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 55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56

    陈飞走到苏总领办公室门口,先听了听里面的动静,然后在门上轻轻敲了两下。

    门里没有声音,敲门之后也没有听到回应。

    陈飞推开门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没有开灯,一片漆黑,苏总领办公桌旁边满墙已经没有了画面的监控屏幕发出的光,黯淡地只能照亮苏总领一个模糊侧脸。

    “我需要您的授权。”陈飞说。

    “授权什么?”苏总领沉默了很长时间之后才问了一句。

    “我需要您授权调用ez下编号1到10的队伍,”陈飞把手上的一份文件放到了他桌上,“其他编号的队伍进入待命状态。”

    “这样的授权需要内防和作训部长官共同……”苏总领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不能再等他们了,内防萧林已经拒绝合作很长时间了,城卫人数不够,”陈飞说,“作训部一旦抢先动作,随时有机会趁乱夺下主城,眼下这种局面,我们需要强有力的军队。”

    “为什么不等连川的消息?”苏总领问,“他跟我们的交易条件就是弄清鬼城的战力情况,为什么不等弄清?”

    “苏大人,”陈飞向前两步走到桌边,手撑到了桌子上,盯着苏总领,“参宿四的精神力消失了!没有了!连川是怎么做到的现在没有人知道!我们不能再相信他还能带回来什么消息!主城的存亡现在就在我们……”

    “主城已经亡了。”苏总领说。“没有,”陈飞沉下了声音,“我们在哪里,哪里就是主城。”

    “管理员有消息吗?”苏总领没有正面回答他。

    “没有,”陈飞说,“但我认为这次逆行的车,是管理员的信号。”

    “我们都知道,管理员无法控制这些细节。”苏总领说。

    “车从来没有逆行过。”陈飞说。

    “我们也是第一次经历坍塌。”苏总领看着他,“陈长官,面对现实,我们现在能做的,是维持主城秩序,给主城恐慌的人们最后的安宁。”

    “秩序?安宁?”陈飞手一扬,指着上方,“你上去看过没有?主城现在是什么样?毁灭的最后永远不可能是安宁!不在恐慌里战斗的人,就在恐慌里死。”

    苏总领看着他。

    “我现在正式接管ez下所有编号的队伍,”陈飞说,“从现在开始,请您不要随意离开办公室。”

    “你没有授权口令。”苏总领说。

    正要转身离开的陈飞转过头看着他:“从管理员任命你为主城最高长官的时候,我就很不能理解,你太软弱,太优柔寡断……”

    “你从一开始就在安排这一天,”苏总领轻轻叹了一口气,“是吗?”

    “谢谢你对我的信任。”陈飞说,“这也是你最大的弱点,你的失败之处。”

    “我身边的哪些人,是你安排的?”苏总领问。

    “不需要‘些’,知道的人越多越容易出错,”陈飞说,“只有一个,只要这一个就够了。”

    苏总领往办公室门的方向看了一眼,慢慢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才开口:“你出去。”

    陈飞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走廊尽头拐角站着一个人,几乎要顶到天花板的身高,全身黑衣。

    苏总领的护卫。

    “有消息吗?”陈飞走过他身边的时候问了一句。

    “车回来了。”黑衣人的声音像是从空中飘过来的。

    “你去战备库,”陈飞说,“除了城务厅,所有的授权全部取消,ez全体进入待命状态,编号1到3启动,布防失途谷所有出口。”

    “作训部那边呢?”黑衣人问。

    “交给刘栋了,”陈飞说,“但没有人能完全相信,所以要确保ez只受我们控制,我们不知道刘栋手上还有什么牌,他可是训练参宿四的人。”

    “明白。”黑衣人转身从走廊另一头离开了。

    陈飞走出城务厅的时候,等在门口的城卫已经集合完毕,他上了车。

    “什么情况?”他问。

    “还没有接近,城卫已经包围了车,等着下一步命令。”刘栋坐在后排回答。

    “没有人下车?”陈飞问。

    “没有,”刘栋说,“车门也用铁板挡上了。”

    “这是在搞什么花样?”陈飞皱了皱眉,“扫描到什么信息吗?”

    “没有。”

    三节车厢,像出发的时候一样,静静地停在主城外的轨道上,越来越浓的黑雾包裹着,什么也看不清。

    再次扫描确定没有异常信息之后,陈飞下令击碎挡在车门上的铁板。

    红光闪过。

    挡着车门的三块铁板同时哐的一声倒下了。

    等了一会儿,车厢里没有任何动静。陈飞一挥手,几颗照明弹飞进了车厢里。

    三节车厢被照亮的瞬间,所有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呆住了。

    车厢里,满满当当的。

    之前派去的城卫和ez小队,全部都在车厢里。

    被一根根黑色的尖椎穿透身体,扎在了车厢壁上。

    像一幅黑色描出的死亡瞬间。

    陈飞没有说话。

    只是看了身边的刘栋一眼。

    这黑色的尖椎,刘栋跟他一样熟悉。

    这是参宿四的武器。

    “可以确定了。”刘栋说。

    “这算是警告吗?”陈飞皱着眉。

    “不该这么直接派人过去的,”刘栋说,“我们激怒了连川。”

