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 94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94

    雷豫和几个队员把宁谷搬到了旁边平坦些的地面上,要不是老大给他垫了一下,脸就该直接扣到碎渣上了。

    “他还有伤,”雷豫在宁谷身上轻轻按了几下,“但是看不出在哪里,能力这么用完估计撑不住了。”

    “我先把他送回失途谷?”李梁蹲下看了看。

    “看上去问题不大,让他躺一会儿再说,最好能跟着连川一起走,”雷豫说,“要不我怕他醒过来万一没有看到连川会着急。”

    “嗯,”李梁转头看着那边的大坑,龙彪带了人和几个旅行者正往坑里下去,“连川的情况也不知道怎么样。”

    “宁谷的能力护住他了,安全的,”雷豫说,“看看能不能找个什么装载箱之类的把他带回……”

    话还没说完,那边龙彪嗷地喊了一声。

    雷豫和李梁他们跑到坑边的时候,看到已经下到实验舱顶的几个人都摔倒在了旁边的碎铁堆里。

    “怎么?”雷豫问。

    “得等宁谷醒过来,”一个旅行者说,“他给连川裹的这层保护能力,有攻击性。”

    龙彪冲雷豫晃了晃自己的手,整个手掌都黑了。

    “你先包一下,回去了让我们老八叔给你处理一下,”旅行者说,“很快就能好。”

    “谢了。”龙彪甩甩手。

    宁谷大概只在地上躺了一分钟,李梁带着人去找运输连川的箱子,还没走几步,他突然就从地上一跃而起。

    跟着手里就爆出了金光。

    两个旅行者吓了一跳,同时撑开了防御,护住了旁边的人。

    宁谷落地之后愣了两秒才收起了能力,开口问了一句:“连川呢?”

    龙彪指了指坑里:“还在下面,我们弄不出来。”

    “我来。”宁谷冲过去跳进了坑里。

    “你状态怎么样?”雷豫追了一句。

    “很好。”宁谷从破口处跳进了实验舱里。

    水柱舱已经完全碎掉,宁谷靠近连川,连川在一堆碎渣里静静地躺着,金光始终裹着他的身体。

    宁谷小心地伸出手,在连川脸上摸了一下。

    连川肯定受伤了,怎么伤的,伤在哪里,他都无法判断,最后那些小露珠一个一个变成黑色,最后被毁掉的露珠也是通体发黑,让他有些不安。

    他记得关于那些黑色的小露珠,连川说过的话。

    “是我。”

    刘栋是成功了的,他让连川跟露珠联系上了,只是连川阻止了露珠对他的吞噬,而是以不可思议的力量反向吞噬了露珠。

    如果是这样,他最后劈开露珠,毁掉那个世界的时候,连川会不会也受到牵连?

    “给我件衣服。”宁谷抬头喊了一声。

    一件旅行者的长斗篷被扔了下来,宁谷用斗篷裹住了连川。

    能力他没有撤,虽然他觉得一开始自己放出能力可能有一部分原因是连川的衣服没了,挡着他。

    不过现在作为一种保护,说不定也有用。

    他拉起连川,把他背在了背上。

    李梁他们找到一辆运输车,顶子被炸没了,但还能开。

    宁谷其实不太想坐这个破车,显得他太弱了,他一个鬼城恶霸,怎么不得把连川扛着然后开着a01回去呢。

    但他现在的确有点弱,跳出黑铁坑的时候都感觉有些吃力,能力用得有些太过了。

    这状态扛着连川开a01,万一翻车了……

    为了连川的安全,他只能暂时放下鬼城恶霸的面子。

    把连川放到破车上,他坐在车里,用自己的腿垫着连川的脑袋。

    “出发。”雷豫说。

    李梁开车,雷豫和几个旅行者在前面清理出能走的路面。

    龙彪带着剩下的人继续清理基地,刘栋到最后一刻都还在为自己的偏执的目标努力,所以基地还有不少的武器和物资,这些东西都是往后他们继续生存下去的关键。

    车开动的时候,颠了一下。

    宁谷伸手在连川脑袋下面托住了。

    李梁回头看了一眼。

    “没事。”宁谷说。

    “我现在才有机会说一句,”李梁说,“辛苦了。”

    “我以为你要说什么了不起的事呢。”宁谷摆了摆手。

    辛苦吗,还行吧,也不算辛苦。

    宁谷并不需要谁感谢他,他最初说出要砍掉拿着走马灯的那只手的时候,甚至只是不服气。

    谁决定我们生,谁决定我们死?

