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 100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100

    “我嘴唇现在才是真的有点儿干呢。”宁谷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没有。”连川说。

    “是么?”宁谷犹豫了一下,也凑过去在连川唇上亲了亲,“你知道这是在干什么么?”

    “……你要告诉我吗?”连川问。

    “正常没人不知道吧,”宁谷往后仰了仰,看着他,“还是你这个大bug真的不是人。”

    连川笑了笑。

    “我小时候偷看琪姐姐约会,被她从一号庇护所打到三号庇护所,”宁谷一边说一边凑到连川唇边又亲了亲,“鼻青脸肿。”

    “这么惨么,”连川笑着说,“雷豫和春三都当着我面亲吻。”

    “我们旅行者没这么腻乎,”宁谷想了想,“主城的人真是弱。”

    “这什么逻辑?”连川的唇落在他嘴角,没有移开。

    “不知道。”宁谷抱住了他,用力回吻了他一下,整个人都在用劲,非常豪迈,非常旅行者。

    连川扶了一把旁边的一个铁架子。

    铁架子比起这个实验室的结构,谈不上有多结实,震动之下,顶层的吊着的一个框架断裂,砸了下来。

    连川肯定能让两个人躲开,但他没有动。宁谷也没有动。

    脚下迸出的银色光束猛地卷起,在两人上方合拢。

    接着金光泛出,坠落的架子像是被定格,停在了半空的金光里。

    “探测结果出来了吗?”陈飞走进实验室。

    “还没有,只还有最后三个通道了,”春三手指撑着额角,皱着眉,“我不太乐观,最有可能有熔火储备的几个通道都是空的,这三个怕是也没有什么希望。”

    “顺着清道夫的裂缝呢?”陈飞问。

    “已经在试了,但现在能测到的很多是切断了我们之前的熔火通路的裂缝,里面有少量熔火,”春三轻轻叹了口气,“看看连川他们能不能测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吧,最早主城不用熔火作为主能源,外围荒原上应该会有我们没有探测到的储备。”

    “可是要大量使用,要怎么运回来,也是个问题。”陈飞也叹了口气。

    “还有时间,”春三说,“三年五年时间,集合所有技术和人力,生产设备,架设通道……这个过程中也许又会发现新的能源。”

    “你很乐观嘛。”陈飞笑了笑。

    “最难的一战都已经过去了,有什么理由不乐观?”春三说,“不过你和苏总领应该没有这么乐观。”

    “嗯,”陈飞点了点头,“在最终解决能源问题之前,我们不可能乐观,这一战之后,很难再用以前的方式管理老百姓,太多人体验过肆无忌惮,太多人经历了背水一战,回不到从前了。”

    “是啊,还有旅行者和蝙蝠,不稳定的因素太多,需要很长时间。”春三说。

    “领导者不可能做到公平,但现在活下来的人,已经知道什么是反抗,并且在这样的情况下领悟的反抗,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理想中的统治,还有很远的距离。”陈飞声音低了下去。

    春三没有说话。

    “我先走了,一会儿苏总领和团长他们要碰头,我和雷豫一起过去,”陈飞看了看屏幕,“你先忙着。”

    “九翼不参加会议吗?”春三问。

    “他连主城都不想进,”陈飞说,“他只要黑铁荒原失途谷那一部分……具体今后的合作和管理,我私下再跟他谈。”

    春三光是听着陈飞这么随便几句,就已经感觉到了疲倦。

    “有一个设想,从第一次看到e的傀儡大军时,就有这个想法了,”陈飞往门口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看着春三,“但我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

    “为什么想跟我提?”春三回头。

    “你是技术人员,没有太多别的利益权衡。”陈飞说。

    “嗯?”春三看着他。

    “团长跟我大概解释过傀儡的状态,”陈飞说,“进入最后的傀儡阶段之前,是处于某种停滞,就像是意识永远停在了时间的某一秒。”

    “是的。”春三点头。

    “如果,我是说如果,”陈飞说,“我们用这样的方式保存一部分人,减少人口,只留下发展必要的,降低能源消耗,在解决了熔火储备的问题之后……”

    春三吃惊地看着陈飞,很长时间才开口:“陈部长,傀儡状态是不可逆的。”

    “现在是不可逆,但未必一直不可逆,”陈飞说,“宁谷的朋友钉子,是不是还在失途谷?如果他最终能恢复……”

