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5章 任务来了

时间:2021-10-01作者:墨香铜臭

    www..,最快更新重生之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

    自从沈清秋从那场莫名其妙的高热里醒来后,“养病”这些天,岳清源来看望过他好几次。身为天下第一修仙大派的掌门,担子上事务不可说不繁杂,却还能对这个师弟如此上心,沈清秋简直都要被他感动了。

    原装货对这样一个人居然也能翻脸不认人,说下手就下手,可见有多人渣。

    岳清源端着他竹舍里奉上来的雪瓷茶盏,眼里满是殷殷关切之情:“师弟休养了这些日子,身体可好些了?”

    沈清秋折扇轻摇,很好地融入在兄友弟恭的同门爱气氛中:“清秋早已无视,有劳师兄挂心了。”

    岳清源:“那算来,师弟也差不多该下山了吧。有什么需要的吗?”

    沈清秋摇扇的手一僵:“下山?”

    岳清源奇道:“师弟病了一场,忘记了吗?不是你之前告诉我,双湖城那一桩事交由你来处理,作为弟子们的一个历练机会?”

    原来是原装货应承下来的麻烦事。

    沈清秋正想随便找个借口推脱过去,他目前还不能把这身灵力和武技适应到收发自如,哪能带弟子下山历练!

    可他还没厚着脸皮翻悔说自己其实身体还是不适,耳边警报提示音,系统冷酷的环绕声响起:

    【初级阶段任务发布。地点:双湖城。任务:完成历练。请贵方点击接受。】

    原来这就是初级阶段任务!看来非去不可了。沈清秋正想问怎么接受,就见到眼前弹出悬浮的任务简介,下方两个选项,左边“接受”,右边“拒绝”。

    他的视线在“接受”上停留了一会儿,选项变成绿色,“叮”的一声,系统提示:【任务接收成功,请详细阅读卷宗,做好准备。祝您马到成功。】

    沈清秋回过神来,对岳清源笑道:“我自然记得,只是这些日子骨头养得懒了,险些忘了这桩。不日我便动身。”

    岳清源点头道:“若是还有不便,不必勉强。历练弟子不急于一时,除害的事其实你也不必亲自为之。”

    沈清秋含笑称是,内心却吐槽道:师兄,你……你知不知道,你跟个发布任务的npc,真的一模一样啊!

    原著有提及过,沈清秋的一切大小杂事都是交给明帆这个心腹处理,这孩子凡是不牵涉到主角时,就会效率和智商都奇高,第二天沈清秋就能出发了。

    离开清静峰之前,沈清秋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形象。身着素白长衫,轻袍缓带,左腰悬剑,右手执扇,端的是风流修雅。

    绝对不会ooc,完美!

    长长的百级白石阶梯下,山门之旁,就是给沈清秋备的马车,还有给数名随行弟子准备的马匹。

    沈清秋:“系统,你逗我呢?好歹这也算个修□□观设定,出行为什么不御剑飞天?”

    系统高冷地回答:【就算是哈利波特式的魔法世界观设定,也不是每个巫师出门都骑扫帚的。太高调。】

    沈清秋:“你蛮懂的嘛?以前在哈利波特那边混过业务?”

    系统打出了一行大大的【……】悬空符号。

    投入运行这么多年以来,有这个闲心跟系统扯蛋套近乎的人,沈清秋还是第一个。

    不过,再想想也对,此次下山是为历练,这些弟子多半年轻资历浅,还没找到属于自己的“剑”。依照苍穹山派惯例,弟子们的修为到一个阶段时,就可以到十二峰中的万剑峰挑一把合适的“剑”。

    说是人挑剑,其实也是剑挑人,如果一个人根本没什么好天资,却非要拿一把集天地之灵气凝结的上品好剑,无异于美女配丑汉,鲜花插牛粪。你想,人家剑还不答应呢。

    洛冰河的金手指,就是在他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把奇剑“心魔”时开启的。

    沈清秋进了马车。这马车外观大气而不华丽,内里也宽敞舒坦的很,一只小小的香炉幽幽燃着。坐定之后,顿了顿,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忽地折扇探出一挑,帘子挑起,他往外一看。

    怪不得刚才觉得这个围着马车忙前忙后的身影熟悉呢,感情这个被众人呼来喝去使唤的打杂的就是洛冰河!

