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岐黄宝典

时间:2021-08-20作者:风御九秋

    www..,最快更新长生 !

    由于林道长之前有过交代,故此巴图鲁等人挖到墓石便停了下来,眼见林道长走了过来,四人急忙左右让路。

    长生没有灵气修为,晚上看不清东西,但这几日天上有月亮,借着月光,隐约可以看到封土前面已经被挖出了一条斜行向北的地道,里面漆黑一片,不知深浅。

    “师父,墓深九尺,用的是道家丧制。”李中庸低声说道。

    长生跟随众人时日尚短,搞不懂道人和普通人丧制有何不同,但他曾经听武田真弓说过,普通人的墓室是无子三尺九,一子四尺二,多子四尺七,而眼前这处坟墓明显比普通人要埋的更深。

    李中庸言罢,陈立秋接口说道,“封土紧实,想必没有被盗过,地下干燥,应该不曾进水。”

    林道长点了点头,迈步走向地道,“你们在外面等我。”

    李中庸等人点头应是,林道长生机已经断绝,再无阳寿可折,此时抢着进墓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师父,小心里面有机关。”长生很不放心。

    林道长抬了抬手,弯腰走进了地道。

    见长生很是紧张,李中庸自一旁说道,“不要听信市井谣言,古墓之中没有那么多机关陷井。”

    “老二说的对,”陈立秋接口说道,“地下湿气很重,不管什么机关时间久了都会失效,与其耗时费力的设置机关陷阱,不如薄葬入土,亦或是埋的隐秘一些。”

    长生点头过后出言问道,“这处墓穴也有两百多年了,上面还有封土,为什么没被人盗挖?”

    巴图鲁抢先回答,“你个傻子,这还用问,挖的人都被折死了呗。”

    “老五不是这个意思,”李中庸冲巴图鲁摆了摆手,转而冲长生说道,“孙真人乃一代名医,在世时治病救人,只施恩不结仇,故此便无人泄愤挖坟。而孙真人又是道门中人,在世时少有家产钱财,驾鹤之后更是薄葬入土,故此有心图财的宵小也不会动他的坟墓。”

    听得李中庸解释,长生恍然大悟,连连点头。

    陈立秋又指着周围的竹林说道,“这些毛竹也很有用处,北方的竹子虽然长不高,却衍生的很快,竹枝参差交错,竹根盘根错节,上可掩人耳目,下可固土防潮。”

    陈立秋话音刚落,地道里突然传来了一声闷响。

    长生不明所以,好生紧张,“什么声音?”

    “师父在破开墓石。”陈立秋说道。

    巴图鲁趴伏在地,冲着地道喊道,“师父,要不要我帮忙?”

    眼见地道里并无回应,巴图鲁又想呼喊,一旁的李中庸急忙拦住了他,“别喊了,师父已经进入墓室。”

    “你咋知道?”巴图鲁回头问道。

    “你闻不到有药气溢出?”李中庸随口反问。

    巴图鲁深吸了几口气,“好像是有股子药味儿。”

    一旁的长生也闻到了自地道中飘出的浓重药气,他不通药理,自然无法通过气味分辨是何药物,但气味确是药味儿无疑。

    此前他一直担心墓里没有林道长想找的东西,此番闻到药气方才暗暗松了口气,看来林道长胸有成竹是有原因的,只是自己孤陋寡闻,不明内情。

    众人目不转睛的盯着地道,只有武田真弓例外,她一直在警惕四顾,观察周围的情况。

    “西山有人,北面山中貌似也有。”武田真弓低声说道。

    听得武田真弓言语,巴图鲁本能的想要四顾张望,却被李中庸给阻止了,“不要妄动,师父想必亦有察觉,只是不想惊动他们。”

    便是李中庸试图阻止,巴图鲁仍然忍不住抬头张望,“他们到底想干啥?”

    “想请你喝酒。”陈立秋随口揶揄。

    陈立秋的揶揄对巴图鲁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他也并不在意,“我的意思是他们既然来了,为啥一直猫着不动手。”

    “可能是想等我们将墓里的东西取出来再动手。”李中庸猜测。

    “应该不是,”陈立秋摇头说道,“他们并不知道墓里有什么,最大的可能还是冲着武功秘籍来的,之所以迟迟不动手是因为有所顾忌。”

    “有道理。”李中庸点头赞同。

    “顾忌啥呀?你俩身上都有伤,打起来肯定是咱吃亏。”巴图鲁说道。

    “他们忌惮的不是我们,”李中庸低声说道,“来的可能不是同一伙人,他们担心自己先动手,会被别人得了渔翁之利。”

    “哦,对对对,”巴图鲁连连点头,不过随即想到另外一个问题,“不对呀,咱一会儿怎么走啊,他们肯定得拦咱们。”