    “你这个想法有些可怕。”春三转过椅子。

    “所以我只跟你说了。”陈飞说,“你觉得技术上可行吗?保存这些人,在可逆的前提下,确保他们的安全和健康。”

    “可以,”春三看着他,“但是……”

    “但是后面的内容是我的事了,”陈飞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怎么向所有人解释,是否需要向所有人公开计划,如何确保公平,怎么选人……所有这些我都会考虑。”

    “你不怕自己会变成下一个刘栋吗?”春三问。

    “我永远也不会变成下一个刘栋,”陈飞说,“我想要的是一个最终可以给所有人安全感的世界。”

    “最终?”春三看他。

    “一个也许我活着没可能等到的世界,”陈飞说,“但我会去做,过程中的风险我来承担,一定要有一个恶人,我也不介意是我。”

    陈飞离开实验室之后,春三对着屏幕发了很久的呆,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弄不清自己的心情。

    直到屏幕上收到了苏总领的运输车发来的信息,她才回过神,有些兴奋地看着信息的内容。

    这是连川和宁谷出发之后第一次返回的信息。

    -我们找到了曾经主城的遗迹,高墙和一个空了的实验室,没有新发现,接下去会继续前进

    春三看完信息这短短的几句话,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嘴角已经翘得老高了。

    她笑了笑,回复了信息。

    -收到信息,大家安好,旅行愉快

    “大家安好的意思就是每一个人都好是吧?”宁谷躺在副驾驶椅子上,一条腿曲着,一条腿从车窗伸出去晃着。

    “嗯,”连川应了一声,“不过现在应该还是每天很忙,主城也不会太平,蝙蝠和旅行者现在都能随意出入主城,加上大量流民,主城原有的秩序已经不存在了,要想重建,肯定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是很艰难混乱的。”

    “想想都累,”宁谷看了连川一眼,“如果你没有跟我出来,现在是不是也得跟着他们一起重建秩序?”

    “我做不了那些事,”连川说,“我只适合……”

    “跟我在一起。”宁谷说。

    连川看了他一眼:“嗯。”

    “你本来想说什么?”宁谷笑了起来。

    “也差不多。”连川说。

    “差不多是什么?”宁谷追问。

    “我本来就是你留给自己的bug,”连川说,“我只适合继续跟你呆着。”

    “嗯。”宁谷心满意足地笑了笑,“可惜很多事我们已经没有办法再理清哪里是开始,哪里是结束,从哪里开始循环,哪里停,哪里走……”

    “不需要理清,”连川说,“我只要结果。”

    “我以为你会说你只要我。”宁谷手指在车框上弹了两下,“失望啊。”

    “我想想怎么说,”连川说,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他点了点头,“你就是我存在的原因和结果。”

    “不愧是会写字的人。”宁谷笑着说。

    离开实验室之后,他们再没有见到过曾经主城的遗迹,不知道是已经走出了最远的范围,还是时间已经太久远,所有的痕迹都已经被抹去。

    车上的仪器一直工作着,无论是停车还是行驶,他们的进行路线完整地被记录下来,同步绘制出地型和方位图,同时还记录了一路的气候变化,空气中的各种成分变化。

    满屏一串串的字符,宁谷看不明白,连川倒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打开记录看看。

    “有什么发现吗?”宁谷问。

    “没有,就是越走空气质量越好,”连川说,“温度也越来越高。”

    “我闻闻。”宁谷打开车窗,把脑袋探出去深吸了几口气,又关上车窗,凑到连川脖子旁边用力吸了两口气,“也就那样吧,还没有你好闻,温度也没你高。”

    连川笑了笑:“主城一直需要调节温度,如果温度能像这边这样,就可以节省很大一部分能源了。”

    “不调节也没问题啊,”宁谷说,“鬼城那么冷,还一直刮风,我们不也活得很好。”

    “合格的统治者,总还是想要给自己领导下的人过上更好更舒服的生活,活着只是最低的要求,”连川说,“主城的老百姓也不是旅行者,普通的人,在那样的环境里早就死光了。”

    “嗯,”宁谷想了想,又看着屏幕,“还有什么别的比主城那边好的吗?”

    “没了。”连川说。

    “那你还一直盯着看,”宁谷说,“你是不是很无聊?”

