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 71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71

    “走马灯?”叶希笑了起来,“走马灯可不够,走马灯太小了,走马灯太慢了……”

    宁谷看着这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但完全陌生,找不到一丁点熟悉的人,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做了。

    砍掉这只手。

    直接砍就可以吗?

    杀了叶希,就结束了吗?

    如果是这样……

    结束的时候,世界还在吗?

    结束的时候,世界停在哪里?

    “这是我的银河,”叶希说,“没有边际,没有尽头,没有开始,没有结束,没有时间,没有空间……无数的主城,随机出现,随机发展,只有毁灭是必然。”

    “你的世界,”连川看了一眼窗外,又转回头来看着叶希,“最后怎么样了?”

    叶希看着他,声音沉了下去:“黑暗。”

    “像主城之外一样吗?”宁谷问。

    “什么都没有,”叶希说,“无尽的,空洞的,黑暗,我的世界已经不存在了,早就不存在了。”

    “那些蓝天,青草,”宁谷说,“公园,电影院……”

    “那是2030年10月7日,”叶希说,“一个早就已经不存在了的时间,几个叶希成为不存在的那一瞬间,一个时间定格,一个脑内的瞬间。”

    “一切都只在一念之间。”连川说。

    “是的。”叶希点头。

    “我们只是叶希的一念之间,”连川说得很慢,“我们不是一批实验品,不是一组数据,我们只是一个已经消失的世界里一个早就死了的人的……残念。”

    “是执念,”叶希说,“痛苦,绝望,恐惧,不甘,无奈,所有所有一切的执念。”

    “所以,精神力在主城会这么重要,”连川说,“因为这是所有世界的基石。”

    “也许吧,”叶希说,“我从来没有想过精神上的痛苦会远胜于其它。”

    “既然这就是你安排的世界,你的执念……”宁谷说。

    “是叶希的。”叶希说。

    “我才不管是谁的!”宁谷提高了声音,“爱是谁的就是谁的!总之就是你们那几个分裂玩意儿的。”

    叶希没说话,看着他。

    “为什么还要管理员?”宁谷说,“杀了就杀了,抠了脑子出来干什么?管理员又为什么非让我们选择,我们连数据都不是,选择个屁呢?”

    “让他们看到我看到的,听到我听到的,感受到我感受的,”叶希说,“他们带给我的一切,他们都要自己尝一遍。”

    这是我们唯一能为你们做的。

    连川想到了小红的这句话。

    选择。

    选择不是叶希给的,选择是管理员给的。

    管理员唯一能够违背叶希意志的挣扎,就是让每一个能见到他们的人,有选择的机会。

    选择结束叶希的世界,还是继续。

    “要选择吗?”叶希问,慢慢向后退着。

    “选择什么?”宁谷问。

    “管理员让你们选择的,”叶希说,“不过我可以给你们一个体验的机会,从来没有人到过这里,从来没有人见过任何一个叶希,所以给你一个体验的机会。”

    叶希的话有些不对,从“你们”变成了“你”。

    这个“你”,指的是谁?

    四周开始失去颜色,走廊墙上写着的字失去了颜色,门窗失去了颜色,眼前的叶希也渐渐失去了颜色,就连窗外熊熊燃烧着的火,也失去了颜色。

    一切都被抽去了颜色,只剩了一种透明的,发暗的,又带着窒息感的黄色。

    陈旧而绝望。

    宁谷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体验”,但走到了这一步,他已经无所谓前面是什么了,只要……他的手往旁边捞了一把。

    没有碰到连川的手。

    他猛地转过头的时候,发现连川跟四周所有的东西一样,也被抽离了色彩,只还剩了那种窒息的,仿佛已经过了一万年的黄色。

    震惊之中他挥着胳膊往连川身上抓过去,却什么都没有碰到。

    “连川!”宁谷吼了一声。

    连川就像是一个被定格了的画面,没有了任何回应。

    “你!”宁谷转头指着叶希,“你干了什么!”

    “他是不存在的,”叶希的声音从不知道什么地方传来,“一切都不存在,只有你,你是叶希的投射……”

    “投什么射!”宁谷吼,眼前的叶希跟连川一样,已经变成了一个定格了的失色的画面,对于他的声音不再有任何反应。

    “连川!”宁谷又转过头冲回了连川面前,小心地抬起手,慢慢伸向连川的脸,“连狗?”

