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47章 全黑

时间:2021-10-01作者:墨香铜臭

    www..,最快更新重生之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

    沈清秋肝胆俱裂。

    肝胆俱裂的原因,不是因为他很可能刚刚才从洛冰河眼皮底下爆种逃出来,而是因为,他在那一瞬间,好像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一个有着谷歌翻译腔般刻板机械的声音。

    我屮艸芔茻!

    说好的换了硬件不带病毒呢?!

    说好的洗心革面从此做人海阔天高任鸟飞呢?!

    沈清秋掩耳盗铃般捂着耳朵从魔界风驰电掣奔入人界,从荒岭一路狂飙回边境之地,那声音一直魔音贯脑,仿佛驻扎在他神经里。

    【……激活……激活……灵魂绑定……】

    【……修复……联系客服……】

    因为是灵魂绑定,所以遇到洛冰河后又激活了是不是?!

    因为换身体了,所以接触不良,要联系客服修理对不对?

    男主真是他命中魔星!

    沈清秋诅咒了一路,幸好系统除了半死不活重复那几个关键词,好歹没能说出完整的句子。他这才放缓步子,慢慢走回镇上。

    边境之地的小镇白天看起来比夜晚要有人气。说不上繁华,不宽不宅的街道,不多不少的行人,店面都开张后,也可算欣欣向荣。

    茶肆之旁,招旗飘飘,有一对少年男女仗剑而望,走了过去,问道:“你们怎么还没回苍穹山派?”

    柳溟烟向他微施一礼。杨一玄急忙道:“别派弟子都回去了。眼下见前辈脱险了,我们也就放心了。”

    沈清秋与他们一同进入茶肆,找了张桌子坐一坐。一旁有人原本在闲聊,瞥眼见他,顿时惊叫道:“啊,是……是……”

    沈清秋回头一看,是他刚从土里爬出来那晚上救过的几名守境弟子。最先看到他的那人支支吾吾叫不出来,卢六忙道:“原来是绝世……先生!”

    “绝世”后面他是说了两个字,可听起来极其含糊,压在舌头底下含混而过,其余几分忙纷纷效仿:“原来是绝世……前辈!”

    沈清秋向他们点头致意,心里决定了一定要另取高号。刻不容缓!

    杨一玄茫然道:“前辈,你姓黄吗?黄花?光华?”

    沈清秋咳了两声,也含混道:“就是……嘛。”

    这个i用了这么多年,算是头一次有点羞耻之心。他略一正色,道:“昨晚各派弟子都在赤云窟看到了我,虽说是瞒不住了,但如果旁人问我起来,你们能少说的还是少说吧。如能闭口不提,那是最好。”

    杨一玄道:“为什么?前辈你与家师不是相熟吗?”

    “呃,熟是挺熟……”

    沈清秋正不知该怎么说,旁边那桌接着聊天。有人边吐瓜子壳边道:“六哥,你倒是接着说呀,到底另一种解释是什么?”

    卢六道:“要说起这另一种解释,那可有意思的多了。这一说法,似乎是从内部人士那里流传开来的,这洛冰河与沈清秋……”

    沈清秋听到这两个名字,心里咯噔一声,不由自主挺直了腰板,竖起耳朵旁听,手里的扇子也摇得慢了。苍穹山派两人也不住侧目。

    卢六喝了一口茶,道:“这洛冰河与沈清秋是师徒,对吧?洛冰河此人,出身寒门,自小受尽人世困苦,入苍穹山派门下后,也有一段时间不得赏识,被同门打压欺辱。幸好,沈清秋待他十分之亲厚。”

    他说得摇头晃脑,抑扬顿挫,手里给搁只梨花木,就和说书先生没什么两样了。沈清秋暗暗点头:对的,没踹洛冰河下去之前,他自问对他还是蛮有良心的。

    杨一玄哼了一声,道:“待他亲厚有什么用。”

    有人诧异道:“这说法不就跟沈清秋虐徒的传言反了吗?”

    卢六道:“这你就惊讶了?那后面还说这对师徒日夜相对,情愫暗生,你该怎么办?”

    这边桌上三人原本茶水都入了口,听了这一句,沈清秋和杨一玄齐齐喷了。柳溟烟虽然没喷,手一抖,茶碗一歪,撒了满桌。

    那一桌吸气声此起彼伏:“还有这种说法!”

    卢六道:“正是。不过,严格地来说,是洛冰河单方面对沈清秋心怀孽念,一厢情愿。”

    一厢情愿?一厢情愿?!

    “沈清秋是什么人?清静峰峰主。清静峰什么路子?清心寡欲,一门心思只扑在摄典修行上。洛冰河求之不得,这才因爱生恨!”

    沈清秋额头手背青筋暴起。

    杨一玄震惊道:“因、因爱生恨?”

