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46.第四十五章

时间:2021-09-01作者:星球酥

    www..,最快更新我还没摁住她 !

    第四十五章

    -

    下午温暖的阳光中, 许星洲热热的, 毛茸茸的脑袋抵在秦渡的颈窝里头,像一片融化的小宇宙。

    秦渡那一瞬间, 心都化了。

    他动情地与许星洲额头相抵,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任由金黄的夕阳落在他的后背之上。然后他与许星洲磨蹭了一下鼻尖——那个姿势带着一种极度暧昧亲昵的味道,他甚至能感受到那个姑娘细软滚烫的呼吸。

    秦渡几乎想亲她。

    如果亲的话,会是她的初吻吗?秦渡意乱情迷地想。

    ——在她昏睡的时候偷偷亲走一个初吻是不是在趁人之危?可他那么爱许星洲,得到这一点偷偷摸摸的柔情, 也应该是无可厚非的。

    许星洲嘴唇微微张开了些许, 面颊潮红,是个很好亲吻的模样。然而秦渡最终还是没敢亲, 他只抱着许星洲偷偷温存了一会儿,然后起身倒了点热水,把许星洲扶起来,喂她先把不伤胃的退烧药吃了下去。

    许星洲半梦半醒, 吃药却十分配合,她烧得两腮发红, 眼眶里都是眼泪。

    秦渡低声道:“……把水喝完。”

    许星洲睁着烧得水汪汪的双眼,顺从地把水喝了, 秦渡问:“饿不饿?”

    许星洲没听见似的不理他。

    秦渡清醒时已经和医生咨询过,许星洲这种缺乏反馈的情况颇为正常, 他问那个问题时本来就没打算得到任何回应。

    秦渡说:“厕所在外面, 这是我家。”

    许星洲仍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呆呆地捧着空玻璃杯,玻璃杯上折射出恢弘的夕阳与世界。

    秦渡又说:“尿床绝对不允许——师兄下去买点清粥小菜,你在这里乖一点。”

    许星洲这才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她甚至没有对自己身处秦渡家里这件事表达任何惊讶之情,只是表情空白地坐在那儿,像一个把自己与世界隔离开的小雕像。

    秦渡生怕许星洲在他不在时跳楼——尽管她没有流露出半点自杀冲动,还是找了钥匙把卧室门反锁了,这才下楼去买粥。

    他临走时看了许星洲一眼。

    许星洲坐在夕阳的余晖里,身后明亮的飘窗映着整个城市,日薄西山。

    这个姑娘曾经在这样夕阳里,抱着孤儿院的孩子笑眯眯地陪他们玩游戏,也曾经在这样的光线中抱着吉他路演。她喜欢一切的好天气,连雨天都能在里头都能自己把自己逗得高高兴兴的,像是一个孜孜不倦地对世界求爱的孩子。

    可如今,她对这个世界无动于衷,表情木然地望着窗外,像是整个人都被剥离了出去一般。

    ——秦渡被迫锁上门的那一瞬间,只觉得眼眶一阵发烫。

    -

    秦渡去附近还算可心的粥铺买了些百合南瓜小米粥和秋葵拌虾仁,回来时天色并不早,而许星洲已经有些发汗了。

    她额头透湿,连后脖颈的头发都湿淋淋的,难受得缩在床上。

    床头灯暖黄地亮起,鸭绒被拖在地上,整个世界除了他们的角落,俱是一片亮着星点灯盏的黑暗。

    许星洲见到饭,低声勉强地说了声谢谢,而那两个字就像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一般,然后勉强吃了两口粥点,就打死不肯再碰了。

    秦渡问:“你是不是昨天也没吃?”

