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 78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78

    露珠的攻击停止了。

    光光站在商场的窗台上,往露珠的方向看着。

    露珠的表面已经不再是半透明的,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重石的攻击,它已经变成了一颗带着白色隐纹的气泡,而四周分裂出来的小气泡,依旧排列成一圈,悬停在露珠的四周。

    光光身后是已经从地下仓库出来的流民们,之前的混战的声音,重石开火的声音,都让他们心惊胆寒,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来自想象里的恐惧,有时候比直面更强烈。

    商场四周都是旅行者,相比惊恐沉默的流民,旅行者是天生的乐观派,他们的笑声和叫喊声在眼前烈焰漫天的巨大废墟里,显得格格不入却又让人安宁。

    “我们会死吗?”被光光带回来的女孩缩在窗台下坐着,仰起头问了一句。

    “不会,”光光跳下窗台,“我们还要等你妈妈过来呢。”

    “我妈妈死了。”女孩说。

    光光顿了一下,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很多人都死了,”女孩说,“妈妈说,没有人能躲得过,我们都会死的。”

    “但我们现在还没有死,”光光摸了摸她的头,“世界也还没有死。”

    “我们会跟世界一起死吗?”女孩问。

    “也许吧,”光光没再找出什么温和的话来安慰她,就像坐在一辆冲下悬崖的车上,乘客已经能看到自己的尽头,善意的谎言已经连一个几岁的孩子都无法欺骗了,“但我们活着的每一分钟,都要记在心里。”

    “嗯。”女孩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团长没有回商场,李向带着旅行者撤走了之后,他去了e在黑铁荒原上的驻点。

    这里是能保证通联和相对安全的最远地点,清道夫的目标首先是主城,第一拨傀儡军队需要在火力薄弱的位置驻守,希望能切断清道夫向主城清扫的后续力量。

    跟主城相比,这里很安静。

    傀儡军队静静坐在地上,每组少量的几个旅行者说笑的声音在空旷的荒原上显得微乎其微。

    “我以为你会先去失途谷。”e坐在一块黑铁上休息。

    “宁谷跟连川在一起,是安全的,”团长在他面前站下,“失途谷现在也算得上是这片土地上最安全的地方。”

    “我不是这个意思。”e说。

    团长笑了笑:“那我也需要第一时间跟你聊聊。”

    “这个露珠有点奇怪,”e说,“毁灭如果是不可改变的结局,为什么会有复制这种跟毁灭相反的情况出现?”

    “连川进失途谷之前跟我说,”团长回头看了一眼露珠,“露珠在找宁谷。”

    “发现宁谷之后,它的进攻就停止了,”e说,“如果是这个原因,从某种角度来看,那些复制人,就像是探测器?”

    “不是没有可能,”团长轻轻叹了口气,“当初如果把宁谷一直控制在鬼城,可能……”

    “没有可能,”e说,“每一步都是不能重走的,脚落在哪里,就只有哪里了。”

    “我饿了,”宁谷坐在地上,摸了摸肚子,“福禄,你身上有吃的吗?”

    “我去帮你拿,”福禄看着他,“不过现在我们都限量,你也限量,知道吧?”

    “知道。”宁谷点点头。

    “连川你要吗?”福禄又看着连川。

    “不用。”连川说。

    “帮你也拿一份吧。”福禄跑出了洞口。

    “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露珠为什么没再攻击,没有人知道,清道夫什么时候来,没有人知道……”宁谷看着九翼,“只有你看到过完整的毁灭,还有什么没说的吗?”

    “没有。”九翼摸着自己面具上的小缺口。

    “别摸了,是不是记仇啊,”宁谷弹了一下手指,小小地一道银光闪过,把自己靴子的金属护板切掉了一条,“扯平了吧。”

    九翼手上的动作停下了,看着宁谷:“你是不是活腻了?”

    “没呢。”宁谷说。

    “春三一开始破解的露珠信息,是清道夫,”连川打断了他俩“你死不死”的对决,开始强行整理思路,“最开始从露珠里出来,杀了那几个流民的,也是清道夫……现在它又不是清道夫了,为什么会这样?”

