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48章 格暴涨

时间:2021-10-01作者:墨香铜臭

    www..,最快更新重生之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

    洛冰河道:“我应该警告过你,不准打这张脸的主意。”

    纱华铃被悬吊在半空中,脸色憋得通红,呛声连连,艰难地说:“……这次……真的不是属下刻意而为之……”

    ……果然记仇得很!沈清秋震惊了。

    人都死了五年了,到现在居然连看到相貌相似之人都这么生气。看来,他真的给洛冰河留下了很严重的心灵创伤。

    忽然,沈清秋腹中剧痛,五脏六腑仿佛被千丝万缕钢针银线穿刺而过。

    这时候灵力再爆棚也没用,他还是眼前一暗,吐出一口红中带黑的热血。

    洛冰河周身气压极低,看他的眼神,正是在看死物的目光。心魔剑在他腰间兴奋地战栗,嗡鸣不止,仿佛要脱鞘而出。

    他一手强压住剑柄,眼底泛起滔天的血红色。

    沈清秋抹了抹嘴边的血,见状微楞。

    照理说,进入魔界篇后,他应当调节到相对稳定的状态了。每个月吸干个把人,更多的只是为巩固才对。

    可为什么他感觉,洛冰河现在体内的平衡状态越发糟糕了?

    比他自爆压下去的那时候还要汹涌不定。

    纱华铃被越吊越高,见沈清秋吐血,知道洛冰河动了杀心,在操控他体内的天魔血,拼命道:“君上……您千万不能杀他……今天就是满月、他一定会有用的,没人比他更合适了……”

    她倒不是真的担心沈清秋死活,只是如果任由洛冰河暴怒之下,要了这怪人的命,就算他体内不魔气狂涌失去神智,下一步也不会让她有好果子吃。

    纱华铃声嘶力竭道:“就算不在意这个,想想……想想您那位……”她豁了出去,猛地拔高一个调子:“想想圣陵!”

    听到最后两个字,洛冰河动作微滞。

    沈清秋也怔了怔。

    圣陵,是魔族历代统治高层长眠之地。

    除了现任最高统治者,其余闲杂一概不允入内,违者格杀。

    世代累积,陵墓之中,各种法宝灵器陪葬品,数量之庞大,品质之罕有,没人能不垂涎。据传,陵墓之中,还有能起死回生之逆天神器。

    原著洛冰河得纱华铃内应,成功上位,潜入圣陵,那些东西都落到了谁荷包里,大家懂的。纱华铃在这时候提到圣陵,莫非是在提醒洛冰河,暂时还不能缺她?

    无论如何,她明显找对了方向。

    洛冰河听到那两个字后,目中赤色仍幽光闪闪,纱华铃的身子却猛地往下坠了一截,脚尖勉强能够到地面了。

    “圣陵。”洛冰河指尖缓缓摩挲心魔剑,抚慰着躁动不安的剑身,低声道:“不错,还有圣陵。”

    纱华铃正要喘口气,忽听洛冰河问道:“你这算是在威胁我吗。”

    纱华铃顿时魂飞天外:“属下不敢!”

    ……太惨了。好歹是两大女主之一,为什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沈清秋还没来得及慨叹完,就听洛冰河哼了一声。

    他仿佛被人猛地拽了一把前胸,整个身体突然被拖了起来。

    他眼睛一花,心口刹那间冻结了一般冰凉。

    他低头一看,洛冰河一只手贴在他左心口正中之处。

    这感觉就像被人当膛开了一炮,弹药是纯黑的魔气,入体之后爆炸般通过灵脉在四肢百骸间蔓延开来。

    系统陡然尖锐明晰起来的提示音吵得他脑袋疼:

    【点触验证成功!】

    【与总能源对接,蓄力中!】

    【系统自我检测,运行正常,感谢您的再次使用!】

    这个点触验证是不是有点高级过头了?!

    沈清秋体内的灵体,本来是个蓄满的池子,这一次对接之下,被一口气吸干了大半。

    可这干涸也只是一瞬间的状态,露华芝塑成的肉身迅速开始开始灵力回流。回流的灵力则更迅速地被洛冰河吸收。

    沈清秋觉得自己就像个充电宝,心中咆哮:老子上辈子究竟欠洛冰河多少钱?!?!

    洛冰河“咦”了一声,撤回手掌,道:“果然有用。”

    这具肉身不同于以往的引渡容器,被抽取了大半灵力,又被灌注了海量魔气,居然也能迅速自动填充。

    看来纱华铃大费周章、一心要抓住这人,倒也有她的道理。

    他话音刚落,纱华铃便跌坐到了地上。

    大难不死,逃过一劫,她惊魂未定,不顾膝盖还在发抖,忙摆正姿势,单膝跪地。

    洛冰河漠然道:“我不管究竟是不是你做的。记住别让我看到他用这张脸。”

    纱华铃忙埋头道:“遵命!”

