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35章 清算总账第一步

时间:2021-10-01作者:墨香铜臭

    www..,最快更新重生之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

    沈清秋不知回到金字兵器铺的,上了楼,进了房间还浑浑噩噩,一头栽倒在床上,只觉得脑浆、胃液、血流都在翻江倒海,有什么东西顺着它们爬来爬去,辗转反侧。

    上古天魔之血,离体之后,仍能受血统继承者操纵,如被旁人饮下,的确后果不一定只有死,更糟糕,可能性有很多种。

    比如原作中,洛冰河对自己的血操纵自如后,其作用包括毒药、人体寄生血蛊虫、追踪定位仪、物理洗脑工具、情趣工具……等等。

    沈清秋浑身冷汗,半梦半醒,到黎明时才沉沉睡去。还没睡多久,就被阵阵撼天动地的欢呼生生吵醒。

    他跌跌撞撞滚下床。因为晚上和衣躺下的,也不用穿衣。刚要打开门,突然门自己弹开,闯进来一个蹦蹦跳跳的少年。

    杨一玄激动道:“城门开了!城门开了!”

    沈清秋:“什么?”

    杨一玄嚷嚷道:“那些浑身红色的怪物都被抓住了,城门打开了!金兰城总算是挺过来了!”想到父亲的死,眼中又带起泪花。沈清秋自己稀里糊涂,却要去安慰他,心道:这么快,一晚上就都抓住了?

    城门既开,之前在几里外观望的各派修士都涌入城中,聚集在一片开阔的广场地上,木清芳也在那里发放配制的药丸。前几日还死气沉沉的金兰城一片欢喜洋溢。

    一共抓住了七名活着的撒种人,全都用隔离在昭华寺的结界中。

    沈清秋见柳清歌若有所思,走上去低声道:“昨晚怎么回事。”

    柳清歌看他一眼:“你徒弟怎么回事?”

    沈清秋:“他干了什么?”

    柳清歌缓缓道:“昨晚,他抓住了五个,我抓住了两个。”他看着沈清秋:“洛冰河消失的这几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能从百战峰主人手底下抢怪、而且要命的是抢赢了,这真的是非常毁百战峰传人三观的事,简直奇耻大辱!

    而且这数据是不是可以盖章,从武力值来讲,现在的情况是洛冰河:柳清歌=5:2……

    忽然,近处弟子齐齐收敛嘈杂,自觉开道,腾出空间。不远,几派首脑人物缓缓走来。岳清源和幻花宫宫主并行,随后,天一观与昭华寺各行其道。

    洛冰河就站在幻花宫宫主身旁。

    清晨初阳照耀得他一派神清气爽神采飞扬,沈清秋拿来对比了一下自己,顿感郁郁。

    连岳清源走近了,看了他一会儿,也担忧道:“师弟,你脸色,太差了。果然不该让你来的。”

    沈清秋干笑:“只是昨夜没睡好。”

    木清芳派完药丸回来,也是一惊:“师兄,为何一晚上就变成这样?我放在你房间的药吃了吗?”

    沈清秋忙道:“吃了,吃了。”千万不要再问他今天吃药没了!

    那头忽然传来一阵喧哗。沈清秋侧首望去,顿时想扶额掉头。只见有一中年男子,披麻戴孝,领着一大帮男男女女,非要在洛冰河面前跪下,正是那金兰城城主。

    他激动不能自已:“小城蒙各位仙师舍身相救,此恩无以为报,日后若有吩咐,定当万死不辞!”

    沈清秋嘴角抽了抽,真是标准剧情,刷完怪,收小弟收奖励了。而这种时候,永远都只有主角一个人抢光,跟着一起出力的其他人都当背景板了。他自己不说,好歹还有两个是柳清歌抓的呢,木清芳刚才还在那儿发药呢。

    洛冰河的应对也非常标准,谦虚道:“城主快快请起。金兰城安然渡过此劫,多亏各派同心协力相助,一人之力,断难通天。”

    他说话举止,既诚恳又得体,别派听了固然心里平衡了点,自己风光也不损,城主又是一阵大赞:“昨夜亲眼见这位公子一力降住这些害人东西,修为了得。果真是年少出英雄,名师出高徒!宫主您老人家后继有人了。”

    洛冰河听见“名师出高徒”五个字时,笑意加深,有意无意目光掠过这边,蜻蜓点水般在沈清秋脸上点了一下。

    沈清秋展扇回避。

    老宫主看着洛冰河的目光,赞许中带着慈爱。旁人也许看不懂,但沈清秋非常懂,这就是看未来接班人+得意女婿的目光。

    那七个被团团困住的撒种人桀桀乱叫,令人心中烦躁。有人道:“这些龌龊东西,该怎么处置?”

    岳清源道:“清秋,你可有想法?”

    沈清秋沉吟道:“有看过古籍记载,撒种人畏惧高温。似乎有提过,烈火焚烧之法,才能除尽他们这身躯的腐蚀传染力。”

    非常好理解,消毒必须用高温。

    有修士震惊道:“这……这如何使得,这种方法,岂非和魔族一样野蛮残忍?”

