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亡命阻击

时间:2021-08-20作者:风御九秋

    www..,最快更新长生 !

    听得巴图鲁言语,李中庸和陈立秋愕然震惊,面面相觑。

    “你们这是啥眼神儿啊,”巴图鲁一脸无辜,“你们也没问我是木桥还是石桥啊。”

    “这还用问吗?”陈立秋愁恼焦急,“当下以木桥居多,咱们走遍大江南北,又有几座桥是石桥?”

    “争论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李中庸转头回望,“他们很快就会追上来,既然不能烧桥,就只能自桥头拦下他们。”

    陈立秋重重点头,“好,咱们二人留下。”

    “我也留下来。”武田真弓高声说道。

    “你不能留下,”陈立秋摇头说道,“咱们眼下只走了一千里不到,还有三千多里,你和老大要应对其他追兵。”

    “他们有三个人,而且武功修为都比你们高,即便我也留下来,也不见得能拦住他们。”武田真弓摇头说道。

    武田真弓言罢,李中庸和陈立秋没有立刻接话,武田真弓说的确有道理,一对一都不见得能拦下对方,二对三更是毫无希望。

    “我的武功最高,我和老二老三留下来,”巴图鲁冲武田真弓说道,“老四,一会儿你带老五先走。”

    “不成的,我不认识路。”武田真弓焦急摇头。

    长生自一旁插言说道,“我也不走,咱们都别走了,跟他们拼了。”

    “师父的嘱托你都抛在脑后了么?”李中庸神情严肃,“更何况你又不会武功,留下有什么用?”

    “老二说的对,”陈立秋接口说道,“老五,我也不说假话宽你的心,不管谁留下都是凶多吉少,但先走的人也并不安全,没有我们随行护送,你的处境会更加危险。”

    众人策马狂奔的同时急切交谈,待得翻过山脊,众人看到了那座石桥,石桥横在两座山峰的山腰处,桥长两里,宽约两丈,桥下是滚滚东去的滔滔河水,石桥高出河面至少也有十几丈。

    “老四,稍后动手,先冲对方坐骑下手,”李中庸冲武田真弓说道,“毁了他们的坐骑,即便咱们拦不住他们,他们也追不上老大和老五。”

    “好。”武田真弓点头。

    李中庸又道,“咱们的坐骑也不能留下,以防他们夺为己用。”

    陈立秋和武田真弓双双点头。

    “马还是得留给你们,”巴图鲁说道,“万一你们打赢了,也能骑马追上我们。”

    “哈哈,”陈立秋笑问,“老大,你认为有万一吗?”

    巴图鲁知道三人不是敌人的对手,关心忧虑,“我也留下吧,让老五自己走。”

    “不成,”陈立秋连连摇头,“万一再遇到追兵,你让他如何应对?”

    巴图鲁左右为难,不得兼顾,心中气恼,连声骂娘。

    石桥离众人越来越近,后面的追兵也离众人越来越近,长生知道分别在即,也知道留下的三人要面对怎样的危险,但他不会武功,便是心急如焚也做不了什么。

    李中庸自腰间解下钱袋,抬手扔给了长生,“接着。”

    待长生接住钱袋,李中庸急切说道,“我本以为能将你送到赣州境内,现在看来怕是连一千里都走不出了,倘若再次遇到追兵,老大就得撇下你,为你引开追兵,以后的路只能靠你自己走了。”

    不等长生接话,李中庸又冲巴图鲁说道,“老大,接下来你要继续南下,不是迫不得已,不要扔下老五,他没出过远门,孤身独行太过危险。”

    巴图鲁听到了李中庸的话,但他却没有接话,只是一个劲儿的骂娘。

    “真到了不得不分开的时候,你就放下长生,然后驾车继续往南去,”李中庸说到此处看向长生,“老五,你不要往南去,你往西走。”

    不等长生接话,巴图鲁便抢先开口“你让他往西干啥,往西方位也不对啊。”

    “走陆路太过危险,躲不过追兵,”李中庸出言解释,“只能往西走,先赶去渝州……”

    李中庸话没说完就被巴图鲁打断了,“去渝州干啥,渝州远在千里之外,绕那么大圈子怕是得走半个多月。”

    “眼下正值枯水时节,江上有去往下游的船只,”李中庸说道,“老五,你赶去渝州设法登舟上船,沿江而下,经鄂州,湘州,鄱阳,赣江,直至赣州,你要去的地方就在赣州,自渝州走水路去赣州,最多半个月。”

    担心自己记不住,长生急切说道,“二师兄,你再说一遍路径。”

