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佛骨舍利

时间:2021-08-20作者:风御九秋

    www..,最快更新长生 !

    冷敬南言罢,随行众人轰然应是,赶车的马夫响鞭催马,马车在众人的拱绕之下疾驰向西。

    到得这时长生已经不再紧张,实则也不是不紧张,而是他知道紧张也没用,该来的迟早会来。

    众人一路疾行,终于赶在天黑之前到达渝州,渝州乃西南边陲重镇,城大墙高,按照惯例入更之前城门都会关闭,但守城的士兵却并没有完全关闭城门,巨大的城门只推上了半扇,还有半扇是开着的,直待众人疾行入城,士兵们方才彻底关闭了城门。

    见长生疑惑回头,冷敬南出言说道,“渝州刺史刘有成乃佛门居士,我们此番就往他的府上去。”

    听得冷敬南言语,长生点了点头,怪不得士兵等到他们进城方才关闭城门,原来是此间主事之人事先交代过。

    渝州城真的很大,进城之后又足足行了一炷香的工夫方才赶到了位于城池中央的刺史府,刺史府既是刺史的私宅,又是渝州的官府,府衙前有一处偌大的广场,此时广场上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车马和轿辇。

    吕枫等人先到了片刻,此时正在与自府外等候的几人说话。

    见冷敬南等人到来,等候之人急忙冲其打招呼,请他过去一同说话。

    简单的交谈之后,冷敬南回返,神色多有不悦,“得知几位上师要来接迎转世灵童,刘大人擅作主张,请了本地乡绅前来献礼朝圣,前院多有闲杂人等,委屈法王走侧门吧。”

    走哪个门长生倒是无所谓,但冷敬南等人却感觉委屈了长生,吕枫那队人马亦是如此,一边往后门圈绕,一边抱怨刘有成自作主张。

    刺史府占地颇广,绕了好一会儿众人方才来到侧门,此时夜幕已经降临,吕枫牵着那个小胖子先行进门,冷敬南引着长生紧随其后。

    门内站立着几个身穿袈裟的年轻僧人,他们所穿的袈裟与中土的袈裟不太一样,也不是光头,但头发都剃的很短,见吕枫和冷敬南引着候选灵童进门,几位僧人急忙冲小胖子和长生行礼,行的是合十礼,说的是阿弥陀佛。

    小胖子满脸惊恐,畏缩后退,长生比他强一点,硬着头皮拱手回礼,拱手和抱拳不一样,抱拳是武人礼,拱手是儒家礼。

    这几个年轻僧人都认识冷敬南和吕枫,简短的交谈之后先行引路,冷敬南和吕枫四人后行跟随。

    行走的同时一名僧人低声冲冷敬南和吕枫说明情况,此时四位上师已经到了,而另外两队也早于他们先行来到,不过上师们并没有与先到的候选灵童见面,双方分别待在不同的院落里。

    冷敬南和吕枫对于刘有成自作主张,将今晚四位上师要在刺史府选出转世灵童一事泄露出去很是不满,对于他们的不满,僧人亦有回答,只道甄选灵童乃神圣隐秘之事,绝不会于众目睽睽之下进行,那些前来献礼朝圣的信众居士只能留在前院,而随后将要进行的甄选会在中院进行。

    刺史府的后院是田字形格局,几位上师此时正在东南方向的院落里诵经,念的什么长生听不懂,不像是中土语言。

    长生等人是自西门进来的,进来之后径直被带进了东北的院落,那院落有正屋和东西厢房,进了院子,冷敬南和吕枫自院中等待,长生和小胖子被分别带进了两侧厢房,里面有早就准备好的木桶,要沐浴更衣。

    沐浴更衣之前还得剃头,长生的头发不久之前被烧没了,也就不用剃了,直接洗澡。

    这几日长生身上的燎泡也好的差不多了,他身上涂抹了黄鼠狼的油脂,臊气的很,迫切的想要洗澡,故此和尚一说,他就主动脱去衣裳跳进了浴桶。

    长生洗澡的时候,东厢的小胖子正在哇哇大哭,一边哭一边嚷,只道不剃光头,不剃光头,不过既然来了就由不得他了,即便不是转世灵童那也是影佛灵童,和尚是当定了。

    长生原本穿的是镖师们送他的衣服,他跳进浴桶之后,有和尚端来了木盘,里面是一套叠的方方正正的灰白色麻衣,除此之外还有小衣底裤和僧鞋。

    见和尚要将他的旧衣服拿走,长生急忙出言阻止,待和尚出门,他便跳出浴桶,捏了捏左袖,确定那封书信还在里面,随后便用衣服将钱袋和那段梧桐树枝裹了,推开后窗,扔进了夹道的花丛。

