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 98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98

    车顺着失途谷的断崖边缘一直往前,宁谷在车里根本坐不住,发现车顶可以打开之后,他就爬到了车顶上。

    车速很高,风刮得很急,宁谷戴上了护镜。

    失途谷并不是实心的,眼前浮岛一样的失途谷,比几小时之前看到的样子更接近那个立体地图,无数的通道和空洞。

    到现在为止,还不断有碎裂的黑铁从主体上脱落,坠向地面。

    没过多长时间,车就开出了失途谷的范围。

    “进车里吗?”连川设置了自动驾驶,从车顶探出头看了看他。

    “这样让我想起鬼城了。”宁谷坐在车顶。

    连川跳了上来,戴上护镜,坐在了他身边:“想鬼城了吗?”

    “还行吧,”宁谷说,“就是想知道还留在那里的人都怎么样了,我们在那些意识那些记忆里到处转,但一次也没有进入过鬼城,现在车也不来了……车为什么不来了?”

    “也许是因为我们这一站,”连川说,“已经取消了,我们是被认定应该被毁灭了的世界,毁灭开始的时候,车就不再来了。”

    “也挺好的,”宁谷说,“希望我们被遗忘。”

    “嗯。”连川应了一声。

    宁谷回过头看向身后。

    主城已经在很远的地方,淡淡的人工日光映亮上方的天空,失途谷也渐渐变成了可以一眼尽收眼底的大小。

    车一路往前,他们熟悉的场景一点一点变小,黑铁荒原变得一望无际,大得让人有些不安。

    但又夹杂着隐隐的兴奋。

    主城和失途谷完全消失在视界里的时候,四周也暗了下去。

    但连川注意到四周不再是完全的黑暗,而是隐隐约约有些能让人看清附近地面的亮度,因为这点亮度实在太不明显,他们平时在主城附近照明强的地方呆着,并不会觉察到,尤其是之前还有冲天的火焰。

    “你有没有发现,”宁谷也发现了,看着四周,“是不是因为没有黑雾了,好像没有以前那么黑了。”

    “嗯。”连川点点头。

    宁谷站了起来,在车顶上迎着风看前方:“能看到一百米。”

    连川也往前看了一眼:“三百米。”

    “知道你厉害。”宁谷说。

    “我是想说你的目测不准。”连川说。

    “你目测准,还是你厉害。”宁谷说。

    “我是连川。”连川说。

    “嗯?”宁谷愣了愣。

    “我不是九翼。”连川说。

    宁谷顿了几秒之后笑了起来,坐了回去:“不管能看到多远吧,反正我知道你比我看得远,也比我能听到的要多。”

    “嗯。”连川应了一声。

    宁谷拉过他的手,露出来的手腕上有一个清晰的黑色伤痕,宁谷轻轻摸了摸:“不过……以后不要再用参宿四的武器了。”

    “该用的时候还是要用,”连川笑笑,“必要的时候这就是我能活着的原因,不用担心。”

    “我现在很强。”宁谷说着一扬手。

    一束银光飞向前方,在黑暗里炸开,拉出一缕缕的光带。

    车飞速地从这一丛银光里驶过。

    宁谷又一扬手。

    前方迸出一片金色的光晕,车从光晕里空过的时候,能看到无数的金色小光粒从脸旁飞舞而过。

    “当心使用过度。”连川说。

    “我能控制好,”宁谷笑着说,“我发现,e的能力,在我需要的时候,会融入到我的能力里。”

    “嗯,毕竟一样的能力。”连川说。

    脸被风吹得有些发麻了的时候,宁谷才从车顶回到了车里。

    连川正坐在驾驶室里看着实时地图。

    “有什么发现吗?”宁谷问。

    “没有,”连川指着屏幕,“什么都没有,我们四周几公里的范围里,甚至没有超过两米高度的地方。”

    “我们现在是黑铁荒原的最高点了。”宁谷说。

    “嗯。”连川点点头,“如果有什么,应该也只能在地下了,不过现在还没有扫描到任何空洞和缝隙,只有之前清道夫的那些裂缝。”

    “那些裂缝通向哪里?”宁谷问。

    “不知道,可以顺着裂缝开过去,反正我们也不知道世界的尽头在哪个方向。”连川说。

    “好,”宁谷点头,“你饿吗?”

    “不饿,”连川看了他一眼,“我们刚出来几个小时……你是饿了还是馋了?”

