

    这辈子他窝得最久的地方,能不熟悉吗?

    还有沿路三三两两走过的弟子们,他们的脸和身上的服色,沈清秋更不会不认识。

    沈清秋是外界入侵者,和这些“人”不在一个频道,像个幽灵一样盯着他们看。这些往往来来的弟子们虽然表情略显木讷,但的确都有鼻子有脸,而且为数不少沈清秋都能叫出名字。

    连梦魔都无法在支撑庞大结界的同时做到保证里面的生物带有五官,洛冰河居然已经能够做到了。而且精致到如此地步。

    转出小竹林后,就是清静竹舍。

    高低错落有致的竹檐之间,泉水飞流,折射出阳光七色,叮叮如律。

    一阵踏碎落叶的轻盈足音,走出一个十五六岁的白衣少年。

    这少年肤色白皙,似乎是一路小跑过来的,额头起了一层薄汗,脸颊红扑扑的,身为可爱,眼角眉峰线条明晰而不锐利,青涩之味扑面而来。

    沈清秋忍不住感慨:好久没见到这么小清新的阳光少年洛冰河了。

    他在清静峰修行期间,喜好穿白衣。而逆反之后的混世魔王洛冰河只穿黑衣,和以往一切几乎彻底颠倒。这种青葱的鲜嫩模样,更是完全看不到了。

    他正步走来,整了整衣角,垂头叫道:“师尊。”

    沈清秋知道,他看不见自己,这一声自然不是在叫他。缓缓转身,果然见一袭青衫,立在翠叶掩映中。

    那张脸,不是沈清秋自己又是谁?

    这由梦境记忆衍生的“沈清秋”这么站在一片青翠欲滴的竹林中,身形清癯,也仿佛一支修竹。神色淡定,仙气泠然,单用眼睛看,还真有几分遗世风姿的味道。

    现在沈清秋作为旁观者,让他评头论足一番,也不得不折服。

    这装b装的,到这个境界,太够味了!

    洛冰河能把种种细节完美地还原出来,也真不愧是梦魔亲传!

    那竹林中似正在出神的沈清秋偏了偏头,道:“跑完了?”

    洛冰河点头道:“十圈……跑完了。”

    沈清秋终于想起了这是哪一段了。

    洛冰河说的“十圈”,指的是绕着清静峰的环篱跑十圈。沈清秋亲自给他布置的任务。

    这可不是他恶趣味地对男主大大进行体罚,而是忍无可忍。

    自从他接手洛冰河之后,琢磨着既然为人师表,怎么也得教点实在的东西,日后翻脸,好歹提到“师徒之情、授业之恩”这八个字时,不至于话未出口、老脸先红。

    第一步就要改正他乱七八糟的走位和身法。

    至于教学成果,很早就说过了。最大的成果就是洛冰河往他怀里撞了半个月。

    沈清秋道:“再来。这次再没对,就不只是十圈了。”

    洛冰河便听话地再来了,于是,这次,洛冰河倒是没撞他,而是脚底一歪,直接抱住了沈清秋的腰。

    沈清秋:“……”

    洛冰河腼腆道:“师尊,徒儿没用,跑完十圈,脚软了。”

    沈清秋叹了口气。

    洛冰河自觉道:“弟子知道。二十圈。”

    沈清秋道:“圈什么圈?回房休息去吧。”

    他真没有虐童的爱好。当时真是自暴自弃了。爱咋样咋样吧!

    不教了,一点成就感也没有,摔教材!

    洛冰河浑然不觉自己被嫌弃了,还兴高采烈道:“谢师尊!二十圈明天弟子一定会补上的。今晚有什么想吃的吗?”

    沈清秋在一旁抹了一把额头。

    当年的洛冰河……真他妈是个小可爱啊!

    任劳任怨任打任骂给骑给踹给做饭……咳咳,当然这些大部分沈清秋是没有做过的。

    同时,他也纳闷起来了。

    在洛冰河给自己创造的梦境结界中,他当然只会选取自己觉得美好的记忆。如果清静峰的记忆能占一席之地,那也应该是和宁婴婴相关的才对。

    为什么会有这一段?

    梦境能最直接地反映人心最真实的一面,不会作虚假伪装。

    沈清秋油然而生一种他从没动过的念头。

    虽然这么有点显得脸大,不过……大概、也许、说不定,这段师徒之情,在洛冰河心中的地位,比沈清秋想象的要高那么一点。

    不过另外一点,沈清秋却能肯定:

    洛冰河绝对是抖没跑!

    一般谁会把自己被罚跑十圈二十圈的记忆特地放到梦境结界里的!?