    许星洲没说话。

    秦渡坐在床边,端起他跋涉三公里买来的粥,义不容辞地、威胁般地道:“你给我张嘴。”

    许星洲带着眼泪看着秦渡,看了一会儿才把嘴张开。秦渡吹了吹粥,称得上笨拙地动手,开始给她喂饭。

    “不想吃也得吃,”秦渡漫不经心地道:“师兄买来的。”

    他刚说完,许星洲就使劲把勺子咬在了嘴里,虽然不说话,但是绝对的非暴力不合作……

    秦渡:“……”

    秦渡试图抽出小勺,但是许星洲牙口特好,她又怕伤着许星洲,只得威胁道:

    “——你再咬?”

    话外之意是,你再咬定勺子不放松,我就把粥倒在你头上。

    许星洲:“……”

    许星洲于是泪眼汪汪地松开勺子——秦渡那一瞬间甚至觉得自己喂饭是在欺负她,但是他愣是硬着心肠,一勺一勺地把那碗粥喂完了。

    不吃饭是断然不行的,何况已经饿了两天,看这个非暴力不合作的样子,就算今天不强硬,明天也得动用强硬手段。

    秦渡喂完饭,低声下气地问:“是不是师兄买的不合胃口?”

    许星洲钻进被子里蜷成了一团。

    秦渡:“……”

    秦公子的第一次当保姆以失败告终,被看护对象连理都不理他,他只得憋屈地探身摸了摸许星洲的被周,以确定她没有藏什么会伤到自己的东西。

    ——没有,许星洲只是要睡觉。

    许星洲闷在被子里,突然沙哑地开了口。

    “……我的小药盒……”

    秦渡想了想那个七色花小药盒凄惨的下场,漫不经心地道:“……摔碎了,你要的话师兄再去买一份。”

    许星洲没回答,闷在被子里,长长地叹了口气。

    秦渡在昏暗的灯光中,望向自己的床头。

    他的大床如今被一小团凸起占据——犹如春天即将破土而出、新生的花苞。

    -

    一切终究还有转机。

    许星洲所需要的——那些会爱她、会理解她的人的陪伴,还是存在的。

    在上海安顿一个年迈的老人,可能在普通人看来可以说是困难无比——但是在他手里却不是。而许星洲以后应该是没有回湖北工作的打算的,那地方对她而言,除了她奶奶还在那里这件事,对她连半点归属感都没有。

    毕竟大多数外地考生考来申城,都抱着要留在上海的打算。

    湖北光是武汉就有八十二所大学,许星洲却在填满九个平行志愿的时候,连一个本省的高校都没有填——她的志愿遍布大江南北,从北京到广州,唯独没有一个是本省的。

    秦渡咳嗽了一声,拨通了程雁的电话。

    他的衣帽间里满是熏香的味道,秦渡朝外瞥了一眼,深蓝的帘子后,许星洲还睡在他的床上。

    程雁那头应该是在玩手机,几乎是秒接。

    “喂?”程雁说:“学长,洲洲怎么样了?”

    秦渡又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道:“她现在睡了,晚饭我给她喂了一点,她不太喜欢那家口味,明天我让我家保姆做了送过来。”

    程雁由衷道:“……学长,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秦渡烦躁地揉了揉自己头发,问:“谢就不用了,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程雁你有没有通知星洲的阿奶这件事?”

    程雁那头一愣,破天荒地地没有马上回答这个问题。

    “这样,”秦渡又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你如果没买回程票的话,连着星洲阿奶的信息一起发给我,我给你们买。时间随你们定,我这边买票容易一些。”

    程雁:“……”

    秦渡散漫地拿着电话道:“是不是联系她阿奶比较困难?电话号码发给我就行,我和老人沟通。”

    程雁沉默了许久,才低声问:“学长,你说的,是她奶奶对吧?”

