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44章 手动重生

时间:2021-10-01作者:墨香铜臭

    www..,最快更新重生之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

    边境之地。

    晚来风急,在屋丛疏落的小镇中呼啸而过。

    整条街上,居然只有一家小茶肆中透出些暖黄的灯光来,这才有了点人气。

    所谓的边境之地,并非国与国或城与城的接壤之地,而是魔界与人界的交界之处。

    两族分属异界,原本中间还隔着一个撕裂空间的无间深渊,可总有那么一些地方,异界隔离结界薄弱,时空错乱,经常能见到两界居民互穿乱窜,恶意偷渡越界事件也时有发生。

    没有哪些正常人愿意生活在魔族神出鬼没、今天偷鸡摸狗明天杀人放火的地方,是以,边境之地人烟会越来越稀少。即便曾经是繁华之都,一旦异界空间泾渭不分明,最后多半会来一场大迁徙,只剩下修真界派来的弟子们孤守边境。

    卢六给新来的斟上一碗热酒,跟着几人围着炉子寒暄:“兄弟打哪儿过来?”

    “南边过来的。”

    “那边啊?”几人面面相觑,做个了然神色:“现在不好过吧。”

    新来的捧着酒碗,愁眉道:“谁说不是?三天两头就要打一场,谁也扛不住这么个折腾法儿啊。”

    角落里有人插嘴道:“苍穹山和幻花宫同属四大派之一,怎么这些年闹得这么厉害?两边弟子就没有一见面不大打出手的,这俩掌门,就不给管管?”

    卢六道:“你是在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呆多少年了,不问事也太久了。正是两派掌门默许,弟子们才越发狠起来斗啊!”

    “这是为啥?六哥你给说说呗。”

    卢六清清嗓子,道:“这说起来可复杂得很了,你们知道现在幻花宫的头儿是谁?”

    “听说是个毛头小子。”

    卢六冷笑道:“洛冰河能被叫做毛头小子,你我都白活了。要说这洛冰河,可不简单,他出身苍穹山派,乃是清静峰沈清秋座下首徒。当年那一届仙盟大会,高居榜首,那叫一个风光。”

    旁人疑惑道:“苍穹山出身,那他怎么就能当上幻花宫的头儿?”

    “仙盟大会后,洛冰河失踪三年,三年里谁也不知道他去过哪儿、干过什么,沈清秋当时说他已身陨,于是,所有人都确信他已经死了。谁知,三年后,他卷土重来,还成了幻花宫举足轻重的人物,在金兰城逼得沈清秋当场自爆。”

    新来的道:“这事儿我一直弄不明白。这沈清秋,到底是冤枉的,还是该死的?”

    卢六道:“到现在也说不清。苍穹山派那肯定是一致对外的,谁提打谁。他们家一向都这幅姿态,连安定峰尚清华叛逃入魔界这板上钉钉的事儿,他们都不许旁人多嘴。金兰城之事后,幻花宫没多久就易主了,老宫主退隐,连个人影都见不到,换洛冰河把持大权,谁提杀谁。”

    有人咕哝道:“就因为个死人啊。”

    卢六道:“这死人搅出来的风波不小呢。沈清秋是苍穹山派的人,还是十二峰峰主之一,他的尸体,肯定要回清静峰跟历代峰主葬在一起的——可问题是,洛冰河不肯交还尸体啊。”

    众人都想到了鞭尸曝尸一类的东西,悚然:“不肯还,苍穹山派难道不会硬抢?百战峰峰主还在呢。”

    卢六摊手:“打不过。”

    “啥?!”众人三观毁灭。百战峰在他们心中的定位,那就是不败战神,实在不能接受。

    卢六道:“你们都不知道?百战峰柳清歌自从金兰城后,跟洛冰河交手无数次,就没一次赢过的!这还没完。洛冰河把沈清秋尸体带回幻花宫,没过几天,就亲自把千草峰的木清芳给截了。”

    有人道:“千草峰向来不问世事,救死扶伤,怎么就招惹这个混世魔王了?”

    卢六道:“洛冰河把人押到幻花宫,让他治活沈清秋。”他唏嘘道:“人都硬了,还治什么?”

    新来的道:“我看两边打架的时候,苍穹山派的总爱叫幻花宫魔族走狗,这又是什么典故?”