    沈清秋正想走进那片还原度极高的竹舍里去,忽然,脖颈蔓延上丝丝寒气,感觉有一道又冷又热的视线定在身上。

    他猛地回头。

    黑衣的洛冰河正抱着手,虚靠着一只青竹,凝视着他。

    我靠,本尊!

    沈清秋第一反应,不是拔腿就跑,而是原地不动,把脸上表情调节到最自然。

    这个结界是洛冰河的主场,跑得再快也没用。“跑”根本不能解决问题。

    刚才那道又冷又热的视线,不是错觉,也不是他形容有误。洛冰河的眼神,真的是像冰又像火,森寒有之,炙热有之,牢牢锁在他身上。

    沈清秋硬着头皮与他四目相对。

    半晌,还是洛冰河先叹了口气。

    他喃喃道:“会做梦,也是好的很。”

    听到这一句,沈清秋暂时定了心。

    他大着胆子,居然赌赢了一把。洛冰河此刻神思恍惚,真的把他当成自己一手造出来的梦境产物了。

    沈清秋见他倚着竹子,怔怔凝视自己,单形只影,想到他白天时坐在首座上的情形,再对比原著一呼百应、花团锦簇的光景,忍不住有些可怜。

    一个嘘寒问暖的老婆都没有。太惨了。

    堂堂种马文男主,沦落到这个地步。哪个男人都不忍心看啊。

    洛冰河道:“师尊,你和我说句话吧。”

    沈清秋此刻心中充满了对男主不幸遭遇的同情,和颜悦色道:“好啊。”

    没想到,他开口说了,洛冰河反倒愣住了,一下子站直,有点不可置信的模样。

    糟糕。

    是不是推测的反应不对头?

    可既然已经开演了,那就得演到底,沈清秋微微一笑,道:“不是你让为师和你说话的吗?”

    是啊,快说,说完了就起床,放我出去……

    洛冰河走了上来,沈清秋强忍冲动,这才没和他保持开适当距离。

    洛冰河默然片刻,道:“以往师尊都是看也不看我一眼,自顾自走掉,更别提和我说话了……我今天是不是想的有些太美了。”

    沈清秋满脸黑线。

    难道以往洛冰河脑补出来的“沈清秋”都是对他爱理不理高贵冷艳的吗?

    是得有多抖啊?!突破天际了!

    虽然总感觉哪里怪怪的,不过这话听着,还真有点儿心酸。而且,貌似洛冰河对他,真的仇恨值没那么深。

    沈清秋还没来得及细想,洛冰河已经欺到了身前。他表情一凝,心想,这是不是有点太近了?

    一低头,洛冰河左手捏住了他左腕。

    再抬头,右腕也被牢牢抓住。

    接下来,沈清秋感觉眼前一花。脸颊像被羽毛轻柔地擦过。

    嘴唇上传来陌生的触感,柔软又温凉。

    他就这么瞪着眼睛,和洛冰河那双黑沉沉的眸子对视。喉结艰难地上下滚动了一回。

    他想说话,却没法开口。

    因为嘴被人咬住了。

    洛冰河闭上眼睛,黑漆漆的长睫毛在脸颊投下弯弯的阴影,看起来十分之乖巧,可动作上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他松开手,改为扶上沈清秋的腰心,往自己怀里压过去。

    沈清秋被他压在胸膛前,浑身僵硬。三观以光速不断毁灭重塑毁灭重塑循环中。

    明明两个人身影相差不大,他却能被洛冰河用环抱的姿势一手揽住。

    打破他崩坏状态的,是一条伴着欢庆bg的系统提示:【爽度+500!恭喜!恭喜!恭喜!(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沈清秋咆哮:“我次嗷哦啊哦啊哦——————!”

    他总算是明白,为什么洛冰河一个妞都没推倒,后宫三千佳丽连个毛影子都没见到,爽度却一直没被拉下来了!!!

    草草草因为他用自己补足了爽度啊啊啊!!!

    猛地明白真相的沈清秋又是惊悚又是悲愤,抬脚就踹!

    洛冰河被不闪也不躲,生生被他踢了个正着,一步也没退,看上去又生气又委屈,问道:“做梦也不行吗?”

    你委屈个毛线啊?!?!

    你快醒醒!这虽然是在做梦,可劳资不是你做出来的啊!!!

    一巴掌拍醒他不行,任由他继续稀里糊涂下去也不行!!!

    这才是真正的左右都是死!!!

    沈清秋还没继续咆哮点什么来平复一下情绪,猝不及防,背部撞上青竹,被洛冰河一把摁在上面。洛冰河一低头,又压了下来。

    这次不是软绵绵地亲了,简直是在叼着他啃!

