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 79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79

    这一声“午安”,听得连川手都有些发凉。

    这声音是宁谷的,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这肯定不是宁谷,他就听这两个字,绝对听不出任何破绽,现在分辨只是从语气。

    宁谷不会这么说话。

    仅此而已。

    如果宁谷也这么说话,或者这声“午安”的主人,叫他一声“小喇叭”,他恐怕会认为这就是宁谷……

    连川死死抓着宁谷的手,紧紧按在屏幕上,在系统显示信息录入成功之后也没有松开。

    两人的信息记录编码也已经分别显示。

    隐隐的一串光斑从两人的手背上划过,接着就消失了。

    但连川一眼就发现宁谷手背上的那一串光斑有些眼熟,也许是因为管理员通道特批,又是非主城居民的旅行者,宁谷的编码跟他的数字编码完全不一样。

    是一排大小不同的圆点。

    小,大小小大,小小,大……

    这是那个密钥小圆珠上的顺序。

    “exit,”身后的n号开口,声音依旧跟宁谷的无法区分,“是从你开始的,出口的传说,是你。”

    宁谷的手动了动,连川偏过头看着他,他也转过了头,眼神里是满满的震惊和疑惑。

    “摩斯密码,”n号说,“你就是出口,你就是这个传说的开始。”

    “你放什么屁?”宁谷说。

    n号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背,叹了口气:“我没有。”

    声音里带着清楚的遗憾。

    时间不存在,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

    所有的宁谷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要找到出口,要保住自己的那个世界,没有人知道,也不可能分得清。

    这个叫做密钥的东西,带着这串信息,他们一直没有破解,这甚至不是主城的密码编码,但exit这个词,是他们在无数的记忆碎片里偶然看到的,出口这个传说也来自于不知道哪一代主城的传说……

    但这一切现在就这么交错着,重叠着,发生了。无数的宁谷n,因为这个exit,因为这个出口,要成为救世主,而宁谷却在看似最后的地方成为了开始……

    连川不知道这一切要怎么交叠着继续下去,但他知道,眼前这个n号,带着已经毁灭的希望而来。

    他不是旅行者宁谷,不是鬼城门面,不是小铁球,他只是一个不计代价想要延续自己世界的人。

    对于他来说,宁谷不是另一个他,可能只是一个地标,向他标出了所有能够到达的世界而已。

    “你来晚了,”连川说,“这里已经开始毁灭。”

    “不晚,”n号说,“旅行者就是个奇迹,让宁谷成为旅行者安全长大更是个奇迹,是个伟大的举动……”

    “如果你想合作,”宁谷打断了他的话,“就……”

    “不了。”n号突然笑了笑,“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真是奇怪。”

    “那你想干什么。”宁谷看着他。

    “拿回我的世界,”n号说着向他伸出了手,“就是这里。”

    连川拉着宁谷向后跃起的同时,宁谷一扬手,耀眼的金色光芒像是从身体里爆出,瀑布一样把两人裹在了中间。

    接着就是几道银光,贴着n号的脸划过。

    n号脸上瞬间出现了几道黑色的伤痕,但很快,几秒钟之后,伤痕消失了。

    “他复制不了那个标记,”宁谷在连川身边小声说,“也复制不了能力。”

    这一次宁谷让连川有些刮目相看,像是突然捡到了九翼的脑子。

    n号的那句话,已经告诉了他们,旅行者是个奇迹。

    而旅行者作为突变体最强大的改变就是能力。

    n号的世界应该是没有这样的能力者,他们可能有着更高的科技,比如可以轻松复制出一个人,一个物体,但他们没有精神力,也无法复制精神力。

    同时他们还可以猜到,n号的世界大概已经知道了,旅行者的某种特性,能够对抗清道夫。

    “对,”n号点了点头,“但你也杀不了我。”

    “要不要试试。”宁谷说。

    “行啊。”n号抬了抬下巴,带着些小小的得意。

    这个动作让连川心里猛地一惊。

    宁谷似乎也很吃惊,已经举起的手僵在了空中。

    “杀了他。”连川的声音沉了下去。

    银光在空中划过,n号的身体被击碎,像是突然刮过一阵风似的,碎片消失在了空气里。

    “连狗。”宁谷瞪着前方的空气,过了很长时间才转过头。

    “嗯。”连川应了一声。

    “我是宁谷。”宁谷说。

    “我知道。”连川抓着他的手一直没敢松开,现在又用力握了一下。

    一串编号的光斑在他俩的手背上同时闪过。

    九翼的提议还是靠谱的。

    这光斑让人心安。

    “他刚那个样子,”宁谷有些回不过神,“太像了是不是?我以为自己在照镜子……”

    “还是……”连川说,“能分得清的。”

    “你这话一听就是假话啊,”宁谷看着他,“我都能看出你吃惊了。”

    “他如果不学你说话,不学你的动作,”连川说,“还是能分清的。”

    “一开始我真的没有觉得他有多像,就是声音……”宁谷瞪着连川,“我现在都不敢撒手,我怕突然又出来一个n+1。”

    “一开始……”连川往之前n号站着的地方看了一眼,“一开始……”

    “怎么了?”宁谷问。

    “一开始不觉得他有多像,是因为他还没有模仿你的语气和动作,”连川收回视线,“他是模仿不了,还是没模仿?”

