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18.第十七章

时间:2021-09-01作者:星球酥

    www..,最快更新我还没摁住她 !

    #第十七章

    -

    许星洲抱着饮料,踢了踢脚底的花瓣。

    夜里宁静无比,虫鸣复苏,犹如春夜的吟游诗人唱着古老诗歌,许星洲坐在秦渡身边,捧着鲜百香饮料,夜风吹过她黑长的头发。

    秦渡忽然问道:“平心而论,你觉得师兄这人怎么样?”

    许星洲一愣。

    秦渡这个问法其实非常刁钻,带着一丝旖旎的‘你会不会考虑我’和‘你也不要自作多情’,十分恰到好处。

    许星洲想起那个临床的小姑娘,小声说:“……还、还好吧。”

    “……你也觉得还好啊。”秦渡笑了起来,伸手在许星洲头上摸了摸:“真的不是吃我的嘴短?”

    许星洲说:“我请你吃麦当劳也没见你对我嘴短好吧。”

    “因为天经地义啊,”秦渡厚颜无耻道:“你为什么不能请师兄吃麦当劳?”

    许星洲抱着百香果饮料,不和他进行一场二十七块钱的辩论。

    她其实不太喜欢与男孩身体接触,可秦渡成为了一个例外,他摸人脑袋时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温情,令许星洲无法抗拒。

    许星洲一扯他的手指,让他适可而止,别把自己当小狗摸:“你是小气鬼吗!”

    秦渡于是故意拽了拽许星洲的头发,然后屈指对着她的发旋儿一弹,闲散道:“师兄确实不大方。”

    许星洲捂着自己的发旋儿呲牙咧嘴:“你简直是魔鬼……”

    “我小气,一毛不拔,”秦渡伸手揉了揉许星洲的发旋:“睚眦必报,斤斤计较,你骂我一句,我就打你。”

    许星洲:“……”

    这人真的是个垃圾吧,许星洲想。

    秦渡眯起眼睛,笃定地道:“你肚子里在骂我。”

    许星洲立即喊道:“没有!”

    “师兄典型的上海男人,”秦渡往长凳上一靠,惬意地说:“小气记仇,小肚鸡肠,格局也不大,但是会疼女人。”

    许星洲:“……”

    虽然这句话从抠门的秦渡嘴里说出来等于是一句屁话,她对这句话持一万个怀疑态度,但上海的确是这么一个城市,许星洲想。

    她周末有时会路过附近的菜场,那里树木参天,下午金黄的阳光洒落时,都是老爷爷推着自行车买菜,从来见不到多少老奶奶,他们的车筐里全是卷心菜和小葱,有时会有老奶奶陪着一起来,两个老人手拉手回家。

    ——四川男人耙耳朵,上海男人宠媳妇。全国都知道。

    风吹乱了许星洲的头发,她诚实地说:“我晓得,但是你估计是例外。”

    秦渡嗤嗤地笑了出来,散漫道:“你是没见过师兄宠女人。”

    许星洲闻言简直想打他,说:“是啊,见不到。你还是把那一面留给临床的那个小姑娘吧。”

    秦渡突然笑了起来,突然伸出了四只手指头。

    “——小师妹,”他说:“四次。”

    许星洲愣了一下:“啊?”

    “师妹,你提这个小姑娘,”秦渡揶揄地说:“——光今天一天,就提了四次。顺便说一下,我一次都没提过。”

    许星洲:“……”

    许星洲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

    秦渡两指推着下巴,问:“怎么了?这么难以割舍?介绍给你认识一下?”

    许星洲想死的心都有了。

    -

    他们在长凳上坐了许久,久到程雁都发来微信:“你是被抓走了吗?”

    时间一不小心就晃到了九点。许星洲的饮料还没喝完,还在手里捧着。

    程雁发来了微信,又道:“你被妖怪抓走了?被抓走了抠个1。”

    确实该回去了,许星洲想,没有必要在外头留到这么晚。她回了微信,看到微信上还有几条未读信息,包括她曾经的那个高中同学。

    他应该是有事儿找,许星洲连看都没看,就将屏幕关了。

    人声渐渐少了,奶茶店拉上卷帘,黑暗中的阜江校区变得有点可怕。

    饶是学校门禁严格,挡得了社会人员,也挡不住里头可能会有坏人。一个大学校区里上万人,谁能保证这上万人各个是正人君子?破事儿多去了了,上个周理教那头还被抓了个露阴癖,那变态在三楼平台晃荡了半个多小时,最终才被胆大的报警抓走了。

    许星洲想起那个露阴癖的传言,终究难以启齿地对秦渡说:“……那个,秦渡,你能不能……”

    ……能不能送我回去?许星洲想。毕竟都九点了,一个人走夜路还是挺可怕的。

    然而许星洲知道秦渡十有八九不会同意,他近期的人生乐趣估计就在欺负许星洲身上,怎么不得多欺负两句再送她回去啊。

    许星洲又纠结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挫败地说:“……算、算了。”

    秦渡抬起眼皮,问:“让我送你?”