    手从连川的脸上穿过,甚至连一丝温度都没有感受到。

    他看到自己颤抖着的手指,就那么从连川的身体中划过,一次,两次。

    “取消!”宁谷冲回叶希面前,冲着他的画面疯狂地搅动,还踹了两脚,直接蹬空了,抻得他大腿根儿疼。

    “取消!我不体验了!”宁谷吼,“叶希!叶希希!叶什么……我不体验!取消!”

    四周一片寂静,除了自己的声音,他再也没听到任何声响。

    “连川,”宁谷走回连川面前,感觉自己声音都开始抖,“连川,你能听到吗?”

    “参宿四,”宁谷盯着连川的眼睛,连川的视线落在他身后的某个地方,但他却始终找不到焦点,“唤醒。”

    “参宿四,唤醒!”

    “参宿四!唤醒!”

    “参宿四!”宁谷吼,“唤醒!唤醒!唤醒!”

    失去了色彩的整个世界里,似乎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

    绝望而寂寞。

    宁谷在连川身边站了很久。也许没有很久。

    没有时间。

    时间都是不存在的。

    自己也是不存在的。

    “连川,”宁谷吸了吸鼻子,往自己脸上摸了一把,摸到了眼泪,他感觉有些没面子,抬起胳膊把眼泪蹭在了袖子上,“你等我一下,我出去转一圈,看看有没有什么别的机关。”

    “等我啊,”他往窗边走了两步,又停下了回头看着连川,“你要是回来了就喊,我要是没听到你就出去找我,你肯定能找到我的,你那么厉害……”

    宁谷从窗口跳了出去。

    落在了医院的院子里。

    之前燃烧着的火,也已经都定格在了某个跳动的瞬间。

    宁谷走到登记室,看到了桌上的那个登记册,已经烧掉了多半。

    翻开的最后一页烧掉了半张,只还剩下了他和连川之前看到的那一点,2030.10.7。

    他伸手在数字上摸了一下,指尖穿过纸面,穿过桌面,向轻轻划过。

    走出医院的大门,整个世界都是静止的,覆盖着空洞的黄色。

    像是有人用一块巨大的黄色的塑料纸包在了世界之外,阳光照进来的时候,别的颜色都被抽去了。

    这景象比黑暗更让人绝望。

    宁谷站在大街上,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该干什么。

    他宁可站在鬼城的黑雾里,站在寒风里,站在无尽的黑暗里。

    他转过身,顺着一个方向开始往前走,一直往前走。

    从已经破损了的房子中穿过,从大火里穿过,从湖面上穿过,从大片的花丛里穿过……

    他不知道这个所谓的体验需要体验多久,毕竟时间都是不存在的。

    6000步。

    他数着。

    又6000步。

    他始终没有走出安康医院和沙湖公园这一片,反反复复,不断地走回原地。

    如果这是叶希的记忆,叶希的一念之间,也许因为什么原因,他这一生都没有离开过这一片,没有去过别的地方,哪怕是世界最后一瞬间的定格。

    也只有这一点。

    那么大的,那么美好的,那么明亮的,那么多颜色的世界,却再也没有了。

    甚至从未见到过。

    绝望。

    宁谷像是突然明白了九翼说的,棺材里装的那一方蓝天,是绝望。

    如果从未见过,世界就只是自己。

    见过了却永远无法拥有,世界就是绝望。

    宁谷走回了医院。

    连川还站在走廊里,没有任何变化。

    宁谷站在他面前。

    “我要带你回去,”宁谷说,“哪怕只是一个幻境,一个从不存在的世界,那也是我们活过的地方。”

    “砍掉那只手,也许会让一切都消失,”宁谷说,“那就不砍,我要永远存在,如果有出口,我要找到出口,如果没有出口,我就是出口,我要活在每一个我经历的主城里,我活过的每一个地方,都是我存在的证明。”

    “叶希,”宁谷抬起头,“你听得到吗?”“每一个主城都有你自己的投射,”宁谷说,“但是能见到你的,只有我。”

    “我不是什么投射,我就是那个变数,我叫宁谷,我会活过每一代主城,我一定会穿过每一次毁灭,你的世界没有了,我的世界永远在。”

    连川有了变化。

    四周也一同有了变化。

    压抑的透明黄色慢慢褪去,变成了斑驳的灰色。

    接着整个世界就像是老旧的墙皮,开始慢慢地脱落。

    脱落的地方,都是黑色。

    宁谷站站,一动不动,只是盯着慢慢脱落得消失在黑暗里的连川。

    当黑暗完全包裹住了宁谷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像是悬空了。

    但手里却渐渐有了感觉。

    他猛地握紧了手。

    手心里立刻传来了回应。

    连川熟悉的那一下反握让他瞬间就感觉到了自己的眼泪从眼角涌了出来。

    “连狗?”他轻轻喊了一声。

    “嗯。”连川应了一声。

    宁谷没再说话,侧过身猛地往旁边搂了过去,抱住了连川。

    “是你吗?”他颤抖着声音。

    “是。”连川在他背上拍了拍。

    “你去哪里了?”宁谷收紧胳膊。

    “我哪里都没去,”连川轻声说,“怎么了?”