    秦渡说:“是啊。”

    “要落户我给解决,”他想了想又道:“要住处我这也有,把老人接上来,生活我供。”

    毕竟许星洲谈起她的奶奶时,是那么眉飞色舞,他想。

    秦渡想起许星洲笑着对他说起‘我奶奶小时候给我念小人书,还会给我煎小糖糕,我摔跤哭了会哄我说话,我奶奶天下第一’,提着给奶奶买的粽子时神采飞扬,眉眼弯弯地对秦渡说‘我奶奶最喜欢我了’。

    那个在小星洲发病时耐心陪她说话的慈祥长辈。

    那个传闻中,给小星洲传染了一身吃喝嫖赌的坏毛病的、脾气泼辣的老人。

    他的衣物间里整整齐齐地理着秦渡泡夜店的潮牌、笔挺的高定西装和他前些日子买回来还没拆的gucci纸袋,秦渡用脚踢了踢那个袋子,心里思索那袋子里是什么——他花了半分钟,才想起来那是一双条纹皮拖鞋。

    而话筒里的沉默还在持续。

    “学长,”程雁打破了沉默,沙哑地道:“你为什么会这么说?”

    秦渡又将那个纸袋踢到沙发下头,说:“星洲不是和她阿奶关系好么,我觉得让老人来玩玩或是怎样的都行,来陪陪她,她需要……”

    “——我今天,”程雁打断了他:“下午的时候把星洲托我送给她奶奶的粽子送了过去,顺便看了她奶奶。”

    秦渡:“嗯?”

    程雁哑着嗓子道:“……顺便,除了除草。”

    秦渡一愣,不理解‘除草’是什么意思。

    “她奶奶的坟茔。”

    程雁忍着眼泪道。

    “——都快平了。”

    -

    空调的风在秦渡的头顶呼呼作响,许星洲安静地睡在秦渡的床上,她大约退了烧,连呼吸都变得均匀而柔软。

    秦渡那一瞬间,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程雁的意思,程雁说话时其实稍微带着一点湖北本地nl不分的意思,但是‘坟茔’哪个字都没有能造成发音干扰的可能。

    坟茔?那不是埋死人的地方么?

    秦渡还没开口,程雁就说:

    “她奶奶走了很多年了。”

    “——我以为你知道的,”程雁难过地道:“不过星洲确实从来都不提这件事,不会告诉别人,她奶奶已经离开她很久很久了。”

    秦渡无意识地抱住了自己的头。

    “……应该是初中的事情吧,初二,”程雁说:“早在我认识她以前那个老人就去世了。我是因为她休学复学才认识星洲,而认识她的时候她就已经自己住在奶奶的老房子里了。”

    “学长。”

    “……许星洲就是因为奶奶去世才第二次抑郁症复发,甚至休学的。”

    秦渡张了张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从来都只提那些好的、那些金光闪闪的记忆——那些她奶奶宠她的,那些温暖灿烂的。”

    程雁道。

    秦渡那一刹那,犹如被丢进了水里,肺里疼得像是连最后的空气都被挤了出去一般。

    那些许星洲眉眼弯弯的笑容——那些说‘都怪我是个山大王’时,她又有点委屈又有点甜的模样。

    那些秦渡发自内心地觉得‘她一定是个被世界所爱的人’的时间。

    在那些他所赞叹的瞬间背后,是一个女孩从深渊中满身是血地朝上爬的身躯,是不屈燃烧的火焰,是她在夏夜暴风雨中的大哭,是无数绝望和挫折都不曾浇灭的生命的火焰。

    他只听见了许星洲如流银般的笑声,却从未看见她背后的万丈深渊,皑皑阳光,悬在头顶的长剑,她的巴别塔和方舟。

    “学长。”

    程雁哑着声音道:“……你不知道吧,她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是一个孤家寡人。”

    许星洲,真的没有家。

    -

    晚上十点,秦渡洗完澡,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他生了个锐利又极具侵略性的相貌,鼻梁高挺笔直,刚洗完脸,鼻尖往下滴着水,眼周还有一丝生硬的红色。

    然后他将脸擦了,回了卧室,开门时穿堂的夜风吹过床上的那个小姑娘。

    许星洲仍然缩在他被子里,纤细手指拽着他的枕头一角。秦渡一米八六的个子穿的衣服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太大了,衣领下露出一片白皙有致的胸|乳,换个角度简直就能看光……