    恰好洛冰河也把最后一样东西——沈清秋每次出行必备的白玉棋盘搬上马车。抬头见沈清秋神色复杂打量自己,微微一愣,恭敬地叫道:“师尊。”

    他之前被沈清秋教训的伤好得差不多了,脸上淤青全消,虽然年纪尚小,五官还没长开,却挡不住眉目之间尚显稚嫩的清隽俊逸。腰杆笔直,行动间自有一股朗朗之气,分毫不像在清静峰上被打压摧残多年。

    虽然是在坐着搬运的粗活,态度却一丝不苟,那专注认真的模样,让人看了很难不喜欢。

    尤其是沈清秋这种本来就对主角有几分好感的人。他对于杀伐果断,恩怨分明的主角一向很有好感。

    沈清秋定定看了他一会儿,“唔”了一声,收回折扇,帘子放下。

    不得不说,主角就是主角啊。怪道这小子虽然落魄,先期没背景没前途没爹疼娘爱的,却也有那么多女一女二女三女四前赴后继投奔怀抱。长得好看才是硬道理!

    当然,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总有同门师兄弟看他不顺眼,要把他揍成猪头了。

    他转念一想,又想起一桩来:不对啊。出行弟子算上洛冰河一共十人的话,刚才却只看到九匹马,还差一匹啊?

    好吧,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会是谁在捣鬼。

    果然,一阵窃笑中,明帆得意洋洋的声音从马车外远远传来:“实在是马匹紧缺,只好委屈师弟你一回了。而且师弟根基差,刚好也趁此机会锻炼锻炼。”

    马匹紧缺个屁,苍穹山派作为近些年修真界第一派,富得流油好吗,差你一匹马?

    明帆却是深谙炮灰作死之道,顿了顿,又说:“怎么?你那是什么表情?不满吗?”

    洛冰河平稳地说了两个字:“不敢。”

    这时,响起一阵少女银铃般的笑声,似是宁婴婴到了,“师兄,你们在说什么呀?”

    少女你来的真是时候!

    沈清秋扶额,宁婴婴就是明帆与洛冰河交恶的催化剂,但凡有她出场,洛冰河总少不了要有苦头吃。

    沈清秋矜持地挑起一点车帘,果然看到宁婴婴兴冲冲地招手:“阿洛,马不够吗?你来和我共乘吧!”

    ……真是给洛冰河拉得一手好仇恨。

    沈清秋都能想象明帆下巴掉到地上的模样了。须知这种落魄主角得到美人另眼相看的剧情,虽说是爽点的一种,却也最容易引人嫉妒打压。洛冰河这时如果接受了宁婴婴的提议,这一路就别想安宁了。

    沈清秋坐在马车中道:“音儿别胡闹,男女授受不亲,和师弟再亲也要有个限度。明帆,为何磨蹭了这许久,还不出发?”

    明帆大喜,心想师尊跟我果然是一条线上的!立刻催动队伍出发。

    小小闹剧暂且搁下,沈清秋收回心思,打开小案一旁的卷宗,继续确认此次的行程。

    这次出行,不仅仅是第一次下山走剧情,更是事关到能不能把ooc功能解冻的初级阶段任务,不由他不认真对待。

    卷宗内容是离苍穹山派数十里之外的一座小城中,近期出现了数桩凶案。已经接连死了九人。

    每名死者都有一个共同点,被细致地、完整地剥去了身上的皮肤。从头到脚,手法之精细,简直就像那身皮从来都不曾长在死者身上一般,令人发指。因此,凶手被称为“剥皮客”。

    连杀九人官府却对此毫无办法,城中百姓人心惶惶,更有人风传是鬼魂作祟——不然怎么来无影去无踪呢?!

    几名大户人家聚集起来,最终才决定请人上苍穹山派,向修仙奇人求助。

    这些信息他之前已经看过很多遍。但是看再多遍也没有半点儿帮助。

    剥皮客是个什么玩意儿?!听都没听过!这特么是附加剧情还是隐藏剧情啊?!危险不?!武力值高不?!哥能不能对付得了啊?!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他质问这些的时候,系统答道:【有什么不一样?之前贵方作为小说看客,小说是一种艺术创作,艺术创作就会有所取舍,该略的略。而现在贵方已经成为这个世界的一份子,自然事无巨细都要亲身经历,被原作省略的剧情也要好好走完。】

    沈清秋无奈。知道无可避免,只得在下山之前加紧练习,尽快熟悉这身功力,早日收发自如,免得被一些从没听过的妖魔鬼怪先搞死。

    马车车厢里一切事物应有尽有,沈清秋还翻出了五六套不同的茶具,一阵无语。上辈子他好歹也算个小小富二代,也没这么穷讲究富贵病好吧。

    洛冰河还在外面,他一直不敢放松警惕,留神着动静。马车外时不时传来一阵哄笑。沈清秋往外扫了一眼。

    洛冰河一个人孤独地走在队伍最后,走一阵,跑一阵。时不时有马匹绕着他,故意激起一阵尘土,弄得他灰头土脸。

    这只是一本书,所有的人都是构造出来的虚幻角色,一切都怪那个傻逼作者,前期就会虐主角虐虐虐,虐你妹啊!

