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66.第六十五章

时间:2021-09-01作者:星球酥

    www..,最快更新我还没摁住她 !

    第六十五章

    -

    在漫长的、落雨的夜里。

    秦渡抱着许星洲, 她像个顺水飘来的婴儿一般依偎在秦渡的胸口, 眉眼绯红,哭得鼻子都堵了。

    精神卫生中心住院部有着极为严苛的作息, 八点半准时熄灯,秦渡怕许星洲晚上难过,也是八点半上床。

    黑夜中,他的手机微微一亮,是他的微信群。

    秦渡有几个玩的还不错的二代,其中一个家里搞文化产业的公子哥儿在加拿大读书, 前几天刚final完, 他在拉斯维加斯玩了好几天,又飞回了国, 此时在群里吆喝着要聚一聚。

    这群人足有小半年没聚在一起腐败,此时一提,炸了个小锅。

    尼采说:世间万物与性有关,除了性本身——性是权力。

    而男人的聚会无怪乎是这两种东西:权力与女人, 尤其这群人最不缺的就是放肆的权力。那地点定在了陈博涛家开的江边会所,陈博涛叫了几个熟悉的模特, 秦渡一看就知道他们今晚打算照着通宵喝起。

    有人问:“老秦?不来吗?”

    那个在加拿大读书的直接艾特了秦渡。

    秦渡躺在床上,懒洋洋地打字:“你们去吧, 我有事。”

    另一个人在群里说:“你不来我们有什么意思?”

    “老秦最近被他们学校的小姑娘勾掉了魂儿,”有人说:“估计是不敢来了哈哈哈!”

    秦渡想了想。

    ……

    那些交错的灯光。音乐震耳欲聋。嫩模们踩着的十五公分高跟鞋。水晶杯中琥珀色的洋酒和泡在里头的烟头。他曾经轻佻地摸过那些嫩模的腰, 往她们的乳|沟里塞钱:她们的曲线呼之欲出, 一个个明媚又夺目, 红唇犹如烈焰,给钱就笑,廉价又魅力十足。

    秦渡太熟悉这些了。

    不如说这群年轻公子哥儿连放肆都是跟着秦渡学的,他简直就是个他们圈子中浪的标杆,他做的一切都有人效仿却不得:百夫长黑卡,pagani,永远没有女朋友,自由又放肆,父母永远放心。

    秦渡曾在夜店一夜豪掷百万,喝趴了来和他拼的所有人,最后睁着醉意赤红的眼睛,瞪着和他一起来的所有人。

    “操他妈的,”秦渡在凌乱的灯光中,仇恨又绝望地说:

    “——活着真他妈无聊。”

    周围人没有一个人理解他,以为他醉疯了,哈哈大笑。

    秦渡那瞬间觉得死活实在是没意思,活着也太无聊了。

    他犹如根被抻到了弹力限度的弹簧,总想看看自己是不是还活着,他痛苦到无以复加,却无法求助,连个寄托都无。

    秦渡曾经看过一部美国亲子向动画片,片名叫《rick an orty》。那里面有一个天才科学家rick——他是宇宙中最危险的人,他聪明且危险,近乎无所不能,口头禅是一串莫名其妙的音节:“wubba lubba ub ub。”

    后来有个人告诉观众,那句他在嘴边挂了无数次,无论是登场还是快乐地哈哈大笑的时候都会出现的口头禅,真实意义是:

    ——“我太痛苦了,救救我。”

    我太痛苦了,救救我。

    那是思考的痛苦。

    是上帝赋予亚当的善恶之果,女娲吹给泥人的那口气,与聪慧相伴而生,是名为清醒的罪孽。

    秦渡人前优秀又锐利,被众星捧月地簇拥在人群中。可是这位天之骄子却清楚地知道自己永远无法感同身受,他无法生活,人间失格,是个愧为人类的活物。

    于是,那天之骄子用香烟、用昂贵的酒精和震破耳膜的音乐,用疾驰的帕加尼和盘山路的引擎,用大排量的、机械的浪漫,和那些平凡人想都不会想的疯狂来证明自己活着,让自己痛苦又崩溃,令自己绝望又疼痛。

    于是他放松地想:我大概没有死吧。

    ——让秦渡得以以人的姿态,迎接一干二净的黎明。

    ……

    群里仍在闹腾,这群放假没有屁事做的纨绔纷纷猜测这个勾走了秦渡的魂的女孩到底是什么人……

    一定长得很漂亮。那个加拿大的伙计笃定地说,老秦不是外貌协会吗?

    另一个人说:肯定是个段位特别高的,能拿下秦渡这种人精的绝对不是普通人,啊好想被这种段位的姐姐撩一下啊……

    陈博涛试图澄清:不是姐姐,是他师妹,今年才十九岁。

    群里登时炸了锅,有人追着陈博涛问好不好看,是不是美得跟天仙一样?家里是干嘛的?加拿大回来的伙计又感慨:秦渡居然会去恶俗地勾搭自己学妹,我要嘲笑他一辈子。

    秦渡:“……”

    陈博涛在群里艰难地替秦渡澄清,漂亮,不是外貌协会,秦渡看上她的原因,你们看了就明白了。

    黑暗中,秦渡耳边是人间的雨声,隔壁床的邓奶奶打着鼾,高中生熄灯之后还在抱着switch玩马里奥赛车,中年护士穿着软底鞋,轻手轻脚地穿过长廊。

    许星洲会怎么想呢?

