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88.第八十七章

时间:2021-09-01作者:星球酥

    www..,最快更新我还没摁住她 !

    第八十七章

    -

    秦渡躺下, 把许星洲抱在怀里, 困得打了个哈欠,将信息点开了。

    夜风吹起纱帘, 他的星洲蜷缩在他的怀里,眉眼还带着烧出的泪花,犹如几个月前的夜晚——可是一切都不一样了,秦渡低下头在许星洲额上一亲。

    许星洲吃了药,终于开始退烧,额头上全是汗水。

    秦渡安抚地摸了摸许星洲的后脑勺儿, 去看那条信息。

    姚汝君:“儿子, 那个小姑娘现在怎么样了?”

    秦渡一愣,不知道他妈怎么会突然问起许星洲的近况, 他其实已经许久不曾和他妈说起过许星洲了——自从上次他妈在医院给许星洲送了那次汤,秦渡后来只和她说过一次自己在陪床。

    秦渡想了一会儿,回答道:“我忘了和你说了。”

    秦渡打完那句话,纠结地想了很久……

    ——他妈妈确实是个讲道理的好人, 但是秦渡不想贸然地让许星洲撞上枪口,也不想让自己的父母在这种尚不成熟的时机见到他的星洲。

    加上他父母确实又对他一向放养, 问出这种问题,应该也不是需要他回答得太细的。

    秦渡抱着许星洲想了一会儿, 说:“上个月出院了。”

    他妈妈:“……”

    秦妈妈又小心地问:“出院的事我早就知道了,妈妈是说, 她现在怎么样了?”

    秦渡说:“挺好的, 现在很正常, 你上次见的时候她自己有点无法控制自己,现在已经恢复到很令人舒服的状态了。”

    秦渡想了想又道:“抑郁症状已经控制了,不会再寻死,每天都很开心,很阳光。她本来就是一个很阳光的女孩子,是那时候不太正常。”

    秦妈妈说:“妈妈明白。”

    秦渡将许星洲又往自己的怀里揽了揽。

    那女孩濡湿的额头抵在他的脖颈之间,秦渡回忆起瓢泼的春夜大雨,他抱回来的湿淋淋的许星洲,她在床上毫无安全感地扯着被褥,泪水濡湿鬓发。

    ——如今,她已经不会再在夜里瑟缩成一团。

    秦渡以眼皮试了试许星洲的体温,他的星洲难受地滚进了他的怀里。

    “师兄……”许星洲模糊地蹭着他:“师兄,头疼……”

    他的星洲黏人得犹如一团红豆小年糕一般。秦渡哄道:“等会就不疼了,已经喂你吃药了……”

    然后秦渡温柔地在许星洲额角抵了抵。

    “睡吧,明早就不难受了……师兄在。”

    ——他说着,将许星洲轻轻放在了枕头上,又展臂抱住了她。

    许星洲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

    她依赖着秦渡,犹如云与风依赖着世界,又像是行星依偎着宇宙。

    秦渡几乎想把她揉进自己骨血之中。

    接着他的手机屏一亮。

    秦渡困倦地睁开眼睛,还是他妈妈发来的微信,他抱着睡熟的许星洲,又揉了揉酸痛的眼睛,将信息点开了。

    秦妈妈这次说:“儿子……妈妈不是想问她的现况,我是想问她这两天怎么样,挺担心的,你回答了我就去睡觉。”

    这个问题太过具体,秦渡觉得有点奇怪,还是回道:“这几天我带着她玩来着,结果她着凉了,现在感冒发烧。”

    那头,他妈妈终于发来了一个安心的小熊表情,说好的。

    秦妈妈一向喜欢这套小熊表情,到处用,而她问的问题其实也称得上稀松平常。秦渡压了那点神奇的感觉,和他妈说了一声晚安。

    接着他抱着许星洲睡着了。

    -

    …………

    ……

    上海电闪雷鸣,夏水汤汤。

    中午时分天地间暗得犹如傍晚一般,撕扯得长街上梧桐七零八落,建筑隔不住倾盆大雨,噼里啪啦的声音砸在玻璃上,仿佛还有冰雹夹杂其中。

    在电视台也好,微博上也罢,这个名为‘纳沙’的台风的登陆都被强调了无数次——东南沿海的第九次台风先后登陆台湾与福建两省,毗邻的上海被捅漏了一片天,大雨铺天盖地,阑风伏雨。

    许星洲望着窗外吸了口气,然后趴在了长桌上。

    柳丘学姐在一边翻书,突然道:“……上海这城市就是这点让我很不习惯。”

    许星洲:“嗯?”

    “一到夏天……”柳丘学姐淡淡道:“……就这么下雨,每次下雨都像天漏了似的。我们那里从来不会有这么可怕的台风……冬天也没有暖气,他们这里习惯穿的珊瑚绒大棉裤,我们在东北都不会穿。第一年冬天我一个东北大汉,就差点交代在秦岭以南。”

    许星洲倒吸了一口气:“这么一说,其实我也挺不习惯的……”

    柳丘学姐:“嗯?”