    可是,当这个角色活生生地在他面前被这样对待时,说毫不动容,也太不实际。

    宁婴婴劝阻旁人,根本毫无用处,她急得策马靠近马车,对车里叫道:“师尊!您看看师兄他们!”

    沈清秋心下一动,却不表露出来,不咸不淡地说:“他们怎么了?”

    她声音里带有浓浓的委屈意味,不依道:“他们这样欺负人,您也不说说他们。再这样下去……师尊您教的徒弟,都成什么啦!”

    这算是当面告状了,可明帆等人压根没压力。因为这些行为都是往日的沈清秋默许惯了的,他们只当欺负洛冰河欺负的越狠,师尊越高兴,哪里会有收敛?

    明帆最是高兴。那天在后山果然是洛冰河用不知道哪里学来的妖法在作祟。今天师尊在这里,他就被镇住了。

    沈清秋居然“哦”了一声后,说了一句:“洛冰河,你过来。”

    洛冰河面色平淡,看似习以为常,应了声“是”,便走近前去。

    众人先还幸灾乐祸,以为这是要把洛冰河逮近教训。可他们今天是注定要吓到三观毁灭了。

    因为沈清秋折扇挑起了帘子,朝洛冰河高傲地抬了抬下巴,瞥向马车厢内。虽没说话,这个动作的意味却再明显不过。

    宁婴婴高兴地道:“阿洛,快上车呀,师尊让你和他同乘呢!”

    晴天霹雳!

    要不是深知师尊得道多年,明帆等人都要怀疑沈清秋被邪魔附体了!

    洛冰河也是整个人愣住了。可他反应极快,没迟疑多久,便答道:“多谢师尊。”登上了马车,老老实实,正襟危坐在马车的角落,手脚都规规矩矩,像是怕自己还打着补丁的衣服把车厢弄脏了。

    系统:【警告……】

    沈清秋:“警告什么?我可没有ooc。”

    系统:【‘沈清秋’根本不可能做出这种为洛冰河解困的举动。判定:ooc等级100%。】

    沈清秋说道:“要是单纯是为了洛冰河解困,那当然不可能。可现在我的目的是为了不让宁婴婴对我这个师尊失望。试想,他怎么可能忍心让自己最心爱的小徒弟失望呢?”

    系统:【……】

    沈清秋:“所以我的行为,完全符合‘沈清秋’这个角色的逻辑。你可不能扣我分。”

    通过这些天的交流,他已经渐渐摸清了一些门路。

    系统虽有规则,却并非死规则。既然规则是活的,那就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果然,系统暂时没想到应对策略。沈清秋爽得不行,不禁笑了出来。

    他原本静坐在车厢内,闭眼打坐,似乎已经陷入冥想,这时忽然听他笑出声,洛冰河忍不住看了过去。

    老实说,说洛冰河不惊讶,那是假的。虽说一直对沈清秋尊敬有加,但师尊对他如何、看他如何,他一向心里还是有数的。

    他先前以为叫自己上车,必然是有更厉害的在等着,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却没想到沈清秋理都懒得理他,自顾自打坐起来。

    洛冰河想了想,自己似乎从没这么近、这样仔细打量过沈清秋。

    论皮相,沈清秋真是长得没话说。也许不算一等一的美男子,但就是好看,且耐看。半侧颜的轮廓像是被温柔的流水打磨出来的,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就如同他那一手威震天下的名剑,既修且雅。

    沈清秋一睁眼,就见洛冰河在注视自己。日后男主角专属的那种“目如两点寒星,露齿莞尔,言笑晏晏”的风采,此刻就可窥见一斑。

    洛冰河被他逮个正着,正不知该如何是好,沈清秋已经对他笑了笑。

    这一笑纯粹是下意识的。洛冰河却像被一根细微的小刺刺了一下,忙撤开目光,越发说不清是什么感受。

    很快,沈清秋就笑不出来了。

    系统提示:【违规:ooc。b格-5。目前b格:165.】

    沈清秋:“……笑一下也要扣分啊?”

    系统义正言辞:【ooc就是ooc。】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