    卢六接着说:“如此一来,就非常好解释了。仙盟大会一事,肯定是这样的:

    “洛冰河作为清静峰首徒出战,成绩斐然,自觉心中有了底气。恰逢魔物失控,结界封山,沈清秋入绝地谷支援。洛冰河一时鬼迷心窍,趁机向师尊表露心迹。”

    沈清秋痛苦地扶额。

    为什么,总觉得这个人十句话里有九句都可以说没错,但就是最后一句听起来这么怪呢?

    而且就是这一句,把整个段落的味道都变得奇怪起来了!

    卢六肃然道:“沈清秋洁身自好,自然严词拒绝。”

    沈清秋动容。可真没想到,“洁身自好”这个词现在还有人肯用到他身上。

    紧接着,剧情急转直下,卢六激动道:“谁知道,被拒绝之后,洛冰河绝望之下,歹念横生,竟丧心病狂、大逆不道,欲强逼沈清秋就范从之!”

    沈清秋把手指插入满头乱发中,深深埋头。

    杨一玄已经说不出话了,少年刚被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备受冲击中。柳溟烟则轻轻“啊”了一声。

    只听她道:“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什么啊?!?!

    “此”是哪个此啊?!?!

    不要以为你是女主我就不会黑你!!!

    不知不觉,卢六那一桌已经聚满了听八卦的围观群众,瓜子板凳满地都是,全神贯注,这时齐齐叹道:“禽兽啊——”

    “真是禽兽不如啊——”

    叹息声中,却都是满足无比的意味。

    大哥你究竟是守境巡逻小分队队长的还是八卦小分队队长?!

    卢六把茶碗猛地一搁,仿佛拍下惊堂木。

    “沈清秋哪肯就范!师徒交锋,还是师父更胜一筹,洛冰河落败而退,黯然离去。

    “虽然撕破脸皮,可沈清秋仍不忍毁去爱徒声誉,不好明说,只借口,洛冰河已死于魔族之手。

    “所以,这,就是洛冰河仙盟大会后失踪数年、未死却不回苍穹山派的真相。

    “他不是不想见,是没脸见师尊啊!”

    好激烈的剧情!

    这两个强【哔——】犯和白莲花圣母是谁啊!?

    关键是强【哔——】还没强【哔——】成功,太挫了。这怎么可能是洛冰河!他要强【哔——】谁,谁都会乖乖自己打开腿好吗?!

    卢六道:“仙盟大会情场失意后,洛冰河另有奇遇,练就一身绝世奇功,还得到了幻花宫宫主的垂青。可他对沈清秋仍不死心,卷土重来,这才有了金兰城之变。

    “苍穹山派不是都一口咬定洛冰河是魔族吗?我看也未必空穴来风。多半是发现了他和魔族勾结、污蔑沈清秋的蛛丝马迹。沈清秋高高在上,洛冰河不能入眼,他就要把沈清秋拉下马来,折光他的傲气!”

    ……沈清秋不知道自己放弃了什么,总而言之,就是忽然感到身心一阵轻松,什么都不想听,也不想管了。

    他和颜悦色对另外两人道;“点菜吧。”

    卢六回头说了一句:“绝世……先生你们这一桌算我账上。”

    然后回头,继续痛心疾首。

    “洛冰河想尽千方百计,把沈清秋关到幻花宫水牢里。幻花宫什么地方?早就被他翻手为云覆手雨,收入囊中。说是暂时收押沈清秋等待四派联审,却无异于羊入虎口。关进水牢的那几天,沈清秋为捆仙索束缚,灵力尽失,谁知道这个逆徒对他做了什么?!”

    众人高低不一,啧声连连:“果然是逆徒——”

    “养虎为患——”

    沈清秋扔开菜单:“要不咱们换个地儿吧。”

    卢六道:“沈清秋不堪受辱,拼了一条命逃出来,谁知到花月城就被洛冰河发的通缉令截住了。他不得已请求百战峰峰主出面相助。苍穹山派上下一心,柳清歌当然应允。

    “洛冰河心胸狭窄,醋坛大翻,与柳清歌斗了个天翻地覆,就要狠下杀手,沈清秋无可奈何,只得当场自爆……从此……”

    他不往后接着说,意味深长地留白,引得众人一片唏嘘。

    最后,卢六才下了定论:“这就是在私底下流传更广的另一种解释。虽然听起来极为荒谬,简直无稽之谈。但其中许多细节都有可考之处。诸君,切记,野史方为正史啊。”

    细节一点都不可靠好吗!!!

    正史你妹!!!

    八卦去死!去死!

    劳资就算没有妹子再悲惨也沦落不到要搞基的地步!!!

    眼见杨柳二人还在发呆,沈清秋斥责道:“赶紧吃,吃完了赶紧回去!。”

    在这里多留一刻,不知道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还要受到怎样的冲击!