    他的声音很快被湮灭在周围金兰城幸存城民一片愤怒的呼喝中。

    瘟疫横行的这段日子里,城中已有无数无辜生命逝去,而且死状全身溃烂,惨不忍睹。好好一座繁华的商业之都,变成了如今这副鬼模样。这时候对撒种人表示同情和发扬人道主义,就等于是整个金兰城的敌人。那几名修士很快就发现,他们被排山倒海的“烧了他们!”“谁反对就跟着一起烧了!”包围了。

    七名撒种人在结界中,大多都龇牙咧嘴,桀桀大笑,毫不示软。沈清秋觉得,它们很可能还认为自己是为本种族创造粮产丰收的英雄。只有一名身材最为瘦小的撒种人抱头痛哭。

    见状,有人又开始同情心泛滥。秦婉约咬咬嘴唇,靠近洛冰河道:“洛公子,那名弱小的撒种人,看起来好可怜啊。”

    洛冰河对她笑了笑,并未应答。

    在沈清秋看来,这对妹子的反应真够敷衍的,应该算不及格,照原作难道他这时候不应该趁机温言软语表示同感吗?怎么洛冰河练级速度提升了,把妹手段下降了?

    奈何人家就长了一张任何角度和表情都仿佛温润如玉潇洒倜傥的脸,秦婉约晃了一下神,自己刚才说过的话也抛到脑后,很满足地继续围观了。

    “他们看起来好可怜”——再可怜,有那些莫名其妙染上瘟疫全身溃烂而死的人可怜吗?

    沈清秋心中正吐槽,这时,一件远远超出他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

    那名瘦小的撒种人猛扑过来,咚地撞上结界边缘,猩红的脸因嚎啕大哭越发狰狞,大喝道:“沈仙师,您可千万别让他们烧死我啊。我求求您了,沈仙师求您救救我啊!”

    刹那间,沈清秋觉得脑子里有根弦,绷断了。

    ……你特么谁啊你!!!

    随随便便扑过来还有叫什么沈仙师我真的不认识你好吗!!!

    整个广场上,数千双眼睛一下子聚焦在沈清秋身上。

    那名撒种人继续干嚎道:“我们只听您的吩咐行事,可没说过要被火烧啊!”

    ……wtf!!!

    这种神展开,这种简单粗暴的指控!沈清秋也是醉得彻底了。

    让他更醉的是,幻花宫老宫主道:“这东西口中所言,沈仙师是否应当作出一番解释呢?”

    可偏偏这么低级的手法还有人信!

    立即有旁人附和道:“不错!”

    而且还不止一个人!

    十二峰对外同气连枝,此话一出,矛头指向十分明显,不少苍穹山派修士都显出不悦之色。岳清源更直接冷了脸。

    齐清萋讥嘲道:“但凡长了心眼的,都该看得出来,分明是这东西死到临头不甘心,还想拉个垫背的,根本是诬陷,魔界宵小都是一水儿的这个德性,居然还会有人上钩,说出去真要笑死人啦!”

    老宫主淡淡地道:“那为何不诬陷别人,单单诬陷沈仙师,倒也值得思考。”

    沈清秋被他的逻辑折服了。

    洛冰河一语不发,仍是一副温文俊秀的模样,专注盯着这边,表情是恰到好处的讶然。

    但是,沈清秋绝对敢保证,他漆黑如星眼睛里,满是笑意。

    原作中让沈清秋罪不可恕的仇恨点在于,他残害同门,亲手杀了柳清歌,不过现在,柳清歌就站在他旁边站着呢。万一有谁要揍他,说不定柳清歌还会帮把手。罪名完全不成立!

    污点不够,污蔑来凑?

    很好。洛冰河,你够狠!

    忽然,幻花宫站出来一名弟子,脸上有点小麻子,正是那日废楼中出言讥讽沈清秋的弟子。他躬身道:“宫主,弟子方才发现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沈清秋面无表情道:“有话便说。既然都开口了,还说什么‘不知当讲不讲当’?”这不是自己打自己脸么?

    那名弟子估计是没想到有前辈会来跟自己呛声,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连麻子都似乎跟着变色了,又不敢呛回去,只得狠狠瞪向沈清秋:“昨日弟子和几名师兄妹都发觉,沈前辈手臂上有几点受染的红斑,看的真真切切,可是今天再看,红斑已经尽数消失了!”

    “苍穹山派木前辈亲口说过,方才在城中发放的药丸须得十二个时辰才能起效。洛公子当着我们的面吃下解药,到现在手上的红斑还没消。为何只有沈前辈痊愈得这么快,红斑都褪得看不见了?无论如何,弟子以为,此点十分可疑!”

    沈清秋心中叹气:他就知道洛冰河压根没那么好心帮他拔除腐种。

    岳清源缓缓道:“我师弟坐镇清静峰,身为峰主,历来是派中表率,品性高洁,门中无一不知,无一不晓。诸位也未免太轻信无稽之谈了些。”

    沈清秋老脸都要红了。师兄你别这样,你是认真的吗,要是为了保我让你昧着良心这么说话,实在过意不去!无论原装还是现货,估计都连“品性高洁”的边儿都摸不到。哦不对,原装货好歹能摸到第二个字。

    老宫主道:“是吗?这和我听到的,可不太一样。”

    沈清秋的心沉了下去。

    看来今天,他是非得被拖下水不可了。

    作者有话要说:呼,终于发完了……

    希望这次没有卡在让大家想杀人的地方。

    谢谢买v的同学们,鞠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