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 92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92

    春三看了一眼自己身边,两个用枪指着她的城卫,听到基地外传来的大面积开火的声音时,这两个城卫的脸色有些变化。

    “失败了。”她说。

    “不要说话,”一个城卫的枪口冲着她晃了晃,“刘长官交待你的事,你做就行。”

    “没有可以做的事了,”春三抱着胳膊往椅背上一靠,“开始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他,不要妄图利用连川去接触露珠。”

    “你废话太多了。”另一个城卫说。

    “说中你们心里害怕的东西了吧。”被捆在角落里的龙彪说。

    城卫猛地转过头,盯着他。

    “怕也正常,”龙彪说,“我也害怕他。”

    城卫正要转回头去的时候,龙彪又补了一句:“还好我选择了站在他这一边,他是我的队友。”

    然后很愉快地笑了起来。

    城卫脸色一下变得铁青,几步冲到他面前,在他的笑声里对着他的脸砸了一下。

    “废物,”龙彪说,“我要是你,现在就放了春三,带着她去找雷豫,起码能换条活路,雷豫那种讲情谊的人,说不定还能给你点好处。”

    城卫盯着他。

    春三身边的那个城卫叫了他一声:“不要听他的,鬣狗没有真话。”

    门突然被一脚踢开,刘栋冲了进来,直接冲到了春三身边,把她一把从椅子上拽了起来。

    “干什么!”龙彪吼了一声。

    “你干什么了?”刘栋掐着春三的脖子把她撞到了墙上,“你干了什么?你对连川做了什么操作?”

    “都是你要求的,”春三被掐得说话有些吃力,但语气很平静,“精神力灌注,强刺激,激活露珠,接收意识……”

    “那为什么失败了!”刘栋吼出了破音。

    “我提醒过你。”春三说。

    “什么!”刘栋失去了冷静和镇定。

    “参宿四。”春三看着他。

    刘栋瞪着她没有说话。

    “参宿四是怎么消失的,不记了吗?”春三说,“我提醒过你,连川能吞噬参宿四,吞噬露珠就不是不可能的事。”

    “给你十分钟,”刘栋说,“我要你马上切断连川跟露珠的联系。”

    “这不可能。”春三说。

    “你们现在还能活着,”刘栋指着她,“只不过是因为我还需要能够牵制连川和宁谷的人,你要是逼得我没有路走,那就大家一起死。”

    刘栋转身出去了,接着外面响起了他的吼声:“所有人集合,准备作战。”

    春三看着屏幕上实验舱传回来的数据,一切都是正常的。

    也就是说连川现在已经跟露珠接触,甚至已经让露珠的某些意识进入,但又已经将所有侵入都吞噬掉,成为了他自己。

    实验舱已经被封闭,实验舱的所有操作都已经转由春三这边操作,技术员生死未知,也联系不上。

    这些都已经不是重点,春三焦虑的是,无论实验舱在哪里,连川要怎么醒过来,又怎么从舱里出来。

    她试着几次想要唤醒连川,但都没有成功。

    如果连川一直在吞噬露珠,会不会在露珠被摧毁的时候受伤甚至……

    这是她现在根本想都不敢想的问题。

    门再次被推开,春三转过头,看到的却是脸色阴沉的萧林。

    “你们出去。”萧林看着两个城卫。

    “可是……萧长官,刘长官说要寸步不离。”一个城卫说。

    “就在门口守着,”萧林说,“这里还有别的地方能出去吗?”

    “可是……”城卫还在犹豫。

    “出去!”萧林说,“我没有时间了!耽误了露珠的接触是拿你俩祭天吗!在门口守着,出去的只要不是我就开枪!”

    两个城卫犹豫了几秒,转身走了出去。

    萧林把门关上的同时,春三听到了门外沉闷的敲击声。

    “有什么要做的事快点,”萧林走到龙彪身边,打开了他身上的锁,“从这里出去,我们只有三分钟时间。”

    “去哪里?”龙彪站了起来。

    虽然他已经立刻明白了萧林的意图,但出于长久以来萧林对清理队的态度,他还是很防备,抢在萧林前头,拦在了春三面前。

    “放你们走!”萧林压低声音,“外面我已经清理干净了,给你们准备了车,你开出去,车上有坐标。”