    洛冰河随手斩开一道空间裂缝,抬脚跨入。说走就走,简直潇洒到令人发指,就这么把他们两个人抛在荒原中,似乎完全不关心沈清秋的去留。

    也对,他根本不用关心,沈清秋现在喝了他的血,逃到哪儿都不是逃,只消掐指算算,就能出现在疼得死去活来的沈清秋面前。

    沈清秋蓦地惊醒:所以他这算是成了冰哥的小弟了?!

    好歹洛冰河没认出来他。跟着好好干,说不定会很有前途!【个鬼

    不就是每个月来一次?

    来着来着就习惯了!

    沈清秋正风中凌乱,冷不防纱华铃朝他脸上抓来。他两根手指一挡:“你干什么?”

    纱华铃咬牙道:“你没听到么?刚才他说了,不想再看到你这张脸!”

    沈清秋瞪着她,忽然伸手从她袖子上扯了一片布下来。

    纱华铃尖叫道:“你撕我衣服干什么?!”

    沈清秋把那片纱布抠了两个洞,罩在脸上,只露出眼睛:“我衣服够破了,借你的用用。你遇事就只会抓人脸这一招?拿块布遮遮不就得了,非要毁容吗?”

    要不是这人今后洛冰河每个月都要用到一次,得保证他毫发无损,纱华铃当场就想把他千刀万剐。

    再想想,纵使洛冰河厌恶仿制品,却也恐怕不会喜欢看到这张脸鲜血淋漓的模样,纱华铃只好忍气吞声,喝道:“走!”

    走就走,反正现在走哪儿去都差不多了,不如一步算一步观望着。沈清秋盘算,洛冰河彻底压下心魔剑之后,大概也用不着他了,那时候彻底江湖再见,应该也不是多遥远的事。只要万事小心,别被他发现自己用露华芝玩了一手金蝉脱壳就行。

    沈清秋适应角色的速度简直奇快,也跟着跨入那道裂缝。纱华铃最后一个跟进,裂口缓缓闭合。

    她心想,今后这人也算半个同僚,问道:“你叫什么?”

    裂缝之后连接的,是一条长廊,两壁雕镂繁复,百花争鸣,只是光线黯淡。沈清秋觉得这地方似乎有些眼熟,随口道:“绝世黄瓜。”

    “绝世黄瓜?”纱华铃喃喃道,旋即大怒:“你取笑我吗?!”

    沈清秋越看越觉得,这地方他就算没来过,也至少听过描述,自顾自想着下一步打算,直接忽视了纱华铃。

    她见得不到回应,气哼哼地道:“不管你从前是什么来历,既然已经饮下天魔之血,今后就是君上的人了。如有逆反之心,死无全尸,都算是轻的下场。”

    等到转了个弯,路过几名身穿熟悉的淡黄色衣衫的弟子,沈清秋终于确定了。

    这里是幻花宫。洛冰河在人界的大本营。

    可是和他认知里的幻花宫差别太大了。

    幻花宫应该是富丽堂皇,金碧辉煌的。一木一石,都极尽奢华之能事。可眼下这个地方,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

    死气沉沉。

    历代宫主都喜好铺张,洛冰河也不例外。只是他所铺张的,是黑暗。连长廊两侧的灯盏,都是将熄不熄的模样。

    纱华铃一转眼就换了一身幻花宫弟子的服饰,不刻意散发魔气,看起来和普通的美貌少女没什么区别。两人远远跟着洛冰河神游一般穿过层层厅堂,在一间主殿中落座。

    须臾便有弟子上殿来报事,拜在座下,恭恭敬敬道:“宫主。您离开期间,那柳清歌又来过两次。没见到您,一次砸了菱花部,一次挑了瑾花部。”

    沈清秋听得心中一紧。

    柳清歌这……该不会是在给他报仇吧?

    对这位师弟,沈清秋自觉坑得已经够多了,心想回头一定得找个机会,和他通通气。

    洛冰河道:“让他砸。还有吗?”

    这种“无所谓,老子钱多”的有恃无恐!

    那弟子看他一眼,小心翼翼道:“还有就是……小宫主……要见您。”

    沈清秋原本以为洛冰河会一脸宠溺地宣爱妃上殿,谁知他还是一张爱理不理的面孔。似乎连话都不想多说,只是疲惫地摆了摆手。

    那弟子为难道:“可是……”

    “可是我已经来了!”