    “加强守备,”陈飞转身,“他们下趟车一定会过来。”

    “如果他跟鬼城联手……”刘栋有些不放心。

    “当初怎么赶走的他们,现在就再怎么赶走一次。”陈飞说。

    刘栋还是不踏实:“但是连……”

    “旅行者不是一个参宿四赶走的,”陈飞看着他,“你一直训练连川,想想他有什么弱点。”

    “他没有。”刘栋说。

    “他有。”陈飞说。

    “春三么?”刘栋苦笑了一下,“真的不好说,连川为了活着能做到哪一步,没有人知道。”

    宁谷拖着两个死去了的旅行者,把他们放到了已经整齐地在地上排出了一列的旅行者身边。

    这一场战斗,他们失去了几十个同伴。

    这些旅行者身上的每一道伤,都像是用带着火的刀划在了他身体里。

    所有的人都沉默着,面对一切都能保持疯狂和兴奋的旅行者,第一次在战斗之后沉默得只能听到风声。

    清点完损失的人数,宁谷看了一眼坐在一旁边休息的连川,走了过去。

    “我背你吧?”他说。

    “不用。”连川站了起来。

    “能走的话,”宁谷说,“你跟我去医疗室。”

    “嗯?”连川看着他。

    “李向受伤了,他们都在医疗室,”宁谷转身往庇护所走,“我要他们拿掉你脖子上的那个圈,还有,那个限制器。”

    连川没有动。

    “他们可能有办法,”宁谷转头,“那个限制器必须拿掉。”

    连川没说话。

    “我知道你信不过团长他们,”宁谷说,“但是现在主城已经先动手了,无论团长有什么计划,都需要你帮忙。”

    “主城是在确认参宿四,”连川说,“团长只要把我交出去,就可以继续跟主城合作。”

    “你的脑子呢?”宁谷看着他,“团长要真的想跟主城合作,还用搞那些军队吗?”

    连川过了一会儿才开口:“你一直没有脑子。”

    “时不时的也会有一点。”宁谷不明白他的意思。

    “那些军队是团长藏着的最后一张牌,”连川说,“找到出口之前跟主城撕破脸没有意义。”

    宁谷瞪着他好半天:“我想错了是吗?”

    “也不是,”连川往前走了出去,“可以谈。”

    “如果像你说的那样,怎么办?”宁谷跟了上来。

    “没有如果和怎么办,”连川说,“拿掉这些东西对我有利,那就拿掉。”

    “行,”宁谷点头,“选错不会死,犹豫才死。”

    整个庇护所都很安静,平时连睡觉的时候都不消停的旅行者,今天像是集体哑巴了,所有的人都沉默着。

    之前哪怕是电光裂缝已经到了金属坟场,都没有让旅行者们受到影响,但主城让所有人看到,最后的一场戏,已经拉开了序幕。

    城卫的火力,主城诡异的战斗力,他们面对的是一段完全没有攻略的旅程。

    “你为什么要唤醒参宿四,”宁谷看了看连川的脸,确定他现在的状态还不算太差,“那些怪物,也还是能打退的。”

    “你知道为什么主城的人害怕清理队吗?”连川说。

    “大概觉得你们杀平民,”宁谷说,“治安队巡逻队都是维持主城秩序,城卫对抗外敌,只有你们清理队,天天杀普通人。”

    “不光是这样,”连川说,“而是要死的一个也逃不掉,一旦被锁定,就没有第二种可能了。”

    宁谷沉默了一会儿:“是恐惧。”

    连川没再说话,就算是从这样旁观的角度去描述自己曾经的生活,也不是一件愉快的事。

    “但是他们一定会在停车点布防,”宁谷说,“加强火力,会针对你有所安排。”

    “所以要找团长。”连川说。

    李向靠在医疗所的床上,看上去没有大碍,但行动明显受限,毕竟伤在腰上,每一个动作都显得有些缓慢。

    宁谷看着有些不是滋味,这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李向受这么重的伤。

    别的受伤的旅行者都已经处理好伤口离开了,除了李向,医疗所只还剩下团长和林凡。

    “多谢了。”李向看着连川。

    “不用。”连川说。

    “把这个圈拿掉,”宁谷直接说了正题,“这东西你们应该用不上了,哪怕是作为今天他帮忙的交换。”

    “可以。”团长说。

    这个干脆的回答让宁谷有些意外,接下去该怎么说他倒是有些拿不准了。

    “我要回主城,”连川说,“无论出口在哪里,主城有答案,我需要有人帮忙。”

    “失途谷吗?”林凡问。

    “是。”连川说。

    “我怎么相信你的话。”团长看着他。

    “不用信我,”连川说,“信宁谷就可以。”

    团长看了宁谷一眼。

    “只有他能唤醒参宿四。”连川说。

    团长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才叹了一口气:“你需要我们做什么?”