    “有什么区别吗?”宁谷往车后厢走过去,“都是想吃东西了。”

    穿过驾驶室后面的小休息区,打开一扇小门,就是他们的卧室,再过去一个小门,就是物资仓库,里面甚至有一台制作配给和饮料的机器,除了现成的配给,还有很多原料,更方便储存。

    宁谷虽然不认识机器上的字,但之前范吕带他去光光的娱乐店时,他看过几眼,凭着印象差不多能有个概念。

    折腾了一会儿,他做出了两杯桔子水,然后拿了两盒配给,回到了驾驶室后面的小休息区,把吃喝都放在了小桌子上。

    “来,”宁谷说,“来尝尝我做的饮料怎么样。”

    连川本来不想吃东西,也不渴,吃了二十多年的配给对于他来说,也没有任何特别的吸引力。

    但他还是很快地从驾驶室里出来,坐到了桌子旁边。

    宁谷做的饮料,他还是想尝尝的。

    他看着桌上的两个杯子:“哪个是我的?”

    “我还没喝过!”宁谷瞪着他,“这么嫌弃我?”

    “也不是。”连川伸手准备随便拿一杯的时候,宁谷突然扑到桌上,对着两个杯子飞快地一杯喝了一口。

    连川的手停在了空中。

    宁谷得意地一挑眉毛,坐回了椅子上,往后枕着胳膊一靠,看着他。

    连川看了他一眼,手落一下去,随便拿了一杯,喝了一口。

    “不讲究了啊?”宁谷说。

    连川没说话。

    “配给我也都舔过了。”宁谷说。

    “嗯。”连川说,“我又不吃。”

    “仓库里的配给我全舔过了,原料我都舔过了!”宁谷提高声音。

    连川忍不住笑了起来,抬眼看着他:“舌湾的那条舌头是不是你的?”

    宁谷想想也笑了,过了一会儿又叹了口气:“舌头也没了,舌湾也不能叫舌湾了。”

    “他们会没事的,”连川说,“林凡和老鬼他们,有足够的能力领导留下的旅行者活下去。”

    “你说,”宁谷拆开了一盒配给,“我跟他们比起来,是不是很没用?团长,李向,林凡,他们如果是我,现在肯定不会扔下那么多人自己跑了。”

    “只要他们需要,”连川说,“你随时都会回去,不是么。”

    那倒是实话,他毕竟还有太多牵挂。

    只是这次,如果有什么事,他恐怕不能很快地到达了。

    车开得很快,宁谷看着实时地图,依旧是空无一物,但是地图上他们的出发地,已经从一个指尖大小的圆,变成了一个点。

    “睡一会儿吧,”宁谷走进了卧室,“我们一直都没好好休……只有一张床啊?”

    “这车只是苏总领自己用,”连川说,“他没有孩子,最多就是加上他太太,也没必要弄两张床。”

    宁谷去洗漱间飞快收拾了一下,跳起来往床上一躺:“那我们一起睡。”

    “外套脱一下,”连川说,“你平时都这么睡觉的吗?”

    “差不多,想脱就脱,懒得脱就不脱了,”宁谷坐起来脱掉了外套,“鬼城风那么大,哪里都是灰尘和渣子,没你们主城人这么讲究。”

    连川回驾驶舱检查了一下路线和报警系统,确定都已经设定好之后,他打了个呵欠,的确是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

    他转身离开驾驶室,进了卧室。

    宁谷已经躺在了床上,很标准地占了半张床,把外面的一半留给了他。“那个牙膏,”宁谷说,“主城连牙膏都有味道啊?”

    “嗯,怎么了,”连川进了洗漱间,“是什么味儿的?”

    “不知道,甜的,”宁谷说,“我刚才忍不住吃了一口。”

    连川笑了半天,拿起牙膏看了看:“是草莓味儿的。”

    “我喜欢,”宁谷说,“明天可以做点草莓味道的饮料尝尝。”

    “嗯。”连川应了一声,脱了外套躺到了床上,“认识草莓两个字吗?”

    宁谷翻了个身坐起来看着他:“你以为我今天是怎么把桔子水做出来的?”

    “不是随机吗?”连川问。

    宁谷瞪了他好几秒,自己笑了:“是,我随便按的,但是我看按钮上面也没有字啊,只有数字和字母。”

    “上面的小屏幕上有,”连川说,“不一样的编码对应不一样的口味,还可以自己兑出新的味道,春姨就喜欢兑着喝,每次都能做出很好的味道。”

    “早知道我应该先去跟她学学。”宁谷靠着车厢壁叹气。

    “不用,”连川说,“我来做。”

    “嗯,”宁谷重新躺下,跟他面对面侧着身,“反正时间多,你可以教我上面的字都是什么。”

    “我还可以教你别的字。”连川说。

    “不用,”宁谷拒绝得非常干脆,“我记不住。”

    “好。”连川点点头。

    “我以为你会强迫我必须学呢。”宁谷说。

    “为什么?”连川说,“你也用不上,一个字不认识也长到二十多岁了,还是救世主,你要是觉得好玩就学,没兴趣当然不用学,主城不识字的人也很多,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去学校。”

    “有没有一个世界,”宁谷说,“所有人都认识字?”