    “饮食啊,习惯啊……”许星洲懒洋洋地道:“上海人吃得真的好甜。我大一军训就想吃口辣的,结果每次去食堂打带红油的菜,都会上当受骗——你说,那些师傅凭什么把鱼香肉丝里的泡野山椒剔出来?”

    柳丘学姐震惊地反问:“应该有野山椒么?”

    许星洲:“……”

    预防出身柳丘学姐,懵懂无知:“野山椒是不是那个……一个很巨大很粗长的……形状有点工口,就是像男人丁丁……”

    许星洲眼神里写着震惊:“……”

    许星洲:“你都在想什么?”

    柳丘学姐沉吟片刻:“不是吗。打扰了。”

    许星洲嫌弃地说:“你们黑龙江人。”

    柳丘学姐也不甘示弱:“你们湖北人。”

    区图书馆外正下着这两名大学生在上大学之前,见所未见的大雨。两个人对着看了一会儿,又笑了起来。

    “学姐,说白了,”许星洲看着窗外的暴雨开玩笑道:“我们就是有来无回的人——否则我们也不会选择这里。说实话,来这里上学的外地学生,几乎没有人不想着留下。”

    柳丘学姐也沉默地笑了笑。

    柳丘学姐想了许久道:“我的话……填志愿来这里的时候,就是想着,我不甘平庸吧。”

    “我的话,填志愿的时候,考虑的是两方面的因素。”许星洲笑道:“第一点是我想着这里比较有趣,生活都很缤纷的样子,资本的世界,有钱人的天堂,一定也有很多新鲜好玩的事情等着我。“

    许星洲又笑道:“——第二点是因为这里离我的家远一些。我一直觉得我是没有家的,我就算离家漂泊,也没有人会觉得怅然若失,既然要没有家的话,不如来一个自己完全陌生的地方算了。”

    “所以我们忍受着距离,”柳丘学姐淡淡道:“忍受着自己与家庭之间虚无缥缈的那根线。”

    “一个学期回去一次,甚至一年才回一趟家,”柳丘学姐低声说道。

    “……从虹桥始发的二十三个小时又三十四分的绿皮火车,逼仄的上铺,与我们永远有隔阂的天气,适应不了的饮食……这一切都告诉我们,我们正在这世上寻求一个立足之处。”

    许星洲:“嗯。”

    柳丘学姐道:“……星洲,在这世上立足好难啊。”

    许星洲鼻尖一酸。

    他们脚下的行星有着广阔沙漠草原,也有着牛羊稀疏的高地,有阳光普照的地中海沿岸,巴拿马运河与绵长阿尔卑斯雪山,疆域辽阔无垠,几乎处处宜居。

    ——可是,对人来说,‘立足’却是一件他们要学习一辈子的事情。

    “活着也好难啊,”柳丘学姐低声道:“做一个流浪的人实在是太苦了……这条路就像没有出路一样,没人走过,只有我一个人用刀一刀刀地往前劈,我甚至都不知道前面等着我的到底是什么。累的时候我有时候甚至会告诉自己还能一了百了。”

    许星洲揉了揉发红的眼睛。

    “一了百了多轻松啊,星洲。”柳丘学姐说:“如果一了百了了不用考虑这么多了,只要闭上眼睛,我的困惑我的痛苦就会化为齑粉,身后的一切都与我无关。”

    许星洲眼眶红了起来。

    “可是。”柳丘学姐又干涩地道:“我又总觉得……”

    许星洲开了口:“……又总觉得,人间到处都是希望。”

    柳丘学姐沉默了很久,深重地嗯了一声。

    ——这世界苦涩至极,像是酿在酒精中的苦瓜。

    不给她们留下生活的空间,令她们漂泊,令她们绝望,将人们逼至悬崖的峭壁。

    可是,柳丘们和许星洲们还是会在苦瓜罐子里说:你看还有可能性,还有希望——并且还要拼命努力地活下去。

    只要活着,一切都有可能,只要一息尚存就能尝试一切。

    ——因为面前还有万千的道路,犹如平面上的一个黑点,只要存在,就将有无数方向的直线经过它。

    许星洲揉了揉通红的眼眶,对柳丘说:

    “……学姐,我们都是漂泊的星星。”

    外头大雨瓢泼,柳丘不动声色地揉了揉鼻尖,望向窗外。

    -

    晚夏风雨急骤。闪电穿过云层,于半空轰隆炸响。

    豆大雨点噼里啪啦地落在窗外,被风吹扁。

    以往区图书馆的自习室是能亮灯亮到夜里十一点的,今天下午三四点钟就开始陆陆续续地走人了,他们撑起形形色色的伞,唯独柳丘学姐岿然不动。

    她租的出租屋条件不太好,晚上很吵,看不下书,因此今晚大概也会呆到八九点钟。

    自习室里满是众人离去的嘈杂喧嚣,姚阿姨换上今天中午刚买的人字拖,工作人员许星洲抱着一堆杂志穿过人群,将杂志归类到书架上。

    她的身后,姚阿姨关心地问:“星洲,你今天怎么回家?”

