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穷追不舍

时间:2021-08-20作者:风御九秋

    www..,最快更新长生 !

    李中庸和陈立秋跃起的同时长剑已然出鞘,落上马背之后立刻割断连索,催马先行。

    武田真弓一直负责殿后,上马之后便没有策马加速,而是留在了马车旁边。

    此时众人距前方路口已经不足百丈,借着天上的月光,长生大致看清了路口的情形,那是一处宽阔的十字路口,一群手持兵刃的丐帮弟子正聚集在那里,人数不少,当有四十余人。

    “把脸蒙上。”李中庸以帕巾遮住了口鼻。

    李中庸言罢,众人立刻遵行,唯有巴图鲁没有理会,一来他压根儿就没有帕巾,再者他的身形异常高大,休说中土了,即便是在身形普遍高大的漠北,如此魁梧之人也不多见,故此他蒙脸与否也无甚区别。

    长生身上除了那把寒月刀还有一张弓弩,他不会用刀,眼见敌人近在眼前,急忙拿出弓弩拉弦上箭。

    随着马车的快速靠近,那群丐帮弟子也确定了他们就是己方要拦截的目标,纷纷拔出刀剑,拉开了架势。

    “老五,接着。”巴图鲁将缰绳扔了过来。

    听得巴图鲁呼喊,长生急忙抓起缰绳,代替巴图鲁控驭马车。

    “驾辕的几匹都是军马,军马遇到人敢往上撞,别减速也别拐弯儿,直接往前跑。”巴图鲁高声说道。

    长生并不知道军马和普通马匹还有这样的区别,听巴图鲁这般说,急忙点头应声。

    巴图鲁抓起镔铁棍跳下马车,高喊发力,大步狂奔。

    常人一步不过三尺,但巴图鲁一步能迈出六尺有余,全力奔跑之下速度惊人,眨眼之间便超过了马车,十步之后便追上了策马前冲的李中庸和陈立秋,三人并肩齐上,直冲敌群。

    那群丐帮弟子没想到他们不但没有勒马减速,反倒加速冲了过来,别说还有三人气势汹汹的冲在前面,便是后面那辆疾驰而来的马车他们也拦不住,若是被车马撞倒,筋断骨折自不必说,直接丢了性命也不是没有可能。

    贪生怕死是人的天性,即便领头儿的高喊‘拦下他们,’在巴图鲁等人冲来之时,那群丐帮弟子还是惊慌闪躲,左右避开。

    丐帮众人惊慌闪避的同时,巴图鲁等人也左右分开,为马车让路。

    长生抖缰催马,径直冲过路口,驶进了向南的路径。

    顺利突围之后长生暗暗松了口气,转头回顾,却发现马车后面只有武田真弓,巴图鲁等人并没有跟上来,再往远处看,只见巴图鲁三人正在与丐帮众人厮杀混战。

    起初长生还在担心,但是在看清战况之后方才发现巴图鲁三人并不是不能脱身,而是他们心中充满了愤怒,正在穷追猛打,砍砸泄愤。

    眼见马车减速,武田真弓催马上前,“莫停,快走!”

    “老大没马,咱得等他。”长生喊道。

    “他能追上来,”武田真弓言罢,又抬手指向西侧林中,“那些丐帮弟子全是骑马来的,他们的马都拴在树林里。”

    长生看不到树林里有马,但武田真弓自然不会骗他,没了顾虑,这才松抖缰绳,加速前行。

    马车跑出十几里,后面的三人方才跟上来,短距离内巴图鲁能徒步跟上,但距离太远便不成了,只能骑马,双马同行,一匹载人,一匹驮棍。

    到得车前,巴图鲁舍了夺来的马匹,抓起镔铁棍重回马车。

    “大师兄,树林里的那些马都放跑了吗?”长生问道。

    “没有,那些马没用了。”巴图鲁抬手擦脸。

    巴图鲁言罢,一旁的陈立秋接口说道,“那群丐帮弟子是得到消息自别处匆匆赶来的,所乘马匹狂奔赶路已经累的脱了力,追不上咱们。”

    听陈立秋这般说,长生这才松了口气,将缰绳还给了巴图鲁。

    他原本以为巴图鲁先前抬手是在擦汗,凑得近了方才发现他脸上不是汗,而是血,不止脸上有血,身上也全都是血。

    再看李中庸和陈立秋亦是如此,浑身上下满是腥臭血污。

    “大师兄,你们把他们全杀了?”长生心惊肉跳。

    “没有,跑了几个。”巴图鲁瓮声回答。

    李中庸策马跑在马车右侧,“此前我只想到后面会有追兵,却忽略了丐帮还有信鸽,马匹跑的再快也快不过信鸽,形势比我们先前预想的还要恶劣。”