    秦渡尴尬至极,立刻把那衣服的衣领往上拽了拽……

    ……胸是挺小的,可是真的挺可爱,他想。

    温暖台灯映着她的眉眼,她细细的眉毛仍不安地皱着,像是在寻找一个安全的角落似的。

    秦渡在床旁坐下,扯开一点被子,靠在床头,突然想起许星洲问他‘那个药盒怎么样了’。

    ……

    ——“七色花小药盒。”

    那现在想来,那实在是一个极度冷静又令人心酸的自救方式。

    许星洲清楚地知道那药盒里是安慰剂,只是普通的糖片而已,可是她仍然在用那种方式自我挽救,像是在童话里扯下花瓣的珍妮。

    在《七色花》童话中,老婆婆给小珍妮的七色花有红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的花瓣,她用红色花瓣修补了打碎的花瓶,用黄色花瓣带回了面包圈,用橙色花瓣带来了无数玩具,又用紫色花瓣送走了它们。其中,小珍妮用蓝色花瓣去了北极——

    ——然后用绿色花瓣回了家。

    所以许星洲的小药盒里,什么颜色都有,唯独没有绿色的糖片。

    …………

    ……

    秦渡将这件事串起来的那一瞬间,眼里都是血丝,疼得几乎发起抖来。

    那姑娘眼睫纤长,在微弱的灯光里几不可查地发着抖,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模样,秦渡小心翼翼地与她十指交握。

    许星洲的手指破了皮,秦长洲作为一个见惯了院外感染的医生,处理伤口时尤其龟毛——给她涂满了红药水,碘伏将伤口染得斑斑点点,衬着皮下的淤血相当可怕,却是一只又小又薄的手。

    秦渡的手则指甲修剪整齐,骨节分明的手指上还有纹的一圈梵文,真真正正的从小养尊处优——然而那双手却茧子硬皮一样不少、属于男人、有力而硬朗。

    许星洲小小的、满是伤痕的手被秦渡握着,像是捏住了一朵伤痕累累的花。

    秦渡酸楚道:“……小师妹。”

    他轻轻揉捏许星洲的指节,如同在碰触什么易碎的春天。许星洲舒服地喟叹出声,不再难受得发抖,而是朝他的方向蹭了蹭。

    秦渡将灯关了,令黑暗笼罩了他们两个人,接着他想起什么似的,一手与许星洲十指交握,另一手从床头柜里摸出了许星洲那个贴满星星月亮贴纸的kinle。

    他还没按开开关——就看到了黑暗中,许星洲睁开的眼睛。

    许星洲那双眼睛里水濛濛的,眉眼柔软得像初夏野百合,显然不是个睡醒的模样。

    浓得化不开的夜里,秦渡沙哑地问:“……怎么了?”

    许星洲手心潮潮的,大概是发汗的缘故,他想——是不是应该松开?她会不会反感与自己牵手?

    许星洲细弱地道:“……师兄。”

    秦渡心里一凉。

    ——她认出来了,秦渡想。

    然后秦渡难堪地嗯了一声,不动声色地将交握着的十指松了。

    “……师兄。”

    许星洲的声音又沙又模糊,带着一股半梦半醒和难言的发抖意味。

    秦渡又嗯了一声。

    下一秒,那姑娘迷迷糊糊地、安心地钻进了秦渡怀里。

    秦渡愣住了。

    许星洲像个小孩子一样,柔软地在秦渡颈窝蹭了蹭。

    ——她的那动作带着一种本能的依赖和瘫软,像是天性里就知道,在这世界上,这角落是安全的一般。

    秦渡几乎能感受到这个女孩子身上异常的、燃烧的体温,她仍然发着烧,可是那是她活着的证明。

    “……师兄在,”秦渡低哑道:“……我在。”

    -

    “……师兄,我难受……”

    黑夜中,许星洲带着绵软的哭腔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