    检试过后总不会连夜赶回寺庙,总要在这里住上一晚的,届时他就会设法逃跑。

    长生洗完澡出来,小胖子还在东厢哭喊,吕枫心中焦急却不得入内,只能贴窗安抚。

    俗话说人靠衣裳马靠鞍,沐浴更衣之后,长生精神许多,加上他并不紧张,颇显从容,这让冷敬南越发坚信他就是转世灵童。

    小胖子头还没剃干净,还得等上一会儿,长生和冷敬南便被和尚带去了正屋,正屋有四张桌子,每张桌子上都有食物点心,其中两张桌子上已经有人了,每张桌子都是两个人,不消说,分别是另外两队的领队和候选的灵童。

    冷敬南认得另外两名领队,与他们打过招呼之后便与长生落座。

    长生一边吃着桌上的点心,一边打量那两个候选灵童,那两个候选之人的年纪跟他差不多,都是国字脸,大眼睛,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垂眉闭目,正襟危坐。

    长生打量二人的同时,冷敬南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只不过他一边打量二人,一边自心中将二人与长生进行比较,平心而论单从面相上看二人比长生更像僧人,这二人都是国字脸,眼大鼻挺,而长生是鸭蛋脸,眉清目秀,脸型这东西是永久的,不会因为变瘦长胖而改变,哪怕长生日后长胖了,也不会变成国字脸。

    再有就是气度,那二人坐姿端正,沉稳安静,而长生坐姿随意,自然从容,甄选在即还能一边吃东西一边打量那二人,虽然气度不俗却不太像僧人。

    到得这时,冷敬南心里开始犯嘀咕了,自信也有所动摇。

    就在此时,小胖子被吕枫带了进来,头发被刮的一根不剩,可能刮的时候不老实,头上还有几道血痕。

    见到早来的两名候选灵童,再看看坐在自己旁边不停抽泣的小胖子,吕枫心里也开始打鼓,他先前之所以自信是因为拿小胖子跟长生进行了比较,可是跟先到的两人一比,小胖子小鼻子小眼儿的,好像也没什么法相。

    打量过先来的二人,吕枫转头看向冷敬南,而冷敬南此时也恰好正在看他,二人交换过眼神,颇有同病相怜的意味。

    候选之人准备妥当了,甄选之人却仍在诵经,也不知道他们唱诵的是什么经文,诵过一段儿又来一段儿,那两个先到的候选灵童口唇微动,貌似在跟随念诵,而长生则听得浑浑噩噩,迷迷糊糊,小胖子更离谱,哭过一阵儿竟然睡着了。

    一直等到二更时分,诵经之声终于停止,不多时,有僧人来到,要带四人往中院进行甄选。

    这时候四队的领队之人就不能跟着了,吕枫虽然此前并不看好长生,此时却只能将睡眼朦胧的小胖子拜托给长生,请他帮忙照应着。

    几名僧人双手合十走在前面,两名器宇轩昂,面方口阔的年轻人跟随在后,长生拉着肥头大耳的小胖子走在最后。

    中院的中厅甚是宽阔,地上铺着厚厚的毛毯,四面墙壁上悬挂着各种佛像,中厅里先前的陈设已经被搬走了,房间正中铺设黄色的法毯,法毯旁边放着两口很大的木箱,房屋四处燃点着大量灯烛,将整个中厅照的亮如白昼。

    中厅西侧自北向南有四个硕大的黄布蒲团,上面坐着四个老和尚,这几个老和尚年纪都在七八十岁以上,身上穿的都是大红袈裟,全是光头,却不似中土和尚那般剃的油光锃亮,有很短的发茬儿,也没有戒疤。

    四人身形样貌也各不相同,最北面的那个年纪应该最大,身形消瘦,两腮无肉,眉毛胡子全白了。

    北二的老和尚长了个大鼻子,神情严肃,不怒而威。

    南二的老和尚个子很矮,天生喜相,不笑而笑。

    最南面的老和尚年纪最小,肤色黢黑。

    长生等人进门之后,四名护法上师并未起身,只是双手合十,唱诵佛号,“南无阿弥陀佛。”

    先到的两名候选灵童双手合十,弯腰回礼。

    长生没有照搬模仿,而是拱手回礼,小胖子见长生抬手,也学着他冲几个老和尚抬了抬手。

    由于不是正规的坐床大典,便没有太多的繁文缛节,北面的老和尚冲几名引路僧人点了点头,“开始吧。”