    “你意思是……他一开始只是复制了个壳儿?”宁谷说。

    “不清楚,”连川说,“马上回失途谷,如果他能到这里,到失途谷恐怕也不难。”

    “他们还什么都不知道,”宁谷猛地一阵害怕,“马上通知雷豫,我们不在失途谷!”

    连川带着宁谷冲出教堂,按下了通话器:“雷豫,失途谷有可能会有复制的宁谷出现。”

    “他已经在了……你说的是什么意思?”通话器里传来雷豫的声音,“宁谷就在这里,我看着他就是宁谷。”

    “杀了他。”连川说。

    “什么?”雷豫说得很艰难,似乎是在尽量快速地理解连川的话,“连川,我们分不清真假,如果能够复制宁谷,我怎么判断你身边的是宁谷?这个不是?”

    “他复制不了宁谷的能力,”连川说,“先控制住他。”

    雷豫看着站在距离他只有十多米远的补给车旁边的宁谷,没有再犹豫,他相信连川的判断。

    “清理队,”他下了命令,“立刻控制宁谷。”

    四周的清理队员都吃惊地转过了头,那边的宁谷也转过了头看着他。

    龙彪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手里的武器迅速指向了宁谷,一个蓝色的小光点落在了宁谷的胸口。

    接着附近所有清理队员的武器,都指向了宁谷。

    “你那里还有没有什么能够参考的信息?”雷豫按下通话器,眼前的宁谷,实在让他很难想象只是个复制品,“除了直接杀掉。”

    “伤口,”连川说,“复制体的伤口能够迅速复原……”

    连川的话还没有说完,身后传来了金属敲击在黑铁地面上的声响。

    “杀了。”身后传来了九翼的声音。

    没等雷豫说话,一片寒光从他身边闪过,像一张网扑向了还站在原地的“宁谷”,瞬间将他切成了碎片。

    雷豫转过头,吃惊地看着身后站着的九翼。

    “有什么建议吗?”九翼看着他,“雷队长。”

    “现在没有了,”雷豫说,“以后有。”

    “说来我听听。”九翼说。

    “划伤就可以,”雷豫说,“受伤了马上就能恢复的,是复制体。”

    “下次注意。”九翼转过身,慢慢走向失途谷上方的一个黑铁堆,跳了上去,转身抱着胳膊,看着远处的露珠,指刺在面具上一下下轻敲着。

    连川和宁谷回到失途谷时,陈飞的运输车已经离开,留下了一堆物资。

    被复制的宁谷,像在教堂时一样,已经消失。

    连川在他被击碎的地方仔细找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还会不会有别的人被复制?我现在担心还有没有别的复制体混了进来,”雷豫说,“我们根本不知道复制的原理和限制,或者有没有限制,连防都不知道应该怎么防。”

    “大量复制体出现的时候,是有东西控制的,我看到了他们跟露珠母体有联接,一旦受损会立刻断掉,”连川语速很快,“这种独立个体的复制他们无法做到,能复制的只有宁谷,因为他跟宁谷……一模一样。”

    雷豫看了宁谷一眼。

    “露珠现在的主要目标还是宁谷,”连川低声说,“他对旅行者更有兴趣,他那个世界认为旅行者能够对抗清道夫……普通人的复制,对于他们来说意义不大,有可能只是为了接近失途谷。”

    “这东西比清道夫麻烦得多,”雷豫说,“之前那样不断地大量复制,就是在消耗主城的资源,就算都能打掉,资源耗尽,最后输的还是我们,现在还有宁谷的复制体,我们无论怎么杀,怎么判断,都只能清理掉复制体……”

    “我要去露珠。”宁谷说。

    “什么?”雷豫转过了头。

    “我要进去,”宁谷说,“现在在外面晃荡的这些,都不是n号本人,他还躲在露珠里,不从根儿上给他拔掉,外面这些东西永远也打不光。”

    “太危险了。”雷豫反对。

    “去吧,”九翼在黑铁堆上突然开了口,“反正也不能留在这里,如果宁谷是露珠的目标,他在哪里,复制体就会在哪里出现,如果现在……”

    九翼指了指稍远些的清理队据点:“那里有一个宁谷,你觉得会有人怀疑吗?”

