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五雷大法

时间:2021-08-20作者:风御九秋

    www..,最快更新长生 !

    巴图鲁此言一出,场中鸦雀无声,己方众人气恼巴图鲁露了底,而对方几人却震惊于金刚不坏神功的威名,金刚不坏神功乃佛门功法,为金钟罩铁布衫的始祖,已经失传多年,其威力远不是金钟罩铁布衫可以望背比肩的。

    但凡有点见识的人都能做到管中窥豹,巴图鲁修炼了金刚不坏神功,这就说明江湖传言是真的,他们的确得到了许多失传已久的神功秘笈。

    武功秘籍意味着什么冯不凡等人都心知肚明,只要得到秘笈就可以练就神功,横行无忌,称霸一方,钱财,地位,女人,要什么有什么。

    “这金刚不坏神功可是我佛门武学,你是自何处得来的?”如月尼姑狡黠坏笑。

    到得这时巴图鲁已经知道自己说漏了嘴,唯恐言多有失,便歪头一旁,不再理她。

    随后便是无声的沉默,双方都清楚对方的心思,只是谁也没有先说破。

    不管是极乐庵的如月尼姑,还是金鼎山庄的冯不凡,亦或是丐帮的公孙承威,都想得到他们手里的武功秘籍,包括那太平客栈的宋宝亦是如此。

    最终还是宋宝笑呵呵的打破了僵局,“林道长,您行走江湖多年,恩恩怨怨您见得多了,俗话说冤家易结不易解,打打杀杀没什么意思,没有什么事情是说不开的,我宋宝人微言轻,但太平客栈的面子诸位想必还是卖的,俗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故此我便有心做个和事佬,将此事化干戈为玉帛,诸位意下如何啊?”

    宋宝言罢,众人都没有接话,而这也在他意料之中,于是拱手四方,“多谢,多谢。”

    宋宝道谢过后,本想继续说话,但眼见巴图鲁等人站在一旁,便感觉有些不妥,接下来肯定要跟林道长讨要东西的,当着徒弟的面儿跟师父要东西,怕是林道长的面子会挂不住。

    想到此处,便向林道长抬手说道,“林道长,还请您的几位贵徒回避一下,可好?”

    宋宝的提议正中林道长下怀,于是便冲几人摆了摆手,“你们去马车那里等我。”

    即便此前林道长曾经告知过众人接下来要做什么,众人仍然迟疑了,因为他们都清楚,此番一别将是永别。

    如月尼姑等人本不想放巴图鲁等人离开,而今见他们迟疑不去,反倒放下心来,他们并不知道巴图鲁等人迟疑是不舍得林道长,只当他们迟疑不去是因为眼下发生的事情不在他们之前的计划当中。

    见众人站着不动,林道长沉声说道,“我不会有事,你们放心去。”

    众人点头应是,转身欲行。

    “箱子留下。”冯不凡高声说道。

    实则所有的武功秘籍都被李中庸等人背了下来,刚刚自坟墓里带出的东西也都在众人身上,箱子里只有一些杂物,只是个幌子。

    即便如此,众人仍然没有立刻放下箱子,而是转头看向林道长,等林道长发话。

    “放下箱子,别逼我们动手。”冯不凡厉声恐吓。

    林道长的视线自冯不凡等人脸上扫过,沉吟片刻点了点头,“放下吧。”

    听得林道长言语,众人这才放下了那两口箱子。

    李中庸转身先行,众人跟随在后。

    感情的建立有时候并不取决于相处时间的长短,而是取决于对方如何对待自己,长生虽然跟随林道长的时间并不长,林道长对他却是真心相待,用恩重如山来形容并不过分,知道此番离去再也见不到林道长,长生心中悲伤,频频回头。

    林道长也看到了长生在频频回头,回以微笑的同时轻轻抬手,示意他尽快离开。

    就在众人走出十几步后,宋宝突然侧目皱眉,“诶?”

    见其神情有异,如月尼姑随口问道,“宋掌柜,出了什么事?”

    “没事,没事,”宋宝冲如月摆了摆手,转而冲林道长说道,“令徒随身的佩剑器形古拙,不似凡品,稍后可否借来一观?”

    林道长没有接话,迈步走向木箱,将两口木箱拉到一处。

    不止长生心中不舍,巴图鲁等人亦是三步一回头,不舍和担心自表情上是很难区分的,众人的依依不舍被如月尼姑等人视为忐忑担心,不疑有他,便放他们从容离开。

    再怎么不舍,终究还是要分别的,众人离开竹林左拐向东,便看不到林道长了。

    众人谁都没有说话,除了不舍,心中更多的还是无奈和愤怒,只恨自己不争气,不能帮师父分忧,让师父独自面对虎口险境。

    “我迟早会找上门去,将这几个门派全给灭了,”陈立秋咬牙切齿,“鸡犬不留!”