    许星洲刚要回答,姚阿姨就温和地提议:“今天不太安全,阿姨老公会来接,要不然我们顺路送你回家吧。”

    许星洲莞尔笑道:“不用啦,阿姨,我男朋友今天来接我。”

    姚阿姨有点可惜地,喔了一声……

    “阿姨老公来接来着,”姚阿姨惋惜地说:“星洲,你们还没见过吧?”

    许星洲甜甜地道:“我男朋友让我别乱动,等会他下班来接哟。”

    她说话的时候都甜甜的,眉眼弯弯,谈到秦渡就开心。

    姚阿姨:“……”

    姚阿姨温有点坏坏地开口:“每次听见你有男朋友,都觉得特别不高兴,星洲考虑一下我儿子吗?我儿子糟心是糟心了点,但还是个挺靠谱挺帅气的青年喔。”

    许星洲哈哈大笑。

    “阿姨,”许星洲笑得喘不过气:“这个问题你也太执着啦!要不然你什么时候把你儿子弄来让我看看好了——不过我先说好,我男朋友也很高很帅的。”

    姚阿姨大笑起来:“行啊!”

    许星洲也笑,姚阿姨背上包走了,外面雨声震耳欲聋。

    许星洲把杂志整理完,看了一眼表,还没到下午四点半。

    接着,许星洲以眼角余光看见,姚阿姨白天坐的桌子上,静静躺着一块表。

    ——那块表,是姚阿姨用来看时间的,被她落在了桌上。

    -

    许星洲追出去的时候,姚阿姨都已经在门口撑起了伞,准备走人了。

    “阿姨!”许星洲大声喊道:“阿姨你的表——!”

    雨声太大,姚阿姨似乎连听都没听见她的呼喊声,许星洲拔腿追了上去,下雨天大理石湿滑,跑起来得注意别摔倒,因此特别耗费体力——图书馆门口铺来吸水的硬纸板都快被来往的人踩烂了。

    许星洲好不容易追上,在姚阿姨肩上拍了拍,气喘吁吁地道:“阿、阿姨……你的表,落在桌子上了……”

    “哎?”姚阿姨也是吓了一跳:“谢谢你……”

    许星洲把表递过去,接着才注意到姚阿姨旁边的那个伯伯。

    叫他伯伯,是因为当许星洲看到他之后,叫不出叔叔两个字来。

    叔叔这个称呼过于平辈,而这个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身居高位者的支配感,因此许星洲只能叫得出‘伯伯’二字。

    那伯伯不说话时气场极其特别,伸手有种岁月铸就的锐利感,也没有与年龄相称的肚腩,是个会保养健身的中年男人——脸上仿佛就写着‘人到中年有家有口,事业有成人生赢家’十六个大字。

    许星洲突然又模模糊糊地觉得这个伯伯长得和秦渡有点像,至少他俩气质极其相似……是都是硬骨头的原因吗?都一看就非常不好相处,好像开口就会怼人。

    然而,这个一看就不好对付的伯伯,在他注意到许星洲后——

    ……居然肉眼可见地,变得及其热情。

    “你就是星洲吧?”那个伯伯慈祥地道:“我听你阿姨经常提起你,她不好意思问,我就替她问了。”

    许星洲:“咦?您说。”

    “等过几年——”那个伯伯微一思索:“过两年好了,两年。那时候我们请你吃个饭吧。”

    许星洲一懵:“……诶?”

    什么叫过几年——不对,什么叫过两年请我吃个饭?

    这是什么邀请啊!什么邀请得提前两年啊!许星洲还没搞懂发生了什么,姚阿姨就掐了一把那个伯伯的后腰让他闭嘴,姚阿姨显然是个熟练工,掐得那块肉绝对非常要命,伯伯登时疼得龇牙咧嘴……

    然而那个伯伯都被掐成那样了,还是不畏姚阿姨强权,坚持道:“你——你一定要来。”

    许星洲都懵了:“……哈?”

    这伯伯明明看上去挺正常的啊……他没毛病吧?

    大雨倾盆,街上犹如河流,许星洲还没来得及面对这个邀约做出属于成年人的、恰如其分的回应,救世主姚阿姨就直接将伞掼在了伯伯的脸上。

    “没事,”姚阿姨温柔地道:“星洲你继续等男朋友吧。”

    许星洲颤抖道:“好、好的!阿姨路上小、小心哟……?”

    姚阿姨刚走进雨里,又折回来,棘手地解释:“洲洲,放心……我们不是人贩子。”

    ……

    许星洲就冲姚阿姨这一句话,劝住了自己,没有报警。

    -

    秦渡下班的时间,显然比那个伯伯晚多了。

    他来的时候都下班高峰期了,那条街本来就窄,放眼望去全是车灯,路况极其糟糕,像被塞住的紫菜包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