    “愿意跟我去主城的旅行者。”连川说。

    “他们走了没有?”九翼蹲在黑铁墩子上,满脸不爽。

    “没有。”一个黑戒回答。

    车从鬼城回来的那天,清理队就守在了黑铁荒原上,已经好几天了也没有离开的意思。

    趁乱去主城搜刮物资的小蝙蝠们都不敢出去了。

    “烦死了,这些鬣狗要干什么?”九翼用指刺在自己脸上轻轻敲着,发出细细的叮叮声,“狞猫老在黑铁荒原上转悠我就知道没好事,这帮猫猫狗狗的……福禄,你出去跟他们聊聊。”

    “我不敢。”福禄说。

    九翼转过头,脸上全是难以置信的表情:“你说什么?”

    “他不敢。”寿喜说。

    九翼看着他。

    “我也不敢。”寿喜说。

    “废物。”九翼站了起来,“我去。”

    “老大别去!”福禄和寿喜同时跳了起来,抓住了他的衣服。

    “他们是来谈判的。”九翼拖着福禄和寿喜往出口的方向慢慢走过去,“还记得他们说鬣狗们是怎么护送连川去城务厅的吧?鬣狗早就叛变了。”

    “叛变了!”福禄和寿喜趴在地上,还是抓着九翼的衣服。

    九翼身后拖着两个蝙蝠从出口慢悠悠晃出来的时候,清理队的人同时启动了武器。

    “这是九翼?”通话器里传来江小敢有些犹豫的声音。

    蝙蝠很常见,清理队各种任务当中经常会碰上,毕竟想要离开主城,就需要蝙蝠摆渡。

    但九翼却几乎没有人见过,他从不离开失途谷,系统里甚至没有收集到他的信息,只是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而已。

    这种出场方式也的确有些让人迷惑。

    “是。”雷豫下了车,慢慢往出口那边走了过去。

    九翼站定,身边两个蝙蝠从地上爬了起来,挡在了他身前。

    挡得很严实,一点儿都没剩下。

    九翼不得不把他俩扒拉开一条缝,从中间看着雷豫:“稀客,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在黑铁荒原上见到雷大队长。”

    “清理队要在这里扎营。”雷豫说。

    “什么?”九翼扯着自己的耳朵偏过头。

    “连川如果回主城,肯定先到失途谷,”雷豫说,“我们需要在这里扎营,然后接应他过来。”

    “那你就扎,”九翼看着他,“站在这里干什么?”

    “我们需要物资。”雷豫说。

    九翼愣了愣,接着就爆发出了尖锐的笑声。

    雷豫身后的清理队员同时举起了手里的武器。

    “我为什么要帮你们?”九翼收了笑,声音变得冷酷,“让蝙蝠帮鬣狗?”

    “我不知道,”雷豫说,“但你帮了连川,在他还是鬣狗的时候。”

    一声长长的鸣笛声从远处传来。

    正要说话的九翼张着嘴,停住了。

    “让你的黑戒小队出来,还有你们的火力,”雷豫转身跑了两步跨上了a01,“我的人有一半留在这里配合你。”

    九翼闭上了嘴,但是站着没有动。

    雷豫发动了车子:“按原计划,接应的跟我走!”

    一片蓝光亮起,a01发出了成片的轰鸣,清理队分成几个小队,一部分人跟在雷豫身后,往主城外的停车点的方向冲了出去。

    “车来了,”福禄说,“他们要干什么?”“接应啊,”寿喜说,“刚说了要去接应连川。”

    福禄跳了跳,在这里也看不见停车点那边的情况:“连川在车上吗?那宁谷……”

    “去,”九翼竖起食指,指刺晃了晃,“通知全体黑戒,守着主城方向的出口,有武器的蝙蝠也都出来,看到城卫就杀。”

    “我们要帮鬣狗吗?”寿喜问。

    “我们要分主城了。”九翼说。

    车静静地停在轨道上。

    这次车厢依旧是三节,跟上回一样,没有变化。

    陈飞看着监视器,所有的数据都是静止的。

    车厢里是空的。

    “怎么可能?”刘栋在一边小声地说。

    照明弹再次同时被扔进了车厢里,依旧没有看到任何人。

    “做好攻击准备。”陈飞下了命令。

    “目标?”城卫问。

    “整个车。”陈飞回答。

    就在他这句话说出口的同时,中间的车厢里,闪出了一抹金色的光芒。

    “开火!”陈飞吼了一声。

    但监视器的画面一片平静,没有枪声,没有红光亮起。

    画面没有任何变化,甚至连声音都消失了。

    “释放全部三队ez!”陈飞再次开口,“把春三带过来。”

    金色的光芒瞬间从车厢里铺出,占满了整个监控画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