    “老二,你也不用过分担心,”陈立秋接口说道,“就算他们飞鸽传书,前方收到信鸽之后也需要时间召集人马,组织拦截,只要咱们速度够快,他们就来不及进行周密准备。”

    陈立秋说到此处略作停顿,转而继续说道,“在我看来危险还是来自于追兵,咱们的这些马匹虽然矫健,却终究不是宝马良驹,江湖帮派手中不乏好马,只要确定了我们的行踪,迟早会追上咱们。”

    李中庸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再行百十里,遇到了驿站,也来不及饮马,直接冲进去抢些干粮,每处驿站的房舍布局都差不多,厨房也很好寻找。

    天亮时分,估算距离已经跑出了六百多里,马匹昨夜没有白吃火烧,直到此时仍有余力。

    又坚持着跑出百十里,先前的那七匹战马终于撑不住了,嘴角开始溢出白沫。

    “马不行了,得换一批。”巴图鲁开始勒马减速。

    长生抬手南指,“大师兄,前面好像有条河,去河边把马卸下来让它们喝水。”

    “它们跑的热血沸腾,现在让它们喝冷水会要了它们的命。”巴图鲁将马车停下,放出驾辕的马匹,又另挑了四匹套了上去。

    李中庸三人亦更换了坐骑,虽然那些拴在马车旁边的马匹也跟着跑了很远的路,但它们没有负重,体力消耗较少。

    更换了马匹,巴图鲁赶着马车不紧不慢的往前走,在饮水之前得让这些马匹喘息适应。

    卸下的那些马匹也没有乱跑,而是跟在众人后面走向前面的河流。

    到得河边,众人开始饮马喂马,虽然明知道追兵就在后面,这一柱香的时间也节省不得,不然马匹撑不住。

    在马匹休息的时候,巴图鲁将那些已经耗尽力气马匹的缰索全部摘了下来,他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彻底放它们自由,免得它们再被别人抓住。

    磨刀不误砍柴工这话也并不全对,磨刀实则还是耽误工夫的,只是不得不磨罢了,一炷香之后,众人立刻上路,目前的形势每个人都心知肚明,意外随时可能发生,众人能做的就是赶在意外发生之前尽可能的多赶一程。

    河流通常位于地势较低的位置,往南就是绵延的群山,一路上坡,当众人赶到山腰时,后面的武田真弓突然发声,“你们看!”

    众人闻言转头回望,由于众人位于高处,俯视远眺可以看到远处官道上的情况,此时几匹快马正自官道上由北向南疾驰而来。

    “这三匹马都不是中原马,中原马跑不了这么快。”巴图鲁说道。

    武田真弓抬手比量,“离咱们还有五十里。”

    “只有三个人。”李中庸面色凝重。

    “就三个人也敢追咱们。”巴图鲁多有不屑。

    与巴图鲁的乐观不同,李中庸多有担忧,“他们知道咱们有五个人,除非这三人全是高手,否则他们也不敢追来。”

    “有道理,快跑。”巴图鲁恍然大悟,抖缰催马,呼喝加速。

    “二师兄,他们多久能追上咱们?”长生紧张发问。

    “最多一个时辰,”李中庸言罢,冲巴图鲁喊道,“老大,前方可有险峻地势?”

    “啥意思?”巴图鲁不解。

    “可有险峻山谷?”李中庸问道。

    不等巴图鲁接话,陈立秋急切插言,“这几人肯定都会轻功,寻常山谷拦不住他们,除非有大河横桥。”

    “有,有,有,”巴图鲁抬手南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前面就有一条大河,河上有座很大的桥。”

    “河有多宽?”陈立秋追问。

    “好像有个几十丈。”巴图鲁不很确定。

    “够了,”陈立秋又问,“距此多远?”

    “我真记不住了,好像不是很远。”巴图鲁不敢乱说。

    “快走,一定要赶在他们追来之前去到那里。”陈立秋催促。

    即便陈立秋不催,巴图鲁也在频频催马,众人此时所走的虽是官道,却位于山区,道路年久失修,坑坑洼洼,马车疾驰其上,异常颠簸。

    众人狂奔在前,追兵穷追在后,由于道路蜿蜒山中,大部分时间都看不到后面的追兵,除非其中一方位于山腰高处才能看到对方。

    半个时辰之后双方的距离已经拉近到了不足十里,隔着一道山谷,甚至可以看到对方的长相,三个追兵两男一女,年纪都在四十上下。

    “老大,距那条大河还有多远?”陈立秋急切发问。

    “不远了,翻过这座山头儿就是,我都听见水声了。”巴图鲁喊道。

    “老二,你身上可还带有磷石?”陈立秋又问。

    “有。”李中庸回答。

    “取出来,准备烧桥。”陈立秋说道。

    不等李中庸接话,巴图鲁便抢先说道,“哎哎哎,不行啊,那桥烧不了,那桥是石头造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