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29章 系统不靠谱

时间:2021-10-01作者:墨香铜臭

    www..,最快更新重生之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

    沈清秋道:“你还记得自己设定过一种千年出世一次的植物吗?”

    “……”尚清华无语:“你这个范围也太广了。这种东西我设定出来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好吗。”

    你自己也知道!

    沈清秋叹了口气,在他耳边说了五个字。

    尚清华闻言悚然,片刻之后,意味深长地大量沈清秋一番。

    沈清秋:“……你看我干什么?”

    “没什么。”尚清华道:“就是觉得,你果然是我的忠实读者。我自己用完就丢的设定,你居然能从旮旯里挖出来,有点感动。”

    “……”沈清秋道:“你明天就跟我下山去它出世之地找一趟吧。”

    尚清华道:“明天?这……是不是有点仓促?”他期期艾艾道:“其实我……想不起来它的具体位置和描述了。全文将近两千万字,提到它的只有一个自然段。你让我慢慢想,想到了再告诉你。”

    沈清秋语重心长道:“那等到洛冰河杀回来,漠北君被他收服,到时候一个杀我,一个杀你,你再想起来也不迟。”

    尚清华:“……好。明天我一定想起来!”

    反正安定峰上,那些诸如新弟子入门怎么给他们分配房间和定制校服这种鸡毛蒜皮的事也不一定非要峰主才能做。

    尚清华回去,苦苦思索一晚,绞尽脑汁,脑袋里翻江倒海地倒腾,终于在黎明前灵光一闪,在地图上勾了个地方出来。

    沈清秋见了地图,一拍桌子,拎着他就下山出发了。一段路吃喝,一段路玩乐;一段路御剑,一段路行车。本来应该是很愉快的。

    唯一有点小小不愉快的是,尚清华坐在驾车位上,长吁短叹。

    “为什么吃喝住宿,出钱的都是我?为什么坐马车,赶车的还是我?”

    沈清秋在车厢内道:“也不害臊。经费是公费,掌门师兄给的,你只是把钱从腰包里掏出来而已。”

    想到临出发前,岳清源叮嘱他的一番殷切,尚清华就心酸至极。

    什么叫“尚师弟,游历期间,清秋就拜托你了。他有毒在身,还望你好好看顾。”

    可不可以连称呼都那么亲疏分明!只不过是小时候修行的地方离得比较远,没当成竹马竹马而已!

    跟他们这种一开始就有峰主悉心栽培的关门弟子比,玩宫心计爬上来的外门弟子就是没人权啊。

    所以说搞后勤真的没前途。

    作为作者,原先拼命把尚清华往极品贱人方向塑造的向天打飞机菊苣,终于体会到了角色的痛。

    尚清华道:“你有手有脚,为什么不自己……卧槽卧槽!”

    沈清秋感觉车厢猛地往前一倾,似乎是尚清华陡然勒马,帘子一掀,警觉道:“怎么回事?”

    马车正穿过一片密密树林。

    四周古木冲天,落叶纷繁,阳光和都被层层枝叶遮挡,连点点光斑都难以见到。

    沈清秋见无异状,也没放松警惕,道:“你鬼叫什么呢刚才。”

    尚清华惊魂未定:“我刚才看见一个女的在地上像条蛇一样哧溜爬过去了!马车不停差点直接碾过去!”

    听起来有点诡异。沈清秋道:“那确实值得鬼叫。”

    林间静谧,暂时并没见到异状。沈清秋不敢掉以轻心,没坐进车厢,而是和尚清华一起坐在了赶车位上,一手捏起剑诀,暗暗观察,另一手从零食袋里抓了一把瓜子,塞给尚清华:“乖,进去嗑着玩儿。”

    尚清华拿来使唤使唤打打杂倒还可以,拿来打怪却是没啥大用。他也知道自己水平怎么样,老老实实接过瓜子嗑了起来。马车走一步,他就嗑一颗。于是,在一炷香之后,他们终于……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两人无语地看着地上那摊熟悉的瓜子壳。

    尚清华道:“嗯,不用怀疑,苍穹山派千草峰出产的龙骨香瓜子,色泽熟红,内壳金黄,肯定是我刚才嗑的那一堆。”

    沈清秋:“知道兜售瓜子是你们安定峰的副业,够了。”

    那么,问题来了。他们怎么会又转回原来的地方了?

    两人面面相觑。

    鬼打墙,一个巨俗巨老的经典桥段,真正摆在了他们面前。

    尚清华想了个土方子:“要不咱用童子尿淋一淋马眼睛试试?”