    “我没有无聊的时候,”连川说,“跟你在一起更不会无聊,你话那么多。”

    “你是在夸我吗?”宁谷问。

    “是的。”连川点头。

    “那你不怕我跟你在一起会无聊吗?”宁谷说,“毕竟你都没什么话。”

    “你只要开口,”连川说,“我哪一次说的话少了……”

    “也是,”宁谷想想笑了起来,“这么一想,你很惨啊,一个哑巴,现在一天说的话比以前一年都多。”

    “嗯,”连川说,“脸都说瘦了。”

    “我看看,”宁谷撑起胳膊凑到他面前,盯着他看了半天,然后对着他的脸用力嘬了一口,“没有,还是很好看。”

    车上的仪器“滴”了一声。

    “怎么了?”宁谷坐回了副驾驶。

    “发现地下高温地区,”连川说,“有可能是熔火层,但是这个面积很大。”

    “那不是很好?”宁谷立刻盯着屏幕,虽然也看不明白。

    “太远了,”连川说,“这辆运输车已经是速度最快的状态了,也开了这么久,想从这里取到熔火……实在太难了。”

    “总比找不到强。”宁谷说。

    “嗯。”连川点点头。

    旅行者永远乐观的天性有时候的确能给人带来很强的支撑。

    前方的地面上窜出了一小丛火苗。

    “明火?”宁谷愣住了,他见过熔火层,没有明火,都是熔化了的金属一样的状态,明火都是清道夫带来的。

    “不是熔火。”连川跟他一样的判断,迅速降低了车速,但接着又一小丛火苗从地下窜出之后,他得出的结论连他自己都有些吃惊,“是生命体。”

    “什么?”宁谷声音有些拐弯。

    “没扫描到,”连川看着屏幕读数,“这是系统数据里没有的东西。”

    “那个火是生命体?”宁谷还是没回过神。

    “是能吐出火的生命体,”连川盯着前方,“得弄清是什么。”

    车子左前方很近的位置突然也窜出了小火苗,没等他们看清,又一丛窜起,接着两团小火苗就扭成了一团。

    “控制!”连川喊了一声,车还没有完全停下,他已经从车窗跳了出去。

    宁谷对连川的话基本不需要进行任何思考就会照做,他几乎是下意识地一扬手,一团金光扑向了两团火苗。

    连川扑到火苗旁边的同时,金光裹住了火苗。

    也是这时宁谷才发现,这真的是活物。

    而且估计是有一部分在地面之下,被金光裹住之后才看出来,这两团东西的体型比狞猫都要再大上两圈。

    连川用手利索地往这两团东西上砍了两下,这两个东西立刻就不动了。

    “你弄死了?”宁谷跳下车,“是什么东西?”

    “没死。”连川蹲到了那东西旁边。

    金光慢慢消失之后,他们看清了地上躺着的两个生命体。

    体型的确跟狞猫有些像。

    都是四条腿,但这东西的前腿比后腿要短不少,虽然没有后腿那么粗壮,但巨大的弯钩状爪子却异常锋利,钝圆的嘴里能看到獠牙,圆耳朵,没有尾巴。

    但跟狞猫完全不同的,是它们身上没有毛,覆盖着厚厚的一片片的菱形甲片,甲片是深蓝色的,但表面能折射出各种变化着的光晕。

    “真……漂亮啊。”宁谷说着伸手在甲片上戳了两下,“就是不好摸。”

    甲片质地相当硬,像是摸在了黑铁地面上。

    “这个甲片……”连川轻轻敲了两下。

    “怎么?”宁谷问。

    “感觉有点儿像熔火管道的材料,”连川说,“黑铁扛不住核心熔火,所以需要有管道才能控制熔火的方向……”

    “你的意思是,这东西的甲片不是天然的?”宁谷愣了愣。

    “说不定是变异实验体,”连川说,“适者生存。”

    “它们吃什么活着啊?”宁谷摸了摸这东西的肚子,看着挺圆的,吃得很饱的样子,但除了硬硬的甲片,也摸不出个所以然来。

    “主城的各种支撑都来自熔火,”连川说,“它们依靠熔火生存,也不是没有可能,生命总会找到出路……”

    “怎么办?”宁谷问。

    “回去的时候捉一只带回去,”连川在附近的地面上找到了一块甲片,估计是之前这两只打架的时候脱落的,“先把这个情况告诉春三。”

    收集了甲片之后,连川又在地上找到不少小洞,取了些洞口的黑铁样本,这些都可以送回主城给春三做分析。

    收集好这些东西,正要回车上的时候,他俩感觉到了四周的气氛有些不一样。

    往旁边看过去的时候,发现远远的地面上出现了一片晃动的小黑影。

    “它们的同伴?”宁谷愣住了,“它们在看我们。”

    “嗯。”连川慢慢从地上的两个东西身边退开了,“回车上。”

    “怕什么?”宁谷不屑,“老大我都不怕,我怕这些小硬壳玩意儿?”