    “不知道,有吧。”连川说。

    “但是我觉得我们这里就挺好的了。”宁谷说。

    “嗯。”连川应了一声。

    也许是太累了,车又开得挺平稳,他俩本来拉开架式想要聊一会儿,结果不知道什么时候都睡着了。

    睡了不知道多长时间,车很轻微地颠了一下,连川睁开了眼睛。

    报警系统没有反应,应该只是路面不平。

    他偏过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宁谷,睡得很沉,胳膊搂在他腰上,脑袋已经睡到了他的枕头上。

    连川感觉自己大概是真的累了,就这样被宁谷占了一半的地盘,他居然之前都没有醒。

    “连川。”宁谷低声开口。

    “嗯。”连川应了一声。

    “连川?”宁谷又说。

    “嗯?”连川看了看宁谷,眼睛是闭着的。

    “连川呢?”宁谷声音含糊不清,但语气里的焦急却能听得出来。

    连川没有等他继续问下去,很快地摇了摇他:“宁谷。”

    “嗯?”宁谷有些迷糊地应了一声。

    “我在。”连川又拍了拍他的脸,“你做梦了。”

    宁谷睁开眼睛,定定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凑过来用力抱紧了他,腿也搭到他身上跟胳膊一块儿用着劲把他往怀里搂。

    “梦到找不到我了?”连川问。

    “嗯,”宁谷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缓不过来,总觉得你会不见了。”“怎么会,”连川说,“我是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的人,所以我无论如何都会让你知道我在哪里。”

    黑铁荒原没有光的变化,淡淡的那一点亮度始终没有变化。

    起床的时间也只能根据车里的时钟。

    早上九点,时钟报时之后,宁谷才从床上慢慢下来了,连川一个小时之前已经起床去了后面仓库,估计是做吃的。

    但是一个小时了,也没出来。

    “你是不是把机器搞炸了。”宁谷慢慢走过去。

    刚要推门,连川捧着个托盘出来了,上面放着两杯黑色的“饮料”,还有两盒配给。

    “这什么鬼?”宁谷愣住了。

    “我兑的饮料,”连川说,“试了几种组合……”

    “这还是最成功的?”宁谷震惊地看着杯里的颜色。

    “嗯,”连川说,“我尝了,这个是酸甜的,别的都是苦的。”

    “这颜色……是兑了多少种啊。”宁谷还是很震惊。

    “喝不喝。”连川把托盘往桌上一放。

    “怎么,”宁谷看着他,“我不喝你还灌我啊?”

    “也不是不可能,”连川笑笑,往桌子旁边一坐,“当然我也不介意你一杯喝一口。”

    “不了,”宁谷拿起了一杯,面子还是要给的,“只要你不气我,我也不至于每次都跟九翼一样幼稚。”

    杯子里的饮料闻起来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可怕,甚至能闻到香甜的味道,宁谷尝了一小口,品了品之后更震惊了。

    “很好喝啊!”他喊了一声,又喝了一口,品了品之后又喊了一声,“真的是酸甜的啊!”

    “还行吧?”连川问。

    “嗯,”宁谷点点头,坐下拆了一盒配给,“以后就都你弄吃的吧,配给也可以这么兑吧?”

    “看我心情。”连川说,“心情好的话就我来弄。”

    “那你最近心情怎么样?”宁谷看着他。

    连川笑笑:“很好。”

    配给每一盒都配搭好了常规的味道,连川吃着都差不多,宁谷却吃得很欢,吃完一盒之后又跑进仓库里翻了两盒看上去味道不一样的出来。

    “我发现不认识字有一个好处,”宁谷看着盒盖上的标签,“拿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吃到嘴里才知道,有惊喜。”

    “嗯,”连川看了一眼,“这个是……”

    “别说!”宁谷喊。

    跟他喊声同时响起的,是驾驶舱里的报警提示音。

    车速也猛地降了下来,宁谷一下撞在了旁边的门框上。

    “有什么东西吗?”他愣住了。

    “去看看。”连川飞快地冲进了驾驶舱。

    时实地图上显示扫描结果,前方一公里距离,有一道墙。

    “前面有道墙。”连川说。

    宁谷看到了屏幕上显示出的那一长条,也看不出是个什么形状的墙,只知道很平,很直,一看就是人工造出来的。

    “这是个什么墙啊?”宁谷很吃惊。

    连川没有回答他,只是抬头看着前方。

    宁谷跟着往前看过去。

    虽然四周的微光能见度很低,但他还是看到了那道墙。

    这么远的距离也能看到,是因为墙是白色的。

    也因为墙的高度。

    相比主城高耸半空的界墙,眼前这道墙,像是一座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