    卢六道:“这是因为苍穹山全派上下不知怎么回事,都一口咬定洛冰河是魔族血统。不过,昭华寺数位方丈亲鉴,洛冰河体内灵气运转正常。苍穹山派还是一直坚持这么叫……这你来我往冤冤相报的,两派梁子越结越大。我看,总有一天大船齐齐翻,谁都不用活,所以啊,”他说到最后,不忘自我安慰一下:“像我们这样被打发来守界的,自在清闲,倒也算是件好事。”

    角落里那人糊涂道:“我已经搞不清楚,这对师徒和这两派到底怎么回事了。”

    “仇深似海是一种解释,不过还有另外一种解释……”卢六正要兴致勃勃地八卦下去,忽然,门外传来一阵扣扣之声。

    屋内众人立刻齐齐警觉,方才的惫懒倦怠一扫而光,各自备好兵刃法器。

    边境之地人烟罕至,荒凉异常,整个镇常驻的守界人只有他们一队,外出巡逻的不会这么快回来,而所剩无几的居民更不会大半夜作死出来闲逛。

    屋内无人应答,半晌,木门又被“扣、扣”敲了两下。

    卢六厉声道:“是谁!”

    忽然,一阵阴风吹过,扑熄了桌上油灯与烛火,屋子霎时漆黑一片,只剩炉碳暗红的光幽幽燃烧。

    门窗纸上映出一个背剑男人的影子,那人朗声道:“六哥,是我啊。今天太冷了,我就先回来了,快开门让我进来喝杯酒暖暖。”

    其余人松了口气,骂道:“要死吗你老秦,光敲门不说话,不知道还以为你被鬼吃了!”

    门外那人嘿嘿一笑。卢六心里觉得不对劲,可也捉不住那根弦,嘴里道:“进来吧!”便打开了门。

    门外一阵冷风扑面吹入,空空如也。

    卢六啪的把门关上,沉声道:“点灯。”

    新来的手微微发抖,转身捏了个火诀,火光颤颤映出了几条人影,他还没点蜡烛上,又转了回来,吞吞吐吐道:“六哥,我……我想问问你。”

    卢六不耐烦道:“磨蹭什么?”

    新来的道:“咱们这屋里子,原先是只有六人对吧?”

    “可我怎么现在看着……像有七个?”

    死寂。

    突然,一声暴喝,不知是谁先动的手,惨叫与兵刃相击声高低不一。卢六大喊“灯起!灯起!”众人连忙都施了火诀,但动作太乱,火光乱晃,人影狂摇,晃得人眼睛发昏,反而越发看不清谁是谁,众人怕伤到自己人,都不敢下狠手,叫摸进来的那个东西浑水摸鱼,这里一爪子那里一刀。卢六正恼恨,忽然被掐住了脖子。

    他白眼上翻,双脚渐渐离地,看不清掐自己的是什么。正当以为要命绝于此时。大门蓦地往两边弹开,狂风席卷而入。

    一条人影气势汹汹闯入。

    也不见他如何拳打脚踢,卢六耳边听到一声怪叫,似乎是掐自己的东西发出来的,随后喉咙一松。

    屋内六人惊魂未定,有的已经横躺在地。那人打个响指,屋内数盏油灯齐齐亮起。

    他低头察看片刻,起身道:“无碍。晕过去了。”

    这人浑身黑泥,活像刚从坟里刨出来的,而且满脸胡子,密密遮满五官,明明身形清癯,脸却搞得像个虬髯大汉。卢六盯着他上上下下打量半晌,才一抱拳道:“多谢阁下相救!”

    那人一把搭在他肩膀上:“在下有一事相询。”

    卢六:“请讲。”

    对方道:“现在是什么年了?”

    沈清秋浑身泥土连滚带爬从山上栽下来时,真是想把向天打飞机爆个一万遍。爆灵体还是□□花都随便。

    当初他设想的最多的报名法子,其实是假死。

    但是假死有什么意思?

    傀儡假死金蝉脱壳,电视剧都玩儿的不要得了。

    所以他用的法子是真死。

    当日他可是实实在在自爆了,顺便把洛冰河身体里大部分暴走的魔气都引渡过来,灵脉说是粉身碎骨都不为过。

    置之死地,方可后生。

    日月露华芝被简称为“肉芝”,完全是字面意思。此芝虽然于修炼没啥大用,但好歹是集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长成,如果将它的幼苗圈养在一处灵气充沛的土地,加以引导栽培,精心塑型,血气浇灌,成熟之时,就可以种出*活躯。肉身可以长成,但魂魄却无法用这种办法创造,也就是说,种出来的是一个没有魂魄的空壳子,拿来做容器再适合不过了。

    “春天种下一个小小沈,秋天就能收获一个大沈”,不再是梦想!

