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九章 观察试探

时间:2021-08-20作者:风御九秋

    www..,最快更新长生 !

    巴图鲁等人对长生的印象都很好,见林道长正式收下了他,都真心的为他感到高兴,也为接下来能与他为伍而心情愉悦,长生为老黄所做的一切他们都看在了眼里,似他这样的人是永远不会做出背信弃义,临阵退缩等苟且之事的。

    吃过晚饭,众人一起动手,收拾桌上的碗筷,之后各自回房。

    就在长生想要退出房间之时,林道长喊住了他,“长生,你稍留片刻,我有话问你。”

    听得林道长言语,长生急忙止步转身。

    林道长虽然喊住了长生,却没有立刻发问,不过看得出来他是真有问题想问,只是不知为何一直在纠结犹豫。

    沉吟良久,林道长终于还是开口了,“你的腿是怎么瘸的?”

    长生不明白林道长为什么要问这个,愣了一愣,如实讲说,“回师父问,早些年天上打雷,溅起了飞石,我的腿就是被飞石砸断的,事后未能及时正骨复位,走路便有些瘸拐。”

    长生言罢,林道长缓缓点头,随后又意味深长的看了长生一眼,“回去吧,好好休息。”

    长生答应一声,转身出门,反手带上了房门。

    回到自己房间,长生躺卧在床,满心疑惑,他虽然不知道林道长究竟想问什么,却知道林道长想问的并不是他为什么瘸了,而是别的什么问题。

    林道长究竟想问什么?为什么到最后又没问?

    仔细想来林道长之所以只问了那一个问题就没有再问了,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林道长真正想问的问题已经在他讲述自己为什么会瘸的过程中得到了答案。

    次日四更,众人动身上路,巴图鲁用熟铜大棍挑了那两个硕大的木箱,余下众人背着各自的包袱,长生没什么东西,便主动背上了昨晚购买的米粮腌菜。

    此番众人是往西南方向移动的,由于时辰尚早,路上没什么行人,众人便在官道上行走,待得天亮,路人逐渐多了,众人方才拐上了小路。

    林道长之所以带着众人走小路有多重原因,一是尽可能的隐藏行踪,要知道他们所做的事情并不是非常光明,有些坟墓虽然年代久远,墓主人却是有后人存世的,他们尽管没有破坏陵墓,却终究还是动了陵墓,墓主人的后人察觉之后势必追查此事。

    再者,由于林道长早在多年之前就已经着手找寻,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知道亦或是怀疑他们得到了大量武功秘籍的人不在少数,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暗中垂涎并试图染指的也大有人在。

    最后一个原因就是荒郊野外人迹罕至,更方便巴图鲁等人演练武功,眼下正值乱世,行走江湖没有高强的武功可不成。

    到得辰时,一行人开始歇脚做饭,在林道长收下长生之前,一直是陈立秋和田真弓做饭,田真弓虽是女子,却不太精通烹炊,故此烹炊之事一直是陈立秋为主,田真弓帮忙。

    长生虽然年纪小,但近些年一直是自己一个人生活,虽然谈不上精通厨艺,却也是会做饭的,短暂的旁观之后确定自己可以胜任,便主动请缨接替二人。

    做饭是很累人的,陈立秋巴不得有人替下自己,客气几句就将饭铲交给了长生,田真弓本想留下帮忙,也被长生拒绝了,寻柴添火,煮饭做菜这些事情他一个人就能完成。

    出门在外不比在家,没有那么多碗碟,一锅饭加上一锅菜,做好之后以陶碗盛饭,然后自饭上盖上做好的菜蔬,每人一碗。

    没有人不喜欢勤快的人,见长生如此勤快,众人对他的好感又重了几分。

    吃过饭,长生收拾众人的碗筷准备拿到溪边刷洗,就在这时,林道长喊住了他,“长生,想不想练习武艺?”

    由于林道长问的很突然,长生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便未能立刻回答。

    一旁的田真弓趁机接过他手中的碗筷,“师父问你话呢,为何不答?”