    是我们自己。

    仅此而已。

    后来的这些日子里,他也是想要为自己留下这个世界。

    他想要留下他在意的人,他还没有走遍的地,他想永远记住的那些回忆。

    虽然鬼城不知所踪,但他相信那些留在鬼城的同伴,也同样能留住想要留住的一切。

    鬼城恶霸。

    宁谷脑子里已经很久没有想到过这个称呼了,那些在鬼城狂妄嚣张不知天高地厚的日子里似乎已经离他很远。

    但直到现在,他再次想到这个词的时候,突然发现,相较于救世主,他其实更喜欢这个称呼。

    车在之前的地道边停下了。

    宁谷收回思绪,把连川放平,急切地直接从没了顶的车上跳了出去。

    “找到李向了吗?”他喊。

    “找到了,”团长的声音很响亮地回答了他,“受了伤。”

    “严重吗!”宁谷冲了过去,看到了刚从地道废墟里抬出来的李向,还有三个旅行者和两个城卫。

    都有伤,脸上糊满伤痕和黑灰,但无论怎么样,他们活了下来。

    这些是九翼尽了最大努力保护下来的人。

    破车上还有位置,大家把受伤的人都抬上了车。

    宁谷看到了九翼,永远的老习惯,找个最高的地方蹲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走到九翼蹲的那根柱子下方:“九翼。”

    “连川怎么样?”九翼跳了下来,漏风的翅膀在身后扑啦扑啦地响着。

    “还没醒,”宁谷放低声音,“你说,会不会我毁掉露珠的时候,也伤到他了?”

    “还用想吗?”九翼说,“当然了,他早就跟露珠有关联了,不过他敢冒这个险,就是知道自己有本事挺过去。”

    “你们都没有跟我说。”宁谷盯着九翼,想骂几句的时候看到他面具上满布的深深划痕,又开不了口了。

    他们做过的每一件事,在这种关键的时刻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是别无他法。

    “说了也没有用,只会动摇你,影响你的判断。”九翼说。

    “凭什么我就会被影响。”宁谷皱了皱眉。

    “你有牵挂,你善良,还心软,你相信希望,”九翼竖起指刺数着,“所以你最后能够成功。”

    回到失途谷的时候,搜索e的黑戒已经回来了一部分。

    宁谷从他们的反应上就能看出来,他们没有找到e,另一部分还没回来,但宁谷感觉可能找不到了。

    福禄是最后见过e的人,但在他说的位置也没有找到任何e的痕迹。

    宁谷没有多问,安顿好李向他们之后,就跟着福禄寿喜一块儿进了失途谷。

    连川躺在他之前被九翼一拳头砸晕的那个洞窟里,还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

    宁谷撤掉了能力,坐在连川身边,拉过他的手握着。

    连川的手是暖的。

    这一点点温度让他心安,抓着不敢放。

    他用了用力,手背上的小光斑闪过,连川手上的光斑也闪了起来。

    是连川没错。

    九翼进了洞,扔下几盒配给和几瓶水,转身就要出去。

    “你那个翅膀,”宁谷叫住他,“还能补吗?”

    “不光能补,还能换,”九翼看着他,“羡慕吗?”

    “以前也没发现你有翅膀,藏哪儿了?”宁谷往他身后看了看。

    “别小看蝙蝠。”九翼弹了一下指刺,出去了。

    “你看,”宁谷捏了捏连川的手,“九翼现在狂成什么样了?我去找你的时候睡不着,他居然直接打我一拳!当然,如果他不打晕我,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睡着……但是他居然打我一拳!真的没法忍,你醒了以后我还是会找他算账的。”

    说到这一拳,宁谷就觉得太阳穴隐隐发疼,顺带着把身上本来已经不太疼了的那些连川揍出来的伤带得也疼了起来。

    他靠到洞壁上,闭上了眼睛。

    什么救世主,什么鬼城恶霸,一天天的谁都能拎起来揍一顿。

    连川打几下也就算了,九翼这种无脑怪都打……

    大概是大家并肩战斗的时候,他躺在失途谷里,现在睡着了还能梦到战斗,他不断地奔跑,跃起,打斗……

    感觉睡着了比醒着还累。

    他挣扎着暂停了梦境,睁开了眼睛。

    连川坐在他旁边,正看着他。

    宁谷叹了口气,又闭上了眼睛。

    “不是做梦。”连川说。

    宁谷猛地睁开了眼睛,瞪着他。

    “我没事了。”连川说。

    “连狗。”宁谷说。

    “嗯。”连川应了一声。

    “我知道你会没事,”宁谷说,“我一点也不担心。”

    “嗯。”连川点点头。

    宁谷没再说话,起身扑过去一把搂住了他,非常用力地收紧胳膊,老觉得现在梦还没醒,搂得不够紧,一会儿醒了连川就不见了。

    “老大。”连川动了动。

    宁谷搂着他没松手,只是偏过头看了看。

    洞口露出一只耳朵和一只圆眼睛。

    “老大。”宁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声音里居然带着哭腔,“连川醒了,他没事了。”

    老大喷了口气,转身走了。

    “撒手,”连川说,“我要喝水。”

    “哦。”宁谷松开了胳膊,拿过一瓶水递给他。

    连川一口气把水都喝光了,宁谷赶紧又给他拿了一瓶。

    看着连川喝水的时候,宁谷看得有些出神。

    连川放下瓶子之后,他又过了好半天才开口:“我好像很久没有这么放松了,就坐在这里,不用担心又有什么事情发生。”

    “都过去了。”连川说。

    “我们成功了对吗?”宁谷问。

    “嗯。”连川应着。

    “你说,”宁谷看着他,“如果清道夫是因为你才出现,现在那些要毁灭的世界,是不是就可以不毁灭了?因为清道夫没有了。”

    “不知道,”连川说,“我们这里是结束,不知道别的世界是不是结束。”

    “我们没有毁灭,”宁谷想了想,“叶希知道吗?”