    “为什么?”龙彪一边拉起春三,一边继续把春三拦在身后。

    “我不想成为罪人。”萧林说。

    “春三和龙彪逃脱!”手下从后座扑过来,在刘栋面前的监视屏上点了几下,画面切到了一辆正在飞速往基地后门开过去的车。

    “这是萧长官的车?确定他在车上吗?”刘栋的嘴角抽动着,“他是怎么能把人带出去的。”

    “他带了几个他的人,守在春三那里的一个小队全被杀了,车确定是他开的,他的车只有他本人能操作,”手下听着通话器里的声音向刘栋汇报着,“现在这是……要去后门吗?那里出不去。”

    “不是去后门,”刘栋冷笑了一声,“只有我和他知道,后门东面还有一个缺口,是ez运输的出入口,他是要把人从那里带出去。”

    “等您的命令。”手下说。

    “炸掉。”刘栋说。

    “春三还在车上。”手下看着他。

    “我们用不上了,”刘栋说,“自然也不要让陈飞用上。”

    萧林的车在接近缺口的位置时,被几道白光击中,紧接着就是连续的爆炸。

    刘栋没有留下一丝余地,目的就是确保炸死车上的每一个人。

    在震天轰响的爆炸声和裹在烟尘里向四周飞溅出一片的残渣中,龙彪穿着城卫的制服,开着城卫的车,带着同样已经换上城卫制服的春三,从已经激活待发的ez装载箱中穿过,冲出了基地。龙彪知道萧林一直看不上清理队,也看不上清理队做的那些脏活儿,更看不上清理队的那些出手必杀不留活口的鬣狗。

    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萧林开着自己的车,带着两具尸体,以被刘栋炸死为代价,把他和春三送出了基地。

    “他们开始进攻了,”春三不停地在自己手里拿着的控制器上按着,她和龙彪身上有刘栋部队的通话器,留一个作为监听,另一个她要尽快用来联系上陈飞和雷豫,“注意安全。”

    “放心,”龙彪说,“我的驾驶技术是清理队最好的。”

    春三没有说话。

    “行吧,不算连川的话,”龙彪说,“他反正现在也不是清理队的人,算编外吧。”

    春三笑了笑,伸手在他肩上拍了拍。

    “清理队,陈飞,你们能听到吗?这里春三,我和龙彪正从刘栋叛军基地逃离,他们的地面部队已经从基地出发,这里春三,叛军已经出发。”

    雷豫听到通话器里传来的声音时,几乎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泪水瞬间模糊了视野。

    他迅速摘下护镜,在眼睛上抹了一把。

    “这里雷豫,收到,”他说,“连川的情况怎么样?”

    “他在实验舱,没有机会找到确切位置,”春三说,“但刘栋想用连川跟露珠交流的计划失败了。”

    “了解了,”雷豫说,“你们从侧翼离开,走东线,龙彪知道路线,不要在主城逗留,回失途谷。”

    “我们要去a区,”春三说,“那边有备用通讯桩,失途谷跟主城这边的通讯必须恢复。”

    “注意安全。”雷豫没有多说。

    “春三,”陈飞的声音响起,“一队城卫和旅行者跟你在a区b2口汇合。”

    “好的。”春三回答。

    备用通讯桩刚设置完毕,露珠的方向就传来了巨响。

    春三回过头的时候,看到了冲天而起的白光,从露珠外围扇形向前一路压了出去。

    “刘栋的地面部队。”一个旅行者跳上了旁边的废墟往那边看着,“他们的进攻开始了。”

    “测试!”春三拿起通话器,“失途谷!”

    “失途谷寿喜。”通话器里传来了寿喜的声音,“春三姐姐?你逃出来了?”

    “是的,通讯恢复了!”春三说。

    “老大!”寿喜立刻喊了起来,“老大你能听到吗!九翼!老大!”

    “九翼……进了地道,破坏刘栋的埋伏,”团长的声音响起,“暂时联系不上,失途谷那边情况怎么样?”

