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封闭七窍

时间:2021-08-20作者:风御九秋

    www..,最快更新长生 !

    见陈立秋不愿说话,长生只能默然的走到一旁,坐在树下等林道长等人回来。

    足足等了一炷香的工夫林道长也没有回来,而前去西山查探情况的巴图鲁等人也没有回来,陈立秋也一直没有说话,始终在看着西下的夕阳出神,便是太阳已经落山,亦不曾收回视线。

    又等了片刻,巴图鲁三人回来了,神色颇为凝重。

    见三人回返,长生撑臂起身,瘸拐着迎了上去,就在他想要出口询问情况之时,陈立秋抢先问道,“怎么去了这么久?”

    “老四没看错,西山真的有人,”巴图鲁说道,“不过我们没见到人,在我们赶过去之前他们已经跑掉了。”

    听得巴图鲁言语,陈立秋陡然皱眉,“是什么人?”

    “不知道。”巴图鲁摇头。

    李中庸抬手将一件事物递向陈立秋,陈立秋伸手接过,低头打量,只见李中庸递过来的是一张灰色的草纸,先前应该是包裹食物的,上面还残留着明显的油渍。

    似这种草纸,庄户人家是不会用的,他们也不舍得用,反倒是江湖中人和走脚的商贩用的比较多。

    “能确定人数吗?”陈立秋看向李中庸。

    “根据踩踏的痕迹来看应该不止一人。”李中庸说道。

    李中庸言罢,田真弓补充道,“我们自树下还发现了很多被掐折的极为细碎的树枝,若是他们是跟着我们赶来此地的,来不及做这些事情,故此我和二师兄怀疑在我们赶来之前他们就已经等在这里了。”

    陈立秋的表情越发凝重,如果真如李中庸和田真弓怀疑的那般,那就意味着众人的行踪已经暴露了,且不说行踪是如何暴露的,只说行踪暴露的后果就不是众人所能承受的。

    就在四人暗自忧心之际,正在抓着水罐喝水的巴图鲁放下水罐,抬袖擦嘴,“师父怎么还没回来?”

    “快回来了,”长生说道,“我刚才看到师父自山顶往下走了。”

    “我去迎迎师父。”巴图鲁抓起镔铁棍往北走去,走了几步又转身回来拿上了水罐儿。

    “他们如何知道咱们要往同官来?”陈立秋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李中庸沉吟回忆,“咱们途中也没提起过同官,消息不可能是在途中走漏的。”

    “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陈立秋说道,“咱们带有武功秘籍一事传扬出去之后,有人暗中摸了师父的底,猜到师父这些年在找什么,而事发之后咱们又一路赶赴雍州,故此他们断定咱们会往此处来。”

    “确有这种可能,”李中庸点头说道,“如果真是这样,对方可能是冲着武功秘籍来的,也可能是冲着师父想要得到的那件东西来的。”

    “对手冲着什么来的不重要,”陈立秋摆了摆手,“不管他们是冲着什么来的,最终都会冲我们动手。”

    听得陈立秋言语,李中庸和田真弓尽皆点头。

    长生入门时日尚短,也不曾习练武艺,与几位师兄师姐说话便不是很随意,踌躇过后方才出言问道,“二师兄,你们先前只探察了那一处地方吗,有没有去别处看看?”

    “老五的担忧不无道理,”陈立秋点头附和,“伏兵可能不只一处。”

    李中庸说道,“我也有这种担心,等师父回来,说与他知道,看他怎么说。”

    众人先前一路狂奔,也不曾正儿八经的吃顿饭,想到接下来可能要动手出力,便各取干粮,啃嚼进食。

    不多时,巴图鲁陪着林道长回来了,见二人回返,众人急忙起身迎了上去。

    林道长冲众人抬了抬手,转而大步向西,量出百丈之后伸手北指,“自此处向北清出一条路径,不用太过宽阔,可容我等通行便可。”

    众人点头答应,做好标记,回去搬拿木箱。

    林道长没有与众人一同回去,而是站在了原地。

    片刻过后,众人将木箱抬了过来,巴图鲁取了柴刀在手,开始砍伐毛竹,田真弓和长生自后面帮忙清理。

    李中庸趁机将周围可能有埋伏一事告知了林道长,陈立秋也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不过听完二人的讲说,林道长也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林道长不曾表态,二人也没有追问,此时的处境每个人都心知肚明,眼下的情势如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管周围有没有埋伏,他们都必须动手,因为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供他们从长计议了。

    巴图鲁有的是力气,大步前行,披荆斩棘,由于速度太快,那些砍下的毛竹来不及往外搬运,田真弓和长生只能将毛竹挪到左右两侧。

    入更时分,众人已经向北推进了近百丈,林道长辨明方位,抬手北指,“继续往北三百大步,应该就在那里。”

    此前一段时间林道长一直没有开口,众人有心说话也寻不到机会,此番见他开口,李中庸急忙明知故问,“师父,此处是谁的墓穴?”