    沈清秋不是没被人亲过,可第一次有这种对方随时会狂性大发把他上下两片嘴唇咬掉的恐怖感觉。凌乱的呼吸间隙中,洛冰河低声道:“师尊,我错了……”

    你他妈这像是知道自己错了的样子吗?!

    他才是错了,真的错了,错的彻底!

    什么叫空穴不来风?!

    江湖八卦都是有科学根据的。每一个八卦人士上辈子都是折翼的天使能够透过现象看到本质!

    他没把男主养成x冷淡,也不是抖不抖的问题!真相比它们更可怕,他把男主养成了基佬啊啊啊啊啊!!!

    难怪他不要女主!!!

    女人已经不能引起他的兴趣不跟他的爽度挂钩了!!!

    疯了!!!

    沈清秋正在考虑要不要再自爆一次,突然,洛冰河放开了他。

    他望了望头顶那片漩涡云状的天空,阴沉沉地道:“该死。”

    该死是说这次瞄准他关键部位准备踹的沈清秋吗?

    他还没来得及施行这一自卫计划,眼前场景和人像刹那溃散,幻化为万千碎片。同时,沈清秋在幻花宫主殿的屋顶上一跃而起。

    这才是真实的世界。

    沈清秋剧烈地呼吸一阵,好容易定住心神,忽然惊觉,主殿之下火光四起,告警的钟声响成一片。

    他探出头去,衣摆在夜风中翻卷不休,从上而下俯瞰,无数幻花宫弟子正从四面八方涌向这边。

    “有人入侵!”

    沈清秋大喜,入侵最好,趁乱逃跑,管他什么天魔血,都比不上节操重要!先走再说,再见!

    结果他还没飞出两步,又听人喊:

    “往幻花阁那边去了,是柳清歌!是百战峰峰主又来了!”

    沈清秋脚底一滑,立马转身折了回来。

    要命!偏偏柳清歌在这种时候来了,总不能撇下他扔给已经完全崩坏掉的洛冰河不管吧?

    幻花阁是历代宫主修炼和息居之地,离这里不远。沈清秋三两步跳下屋顶,随着大部队赶去。

    还没跨入幻花宫,阵阵逼人寒气迎面袭来。从里面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暴喝。

    “滚!”

    一众听到告警钟声、不明就里的弟子闯进了门,前排数十人都被一波强劲至极的气浪掀飞。

    沈清秋在后一拨人人里,刚好闪过这一击,挑了个好位置,浑水摸鱼摸了进去。刚一进门,就被冻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整个幻花阁,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冰窟,踏入一步,就像踏入了冰天雪地。沈清秋衣袖衣袍里都灌满冷风,背心额头的冷汗迅速冻结成薄冰,可想而知,屋子里冷到什么地步了。

    非但温度奇低,四面墙壁都被封的严严实实,门窗密不透风,又冷又暗,若不是被入侵者强行破开了一个大口,简直像一具冰制的棺椁。

    阁室中央的坐化台上,帷幔半遮半掩,几件黑黑白白的外衣凌乱地堆在台边。

    洛冰河身上只穿了一件中衣,一副刚从床上爬起的模样,衣衫不整,领口歪敞,黑发披散,面色异常苍白,嘴唇却是鲜红的,眸中两点冷光闪烁,鬼气逼人。锋芒毕露,正是备战状态。

    他正对面七步之处,柳清歌握剑的手骨暴凸,整张脸都是铁青色。

    柳清歌盯着坐化台旁的洛冰河,一字一句道:“你这杂种。”

    他每说一个字,乘鸾剑上灵光便杀气腾腾暴起一阵。

    沈清秋警觉地注视着双方,然而,只看了一眼柳清歌剑指的方向,脑海中传来最后一丝负隅顽抗的三观彻底碎掉的声音。

    洛冰河右手放在从不离身的心魔剑上,雪白的剑身已出鞘小半截;左手里,却还搂着个人。

    这具身体毫无生气,头部垂下,肢体无力,却十分柔软。也穿着单薄的中衣,衣领滑到肩下,半个惨白如纸的背部都露了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考试更晚了,抱歉!

    谢谢瑾gn的地雷连击、还有夕、orli、夕、肉包子、夜恋、阿良 、一一风荷举、板粟炒饭、小霹雳 、果小园、回南天、影子、相爷、宿世凡尘纪无双gn的地雷。还有其他的gn扔了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刷不出来……等会儿我研究一下下次补上感谢!

    终于让徒弟吃了一下嘴。不容易啊。

    还是先说吧,其实很纯洁^_^没有什么重口内容的

    评论待会儿回复,谢谢大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