    李中庸又重复了一遍,并再加叮嘱,“此去凶险非常,你要多加小心,另外你一定要记住,什么都可以丢,唯独那枚回天金丹不能丢,师父已经不在了,他最后的心愿我们一定要帮他完成。”

    “二师兄,你放心,除非我死了,否则我一定将东西送过去。”长生郑重说道。

    众人说话的工夫,马车已经来到桥头,武田真弓自袖中掏出了一个小布袋扔给了长生,“五师弟,保重。”

    分别在即,长生千般担心,万分不舍,“师姐。”

    追兵紧随其后,根本没有太多的时间供众人唏嘘道别,在马车驶上石桥之后,李中庸,陈立秋,武田真弓同时翻身下马,站立桥头。

    三人骑乘的马匹与驾车的马匹本是一群,脱缰之后亦不减速,跟着马车狂奔向前。

    巴图鲁一万个不想走,但他也知道自己必须走,上桥亦不回头,急抖缰绳,呼喝催马。

    长生起身回顾,只见李中庸等人已经亮出兵器,凝神以待,那三个骑乘良驹的追兵距桥头已不足五十丈。

    见长生站在车上向后张望,陈立秋高声喊道,“一定要将墓中所得亲手交给神医。”

    长生一时之间没明白陈立秋的意思,转念一想方才恍然大悟,陈立秋的这番话实则是在误导追兵,孙真人生前乃是岐黄圣手,其墓中必定会有医书陪葬,众人得了医书,送给当世神医也非常符合情理,接下来追兵会认为他们可能要赶去冀州,因为薛神医就在冀州。

    马车尚未驶离石桥,追兵已经赶到了桥头,不等追兵勒马,李中庸三人便冲了上去,他们的攻击目标并不是那三个中年高手,而是他们所骑乘的马匹。

    以马匹为目标意味着什么长生非常清楚,但凡有一丝一毫的胜算,李中庸等人都不会不攻人先杀马。

    那三人骑乘的马匹果然神异,在受到攻击之后几乎同时抬起前蹄,昂立躲避。

    三人一击不中,立刻欺身抢攻,马匹再怎么神异,也不可能像习武之人那般辗转腾挪,转眼之间三匹马尽数受伤,马上的三人同时提气拔高,脱离马背。

    那两个中年男子拔出长剑迎向了李中庸和陈立秋,而那名中年女子则凌空翻跃落于石桥,弓背发力,急追马车。

    武田真弓见状急忙转身挥手,冲那中年女子发出了几枚十字暗器。

    中年女子不敢托大,急忙闻声辨位,腾挪躲闪。

    刚刚躲开那几件暗器,武田真弓的第二波十字暗器紧随而至,那中年女子只能再度躲闪,武田真弓趁机上前,缠住了那名中年女子。

    李中庸和陈立秋技不如人,动手之后只能一味抢攻,不给那两名中年男子出招的机会。

    那两名中年男子虽然只是躲闪防守,却颇为从容,丝毫不显狼狈。

    “留活口,太平客栈命令抓活的。”其中一人冲另外一人说道。

    听对方这么说,长生心中的悲愤略减,只要对方不痛下杀手,即便三人被擒也有活命的机会。

    此时马车已经驶离石桥,进入南侧山林,再过片刻便看不到北侧桥头的情况了。

    就在此时,变故突然发生,武田真弓在发出第三波十字暗器之后快速冲向那中年女子,趁那女子侧身躲闪之际将其拦腰抱住,厉声发力的同时抱着那中年女子冲向桥边石栏。

    桥栏高不过三尺,武田真弓存了玉石俱焚之心,用尽全力,二人同时翻出了桥栏。

    生死关头,那中年女子迅速反应,左手急探,赶在坠落之前的一瞬间抠住了桥边青石,带着武田真弓吊在半空。

    眼见同伴遇险,生死一线,正在与李中庸动手的中年男子急忙高喊,“李冲,快救陈观英。”

    听得同伴呼喊,那名为李冲的中年男子急忙横身躲闪,避开了陈立秋的软剑,转身加速,大步前冲。

    武田真弓没想到那中年女子竟然在千钧一发之际攀住了石桥,危急关头也来不及多想,抓着那女子的衣服下坠发力。

    武田真弓的本意是带着那中年女子一同坠落,未曾想此举竟然歪打正着,一举两得,在将那中年女子拽落的同时,自己也借着反冲之力跃了上来。

    眼见武田真弓死里逃生,长生大喜过望,欢呼叫好。

    但不等好字出口,变故再生,那前来援救的中年男子眼见同伴落水,气急败坏,攀附桥栏,凌空起脚,将刚刚跃起的武田真弓径直踹飞。

    这一脚灌注灵气,势大力沉,武田真弓重伤吐血,急坠跌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