    “如果这些是变异实验体,”连川说,“你不知道主城的实验体……会有什么样的能力。”

    宁谷瞬间想起了在连川记忆里看到的那些实验体,还有连川身上那些实验体留下的伤痕。

    “好。”他点点头,猛地跑起来,跳进了车窗。

    连川紧跟着也跳了进来,车子几乎是同时向前冲了出去。

    四周地面上大片的小黑脑袋突然都变成了一大坨,向他们扑了过来,发出的嘶嘶的叫声像是舌湾刮过的狂风。

    “这么大!”宁谷忍不住吼了一声。

    “刚那两个大概是幼崽。”连川按下了武器按钮,一排红光射向地面,激起一片飞溅的碎铁,车从还没有收拢的包围圈里冲了出去。

    “难怪,”宁谷向四周转着脑袋,“快!加速,太多了……”

    一片火焰向车体卷了过来。

    之前看到的幼崽的火跟现在这火根本没法比,宁谷甚至看到了火里有像是熔化的黑铁,不断地砸在车身上。

    “他们会吐火!”宁谷吼了一声,“太凶了!”

    “救世主,”连川看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应该保护一下我们的车。”

    “我忘了!”宁谷还在吼,金光瞬间裹住了车,“除了老大,我还没见过小动物呢……”

    “它们不是小动物,”连川说,“它们是猛兽。”

    “也有点儿可爱,”宁谷把脸贴在车窗上看着,“是不是?”

    “……可能吧,耳朵圆的。”连川说。

    “别怕,”宁谷说,“再也不会有这些东西在实验舱里伤害你了,有我呢,来一个我弄死一个。”

    “嗯。”连川应了一声。

    “感动吗?”宁谷问。

    “感动,”连川伸手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坐好。”

    车往前冲了很长时间,才终于看不到这些东西跟着了。

    仪器返回扫描结果,他们刚从一个巨大的熔火空洞上方经过,这个空洞的体积向下的部分甚至超出了仪器探索的最大距离。

    “我们像是从火上开过来的。”宁谷看着屏幕上刚绘制出的地形图。

    “它们就生活在有熔火的地区,”连川说,“哪里有熔火,哪里就有它们。”

    “对主城有什么好处吗?或者坏处?”宁谷问。

    “不清楚,”连川拿过刚才收集到的样本,放进了样本舱,“这些发给春三之后,她能分析出来。”

    “回去的时候捉一只小的吧,”宁谷说,“大的跟我们个头差不多,太大了,都没东西能装,我不想一路担心被它烧死。”

    “嗯。”连川笑了笑。

    离开之前的那个熔火空洞之后,连川发现他们像是进入了一个巨大的熔火洞阵,虽然没再发现之前那样的巨大的,但的确很多。

    离开主城这么长时间了,他们终于能返回些有用的资料给春三。

    就算找不到世界的尽头,也是值得的。

    连续半个月的时间,他们一直能从地型扫描上看到附近有熔火洞,靠近的时候就能看到火崽。

    ……火崽是宁谷对那些生命体的称呼,连川被迫跟着一块儿管那些东西叫火崽,居然已经习惯了。

    “我停一下车。”连川说。

    “嗯?”宁谷看着他。

    “地面好像有些不一样了。”连川说。

    “扫描没有检测到啊?”宁谷说。

    “是,”连川打开了车门,“但我就是感觉不一样,地面是松动的。”

    “这都能感觉到?”宁谷赶紧跟着也打开了车门。

    脚刚一落地,就感觉小腿上有什么东西轻轻撞了他一下。

    “有东西!”宁谷瞬间蹦上了车顶,在腿上一通搓。

    接着才发现并没有什么伤。

    顿时感觉有些没面子。

    出来的时间太长了,轻松舒服的日子享受不了几天,人就会松懈,一松懈,就会被鬣狗嘲笑。

    宁谷看到连川扫了他一眼。

    “看什么?”他啧了一声,跳下了车顶。

    落地的时候又感觉脚踝被什么东西轻轻撞到了。

    “到底是什么?”他有些恼火,一扬手,铺出了一大片金光,附近的地面立刻就被映成了明亮的金色。

    接着他就看到了有些诡异的场景。

    四周一望无际的地面上,飘浮无数小小的黑色方块。

    “这些是……什么?”宁谷震惊地问。

    连川缓缓蹲下,用手轻轻地拿起了一块,仔细看了看:“是黑铁地面。”

    “什么意思?”宁谷没听明白,走到连川身边也蹲下了。

    “是脱离的黑铁地面,”连川看了看四周,“我也说不清是什么意思,引力应该没有问题,为什么会这样?”

