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敌暗我明

时间:2021-08-20作者:风御九秋

    www..,最快更新长生 !

    听完陈立秋的讲说,长生越发好奇,“三师兄,你的意思是现在的和尚道士都不受朝廷待见?”

    “受不受待见得由皇帝说了算,”陈立秋随手折了一根狗尾巴草叼在嘴里,“眼下的这个皇帝登基不久,还不知道他对和尚道士是什么态度。”

    对于和尚道士的境遇长生不是很关心,他好奇的是道士究竟会不会炼丹,“三师兄,道士真的能够炼出长生不老的仙丹吗?”

    “喏,”陈立秋冲李中庸撇了撇嘴,“你问老二,他天天捣鼓这些。”

    长生转头看向李中庸。

    “嗯,”李中庸清了清嗓子接过话头儿,“炼丹一事古已有之,绝非江湖骗术,旨在通过丹鼎炉火汲取天地灵物之精华,融阴阳,调五行……”

    “烧房子,炸客栈。”陈立秋坏笑插嘴。

    “啧。”李中庸皱眉咋舌。

    “啧什么啧,你是没烧过呀,还是没炸过?”陈立秋撇嘴揶揄。

    “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蹴而就,都是需要漫长的演练和揣摩的,”李中庸争辩,“更何况我所揣摩钻研的也不只是炉火之术,更多的还是机关造物。”

    “我们乃是习武之人,你成天捣鼓这些纯属不务正业。”陈立秋说道。

    “见异思迁,处处留情就是务正业?”李中庸笑道。

    “你俩都不务正业,”巴图鲁瓮声说道,“师父说过,人这一辈子只能干好一件事情,你俩都不专心。”

    巴图鲁是大师兄,李中庸和陈立秋还是得给他点面子的,他既然开口了,二人也就不吵了。

    众人何时休息,何时吃饭并不是固定的,遇到合适的落脚点就会歇歇脚,如果遇不到就会一直赶路,大部分时间一天都会吃上两顿饭,有时也可能只吃一顿。

    在众人打坐练功的时候长生都会远远的避开,他虽然已经开始接触练气心法却没有正式练武。

    长生有个习惯,没事儿时就喜欢在树林里闲逛,倒不是游山观景,而是寻找可以充饥的东西。

    此番他再度看到了那只猴子,猴子坐在一棵大榆树的高处,手里拿着一个什么东西。

    长生发现猴子的时候猴子并没有发现他,长生自远处观望,发现猴子藏的非常隐蔽,而且所在的位置恰好可以清楚的看到众人歇脚的山洞。

    他上次看到这只猴子还是在四天前,当时他还以为这只猴子是自耍猴人处逃出来的,现在来看貌似不是这样,这只猴子很可能一直在暗处跟着他们。

    由于没有被猴子发现,长生便自暗处观察了许久,而观察的结果也证实了他的猜测,这只猴子一边吃东西,一边探头探脑的打量众人落脚的山洞。

    确定猴子形迹可疑,长生便捡了几块石头,蹑手蹑脚的来到树下,由于猴子在大树的高处,他自忖扔石头打不着,便顺着树干往上爬。

    但他小看了那只猴子的机警程度,没爬多高便被猴子发现。

    见他正在树下往上爬,猴子急忙将手里的东西朝他扔了过来,趁他歪身躲闪的间隙急蹿而下,跳下大树,跑进了密林深处。

    长生扔了几块石头,未能砸到它,只得自树上退了下来。

    自树下他看到了猴子砸他的东西,竟然是个拳头大小的松塔,猴子先前吃的就是松塔里的松子儿。

    松塔就是松树的果实,寻常的松塔跟鸡蛋差不多,但这个松塔足有拳头大小,里面的松子儿也有指甲大小。

    发现异常,长生立刻带着松塔回到了山洞,向林道长说明了先前的所见所闻。

    林道长拿着松塔观察打量,神情很是凝重。

    “师父,这么大的松塔绝不是产自登州。”李中庸说道。

    林道长点了点头,指着松塔的尾部说道,“这松塔想必是去年秋天采摘的,果蒂整齐,不是拧下来的,而是被人用锐器砍割下来的。”

    “老五先前看到的那个猴子是有主儿的,”陈立秋说道,“这个松塔很可能就是猴子的主人喂给它的。”

    林道长缓缓点头。

    见众人表情很是凝重,长生也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上次见到这只猴子还是四天前,也就是说这只猴子至少跟了他们四天了,这么长时间的观察监视足见猴子的主人处心积虑,是朋友的可能性小,是敌人的可能性大,而敌人自暗处跟踪的原因只有两个,要么是寻仇的,要么就是想要抢夺众人的武功秘籍。

    “师父,我们在登州好像没得罪什么人。”李中庸说道。

    “猴子的主人不是登州人氏,”林道长摆手说道,“老五是四天之前发现的那只猴子,却不能说明猴子是四天前开始跟着我们的,也可能它跟踪了我们很久了,只是我们一直不曾察觉。”

    李中庸说道,“猴子的主人应该也在附近,但他为什么不露面?”