    “莫要气急发狠,口出狂言,”李中庸连连摆手,“单是丐帮的帮众就不下十万,你杀的完吗?”

    “为师父报仇是我一个人的事情?”陈立秋皱眉歪头,“你们便不帮我?”

    “帮!”巴图鲁,武田真弓,长生异口同声。

    “小声说话,”李中庸急忙提醒,“出来的几个只是头领,四面山中还有不少喽啰。”

    五人低头前行,不多时,回到了马车旁。

    重要的东西全在几人身上,也没什么需要收拾的,几人自马车旁低声说话,商议细节。

    众人现在有七匹马,五个人,商议过后决定还是驱车上路,马车的作用很大,筋疲力尽之时众人可以在马车上休息,让马匹空载跟随,如此一来可以大大节约其他马匹的体力,此其一。

    其二,必要的时候可以掩人耳目,即便有人离开队伍,追兵也不会察觉。

    “咱们就不管师父了吗?”巴图鲁好生难过。

    “不是不管,而是咱们管不了,”李中庸缓缓摇头,“眼下咱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尽全力帮师父完成最后的心愿。”

    巴图鲁心如刀绞,握拳敲头。

    “老大,你冷静点,”李中庸长长叹气,“师父已经死了,他用封魂之术强留魂魄需要承受莫大痛苦,让他早些解脱吧。”

    巴图鲁抬手捂脸,默不作声。

    李中庸又道,“接下来我们的处境会更加凶险,师父不可能帮我们清除掉所有追兵,消息势必大范围走漏,咱们直接赶去阁皂山万万行不通,去不到一半就会全部死在路上。”

    “我也这么想。”陈立秋点头。

    “二师兄,你想必已经有了主意,早些告诉我们。”长生说道。

    “好,”李中庸缓缓点头,再度压低了声音,“阁皂山远在江西,离此不下四千里,咱们接下来要齐心协力,尽可能的往南走远一些,他们不知道咱们要往哪里去,故此不太可能预知拦截,只能自后面追赶,倘若途中遇到强敌追兵,必要的时候只能留下人手,阻挡拦截,为其他人争取时间。”

    “留下阻截的人事后如何脱身?”长生问道。

    “管不了那么多了,”李中庸继续说道,“倘若追兵太多,实在甩不掉,就只能再次分出人手,故意暴露行踪,引诱追兵往别处去。”

    待众人先后点头,李中庸继续说道,“马车过于显眼,目标太大,必要的时候我们只能将你自中途放下,驾车引诱追兵往别处去,我们引走了追兵,你就能安全一些,最后的那一段路只能由你自己走了。”

    李中庸言罢,陈立秋接口说道,“这是唯一能将东西安全送到阁皂山的办法,你不曾出过远门,腿脚还不方便,路途又如此遥远,我们着实不忍心抛下你孤身独行,但我们需要为你挡住追兵,铺平路径。”

    长生点头说道,“三师兄,我明白,其实你们比我更危险。”

    陈立秋摆了摆手,再度说道,“事后你要留在阁皂山的,我们也不能前去寻你,不然就会暴露你的行踪,给你带去祸患,咱们以后分头行事,如果都能活下来的话,总会有相见之日。”

    长生心中忧虑,无声点头。

    “老大,我们说的话你听见没有?”李中庸看向巴图鲁。

    “嗯。”巴图鲁点头。

    “日后自我们口中永远不要说出阁皂山三个字。”李中庸叮嘱。

    “好。”巴图鲁再度点头。

    见李中庸不再说话,陈立秋自腰间扯下钱袋递给了长生,“与你做盘缠,好生收着。”

    “我不要,我有,”长生连连摆手,“况且你也需……”

    长生话没说完,突然发现天色变暗,一抬头,只见一团百丈见方的浓厚乌云毫无征兆的凭空出现,挡住了皎洁的月光。

    正自疑惑,西面竹林之中突然传来了公孙承威的惊呼高喊,“五雷大法!小心,他要与我们玉石俱焚。”

    呼喊传来的同时,上空的乌云之中陡然传出轰隆雷鸣,与此同时五道霹雳闪电自云中急劈而下,整个竹林瞬间尘土飞扬,火光冲天。

    雷声乃是林道长之前定下的暗号,这一刻众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形势危急,没有多余的时间供他们痛苦悲伤,不等烟尘散去,,李中庸便翻身上马,悲声下令,“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