    “不必担心,师父自有计较。”李中庸说道。

    听李中庸这么说,巴图鲁放心不少,端起盛放火烧的笸箩向南走去,“你们在这儿等着,我先去喂喂马。”

    “你喂马端着火烧作甚?”陈立秋瞅了巴图鲁一眼。

    巴图鲁听出了陈立秋的嘲讽,此番算是被他抓到了话柄,理直气壮的反驳,“你懂个屁,想要马匹跑的快,耐得久,就得喂精料,这一笸箩烧饼喂下去,五百里不用歇气儿。”

    这时候人都吃不饱,谁舍得用烧饼喂马,见巴图鲁底气十足,陈立秋也不敢与他争辩,便看向长生,“老五,马吃烧饼吗?”

    “应该吃吧,”长生说道,“我曾经喂过老黄菜饼,老黄很喜欢吃。”

    “老大,小心点儿。”李中庸叮嘱。

    巴图鲁瓮声答应,端着笸箩去了。

    林道长进入地道已经半柱香了,担心林道长会出意外,长生便看向李中庸,“二师兄,师父进去有一会儿了,要不我进去看看吧?”

    “不成。”李中庸摇头。

    武田真弓趴伏在地,侧耳聆听,片刻过后起身说道,“不需担心,师父正在念诵经文。”

    听得武田真弓言语,长生放心不少,按捺焦急,耐心等待。

    不多时,巴图鲁拎着空笸箩回来了,见众人看他,巴图鲁没好气儿的说道,“看我干啥,我一个没吃,都喂马了。”

    众人自然不会接话,巴图鲁大步走近,扔下笸箩出言问道,“师父怎么还没出来?”

    巴图鲁话音刚落,林道长便自地道中走了出来,手里拿着几件东西。

    “师父。”众人急忙围了上去。

    林道长并没有停下与众人说话,而是径直走向那两口木箱,到得近前打开了其中一口木箱。

    众人不明所以,围了上去。

    “有人自远处窥觑观望,挡住四周。”林道长低声说道。

    众人会意,左右移动,以身遮挡。

    林道长带出来的东西共有五件,其中有一方长半尺,宽五寸,厚三指的黑色木盒,另外四本泛黄古籍,林道长直接将那木盒塞进了长生怀里,与此同时低声说道,“将其中那枚回天金丹交给罗顺子,余下的平常伤药你留着自用。”

    不等长生说话,林道长又往巴图鲁四人怀中各塞了一本泛黄古籍,“千金要方和千金翼方乃孙真人集毕生所学所著的两部岐黄宝典,你们各得半卷,自医以养生,医人以行善,早些背下,以免字迹风化。”

    众人知道远处有人在偷看,便没有高声说话,只是低声应是。

    林道长抬手将木箱重新盖上,转而冲巴图鲁说道,“将泥土回填,稍后我要焚香祭拜。”

    不止巴图鲁,李中庸等人也搞不懂林道长为什么要这么做,眼下众人的处境非常危险,早些离开才是上策,为什么要在这里耽搁时间。

    在巴图鲁回填封土之时,林道长低声说道,“在我们到来之前已经有人埋伏在了西山,我们来到之后,又有两股追兵赶到,我下地之时一伙人又自东面赶来,而今我们已经身陷重围。眼下他们彼此忌惮,皆不愿先行动手,但我们只要试图离开此处,他们就会现身拦截。稍后我会设法拦住敌方高手,帮助你们靠近马匹,但闻雷声响起,你们立刻骑马突围。”

    众人先后点头,长生关切的问道,“师父,您怎么办?”

    林道长没有回答长生的问题,而是冲其正色说道,“男人一言九鼎,答应我的事情不许反悔。”

    “嗯,我一定做到。”长生郑重点头。

    回填比挖掘省事,几人一起动手,很快就将封土回填,林道长自木箱里取出香烛,焚香诵经,郑重祭拜。

    祭拜过后,林道长命巴图鲁等人抬上木箱,原路回返。

    行不多远,西面山中突然传来大喊呼喝,“罗阳子休走!江湖传闻你挖坟掘墓,聚宝敛财,本庄主起初还将信将疑,若非亲眼所见,岂知你竟然如此丧心病狂。”

    伴随着呼喝高喊,一道人影自西山疾掠而来。

    “咯咯咯咯,冯庄主,你这是要替天行道么?贫尼助你一臂之力可好?”北面亦有一人踏空赶来,由于距离尚远,看不清眉眼,只能看到是个光头女子。

    “林东阳,你杀我帮众,毁我声誉,丐帮与你势不两立。”声音自东北方向传来,喊话之人身形瘦长,正施展轻功踏草疾行。

    南面林中亦有人现身露面,是个手抓算盘的大胖子,“哈哈哈,太平客栈只做买卖,不管是非,实属路过,实属路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