    “不到露面的时候,”林道长说道,“可能是没有等到下手的机会,也可能召集的帮手还没有赶来。”

    听林道长这般说,众人无不心中凛然,陈立秋扔掉了叼在嘴上的狗尾巴草,正色问道,“师父,咱们应该如何应对?”

    林道长眉头微皱,没有接话。

    陈立秋又转头看向长生,“老五,你先前扔石头打中那只猴子不曾?”

    不等长生回答,李中庸便接过了话头儿,“不管老五打没打中那只猴子,猴子都已经受惊了,势必会将先前的遭遇告知它的主人,不出意外的话,猴子的主人应该已经知道我们有所察觉了。

    “知道又能咋样,敢找咱们麻烦,打的他老娘都不认得他。”巴图鲁握拳抬手。

    林道长摇头说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尽量不要与他们冲突结仇,走吧,离开此地。”

    听林道长这般说,众人便开始收拾行李,此时是午后未时,担心被猴子尾随跟踪,一行人便离开山林,挑选空旷的路径一路疾行。

    登州多有丘陵,即便众人选的是空旷的官道,也不见得能够甩掉猴子,因为猴子可以自远处的林中暗中跟踪。

    一口气走出二三十里,到得傍晚时分,众人离开大路,穿过田地进入官道南侧的山林,官道两侧都是田地,很是空旷,倘若猴子想要继续跟踪,势必要穿过这片田地,而猴子只要穿越田地,众人就能发现它。

    自林中观察片刻,不见猴子跟来,众人开始自林中向西南方向移动,走出两三里后,前方出现了一条小溪,溪水潺潺,清澈见底。

    众人先前一路疾行,都有些口渴,发现小溪之后巴图鲁大步上前,放下挑着的木箱,俯身牛饮。

    众人也纷纷走到溪边喝水,田真弓随身带有陶钵,便用钵盂盛了溪水,呈给林道长。

    长生也很口渴,就在他俯身想要喝水之时突然发现了异常,“咦,这里的趴地虎怎么不怕人。”

    众人不明所以,纷纷转头看他。

    “你说啥?”巴图鲁用袖子擦嘴。

    长生撸起袖子,自水里捞出一条小鱼,那条小鱼不过食指大小,出水之后自长生掌心扭动挣扎。

    长生托着小鱼冲众人说道,“这鱼我们这里叫它趴地虎,最难捉了,见人就跑,你们看,现在我伸手就能捉到它。”

    “你的意思是水里有毒?”陈立秋猜测。

    “啊?”巴图鲁愕然瞠目,不管水里是否真的有毒,对他来说都没什么意义了,因为在长生示警之前他已经喝了。

    李中庸抬手摘下头上的银簪,沾水检试,“银针并未变色,不似有毒。”

    “吓死我了,”巴图鲁如释重负,指着溪水说道,“如果水里真的有毒,鱼早就被毒死了,想必是天冷,鱼不爱……”

    巴图鲁话没说完就打住了,因为他所指的地方恰好有几条翻肚儿的小鱼自上游漂了下来。

    见此情形,李中庸急忙放下包袱,自包袱里拿出一件酷似折扇的事物,铺展打开,取了溪水逐一滴在不同颜色的五根扇骨上,转而定睛观察,“不是火属毒药,不是金性毒药,不是水毒,亦不是土毒和木毒,水里真的没毒啊。”

    “那鱼啊,啊,咋,啊回事?”巴图鲁有些口齿不清。

    林道长一直端着田真弓递来的陶钵未曾饮用,思虑过后轻抿了一口,但他并未咽下,而是自嘴里品了品就吐了出来,“不是毒药,是麻药。”

    “此物名为醉鱼草,常见于江南地域,北方不得生长,”林道长正色说道,“醉鱼草虽然不是剧毒之物,却能令人四肢麻痹,不受指使。”

    林道长言罢,巴图鲁想要接口说话,但只这片刻工夫,他已经言语含混,难能分辨了。

    田真弓拿过陶钵,将里面的溪水泼掉,转而出言问道,“师父,如何是好?”

    “你们喝下溪水不曾?”林道长沉声问道。

    田真弓摇头,李中庸和陈立秋也摇头,长生自不必说,是他最先发现异样的,自然不会饮用溪水,几人之中只有巴图鲁喝了,而且还喝的不少。

    此时巴图鲁已经身形不稳,摇摇欲倒,李中庸急忙扶住了他,转头冲陈立秋说道,“老三,你带上木箱,我背着老大。”

    “还是我来背吧。”陈立秋迈步走向巴图鲁。

    “你们背不动他,”林道长沉声说道,“事已至此,就留在此处吧,该来的迟早要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