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八章 铩羽而归

时间:2021-09-11作者:风御九秋

    www..,最快更新长生 !

    张秉一此言一出,义庄内外哗然一片,谁也没想到张秉一竟会即时收录,此举等同告知众人龙虎山势要庇护长生周全。

    众人哗然的原因也各不相同,大部分人是对事发突然的错愕,还有一些人是对张秉一豪气干云的钦佩,另有一些人心存疑惑,想不通张秉一为何破例降下天师法旨,越过阁皂山直接恢复了罗阳子的道籍,要知道罗阳子生前多有挖坟掘墓之举,张秉一此举很可能会折损龙虎山上清法庭的声誉。

    最为激动的无疑还是长生,他没想到张秉一会说出这番话,要知道张秉一乃一代宗师,德高望重,似这种泰斗级的人物是不能乱说话的。为了保下他,张秉一不惜与众多江湖门派反目,甚至还赌上了龙虎山的声誉,江湖中人虽然不知道他已经背下了大量武功秘籍,却知道他知晓罗阳子生前所收集的武功秘籍的下落,张秉一执意维护他,势必会落人口实,被心思阴暗之人诟病救他是别有用心,另有所图。

    除了激动,长生更多的还是感动,他没想到张秉一对他离开阁皂山之后的所作所为了如指掌,连他救助过多少人都知道,不过仔细想来此事应该不是张秉一授意,而是张墨所为,是张墨让付东和郑道之暗中留意,将他所做的善事逐一记录汇禀,包括他先前在汉城写下的药方救治了多少百姓也进行了大致估算,张墨之所以要这么做,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能将他收入龙虎山而进行铺垫。

    张墨知道他不愿再拜他人为师,想要让他拜入龙虎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恢复罗阳子的道籍,而罗阳子已经不在了,再无赎罪可能,想要恢复道籍,只能自他身上着手,详细记下他所做的善事,以此抵偿追授,只有恢复了罗阳子的道籍,他才会感恩戴德,投身上清。

    张墨对他有所了解,知道他不愿背叛亡人,也知道他不愿给别人添麻烦,如果不曾追授罗阳子道籍,便是张秉一当众决定收下他,他也不会同意并寻求庇护,宁愿自己独自面对。

    龙虎山在接到郑道之所放信鸽之后,张墨肯定和张秉一进行了交谈,在此之前张秉一可能并不知道张墨在暗中关注他,是张墨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并恳求张秉一出面救他,如若不然,似张秉一这种身份的前辈真人是不会参与江湖纷争的,更不会冒着得罪阁皂山的风险恢复罗阳子的道籍,要知道罗阳子可是阁皂山的道人,阁皂山将其除名之后,张秉一以上清天师的身份越级恢复罗阳子的道籍等同打了阁皂山的脸,老二做出的决定,老大进行纠正,老二脸上肯定挂不住。

    再者,师父罗阳子生前所做的一些事情的确是错的,将挖坟掘墓之人恢复道籍,张秉一冒着极大的风险。

    虽然知道此事张墨是主因,长生却仍然对张秉一感恩戴德,张秉一冒着这么大风险救他,张墨的恳求是一部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张秉一认可他的人品,认定他以后不会给龙虎山丢脸。

    长生从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对谁感激涕零,此时他却不可自制的热泪滂沱,对张秉一,张墨,乃至整个龙虎山都充满了感激之情,一半为自己,一半为师父。

    张秉一说出了这番话,最为气恼的无疑是丐帮众人,龙颢天气急败坏,“老东西,你到底讲不讲江湖规矩?早不收晚不收,我们要抓他,你就收,你这是摆明了要跟我们过不去呀。”

    “龙颢天,你一个欺师灭祖的少林弃徒也配说什么江湖规矩。”己方有人叫骂。

    “不知死活的东西,竟敢辱骂我们帮主!”公孙承威高声呼喝。

    “公孙承威,你当年为何被人自玉皇顶撵了下来,可是因为寂寞难耐,夜半时分偷看师娘洗澡?”有道人喝问。

    可能是发现张秉一多有不满,说话的道人急忙领罪,“无量天尊,弟子失言了。”

    “娘类个脚,管你收不收,这小东西我们要定了,”龙颢天高声下令,“一起上,弄死这群牛鼻子。”

    龙颢天喊罢,屋外一片刀剑出鞘之声。

    就在此时,高处突然传来一声禽鸟唳叫,这禽鸟鸣叫之声悠长响亮,绝非寻常禽鸟所能发出的。

    禽鸟唳鸣未止,空中便有声音传来,“福生无量天尊。”