    雷豫皱了皱眉。

    “他要的是宁谷死,”九翼说,“宁谷不死他就不会罢休,清道夫出现之前,他和宁谷总得死一个。”

    “这是诗人。”宁谷看着九翼,低声在连川耳边说。

    “嗯。”连川应了一声。

    就冲之前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就杀掉了宁谷的复制体,这就不可能是九翼。

    不过虽然话说得很冷酷,却并没有说错。

    n号的目标就是杀了宁谷抢下这个世界,至于怎么抢,他们还不清楚,但杀了宁谷是第一步,这是可以确定的。

    唯一的办法就是主动出击。

    冒险是必然,走到现在,他们的每一步已经是踩在钢丝上,钢丝的那一头未必有光,但现在掉下去,就是毁灭。

    “逢赌必赢。”宁谷说。

    连川看了他一眼:“我跟你一起去。”

    “他也要跟我们一起去。”宁谷看着九翼,“他看到过毁灭,跟我们一样有经验,这次赌得大,要多些保障。”

    “好。”连川说。

    “而且他刚才,杀我下手那么狠。”宁谷说。

    “凭什么。”九翼蹲在黑铁堆上,一动不动。

    “凭你要活着。”宁谷说。

    “我进去就死了呢?”九翼说。

    “你在这里肯定死。”宁谷说。

    九翼抬眼扫了扫他:“你俩结婚了吗?”

    “……结了。”宁谷说。

    “记号打上了?”九翼问。

    宁谷抓过连川的手,握了一下,手背上闪过了光斑。

    九翼看到他手背上的光斑时,猛地一下站了起来。

    “你认识这串密码,”宁谷看着他,“对吧?”

    “怎么会这样。”九翼吃惊得面具都动了动。

    “那个密钥,也许就像你告诉福禄的那样,有无数个,”宁谷说,“但是它的意思只有一个,就是出口。”

    九翼没说话。

    “n号就是冲着这个来的。”宁谷说。

    九翼还是没说话。

    “无论我是开始还是结束,”宁谷说,“也不管怎么岔过来倒过去的,反正我就是救世主,你要活着,还有什么别的选择吗?”

    “如果我死了,”九翼说,“把我弄回失途谷。”

    “你要是死得渣都不剩呢?”宁谷问。

    连川转开了头,这话直白得他都担心九翼会发起内战。

    “把这个放回来。”九翼轻轻弹了一下手指,面具从他脸上脱下,落在了手里。

    在宁谷和连川同时往他脸上看过去的时候,他又把面具戴上了。

    “脸没色差啊?”宁谷说。

    “光都没有色哪门子差!”九翼吼。“风吹渣子打啊,”宁谷说,“我在鬼城更没光,护镜带久了还觉得眼睛周围比脸上别的地方要嫩呢。”

    “失途谷没有风!”九翼吼。

    “走不走?”连川被他吼得头都要疼了。

    起身要走开的时候,老大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跳了过来。

    “老大,”连川蹲下了,伸手握拳在老大的爪子上压了压,“别担心。”

    老大低头,把嘴里叼着的东西放在了他手边。

    是一个透着隐隐蓝色的大爪钩。

    这是老大以前爪子受伤的时候掉下来的一个爪子,春三拿到实验室,改造了一下,帮老大装了回去。

    不过老大不经常用,它是个强大的狞猫,少一个爪子也很厉害。

    连川以前想要过来代替装备里的那个指虎,爪子虽然没有别的什么功能,但非常结实,在武器出状况的时候,是非常管用的小东西,但老大不给他。

    现在看着这个爪子,连川突然有些说不清的感受。

    一直以来觉得自己能放下的所有,其实都未必放得下。

    “借我用用,”连川把爪子放进了腿侧的小盒里,“回来就还你。”

    老大鼻子喷了喷,转身走开了。

    没有道别,也没有什么可以交待的,连川和宁谷,加上九翼,就像是一次普通的行程,趁着露珠进攻的间隙,深入敌方内部。

    除了雷豫和福禄寿喜,宁谷甚至没有告诉团长。

    他怕团长担心,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回不来了,团长也只会从他出事的那一秒才开始难受,而不是从现在开始就担心。

    “一会儿怎么进主城的包围圈?”九翼蹲在c区的一个破楼的柱子上,看着前方已经因为距离拉近而变得巨大无比的露珠。

    “冲进去。”连川说。

    “你拉两个人吗?”宁谷问。

    “他跟得上,”连川说,“你忘了吗?”

    “哦,”宁谷有些不服气地转头看了九翼一眼,“差点忘了。”

    “别直接冲,”九翼说,“不要让他们知道我不在失途谷,他们什么都干得出来。”

    “嗯,”连川明白他的意思,“那就看宁谷的了。”

    “三秒。”宁谷说。

    三个人无声无息地从废墟后跃出。

    落地的时候宁谷举起了左手。

    没有光芒。

    空气突然漾出了一圈透明的波纹,仿佛是跟着心脏跳动的节奏搏出,以指尖为原点,迅速漫延。

    四周像是凝固了。

    三道黑影在一片静谧中跃过残垣断壁,冲向了露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