    许星洲犹豫道:“……其实也不用……”

    “不用什么?”秦渡漫不经心地说:“起来,走了。我从来不让女孩自己走夜路。”

    秦渡说那句话时没有半点揶揄的意味,仿佛那极为天经地义:就算许星洲不提,他也不会让她独自走在黑暗里。

    许星洲那一瞬间有种难言的感动,秦渡虽然坏是坏了点,却的确是个相当让她舒服的男人。

    但是下一秒,秦渡就大义凛然地道:“——正好,我一个人走夜路也害怕,你送我回车吧。”

    许星洲:“……”

    -

    夜色浓郁,灯光下飞蛾砰砰撞着路灯,月季吐露花苞。

    学生三三两两地下了自习往宿舍走,人声尚算嘈杂,小超市里挤着穿睡衣的人。许星洲挤在人群里,拉着自己的小帆布包,跟着秦渡朝宿舍的方向去。

    春夜长风吹过,许星洲一个哆嗦,朝秦渡的方向黏得近了点。

    “……妖、妖风真可怕。”许星洲打着颤道:“刚刚喝了凉的,果然还是不大行……”

    秦渡:“……”

    秦渡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把外套脱了,丢给了许星洲。

    这个动作让许星洲差点感动落泪,她想不到秦渡还有如此绅士的一面——许星洲小心翼翼地裹上了外套,那外套暖和又宽大,里头尽是秦渡的体温。

    秦渡突然状似不经意地问道:“许星洲,你很少穿别的男人的外套?”

    许星洲被热气一迷,有点晕晕乎乎的,闻言笑眯眯地、诚实地点了点头。

    秦渡冷哼一声,漠然地说:“也是,一看就姬姬歪歪,哪个男人会喜欢你这种师妹。”

    许星洲没听懂:“哈?什么喜欢不喜欢?什么姬姬歪歪?”

    “——我说你天天在外头撩妹,连麻雀都不放过。”秦渡叭唧一弹许星洲的额头,恶意道:“所以一看异性缘就差到谷底。你就说你这种浪货有没有人追?”

    许星洲被弹得捂住额头,委屈地说:“……有没有人追关你屁事!别打我脑袋。”

    秦渡得意地问:“不好意思说是吧,嗯?就你这个小浪模样,有没有人对你有过明确好感?”

    许星洲简直欲哭无泪,怎么穿他个外套都要被查水表,浪有错吗!话说秦渡这个人也太糟糕了吧!而且有没有人追关你屁事,你去勾搭那个临床的啊……不对,怎么又提了第五遍……

    许星洲发现今天自己脑了第五遍‘临床小姑娘’时,只觉得心里要被憋死了——而且她的确母胎单身,说出来都觉得丢脸,也不肯答话了,低下头闷闷地往前走。

    秦渡意气风发地拍了拍许星洲的头,道:“你早上还跟我说你那个同学惦记你三年,还人格魅力不可抗拒呢,这同学连正式示好都没有!亏你早上跟我说得信誓旦旦的,结果还是个没人爱的小可怜儿。”

    许星洲:“……”

    许星洲更为恶毒地攻击他:“你怎么比我还意难平?你已经念念不忘一整……”

    ——然而,话音都还未落,许星洲的手机就响了。

    -

    花朵垂在枝头,月亮挂于东天枝头,远处大厦层叠如峦,在夜幕里犹如沉默的巨人。

    许星洲掏出震动的手机,她的手机屏幕上幽幽地亮着三个字:

    ‘林邵凡’。

    许星洲看着那三个字时,甚至恍惚了一下。

    秦渡疑道:“这是谁?”

    许星洲想了一下,不知道是先从林邵凡的过去开始介绍起,还是从她与林邵凡此人的相识开始讲述起。

    但是最终,她还是想到了最简单的介绍方法。

    许星洲停顿了一下,颇为严谨地说:

    “——半分钟之前,你还念念不忘的那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