    秦渡亲昵地蹭了蹭熟睡的、他的星洲湿润的鼻梁。

    ——她应该会思考马里奥赛车到底好不好玩。

    会想知道护士姐姐家里有没有小弟弟,如果有的话,是在上小学吗?她会试图伸手去雨里摸湿漉漉的爬山虎叶子,可能还会告诉秦渡她小时候分不清爬山虎和壁虎。

    秦渡自己小时候就分不清。

    秦渡的手机屏幕不停地亮起,群里讨论相当激烈……

    加拿大那个伙计猜测:“会不会是床上征服的?”

    “不是没可能啊,”另一个人发了个蘑菇头表情包,饶有趣味地道:“女人忘不了自己第一个男人,我也忘不了我第一个女朋友嘛!话说回来谁能想到,老秦,都二十一了还是……”

    秦渡:“……”

    陈博涛说:“不要上升到对黑山老妖的人身攻击。”

    “可是不是吗?”加拿大那个傻逼说:“咱们这波人就剩一个雏儿。”

    黑山老妖终于在群里冒了泡,慢条斯理地说:“你再说一句。”

    秦大公子不威慑则已,一威慑就极为可怕,令人想起他疯狂记仇的模样,但凡和他相处过一段时间的都被他吓得不轻,群里立时安静了。

    加拿大小伙计:“……”

    秦渡威胁完毕,又给了颗枣,慢吞吞地道:“今晚去不了了,账记我头上,你们随便喝。”

    群里那群傻逼立时疯狂感谢秦老板,并且表态绝不会给他省钱……

    秦渡将手机关上,病室里黑暗一片,只从狭窄窗格和树影投进苍白摇曳的光。

    病室里弥漫开一股辣条味,是邓奶奶之前吃的豆棍儿,此时应该是松开了。秦渡坐起身,把那包辣条重新夹好。

    他的星洲眼睫毛沾着泪水,乖乖地躺在窄小的病床上。两条纤细匀称的小腿上涂着碘酊,鼻尖还湿润润的,眉毛难受地皱着。

    秦渡又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倒扣着不让光影响大家睡觉,躺回了那张窄小的病床上。

    许星洲年轻又美好,眉眼秀丽,像天上闪耀流淌的星辰之河,又犹如隐没水底的月亮倒影。

    于是拥有一切的年轻乞丐,动情地吻亲吻她的眉眼。

    在那晚,在风声穿过世界时。

    ——星辰的河流沉睡在乞丐的身侧。

    -

    ……

    …………

    许星洲拿着一包新的彩纸,吃惊地睁大了眼睛:“复习?”

    一打厚厚的书‘咚’的一声被掼在了桌上,尘土飞扬。

    秦渡拍了拍最上头那本应用统计,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他扛过来这一打教材其实费了不小的力气,许星洲所在的社科类专业的课本格外的厚,还正好在噩梦的大二,教材从新闻学概论到世界传播学概论,再到公共课,还有许星洲仇恨的应用统计学——科目形形色色,一应俱全。

    秦渡在那摞书上一拍道:“你的课本师兄都看了。现在突击,加上你和老师关系好,应该不会卡你,考个a-应该没问题。”

    许星洲:“……”

    许星洲看到最顶上那本四百多页的、有配套习题集的应用统计学,下意识地往被子里躲了躲。

    “——期末考是不可能去考的,”许星洲躲在被子里:“这辈子都不可能期末考,做做选修的结课作业就算了,正式考试可以重修,还可以缓考,总之有缓考就不会去期末考试这个样子。”

    秦渡眉头拧起:“你确定?”

    许星洲以为秦渡是闹着玩,故意让她连住院都住不舒服,于是审视了一下秦渡的表情……

    可是秦师兄眼睛狭长地眯起,是个难得的正经脸。

    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在开玩笑的模样……

    他是真的想让我去考试!许星洲那一瞬间就窒息了,这还有没有半点人性!许星洲立刻躲进了被子里,瑟瑟发抖地蒙住了头。

    “小师妹,”gpa4.0的恶霸憋闷地道:“缓考成绩真的很低,最好还是正式考吧。”

    许星洲:“……”

    许星洲拽着被子大喊:“我抑郁复发了!现在好绝望!听不得半句让我复习之类的鬼话,希望你尊重我——”

    秦渡语气不善,使劲拽许星洲的被子,危险道:“许星洲你再演?”

    “我还在住院呢,呜呜呜……”许星洲躲在被子里,一边哭一边往自己的方向拽被子,大喊道:“秦渡我要去找匡护士告你的状!你不利于我的病情恢复,你今晚就给我滚粗克……”

    秦渡:“???”

    秦渡拽被子用的力气更大了,咄咄逼人地问:“匡护士?许星洲你给我个解释?”

    “对!匡护士!”许星洲死死拽着被子,用哭腔说:“和师兄不一样!匡护士妹妹是个小甜甜,人家都看不得我哭的,我一哭就哄我!那天她还和我说,她看到我都想找女朋友,还说如果有我这种女朋友的话我可以说一不二……欺负都舍不得欺……”

    秦渡:“……”

    秦渡极度危险地道:“你再说一遍?”

    那语气真的非常危险了,许星洲一下子就意识到自己即将大祸临头!

    小浪蹄子求生欲熊熊燃烧:“……不过!虽然匡妹妹很可爱!可、可是我还是最喜欢师兄……”

    “许星洲。”

    秦渡使了蛮劲儿,许星洲的被子拽了下来,许星洲眼角两滴硬挤出来的,鳄鱼的眼泪,立时暴露在了阳光下……

    “——匡护士,上周刚入科,来见习。”

    秦渡说。他醋意滔天,简直想把许星洲拆了。

    “许星洲,你连来见习的小护士都不放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