    林道长没有回答。

    李中庸回头看了陈立秋一眼,陈立秋会意,上前问道,“师父,您怎么知道这墓中有解毒之物?”

    林道长没有回答陈立秋的问题,而是出言说道,“你们上去替下老四老幺。”

    虽然明知道林道长是为了支开自己,李中庸和陈立秋也无可奈何,只能走上前去,将田真弓和长生替了下来。

    田真弓和长生回到林道长身旁,林道长也没有与他们说话,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开路的三人。

    夜幕降临的同时,月亮也随之升起,与温暖和煦的阳光不同,月光虽然也能带光亮,却幽寒阴冷,在月光的映照之下,林道长的脸色显得异常苍白。

    二更不到,前方砍伐毛竹的巴图鲁回头喊道,“师父,这里有片石头,好像有面废弃的石墙。”

    “嗯。”林道长应了一声。

    再砍片刻,巴图鲁又回头喊道,“师父,又是一面石墙,这里之前应该有栋屋子。”

    “墓穴想必就在屋后。”林道长说道。

    继续推进十余丈之后,巴图鲁的声音再次传来,“找到了。”

    “周围清理出来。”林道长说道。

    田真弓和长生也上前帮忙,五人合力,很快将方圆五丈内的毛竹清理干净,一座堆土坟茔显露了出来。

    在长生看来这座坟墓不算小,堆土足有三丈见方,但在见惯了大墓高陵的李中庸等人看来这座坟墓却很不起眼,甚至连墓碑都没有一座。

    “封土没往四周塌移,这座墓的年头儿不算长啊。”巴图鲁说道。

    林道长后退几步,坐到了其中一个木箱上,转而冲众人招了招手“你们过来,我有话跟你们说。”

    听得林道长言语,长生心中一凛,林道长终于要跟他们讲明实情了。

    待五人围站在旁,林道长的视线自五人脸上逐一掠过,“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咱们的缘分尽了。”

    林道长此言一出,李中庸四人悲伤莫名,痛苦揪心,他们真的猜对了,林道长赶来此处当真不是为了续命自救。

    最吃惊的是巴图鲁,他一直以为只要赶来此处林道长就能得救,故此并不明白林道长此言所指,“师父,您啥意思呀?”

    林道长转头看向巴图鲁,几番欲言又止,最终长长叹气。

    巴图鲁是个急性子,急切追问,“师父,咋啦,是不是咱来晚了,这墓被人动过了?”

    “不是,”林道长摇了摇头,“墓是完整的,里面应该也有一枚回天金丹,只是即便真有金丹,对我也毫无用处了。”

    李中庸等人心里还有些许明白,但巴图鲁是真糊涂,加上林道长也没有把话说透,他便一个劲儿的追问缘由。

    “有些话迟早要跟你们说,一拖再拖,终究还是要说。”林道长再度叹气。

    见林道长言语之中多有悲伤,长生猜到他要说出这处墓穴的主人了,这是个解不开的死结,不进入墓室就拿不到救命的丹药,而进入墓室就会折尽寿数。

    林道长再度欲言又止,不知如何与众人开口。

    见林道长踌躇纠结,长生上前一步,大声说道,“师父,稍后由我来挖开陵墓!”

    听得长生言语,林道长和李中庸等人多有惊诧,而巴图鲁则恍然大悟,连连拍头,“我差点忘了挖这墓要折寿的,我是老大,我来挖,轮不到你。”

    巴图鲁言罢,径直走向另外一个木箱,开始翻找掘土器具。

    见此情形,林道长好生欣慰,微笑摆手,“莫要争抢,由我亲自动手。”

    “那可不成,”巴图鲁连连摇头,“您本来就有伤在……”

    不等巴图鲁说完,林道长就打断了他的话,“罢了,与你们说实话吧,实则早在两日之前我的生机已经断绝,只以封魂针封闭七窍,强留魂魄于肉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