    沈清秋道:“……马也是有尊严的好吗,为什么要用排泄物淋它眼睛。而且荒山野岭的,你叫我上哪儿找童子尿去?”

    此话一出,他发现尚清华正真诚地注视着他。

    沈清秋:“你看我干什么?我自己本人……暂且不提。沈清秋原角色,你自己写的,外表高洁内心荒淫,整天欲和谐火焚身,少年偷情、青年找鸡,你觉得我现在还是童子?”

    尚清华这个角色好像也差不多。

    沈清秋皱眉凝神细思,忽然一拍大腿。

    他转身钻进车厢,突然又听马车外尚清华一声鬼哭狼嚎。

    沈清秋拿了要找的东西钻出来喝道:“什么东西?!”

    尚清华吓得说话连标点符号都不带了:“你一进去我觉得有个毛茸茸的东西在蹭我脖子抬头一看是一团头发头发后面还有张大白脸没看清啊卧槽!”

    沈清秋抬头,自然看不到任何东西,他心想,不管这东西是什么,它还挺精,知道挑软柿子捏,只敢玩儿看起来怂一点的尚清华,不敢逗他。又拍拍他肩:“再恐怖的东西也是你自己写的,怕什么!”

    他展开手中的物件,原来是取了一张地图出来。

    尚清华道:“大哥,我还以为你这么牛能搞张这个白露林的地图呢,你看清楚,这是大陆地图,整个大陆都在上面,白露林就算标出来也只有一个点那么大。你拿着它找不到路的。”

    沈清秋道:“你自己看,这个地方。”

    他指了指地图下方。

    苍穹山派雄踞东方,天一观安居中部,而南方,则是幻花宫的地盘。

    白露森林那一点,刚好就点在幻花宫淡紫色的边界上。

    尚清华恍然大悟:“幻花宫把白露森林也划进自己势力范围了?所以我们现在不是进了鬼打墙,而是进了他们的护宫阵法?”

    各大门派为防止闲杂人等捣乱,都设有自己的阵法。比如苍穹山派的登天梯,如果是不知门路的凡夫俗子,就会在一万三千级石阶上爬到半死,永远也登不到顶,只能等护山弟子把他们送下去。

    卡在这里,没有人指引,恐怕只能一直原地转圈了。

    沈清秋敲门:“系统?在不?”

    顿了顿,没有回复,他又敲:“不是说24小时在线服务吗?不出来给差评!”

    系统:【您好,系统已进入休眠模式,现在是智能代理,如需服务请自助。】

    沈清秋:“……啥,休眠了?”

    他猛地记起,系统这几天的确都没给他计算b格值和各种新开的奇葩指数。

    智能代理:【系统总能源“洛冰河”已切断联系,后台维护更新中,重新连线时系统将被激活,祝您自助服务期间一切愉快。谢谢。】

    现在已经这么蛋疼了你更新版本后会不会直接让我蛋碎啊——不对重点是原来洛冰河还是总能源我擦!

    沈清秋还要再追问,发现这个代理反反复复给出的都是这两句。

    什么鬼智能代理,这不就跟扣扣的自动回复一个样吗?你也好意思在前面加上“智能”那两个字!

    沈清秋拍尚清华:“敲你家系统,看看还连着线不?”

    尚清华眨眨眼,片刻之后:“说在维护中。”

    原来洛冰河还不只是一个系统的总能源!他一掉线全部系统都跟着瘫痪了!这挂简直开大了!

    这事说严重,其实也没那么严重,无非洛冰河无间地狱练级期间不能刷b格。想想也挺好,不能刷自然也不能减,相当于百无禁忌!

    沈清秋正宽慰自己,忽然觉察一旁灌木丛唆唆异动。

    沈清秋打了个响指,喝道:“出来!”腰间修雅剑澄然出鞘,顺着沈清秋手中剑诀操纵号令,翻飞刺砍,奈何那个东西像条游鱼一般,躲在灌木丛里泥鳅一样滑溜的厉害,百刺不中。

    突然,沈清秋眼前一道刺眼的厉光闪过。那东西尖锐地嘶叫一声,倏地猛往后蹿了数丈,灌木丛已经被砍得七零八落,藏不住东西,那玩意儿早跑了,再无动静。

    他刚才没发大招啊?貌似只是反射了一瞬间的阳光。

    尚清华凑过头来:“难道它怕光?”

    沈清秋:“我靠真的是女鬼啊!”