    口宣齐全道号,说明来人乃是渡过天劫的紫气道人,长生先前曾经听过张善说话,认得他的声音,来的正是张善。

    道人唱诵福生无量天尊多有慈悲威严,但张善的这声唱诵却是只有威严没有慈悲,不消说,他自空中已经听到了龙颢天的叫嚣,已然怒火中烧。

    不等张善落地,空中再度传来一声禽鸟鸣叫,随即便是婉约清脆的女声,“福生无量天尊。”

    长生闻言心中一凛,是张墨,张墨也来了。

    道士跟和尚不一样,和尚讲究隐忍,但道士不管那套,至少上清道人不管那套,是人就有喜怒哀乐,张氏兄妹的这声福生无量天尊看似是在齐全礼数,实则是在展示实力,两个紫气高手,足以令众人紧张忌惮。

    “天雷掌!”张善吐气发声。

    江湖上有个规矩,动手过招之时都要喊出自己所用的武功名称,以此让对方做到心中有数并有所防范,张善的声音发自半空,说明他尚未落地便已经出手。

    “金刚掌。”龙颢天怒吼发声。

    龙颢天话音未落,外面便传来了震耳欲聋的轰然巨响,随即便是四散冲突的凛冽气浪。

    伴随着众人的惊呼闪躲,张善翻身落于门外,恭声开口,“父亲。”

    “父亲。”张墨也落到了门口。

    “嗯,”张秉一和声说道,“你们既然来了,便由你们接手,不是万不得已,不可肆意妄杀。”

    冲二人交代过后,张秉一和声说道,“龙虎山无心与诸位为难,天下之事,以和为贵,贫道先行一步,福生无量天尊。”

    “恭送天师。”己方道人稽首送别。

    有人走进了屋子,长生不但熟悉张墨的声音,还熟悉她的气息,张墨的身上有淡淡的兰花香气。

    “莫怕,我与你做主。”张墨低声说道。

    长生心中激动,冒着岔气走偏的风险缓缓点头,这是张墨第二次对他说‘我与你做主’了,上一次是在阁皂山。

    “不要乱动,收心凝神。”张墨言罢,转身离开。

    在张墨与他说话的这段时间张善并没有开口,外面显得很是安静,张墨出门之后外面仍然无人说话。

    张秉一临走之前的那番话看似是告诫自己的儿女,实则是在警告众人,不是万不得已不可肆意妄杀,言下之意就是他们可以肆意妄杀,毕竟万不得已的尺度并不是死的。

    “龙颢天,你还要弄死我们这群牛鼻子吗?”张善冷声问道。

    张善虽然以善为名,却并不是迂腐之人,这一点长生早就知道了,因为在阁皂山时张善就曾经当面讥讽过对张墨无礼的罗顺子。

    “操。”龙颢天骂了一声。

    龙颢天骂过之后便没了下文,张善也没有再理会他,沉声说道,“诸位不要受人蛊惑,早些散去吧,他日江湖再见还是朋友。”

    先前张善曾经与龙颢天对过一掌,长生不知道对掌的结果,但外面的众人都看到了,张善可能没赢,但龙颢天肯定没胜,眼见张善肯给自己台阶下,宋财第一个站了出来,“张真人所言甚是,只是一场误会,先前在下就曾向老天师表过态,虽然亡弟之死与那少年多有干系,但只要那少年是龙虎山门人,在下今日便不与他为难,在下先行一步,二位真人自便。”

    宋财言罢转身就走,此番外面没人再嘲讽他,不消说,众人都与他同样的心思,而今张善和张墨都来了,龙虎山与其他门派不同,龙虎山是张氏世袭,张氏血亲可以修炼只有张家人才能修炼的高超法术和武功,这二人可不比寻常的紫气高手,谁再垂涎秘籍滞留不去,谁就是自讨没趣。

    有人做第一,就有人做第二,随后又有几人硬着头皮上前说几句场面话,然后尴尬退去。

    大部分人都是悄然退走,并不与张氏兄妹打招呼。

    “龙颢天,你是走是留?”张善沉声问道。

    “操,你当老子怕你不成。”龙颢天色厉内荏。

    “你若不走,便与我对战一场,既分胜负,亦见生死。”张善冷声说道。

    “操。”

    “走吧,丢脸总好过丢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