    “露珠在迷惑我们,”宁谷说,“这个骗子气泡。”

    “小铁球,”连川有些无奈,“你之前说过,清道夫从哪里来,我们就去哪里,如果……”

    “我明白你意思了小喇叭!”宁谷猛地一拍大腿,一边恍然大悟一边还抽空反击了一下,“如果!如果这是有可能的做到的事!那是不是可以假设,露珠就是这么来的!清道夫是个媒介!清道夫是个司机,是个载体,是个容器……”

    宁谷把自己能说得上来的类似的词都报了一遍:“对吗!”

    他转过头又看着九翼:“你觉得呢!”

    “……你俩真幼稚,”九翼说,“小铁球,小喇叭,这么不爱当人,不如让我帮你们改造一下。”

    “小蝙蝠,”宁谷说,“你觉得是不是这么回事?”

    “另一个宁谷,从另一个世界,”连川说,“过来了。”

    宁谷和九翼之间“你死不死”的对决被他这一句话按死在了嗓子眼儿里。

    “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宁谷皱着眉,感觉后背发凉,“如果做到这一步,应该也跟我一样,是想要留下自己的世界……”

    “你是个傻子吗?”九翼说。

    “不是你吗?”宁谷说。

    “一,露珠是跟着清道夫来的,说明那个世界已经在毁灭,清道夫已经出现了,没救了,那个救世主没有成功,于是不肯放弃的他,需要寻找一个新的世界,”九翼竖起一根指刺,说完又竖起第二根,“二,他找到了这里,来了就大开杀戒,接着就找你,你觉得他要干什么?”

    “杀了这里的救世主,”连川说,“抢下这个世界。”

    九翼说的时候,宁谷已经想到了这一步,但连川清楚明白地说出来时,他还是感觉自己的呼吸都猛地顿了一下。

    也许有无数个“宁谷”,但只有一个是他自己。

    除此之外所有的“宁谷”,都是善恶未知的“别人”。

    世界没有顺序,但“宁谷”的选择只有那么几种。

    有人选择回到那一秒,有人选择回到自己的世界,有人选择一同毁灭,有人选择挣扎着活,有人选择了绝望,有人选择了疯狂……

    一定也有人,跟宁谷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只是连川在一开始的时候,也没有想到过最可怕的这一点。

    也许是每天面对着单纯执着,有点儿冲动,脑子大多数时间跟九翼无两但关键时刻永远能让人信任的旅行者宁谷,连川这样敏锐的人,也会忽略了这一点――别的宁谷,并不一定都是善良的。

    “有刀吗?”宁谷沉默了很久,突然转头看着九翼。

    “嗯?”九翼愣了愣,晃了晃手指,指刺伸到了他鼻尖前,“有。”

    宁谷捞起了自己的袖子:“帮我刻个字。”

    “怕弄混了吗?”九翼说,“我觉得连川不会认错人,我都不会分不清。”

    “这个宁谷……就叫他n号吧,他能复制,不是吗?”宁谷说,“他要是能复制得跟我一样呢?”

    “那你刻个字,他就复制不了了吗?”九翼说,“复制个伤疤很难吗?”

    宁谷瞪着他,没有说话。

    “你要这么担心,”九翼说,“不如你俩去趟教堂吧。”

    “教堂?”宁谷转头看着连川,“是什么地方?”

    “结婚的地方。”连川说。

    “我跟连川去结婚的地方干嘛!”宁谷愣了,“我就是要做个记号!”

    “那里能给你打个系统认定的记号,”九翼说,“就像雷豫和春三,他们的系统标记里是有配偶信息的,这个应该没办法复制。”

    宁谷立刻站了起来:“走。”