    “就算引力有问题,”宁谷也拿过了一块黑铁,松手的时候时候这些黑铁就那么悬在了空中,“引力变了还能让地面碎开吗?”

    “还碎得这么……”连川皱了皱眉,“形状规则。”

    地面上也能看到一个个方形的缺口,就像是什么力量把这些小铁黑铁一个一个切割下来,扔在了空气中。

    “不会是……快到世界尽头了吧?”宁谷说。

    “往前再看看,”连川起身看了看前方,“前面肯定有什么异常。”

    “嗯。”宁谷跟他一块儿又回了车上。

    车再次往前开出去的时候,连川发现仪器失灵了。

    “把指刺拿过来。”他说。

    “失灵了是什么意思?”宁谷立刻起身,去把代表着失途谷老大的排场的那个箱子抱了过来。

    “扫描不到任何东西了,”连川说,“跟主城的信息传输也失效了。”

    宁谷没说话,把九翼的指刺拿了出来,塞到了外套里。

    沉默地又开出了一段路,他看着车窗外开口:“如果这就是世界尽头,还真有些,不够浪漫啊。”

    “但这就是你想去看一看的地方,”连川说,“看到了,就是浪漫。”

    “你觉得会是什么样的?”宁谷问。

    “不知道,”连川说,“也许会是个惊喜。”

    “万一是惊吓呢?”宁谷看着他。

    “你觉得呢?”连川也看着他。

    “只要你在旁边,”宁谷挑了挑眉毛,“已经不会有什么东西能吓到我了。”

    你在,我就是我。

    就是这世界最强的那个人,就是开始,就是结束,就是救世主,就能打碎毁灭。

    悬浮的小黑铁开始有变化,是在车又开了将近一天之后。

    本来只悬浮在膝盖之下的大片小黑铁,高度开始有了变化,不少已经到了腰的位置,他们不得不把车前方的挡板装上,以防撞击。

    小黑铁块的密度也有变化,比之前看到的要更密集一些了。

    而继续往前,在小黑铁快慢慢超过了车子高度的时候,他们已经没有办法让车按正常速度前行,短时间撞击没事,但长时间撞击,车体会有损伤,他们还要考虑到回程的安全。

    而在下车检查车况和四周情况的时候,连川看到了几颗不太一样的小黑铁块。

    带着熔火颜色的小黑铁块。

    “怎么是硬的?”宁谷捏了一块在手里,发现这熔火没有温度,也不是熔火的状态,像是在黑铁上涂上了熔火的颜色。

    “这是凝固之后被切割下来的。”连川说。

    “凝固?”宁谷愣了愣,接着就低下头看着脚下的地面,“你是说……这边的东西开始凝固了,然后脱落下来……”

    连川心里一直有种隐隐地猜测,但还不确定。

    他拉着宁谷回到了车上,再继续缓慢地从悬在空中的小黑铁块中穿过。

    没开出多远,他就看到了更大范围的熔火块。

    大片的,像是把一个整体的凝块切成了无数小块,甚至还保持着之前的大致形状。

    就像是放大了的图片上模糊的一个个像素。

    “车开不了了,”宁谷说,“要往前走还是掉头?”

    “你肯定想要往前走。”连川说。

    “你一定会陪我。”宁谷说。

    “嗯,”连川笑了笑,“拿个随行车,带点补给。”