    得田真弓提醒,长生方才回过神来,转身面对林道长,“自然是想的,但我腿脚不……”

    不等长生说完,林道长便摆手打断了他的话,“你不要总是对此事耿耿于怀,江湖上不乏独臂单腿的高手,有的甚至耳不能闻,目不能视,,只要天赋足够且持之以恒,总是可以有所成就的。”

    长生不确定林道长所说确是实情,还是安慰的成分居多,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得点了点头。

    “练气习武讲究天赋,”林道长指着倚树而坐的巴图鲁说道,“巴图鲁魁梧强壮,但悟性差了些,习练的便是外门功夫。”

    林道长言罢,又指了指正准备盘膝打坐的李中庸和陈立秋二人,“他们二人悟性较高,故此修习的都是内功心法。”

    此时田真弓正带着碗筷向溪边走去,林道长又指了指她,“老四乃是女子,体魄力气都不如男子,但她心智过人,聪慧敏捷,故此修练的乃是五行遁术和暗器。”

    林道长言罢,长生再度点头,实则陈立秋昨天已经跟他说过几人修炼的是什么功夫,而且比林道长讲说的更加详细。

    “师父,我不太懂这些,您感觉我适合练什么,您就教我什么吧。”长生说道。

    林道长微笑摆手,“这个我不能替你做主,他们几人所练习的武功都是他们自己想学的,要知道杀人的武功和打人的武功是不一样的,沙场厮杀的武功与押镖走脚的武功也不一样,你以后想用武功来做什么,现在就应该有的放矢斟酌选择。”

    “师父,您的意思我明白,可是我没想过以后要做什么。”长生实话实说。

    听得长生言语,林道长没有立刻接话,沉吟过后方才出言问道,“我且问你,倘若前日我们不曾遇到你,你的那头老牛被那些乡人宰杀分食了,待你习武有成之后你会如何处置他们?”

    林道长言罢,长生眉头紧锁,没有答话。

    “你会打他们,还是会杀他们?”林道长正色追问。

    长生依旧没有回答,实则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他不敢说,怕林道长会责怪他心胸狭窄。

    长生年纪小,做不到喜怒不形于色,林道长根据他的表情猜到他心中所想,但他并没有表现出不满,而是平静的问道,“如果杀了他们,日后你会不会后悔?”

    长生很想回答林道长的话,因为他一直没开口,他感觉一直不回答林道长的问话很不礼貌,但他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如果不杀他们,日后你会不会后悔?”林道长又问。

    长生隐约明白林道长的意思了,“师父,您是在问我想学打人的功夫,还是杀人的功夫,对吗?”

    林道长点了点头。

    “这两种功夫有什么不一样吗?”长生追问。

    “大不相同。”林道长点头。

    长生拿不定主意,踌躇良久,摇头说道,“师父,我从小到大没打过架,更别提杀人了,我也不知道学了武功之后要做什么,我不似大师兄那般高大孔武,外门功夫我是学不得的,不如也和二师兄和三师兄一样,习练内功心法?”

    林道长想了想,点头同意,“也好。”

    长生闻言如释重负,虽然林道长的声音语气一直很是平和,但他总感觉林道长的问话大有深意,貌似在观察试探他。

    眼见还有一口铁锅不曾刷洗,长生便拎着铁锅去往溪边。

    溪流的下游有处水潭,感觉水潭里可能有鱼,长生便将铁锅交由田真弓带了回去,自己去往水潭边翻找蚯蚓尝试钓鱼。

    由于是初春时节,气温很低,他用的便不是鱼竿儿,而是盘钩,所谓盘钩儿就是一根线上系了很多鱼钩,没有竹漂,专门用来钓水底的鱼。

    长生很会钓鱼,并不是他有多喜欢,而是为生活所逼,这几年他一直独自居住,食不果腹,窘迫艰难,想要吃点荤腥只能钓鱼。

    就在长生下好盘钩,坐在避风处出神发愣之际,一瞥之下突然发现西侧林中有道奇怪的黑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