    那个n号不知道在哪里,回露珠了,还是继续以一个全息图像的形式继续在主城游荡,寻找宁谷。这个时候离开唯一有可能给宁谷提供安全保障的失途谷,并不是一件特别明智的事。

    但连川没有拒绝宁谷的要求。

    他跟着也站了起来。

    宁谷是个旅行者,很多时候理智不是标配,尽管很多时候他能够比别的旅行者更冷静些。

    而在知道了n号可能的目的和来意之后,宁谷的不安和恐惧,别说是他,就连九翼也已经感觉到了,否则也不会想到让宁谷用教堂匹配夫妻的方式来做这个记号。

    那就去。

    毁灭即将来临,敌人也已经出现,末路狂奔时面对双重危机,也许放开了疯狂一把并不是什么坏事。

    主城只有两个教堂,a区和b区各一个,从黑铁荒原绕过去,b区的教堂更近些,但距离露珠也更近些。

    他们最终决定去a区的那个教堂。

    离开失途谷的时候,他们没有让别人知道,这种疯狂的事情,雷豫和春三,还有团长他们如果知道了,怕是会担心。

    从黑铁荒原上的裂缝和火舌间穿行时,能看到e的傀儡军团,和分小队跟他们配合的旅行者。

    旅行者看上去都有些疲惫。

    这种疲惫并不是因为劳累和战斗,毕竟对于他们来说,现在并不劳累,也没有过战斗,这种疲惫来自长时间的克制和不可知。

    这些旅行者并不一定像宁谷一样,强烈的想要活下去,要让这个世界活下去,他们需要的是畅快的战斗。

    一场,两场,三场,哪怕只是赴死。

    无论是露珠还是毁灭,对所有的人来说,最大的折磨就是“不知道”。

    陈飞的补给车队正在穿过荒原向失途谷飞速开进,连川数了一下,十六辆车,都是满载。

    陈飞的诚意还是很明显的。

    “这些能够让清理队的战斗力保持个十天半个月了吧?”宁谷小声问。

    “差不多,”连川点点头,“陈飞手上的物资恐怕也不是太多,刘栋今天的攻击能看得出,他手上的物资是充足的。”

    “不够就抢他们的,”宁谷说,“只要陈飞合作,他们已经在包围圈里了。”

    “不愧是旅行者。”连川点点头。

    主城的城界破口无数,轻松就能找到进入a区的地方,教堂这种建筑,不在守卫的范围之内,进去也易如反掌。

    不过这还是连川第一次进教堂,一个白色的方形建筑。

    “雷豫和春三是在这里结婚的吗?”宁谷跟着连川从窗口跳进了教堂,教堂的大门已经塌了。

    “他们是在b区那个教堂,”连川说,“雷豫说那个教堂大一些,比较气派。”

    “他还挺挑剔。”宁谷说。

    “应该就是那里,”连川指了指前方一个像演讲台一样的台子,“希望系统还能用。”

    “怎么用?”宁谷问。

    “不知道,”连川走过去,看着台子上的屏幕,“我又没结过婚。”

    “那你刚怎么不问问九翼?”宁谷凑过去一块儿看着屏幕。

    “你看九翼像是结过婚的样子吗?”连川说着在屏幕上点了一下。

    屏幕亮了起来,要求输入身份卡号码。

    连川输入了自己的号码,接下去的操作还是很简单的,根据选项戳戳戳就行,申请结婚,条件符合,自定义配偶……

    但是配偶需要身份卡。

    连川看了宁谷一眼。

    “是不是不让主城的人跟旅行者结婚?”宁谷反应过来。

    “好像是,”连川又在屏幕上点了几下,看到了一个“特许申请”的按钮,点了一下之后,发现这是一个管理员特批通道,“管理员都不知道还在不在了……”

    屏幕上方出现了四个方框,提示输入密码。

    “密码是什么?”连川的手停住了。

    教堂里有光闪了一下。

    连川在光闪的同时就已经判断出这不是灯在闪,他猛地转过头,迅速往四周边扫了一圈。

    一个人影出现在了教堂塌掉的大门外。

    “他来了。”宁谷声音里全是焦虑。

    连川转过头,咬牙往方框里点了密码,既然是管理员通道……

    e-x-i-t。

    这个在那些无序的记忆片段里出现过不止一次的词,跟宁谷有着莫大关系的词,管理员一定知道。

    屏幕上显示出信息确认时,门外的人影闪动了一下,再次出现时,已经在教堂里了。

    “要怎么弄?”宁谷盯着人影,小声问。

    在人影猛地出现在距离他们只有十多米的位置上时,屏幕给出了两个手形。

    连川想也没想,把自己的左手按了上去,又抓着宁谷的右手按在了旁边的位置上。

    “午安。”身后传来了宁谷的声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