    “好的。”宁谷点头。

    随行车能装不少东西,够个一星期的吃喝都放好了之后,他们就继续向着前方步行出发了。

    四周很静,没有风,没有声音。

    但如果停下来,就能发现四周已经看不到顶的密布着的小方块都在移动,极其缓慢的速度跟他们往同一个方向去。

    所以前方一定有什么东西。

    只是这个地方,就像走进了一个什么都没有的意识空间里。

    明明视线所及之处都填满了方块,需要他用能力在前面推开方块清出空间才能前进,可又空洞得让人窒息。

    如果不是有连川在旁边,宁谷不确定自己还会不会如此执着地想要去一探究竟。

    黑雾外面是什么,世界的尽头是什么样。

    他一直以来想要知道的事。

    但他已经记不清一定想要知道的原因。

    他已经知道太多。

    这一趟旅程对于他来说,带给他更多愉快的,是连川在身边。

    整整一天,他们就在这种死寂里往前走着。

    就在宁谷有些动摇,想问问连川要不要继续走下去的时候,连川停下了。

    “嗯?”宁谷立刻看着他,脚下瞬间迸出一片银色光束。

    “前面,它们的移动速度变快了,”连川说,“我感觉地形有变化。”

    “我试试。”宁谷蹲下,手按在了地面上。

    金光从他掌心下漫延出去,一直铺向前方。

    悬在空中的小方块下方都被映出了金色。

    一片绚烂的明暗光影中,金光在前方一两百米的位置突然消失了。

    “没有路了!”宁谷喊了一声。

    一片死寂中他的声音传出很远,带着空旷的寂寞。

    “去看看。”连川说。

    宁谷握住了连川的手,把两人都裹在了金光里。

    不出所料,前方是一个断崖。

    但意料之外的是,断崖之下,再没有路。

    宁谷的金光一顺着断崖倾泄而下,仿佛挂在黑暗中的巨大瀑布。

    他们的前方空无一物,无尽的黑暗吞噬着一切。

    那些不断脱离地面,悬浮在空中缓缓前移的小方块到了这里,都慢慢失去了颜色,消散了形状,悄无声息地融进了前方没有边际的黑色里。

    “这是……尽头吗?”宁谷轻声问。

    “也许吧。”连川看着前方。

    “那这些……东西,”宁谷伸手,轻轻触碰着向前飞出的小方块,“我们的世界正在破碎吗?”

    连川没有说话。

    如果他们看到的是真实的尽头。

    那他们的世界的确,正在以一种缓慢的方式,一点一点地瓦解。

    慢慢地凝固,慢慢地脱落。

    也许很久很久之后的某一天,这个世界会这样走到尽头。

    只是那时会怎么样,他们已经不会再知道。

    “我们算是留住了世界,”宁谷声音里有些迷茫,“还是没有留住?”

    “我们就算有一天要消失,也不能是被杀死,”连川说,“也许我们依旧会走向终结,但不到最后一秒,总会有人不放弃。”

    “那里有东西。”宁谷指向前方。

    远远的地方,有一方亮光。

    像是一盏暖黄色的灯。

    又像是一扇透着光的窗。

    这一方亮光从左到右,缓缓地横向移动着。

    “是什么?”宁谷问。

    光亮里有一个黑影晃动,接着停在了中间。

    “是叶希。”连川说。

    “叶希?”宁谷有些疑惑,“我们怎么会看到他?”

    “那是我曾经看到过主城的房间,”连川说,“没有人进去过,我在那里见过一个无法离开的叶希。”

    “那个记录者吗?”宁谷说,“正好。”

    “嗯。”连川握住了宁谷的手。

    宁谷拉着连川的手缓缓举过头顶。

    “叶希!”他吼了一声,声音传出很远,“叶――希!”

    连川耳朵被震得都有些耳鸣,但他没有阻止宁谷。

    宁谷指尖迸出一束银光,像一道利刃,划破了黑暗,直冲向前,指向那扇窗户。

    接着金光在这束银光四周出现,猛地在黑暗里无声无息地爆裂,炸出了一场巨大的焰火。

    “永远都不会放弃!”宁谷吼,“没有人能决定我们生!没有人能决定我们死!我们是开始,不是结束!永远都不会有结束!永远都会有那个寻找出口的救世主!”

    “我叫宁谷!”宁谷放轻了声音,看了连川一眼。

    “我叫连川。”连川说。

    “我们是你永远也控制不了的那个变数,”宁谷说,“你会一次一次,记下我们,你的记录里,每一页都会有我们,一定要活着的我们。”

    连川握紧了宁谷的手。

    两串小小的光斑从手背闪过。远处那个窗口慢慢变小,最后隐入了黑暗里。

    “回去吗?”连川问。

    “回,”宁谷说,“我要联系管理员。”

    “嗯。”连川应了一声。

    “你不问问我要干什么吗?”宁谷说。

    “我们死去之前,世界不会消失,”连川说,“但总会有那一天,在那之前……”

    “我们要再次见面。”宁谷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