    露华芝不是大白菜,浇点粪水也能养活,沈清秋种废了好几株肉芝的幼苗,才种出了一棵没长歪的。

    尚清华与他早早算好了各地坐标,进行远程操作。于花月城最高建筑的地底,设下传送阵法,在日光最盛之时,尚清华在苍穹山上再设一个推送阵法,沈清秋一旦魂魄离体,就会被传送到早就埋在边境深山的成熟露芝之中。

    三个地点,三个法阵,直线连起来就是一个最稳定的等边三角形大循环,绝对稳定,绝对靠谱。

    唯一的瑕疵在于某个人。

    向天打飞机菊苣真是太靠谱了。

    虽然没出现沈清秋之前担心的“胳膊大腿没长齐”或者“关键部位断了一截”这种错漏,但是用化学肥料催熟的日月露华芝,果然有副作用的。

    刚醒来的时候,沈清秋静静等了一会儿,没听到那可恨的谷歌翻译腔的提示音。

    他心中狂喜:系统没出来,哈哈哈系统没出来!劳资换硬件了不装你个病毒软件了哈哈哈!虽然只是暂时放下了心,但也忍不住手舞足蹈……手舞足蹈个屁。

    他整个身体还埋还在土里动弹不得啊!

    埋了一天,从指间蓄力,直到能操控肢体,沈清秋才哆哆嗦嗦爬出来。

    破土而出的刹那,他还没来得及陶醉在清新自由的空气里,就一头栽倒。啊,身体又不听使唤了,一头栽倒。

    整整一天,边走边做广播体操直到晚上,沈清秋行动姿势才看起来像个正常人,好歹没有再同手同脚了。

    人形的模子,用的是他前世沈垣的容貌。不如沈清秋仙风道骨,却也算个不错的皮囊,就是有点儿小白脸混吃等死的颓废之感。可因为养露芝的时候,用了一部分他的血骨,无论如何也会有影响。沈清秋滚到溪水边用一块锐利的山石刮了胡子一看,这张脸仍然和沈清秋十分里有八分相似。他又默默无言地把胡子捡起来贴回脸上了。

    好不容易滚下山之后,抓来这个路人一问——卧槽居然已经过了五年!

    他可以理解刚醒来的时候身体不协调或者偶尔不能动是因为需要一段时应配置的磨合期,但是埋了五年才醒这是怎么回事?!

    好吧,吐槽归吐槽,沈清秋对现在这个状况还是比较满意的。这具身体……简直灵力爆棚!

    原先沈清秋的身体,没有无可解时不时捣乱的话,也算灵力充沛了,只是跟现在这种感觉一比,就像两格电(够用)程度和满格电(刚充完电拔下了插头)的程度。或者直接说他自己就是一台发电机都行!简直比脱胎换骨,易筋洗髓还剽悍。

    这是不是他也要开挂的节奏?!

    沈清秋觉得他好像捡起了一点点重生者尊严!

    卢六道:“守境人居然还要牢阁下相救,真是惭愧。刚才那东西……”

    沈清秋听他讲完刚才之事,道:“这东西,大概不是魔界来的。能模仿熟悉之人身形和语音,不受屋主邀请就不能进门,似乎是鬼界的‘不速之客’。这两界相通,从边境破口涌入也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

    这种生僻的鬼怪也能信手拈来,众人淡淡钦佩之余也略感好奇,这人是怎么突然出现在边境之地的。卢六道:“近些年魔族入侵越来越严重,连其他的妖邪之辈也跟着一起涌入人间了。一场大战恐怕在即……哦,还未请教阁下仙号?”

    沈清秋一句“呵呵在下不才中原苍穹山派清静峰峰首修雅剑沈清秋”没到喉咙就来了个急转弯。好险好险,差点就报上了旧号。他一时想不到别的名号,沉吟片刻,定定吐出四字:“绝世黄瓜。”

    决定了,前尘往事如烟,从今往后,行走江湖,就用这个纵横书评区多年的i吧。

    言毕,沈清秋飘然离去。只剩下一室人石化风中。

    半晌,新来的喃喃道:“他刚刚说的是……绝世……什么来着?”

    卢六猜测道:“绝世……黄花?”

    “难道不是绝世皇冠吗。”

    “不不不,似乎是绝世狂花!”

    沈清秋走出数丈之外,脚底打了个滑。

    那啥,回头还是再想想,换个称号吧……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阿良gn的潜水炸弹、nys同学的火箭炮、玖玖gn的手榴弹,orli、shinyshyness、夜恋、伊与风行、夜魅、此年彼时、彼岸君、巴莱、西门烤翅3、天照萌神、张斯文、板粟炒饭、千子璇、不着调的猪、凉水、望城、番薯、归翛、古古、请认准攻控、_(:3」∠)_、829946、包米白、rjgh、夏点、时诩、小馒头大人、小泓的姐姐、包米白、昭云出岫、愤怒的雀斑斑、果小园、大叔什么的最有爱了嗯、商羽、夕、鹬、碎痕之眸、藏梓、小糜烂gn的地雷。

    昨天又有错字漏字简直不能忍——

    过渡章给沈老师傅升级一下装备

    接下来对攻还是稍微好点吧。

    大家好多都在召唤伏笔,不过有些伏笔不会这么快用掉的ヾ(●w●)ノ

    刚才好像抽了一下,发表了两次新章节,如果大家有看到两章一样的新章节千万不要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