    “无所谓。”连川说。

    “我希望他知道,”宁谷说,“没有什么结局是必然的。”

    宁谷和连川回到黑铁荒原的时候,清理队和蝙蝠们已经把失途谷外面的驻点重新清理干净,正在码放收集回来的各种物资。

    春三从一个物资箱上跳了下来,走到了连川面前。

    “我没事。”连川说。

    “我知道。”春三笑着在他脸上轻轻拍了拍。

    “现在什么情况?”宁谷抓住从旁边经过的李梁。

    “收拾残局的情况,”李梁说,“陈飞那边安置平民,我们主要负责收集还能用的东西,清理废墟,春三还要重建主城系统。”

    “什么系统?”宁谷一听就紧张了。

    “没有了管理员,主城也需要一个能运行的系统,”李梁说,“各种设施,要慢慢恢复。”

    “嗯。”宁谷点了点头。

    “旅行者暂时都在旧商场那边,那边没有被破坏,很多房子还能用,”李梁说,“团长带了人过去清理了。”

    “那边的旅行者……”宁谷问。

    “都没事,你是要问钉子吗?”李梁说,“团长说你会问,他说钉子安全的。”

    “谢谢。”宁谷说。

    “要去旧商场看看吗?”连川走了过来。

    “钉子没事,”宁谷说,“我想先找找e,你觉得e还活着吗?”

    连川没说话。

    “死了,”宁谷低声说,“是吧?”

    “我们都知道他这一战必死,”连川说,“能撑到最后已经是奇迹了。”

    宁谷没再说话。

    “雷豫说九翼去找e了,”连川说,“去看看吧,他也许能找到些什么痕迹。”

    以前的黑铁荒原比主城要荒凉得多,或者说,完全就是荒凉,什么也没有。

    但大战过后,主城一片废墟,倒显得黑铁荒原看上去没那么惨了。

    除去巨大的裂缝和翻起的黑铁,和之前没有太大的区别。

    宁谷和连川慢慢往荒原深处走过去,顺着裂缝,也不知道能找到什么。

    空中传来一声鸣音。

    九翼张着他破了八百个洞的翅膀落在了他们前方。

    “饭后散步?”九翼问。

    “找到什么没?”宁谷问。

    “没找到人,”九翼走了过来,“e这个怪胚,我怀疑他故意的,说不定快死的时候撑着一口气跳进裂缝把自己烧成灰了。”

    宁谷瞪着他。

    “但是找到这个,”九翼伸出手,掌心里放着一个泛间银光的黑色小方块,上面还有一根链子,“这个光一看就是e的东西。”

    这是条项链。

    宁谷把小方块拿到眼前看了看。

    他连e的脸都没有看清过,更不知道他脖子上有没有挂着这个小方块。

    但的确就像九翼说的,这个光一看就是e,而拿在手上时,因为同样的能力,他有种熟悉的感觉。

    “你拿着吧,”九翼说,“我要回去修翅膀了。”

    “在哪捡到的?”宁谷问。“你这不是为难我吗,”九翼看着他,“我哪说得清,从这里过去三条小裂缝,有个熔火管道翻起来的壕沟,就在沟底下。”

    九翼走了之后,宁谷犹豫了一下,把小方块挂到了自己脖子上。

    “要去九翼说的那个地方看看吗?”连川问。

    “不了。”宁谷说,“e躲得那么远,大概就是不想让人再找到他。”

    旁边裂缝里最后一丛小火焰熄灭了,四周变成了一片漆黑,只能看到远处还亮着的主城。

    宁谷指尖泛出小小的一团金色。

    “干嘛?”连川问。

    宁谷把手慢慢抬到连川脸旁边:“看不到你有点儿不踏实。”

    “那在我脖子下面挂个灯吧。”连川说。

    宁谷又把手慢慢移到连川胸口的位置,看着金光从下往上照亮连川的脸。

    “算了,”宁谷又把手举回了他脸侧,“这也就是你,要是换了九翼那个狗头面具脸,我已经吓死了。”

    连川笑了起来。

    宁谷跟着他笑了一会儿,又抬在他脸上摸了一下:“这个笑不常见啊。”

    “我自己都没见过。”连川说。

    宁谷嘿嘿地冲着他笑了好半天:“就是这样。”

    “……我还是别笑了。”连川说。

    “你什么意思?”宁谷问。

    “没有什么意思。”连川说。

    “我笑得很难看吗?”宁谷说。

    “好看,”连川说,“英俊。”

    “我……”“比九翼英俊多了。”连川又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