    “我不知道,”宁谷说,“我找不到你了,我差点儿这辈子都找不到你了,不,差点儿永远都找不到你了。”

    “是因为找不到路么?”连川问,“回去了问九翼要一点脑子吧,他反正不太想要。”

    宁谷愣了愣,突然笑了起来,笑得差点儿喘不过气来。

    “我们现在在哪里?”宁谷笑了半天才想起来问了一句。

    他和连川现在就这么悬在黑暗里,看不到任何东西。

    但哪怕是这样,只要知道连川就在自己旁边,他就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甚至可以忽略处境。

    “不知道,”连川说,“还在叶希的意识里吧,如果你是他在这些世界里的投射,应该会看到更多……”

    “我的影子能看到我吗?”宁谷问。

    “我不知道。”连川回答。

    “如果我的影子能站在我的面前,”宁谷说,“他还是我的影子吗?”

    连川没有说话。

    “如果清道夫要毁灭一切,”宁谷说,“我杀了清道夫,世界还会毁灭吗?”

    连川的手摸到了宁谷的脸上。

    “干嘛?”宁谷用脸往他手心里压了压。

    “你刚看到了什么?”连川问,“都不太像你了。”

    “是不是很酷?”宁谷问。

    “……又像了。”连川说。

    宁谷笑了起来,在连川背上摸了摸:“你倒是一点儿都没变,还是连川。”

    黑暗还在继续。

    宁谷几次伸出手往旁边探索着,想摸摸有没有别的东西,但什么都没有。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宁谷问。

    “可能是最后。”连川说。

    “什么最后?”宁谷没明白。

    “叶希最后的意识,”连川说,“一切都消失了,时间没有了,空间没有了。”

    “你是说我们就永远这么挂在这里了?”宁谷说。

    “也有这种可能,”连川说,“不是挂在这里,是在这里停下了,所有一切,都停止了。”

    “没有,”宁谷说,“没有,我们还在,我们能说话,能思考,只要我们还在,就还在往前。”

    连川又伸手摸了摸他的后脑勺。

    “干嘛!”宁谷提高声音。

    “你刚到底碰到什么了?”连川问。

    宁谷沉默了一会儿,轻轻叹了口气:“刚整个世界只有我一个人,所有的东西,包括你和叶希,都变成了照片,很旧的那种,黄黄的。”

    “是么,”连川说,“那里应该就是最后一秒。”

    “非常……绝望,”宁谷低头,把下巴往连川肩上压,“叶希说,所有的都不存在,你也不存在……我在想,是不是如果我选择砍掉拿着走马灯的那只手,最终就是那样了,在一个永远也出不去的‘最后一秒’里。”

    “也许,所以管理员给出的选择,”连川说,“就是这样,你是选择回到不停毁灭永远挣扎着的世界里,还是选择结束一切,回归‘最后一秒’。”

    “管理员给的机会,”宁谷说,“并不是叶希给的,对吗?”

    “是的,”连川说,“叶希从没有给过我们选择的机会。”

    “他也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见到来自他的那些毁灭银河里的我们,”宁谷说,“如果我不选择呢?两个我都不选,有别的路吗?”

    “既然时间不存在,”连川说,“就没有未来和过去。”

    “说人话。”宁谷说。“我们完全不用顺着向前走,”连川说,“我们可以回过头走,杀了清道夫,没有出口,就创造一个出口。”

    “我就是出口。”

    “你就是出口。”

    两人的侧方,远处出现了一点亮光。

    宁谷转过头去的时候,亮光变成了两点,三点……

    像星星一样。

    不知道是他们正在向那边移动,还是那些亮光在向这边飞过来,一片的亮光慢慢变大。

    最先出现的那一点亮光变成了巴掌大的一片,能看到光里有什么东西在晃动。

    更近一些的时候,他们看清了光里晃动着的,是人影。

    “我要见管理员。”

    宁谷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密钥。”

    “exit。”

    “你是谁?”

    “我说过,我会在每一代主城里活着,我的世界永远存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