    “还好,”寿喜的声音里带上了强压着的哭腔,“傀儡稳定,e不能说话了,旅行者在清理最后的清道夫,宁谷还没醒但是安全。”

    通讯暂时沉默,c区的大规模的最后一战已经拉开了序幕。

    耳边震天响着的爆炸声,不断在空中闪过的各种武器的光芒,交织出了一张巨大的网,又像是一幕大剧的背景,主城上方的日光天幕上都被映出了色彩。

    春三恍惚中莫名其妙地想起了曾经会在主城上空偶尔出现的人工彩虹,像星空一样,因为“浪费资源”而被停止了。

    哭泣声。宁谷耳边能听到很多声音。

    哭喊的声音,绝望的惨叫声。

    随着银光所到之处,越来越多的声音涌进他的耳朵里,混乱的,嘈杂的,凄凉的……

    “妈妈――”一个细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宁谷转头看过去,一个小露珠在他脸旁边,一个孩子正惊恐地在黑色的烟尘里奔跑哭喊着。

    这哭喊声让宁谷心里猛地一抽。

    但接着连川身影一晃,这个小露珠就被一斩两半,碎成了四溅的水花。

    “假的,”连川回头看着他,“n的世界跟我们的世界完全不一样,这是他们自保的最后手段。”“嗯。”宁谷应了一声。

    越来越多的声音,不断有小露珠冲到宁谷身边。

    他闭上了眼睛。

    连川跃起,不断地劈碎靠近的小露珠。

    也不断有小露珠变成黑色。

    他知道宁谷不会犹豫,他的成败决定着他能不能保住他想留下的世界,决定很多的人的生死,决定他一定要为了他逢赌必赢的那个人的生死。

    但这些真实的,惨烈的,绝望的声音和画面,连川不愿意宁谷看到太多自己亲手造成的毁灭。

    这些黑暗能给一个人带来什么,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他希望宁谷永远只是个善良天真有时候不带脑子出门还不介意承认的旅行者。

    交错的银色光束已经慢慢地充斥在露珠内部,像是一幅抽象的画,无数透明的,黑色的小露珠在被光束分隔开的空间里不断浮动撞击着,像是在寻找最后的生路。

    “就是现在。”连川在宁谷耳边低声说。

    宁谷指尖泛出的金色光芒瞬间迸出,像是一把旋转的圆刀,猛地拦腰从露珠内部切了出去。

    “离开地道!”团长吼,“所有人离开地道附近!”

    “工程车护甲打开!”陈飞的声音已经嘶哑,“所有护甲打开,注意找掩护!”

    “各组按区域给地面火力掩护,”雷豫指挥着清理队,“注意保持距离,不要靠近地道!”

    e喘息地爬到了一块黑铁上,看着远处战火连天的主城,大批黑戒和蝙蝠已经越过城界去增援。

    “你可以休息了,”福禄在他脚边蹲着,“他们一定能赢的,连川和宁谷在露珠里,一定能毁掉它。”

    e没有说话,他已经无法再发出声音。

    最后的一点力气只够让他站在这里。

    他本以为自己会死在跟主城的最后一战里,没有想到,自己最后会死在跟主城并肩作战的战场上。

    唯一庆幸的是,他撑过了必须他咬牙坚持的那一段。

    是的。

    可以休息了。

    他慢慢举起手,指尖黑暗色的光芒闪过。

    傀儡军团掉转了方向,开始向主城飞速地奔去,成片闪烁着的黑银色光芒看不到尽头,一直延伸向主城,向着最后的战场。

    地下的震动传来。

    “李向!”团长对着通话器大吼着,“九翼!出来!出来了没有!回话!”

    四周的地面随着震动,开始不断地塌陷。

    刘栋启动了地道里的炮筒,爆炸开始。

    不断被炸得飞起的黑铁地面在空中飞舞着扬起,落下。

    “主通道没有爆炸,”雷豫说,“李向他们成功了。”

    “给我冲!”团长吼。

    “压上去!”陈飞抱着个炮筒跳进了工程车,架在天窗上,“全部往前压!”

    又一波爆炸开始。

    团长心里猛地一沉。

    李向他们不可能清除所有的爆点,如果第二轮爆炸完全铺开之前不能回到地面上,那他们有可能就会被埋在地道里。

    “李向!九翼!”团长一边带着人往前压一边继续吼。

    “露珠!”有人突然大喊了一声。

    团长抬起头看向露珠的时候,感觉有那么一瞬间,四周没有了声音。

    说不清的感受,声音,画面,甚至是时间,似乎都消失了。

    又明明全都在眼前。

    他能看到,也能听到。

    露珠半腰处突然亮起了一道金色的光芒。

    接着就像是被拦腰斩断一般,金光猛地从露珠里爆出,几乎就在同时,铺满了整个主城的上空。

    眼前的所有的事物在这一刹那,全都被染成了金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