    那些引路的僧人合十应是,走到大厅正中,打开了其中一口木箱,自其中拿出了大量物件依次摆放在黄色的法毯上。

    僧人拿出来的东西长生大部分都认得,分别是佛珠,剃刀,拐杖,砚台,毛笔,经书,滤水袋,用来洁齿的杨木,还有吃饭用的钵盂。

    这些东西每一种都不止一件,依次摆放用去了很长时间。

    “瘸子哥,我想尿尿。”小胖子有些紧张。

    见他喊自己瘸子,长生有些不高兴,“憋着。”

    此时那几名僧人已经将诸多物件摆放妥当,大厅南门和北门都是关着的,南门外就是前院,前院此时聚集了大量信徒居士,他们可以听到屋里的声音,也能透过窗纸看到屋里众人的影子。

    摆好之后,引路僧人向四人讲述说明,法毯上一共有九种物品,每种五件,候选的四人需要自九种物品中选出自己最喜欢的一件。

    虽然引路僧人未曾说明,长生却猜到这九种物件都是法王生前使用过的,每种五件,只有一件是属于法王的。

    长生和小胖子来的晚,另外两人来的早,就由他们二人先选。

    其中一人迈步上前,逐一挑选,看的仔细,选的很慢,每选一种,引路僧人就会记下。

    一人选完,第二人继续。

    在他们挑选的时候,长生也在打量那些事物,到得这时他已经彻底放心,因为这些东西每一种他都感觉很陌生,都不喜欢,也都不熟悉。

    “瘸子哥,我憋不住了。”小胖子难受夹腿。

    瘸子哥也是哥,长生闻言急忙低声安抚,“我选快点儿,你选完就能出去尿了。”

    轮到长生选了,果真选的很快。

    长生快,小胖子比他还快,夹腿捂裆,“这个,这个,这个,这个…...”

    逐一指完,转身就跑。

    四人选完,坐在最北面的僧人缓缓抬手,隔空移物,将九种物件逐一选出一件。

    引路僧人将四人所选与正确事物逐一比对,四人所选的正确之物都没超过三件。

    见此情形,为首的护法上师只能沉声下令,“请出法王佛骨舍利。”

    听得上师言语,引路僧人将那些物件收进木箱,又打开了另外一个木箱,自其中抬出一个略小的木箱。

    打开木箱之后,里面竟然还有个铁箱。

    就在长生定睛打量那铁箱之时,小胖子别别扭扭的回来了。

    “小胖子,你怎么这么快?”长生随口问道。

    “我解不开腰绳儿。”小胖子低声嘟囔。

    小胖子虽然声音很小,屋内众人却能听到,再见他裤子湿漉漉,无不皱眉摇头。

    此时那几个引路僧人已经打开了铁箱,自里面端出一个更小的箱子,箱子通体发黄,想必是铜箱,

    铜箱里面竟然还有箱子,通体银白,想必是银箱,其大小已不过半尺上下。

    银箱又纳金箱,金箱之中又有玉箱,打开玉箱,终于看到了水精罩下的事物,是几颗豆粒大小的白色事物。

    长生虽然少有见识,却听说过舍利子,那是得道高僧圆寂之后留下的骨头,不过他也只是听说过,从未见过。

    “灭灯。”为首的护法上师出言说道。

    老僧言罢,引路僧人开始熄灭房间四周的灯烛。

    灯烛熄灭,屋内骤暗,只有水精罩内的几枚佛骨舍利散发出淡淡荧光。

    为首的老和尚右手前探,打开了水精罩,随后与另外三名护法上师同时延出灵气,各执一枚舍利子凌空移向四人。

    “法王舍利神圣通灵,感应气数造化,以左手食指碰触,舍利现五彩佛光者即为转世灵童。”为首的老和尚沉声说道。

    舍利子于黑暗之中凌空飘向四人,情形玄奇诡异。

    四枚舍利子于四人身前尺许定住,但四人心中紧张,谁都没有伸手。

    犹豫过后,左侧那人鼓足勇气率先伸手,可惜的是碰触之后舍利子并无变化。

    沮丧缩手之后,另外一人随之伸手,亦是如此,舍利子不见变化。

    长生原本已经放下心来,但是眼见二人都不是转世灵童,不由得又开始紧张,此时只剩下自己跟小胖子了,如果小胖子不是,那就是他了。

    “小胖子,你先来。”长生冲小胖子说道。

    “我害怕。”小胖子胆怯。

    “来来来,一起。”长生伸手。

    小胖子借着舍利发出的微微荧光,看到长生抬手,这才学着他的样子抬手触摸。

    小胖子食指碰上舍利的瞬间,舍利子突然佛光大绽,突如其来的刺眼佛光瞬间映得整个大厅金碧辉煌,五彩斑斓。

    就在长生如释重负之际,其食指也碰上了佛骨舍利,舍利子瞬间惊现异像,七彩流光,霞光万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