    护送二人离开边境之地,沈清秋选了个和他们相反的方向。

    行至月上中天之时,他耳朵极其敏锐地捕捉到了一阵若有若无的鬼魅铃音。

    沈清秋头也不回道:“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被识破行踪,纱华铃也不打算继续藏匿,大大方方地走了出来,手挽红纱,笑道:“对待那两人这般细心,阁下与苍穹山派究竟有什么渊源?”

    沈清秋转身,摇了摇手指,道:“我不跟你打,你也别想打我的主意。”

    凭现在纱华铃的斤两,也打不了他的主意。

    纱华铃笑容诡异:“现在才想脱身?太迟了。”

    沈清秋刚想小小吓唬她一下,忽然周身一震。

    一种熟悉又可怕的感觉从小腹中蔓延开来。仿佛一只千足蜈蚣在心肝肺腹中穿行。

    沈清秋一时有些腿脚发软,可还是牢牢站住了。

    他咬牙道:“……你什么时候给我吃的。”

    纱华铃轻佻地道:“今天镇上的酒菜好吃吗?幸好你吃了,你要是自恃境界高,不肯入口,我还真有点儿头疼呢。”

    草,太大意了!

    她绕着沈清秋转了一圈,得意洋洋:“你知道自己身体里现在有什么东西吗?这可不是普通的毒药。”

    ……废话!老子比你熟悉,天魔血老子都吃过两次了,两次啊!

    一般是吃一次死一次,谁中奖次数比我多!

    除原主之外,旁人无法操控天魔之血,而此刻血虫都在他体内蠢蠢欲动,那么,只能说明一件事。

    纱华铃忽然向沈清秋侧后方躬身,道:“得您赐血,属下不负所托,已将此人擒下。”

    沈清秋僵直地回过头。

    空气被斩开一道黑色闪电般的裂口,正在缓缓闭合。

    一道修长的身影立在他身后,沈清秋这一回头,正正与他打了个照面。

    洛冰河居高临下俯视着他,并无表情,可沈清秋被他两道泠泠的目光一照,别说只是多了一层胡子,他有种感觉,再多掩饰都无所遁形。

    沈清秋咽了咽喉咙。

    以往的洛冰河,仿佛暖阳映照初雪,即便在金兰城和水牢,多少还有一丝人味儿,而此刻这个青年,无论面容还是神情,都像是冻结千年、直达地心的雪域冰川,使人见之胆寒。

    洛冰河……彻底变了。

    半晌无语。

    刚开始,洛冰河的表情迷惑了一瞬间,这使得他的脸看起来稍稍柔软了些。很快,这丝柔软便消散无踪。

    洛冰河瞳孔骤缩,额头一缕红纹流过。

    他袖子都没摆一下,纱华铃忽然悬空吊起,仿佛被一只无形举手掐着脖子抓起,痛苦地咳嗽。

    同时,沈清秋五脏中那一滴天魔血疯狂地分裂为千丝万缕,钻进钻出,冷汗浸透背部。

    洛冰河轻飘飘地道:“你胆子真是不小。”

    他语气虽轻,可任谁都能感觉出来,潜藏在这语气之下的……暴怒。

    胆子不小?是说他,还是说纱华铃?

    洛冰河似乎没认出他。

    现在这张脸虽然和沈清秋还是很像,但还有两分沈垣的影子。以洛冰河观察力之细致,就算隔着一层胡子也能轻而易举辨别出细微的不同。看样子,应该是把他当成了相貌相似之人。

    但是没认出来也很惨啊!

    姨妈痛到停不下来!

    纱华铃不知为什么洛冰河会忽然大怒,边挣扎边泪眼朦胧盯着沈清秋看了一阵,忽然露出见了鬼一样的表情。

    她惶恐道:“……属下也不知此事,这完全是巧合!君上饶命、这回真不是我做的!”

    沈清秋对现在的状况莫名其妙。纱华铃怎么混到这个地步的。她应该是后宫最受宠的女主(之一)了。

    纱华铃却心中叫苦连天。

    因为她有前科。

    自从被洛冰河收入麾下之后,她见他整日对着一具尸体,不明缘由,却自作聪明,从人界找了个容貌与沈清秋有五分像的,再小施修饰,做到十成相似,可说是鬼斧神工。她把这仿制品送到了洛冰河面前。

    结果,不但没讨到洛冰河欢心,反而让他大发雷霆,险些把整个赤云窟都屠净。

    纱华铃永远都忘不了、也再不想见到洛冰河那副表情。

    谁知这次这个人,恰恰和那死人容貌有八成相似。

    这无疑又犯了洛冰河的大忌!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离夜、不着调的猪、影子、巴莱、阿良、花阳承包商、夜恋、吃货0730号、西门烤翅3、明天期末考、orli、夕、bbingray、板粟炒饭、凌浅白、包米白、彼岸君、浮望、果小园、爱才惜才却无才、回南天gn的地雷!

    嗯,洛冰河黑了。

    为什么最近的评论一直要手动审核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