    两人正想讨论一下,忽然传来一阵极细微的足音。这人身法很好,如果不是沈清秋修为不错,也差点听漏。丛丛林木间,转出一个白衣少年。

    那少年原本剑已出鞘,满脸警惕,而看清来者之后,改为诧异,忙收剑施礼。

    “晚辈觉察结界周围有异样波动,特此赶来,不知沈仙师,尚仙师在此,有失远迎。”

    沈清秋看他长得挺帅,就是有点眼生,客气道:“少侠是?”

    那少年脚底一滑。

    尚清华在他耳边低声道:“……你太不给人家面子了,这是公仪萧。”

    公仪萧稍微有点郁闷。虽然他被被洛冰河从金榜榜首上踹下了,可好歹也是第二名,成绩斐然,加上此前夺冠呼声最高,也常随老宫主拜访各派高层,沈清秋没认出他,真的挺出乎他意料的。

    沈清秋赞道:“果然是少年出英雄。”

    公仪萧道:“不敢当。两位峰主来到幻花宫地界,为何此前不曾告知?怠慢前辈,实在余心难安。”

    这还真把白露林当成他们家地盘了。

    沈清秋道:“并无拜访幻花宫的意图,只是要在白露林处理一桩事件而已。”

    公仪萧一愣,下意识要问是什么事,可总算脑子转得快,生生忍住。

    沈清秋抢先挑明自己是来白露林办事的,又不说明此行目的,摆明了不愿多谈,公仪萧只要不智硬,再怎么好奇,也会念及自己晚辈身份,不敢随意发问。毕竟是老宫主多年的得意弟子,不至于那么ky。晚辈质问前辈的行事,那可太不像话。

    如果换个人,必然要琢磨苍穹山派一下子来了两位峰主,鬼鬼祟祟在他们势力范围边界究竟是何居心。又或者觉得,长在我家院子里,当然是我家的东西。长在我家篱笆墙沿上的,那也是我家的东西。逻辑,就是这么简单。

    沈清秋本想三言两语打发他走,公仪萧却犹豫了一下,道:“虽不知两位前辈要办的是什么事,晚辈不才,斗胆请求一同前往相助。”

    沈清秋面带微笑,嘴唇几乎没动,对队友嘀咕道:“不如捎上他,好歹是个能打的。”

    不能打的尚清华也嘀咕道:“万一他不让咱们拿走日月露华芝怎么办。”

    沈清秋十分无赖:“你傻么你。到时候你拿了就走,他还能强抢不成,回去跟他老师打小报告也是之后的事了,那时候咱早就拍屁股走人了,还等他们来捉?”

    尚清华:“两派交恶怎么办。”

    “屁大点事也值得交恶。再说日月露华芝是保命用的。老命和外交关系,你选哪个?”

    尚清华毫不犹豫道:“带上他走吧!”

    沈清秋抬头,果断对公仪萧道:“走吧!”

    于是,驾车的苦力交给了晚辈。

    他边操控缰绳边好奇道:“沈前辈,晚辈有一事不解。”

    沈清秋道:“请讲。”

    公仪萧道:“依前辈的修为,破入本派阵法,不需片刻,而且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为何会造成如此之大的灵力波动?”

    咳咳。道理很简单,这就像你公式背得滚瓜烂熟,却不一定会做题一样嘛。

    沈清秋半真半假道:“那阵波动并非破除阵法时产生的,而是在应对一只奇异魔物时产生的。”

    公仪萧呆了一下:“奇异魔物?”

    沈清秋道:“其实也难以判断是不是魔物,但形貌邪异,不像正常的人界活物。”

    公仪萧道:“白露林附近,方圆十里就有人烟分布,倒是从未听说受过魔物侵扰。连猛虎野兽也是不曾有的。”

    沈清秋沉吟道:“那究竟会是什么东西?散发披面,骨骼奇软,脸孔浮肿犹如饿殍浮尸。”

    公仪萧诚恳道:“无论是什么,不再出现是最好,如果出现了,不必劳烦两位前辈动手,交由晚辈便好。”

    这话中的敬意倒是不假。他虽然对这位修雅剑前辈了解不多,从前只是远远见过一两面,但上次仙盟大会,沈清秋亲传弟子越过他夺得榜首,他本人也救助了不少幻花宫弟子,确实实话,是以格外尊敬。

    沈清秋见他举止得体,该有的谦顺半点不少,加之相貌和洛冰河是一个风格的,属于那种温柔多情,眉目含笑的俊美,很难不心生好感。

    当然,他完全没注意到这种情绪,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爱屋及乌。

    他所唏嘘的只是:洛冰河,唉,洛冰河。今时今日,东奔西跑,都是因为怕了一个洛冰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