    沈清秋一听这声音就牙疼皮肉疼。

    小宫主已经闯入殿中。沈清秋只瞥了瞥,略感意外。

    这姑娘这时应当仍是个如花少女的年纪,可看上去竟有几分憔悴之色。脸上那一点绯红,似乎都是脂粉堆出来的。

    小宫主昂头直视洛冰河:“你回来了。”

    洛冰河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小宫主问:“你找到我爹爹了吗。”

    洛冰河道:“老宫主归隐云游,不见行踪。”

    这回答简直太标准太没有诚意了。

    而且,在沈清秋的印象和各种电视剧小说的默认常识中,坐在宝座上说出这句话的人,一般就是让前任领导“不见行踪”的罪魁祸首。

    小宫主冷笑一声:“又是这句。好,我不提爹爹,就单提我自己。”

    她尖声说道:“我不去找你,你就不来看我吗?”

    怎么可能!

    洛冰河是那种放着妹子不去推的暴殄天物之徒?!

    不要侮辱一个种马文的男主,那是他的尊严!

    洛冰河显然没打算要这种尊严。几名幻花宫弟子迎上殿来,看似劝慰,实际上则是强行架住小宫主往外拖。她沿路大吼大叫,纱华铃道:“小宫主这些年来锦衣玉食半分不少,除了偶尔禁足,似乎也不曾受过什么亏待吧?怎么就如此委屈了?”

    小宫主道:“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在幻花宫这样对我说话?!他这样对我,跟养着一头猪有什么区别?!”

    沈清秋以前对于女主掐架,都是抱着一种敬而远之的围观心态,今天却没心情围观了。

    他发现了一个很令人震惊的现状。

    掰掰手指,认真算算:

    纱华铃:没收做老婆,反而收作了属下,累死累活,而且工资待遇什么的,实在不咋样x

    柳溟烟:连定情之物剑穗都没交换x

    宁婴婴:过了青春期之后,就没再表现出年少无知时期对男主的狂热爱恋。恋爱脑似乎自动痊愈了x

    小宫主:自己都说了洛冰河只把她当猪在养x

    秋海棠:说好了拉把沈清秋拉下马后就和洛冰河一起愉快地ntr呢x

    秦婉约:……秦婉约在哪儿呢?幻花宫里她应该是主场之一啊?x

    三个道姑:影子都没见到。如果见到了的话,根本就不需要沈清秋来做引渡容器了xxx

    ……

    这么看来,洛冰河真的……混的相当之惨啊!

    堂堂种马文男主,你究竟还行不行了?!

    好好的后宫,被他折腾得乌烟瘴气!

    沈清秋连忙敲系统去检查数值。他蓦地发现,b格这一行,居然飙到了900多!

    因为似乎许多数值都是在休眠和离线状态期间加的,所以没有收到提示音。沈清秋戳开积分明细(什么时候居然多了积分明细这个东西),里面排着一堆历史记录。

    【宁婴婴:反倒贴。b格+100】

    【明帆:反配角智障。b格+50】

    【柳溟烟:反解除。b格+150】

    ……

    无处不在的倒贴女主、以及智障炮灰,这两点是构成种马雷文的经典元素。现在女性角色不倒贴男主了,配角双q貌似也提高了,所以b格自然提升了。这个沈清秋明白。

    但是洛冰河一个妞都没泡到,系统居然也没扣他爽度,这点不科学!

    难道说现在男主的爽度已经不是绑定在他身上了?

    或者说,男主的“爽”,已志不在此了?

    这……沈清秋忍不住抬眼望向表情阴郁的洛冰河,忽然有种无法直视的感觉。

    罪过啊罪过,难道他把好好一个种马文男主……养成了x冷淡吗?!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番薯gn的箭炮、影子gn的手榴弹、一一风荷举、走路會跌倒、果小园、_(:3」∠)_、阿良、夕、肉包子、小望、夜恋、taotao、13756211、枯夏、orli、bbingray、三吉、风凉油、每天不吃药何必太积极、rasion214、青蛙下蛋、平生gn的地雷

    忽然得知长评可以送积分!送送送啦,写长评的几位gn看看收到木有……为毛好几篇长评右边都刷不出来tat

    其实我不是很明白大家概念里的替身梗是啥。替身不是重点,重点在别的地方啦。而且“男主身边出现了替身的炮灰、沈老师傅被忽视了”这种情节……这是绝对不会出现的。洛冰河不需要替身,他有尸体。

    接下来,是时候该让沈老师傅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