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 51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51

    没有了睡眠舱,连川做不到睡一觉就能恢复状态,脖子上有着林凡能力的那个黑圈倒是没有什么影响,但颈后的限制器如果不拿掉,他将无限期地像一个充不满电的机器。

    因为找不到小金属珠子上密码的破解方向,连川睡了一觉,从他醒过来到现在,宁谷都在疯叔的小屋外站着,已经一个多小时了。

    宁谷大概是不准备让他一起去地库找疯叔,所以急切地想要找到控制自己能力的方法。

    似乎不太容易。

    连川能从门缝里看到他一直举着左手,食指中指无名指小指轮流指天,还竖了很多次大拇指,但都没有成功。

    连川想提醒他重点好像不应该是哪个手指……但想想又没开口,毕竟宁谷折腾的时间越长,他恢复的时间就越充足。

    两个小时之后,宁谷甩着胳膊回了屋,一脸怒火。

    连川闭上眼睛装睡。

    “别装了,”宁谷说,“庇护所有人喊一声你都能听见,我这么大动静你还不醒?”

    “庇护所真的听不见,太远了。”连川睁开了眼睛。

    “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宁谷还是一脸怒火,“我知道我父母为什么拿我当个保险箱用了,他们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我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能力?”

    “我不知道。”连川说。

    “算了,”宁谷坐到桌子上,摸出了那颗金属小珠子,低头看着,“我休息一会儿就去,有些事还是不能想得太多,越觉得要准备好,就越没法准备好。”

    “林凡有很多书,”连川说,“他可能知道这个密码怎么解。”

    “我信不过他们,”宁谷说,“他们三个人,都有事情在骗我。”

    连川没有说话,这种感觉他并不陌生。

    “其实我不恨他们,”宁谷看着小珠子,“我想了想,如果真的只是把我当个容器,也许根本不需要让我像个人一样长大,虽然不让我去主城,但我在这里有长辈,有朋友,有仇人,惹事生非打架斗殴一样没少干,跟所有的旅行者都一样。”

    “嗯。”连川应了一声。

    “只不过,他们有各自的路要走,所以选择了有所隐瞒……他们都是真正的旅行者,能并肩战斗,也能分道扬镳,”宁谷说完沉默了一会儿,“那我也一样,我也是真正的旅行者。”

    “你有什么打算?”连川问。

    “我想弄清所有没有人给我答案的事,”宁谷说,“现在没人再拦着我了,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想去地库就去地库。

    ……也不完全是这样。

    宁谷过了整整一天才重新站在了舌湾外面。

    连川要跟着他,以他现在别说控制能力就连控制不住的能力都激发不了的现状,想甩掉连川实在没有可能,只能在小屋多待了一天,让连川多恢复一天。

    “他们还会在地库吗?”宁谷走进了不断传来电光爆裂声的浓雾里。

    现在唯一的好处是冷光瓶不再是唯一的光源,电光附近比冷光瓶要亮,虽然依旧是散不掉的雾。

    “还有地方能转移那些人吗?”连川问。

    “不知道了,”宁谷说,“我在这里二十二年,也就发现了一个地库,更远的地方也不敢去。”

    “不用太担心钉子,”连川说,“如果他在那些人里,疯叔会知道。”

    “疯叔也不见得就可信,”宁谷说,“如果他真经历了不止一代主城……肯定比团长他们要狡猾得多。”

    原住民不在附近了,连川完全感觉不到原住民的任何信息。

    他们躲到哪里去了?这浓雾里还有什么?

    “那天你为什么没有杀老鬼?”宁谷低头看着脚下,“参宿四杀老鬼没什么问题吧?”

    “留着他有用,他知道很多事,”连川说,“而且……”

    “而且什么?”宁谷转头看了他一眼。

    “毕竟也是跟团长他们从主城一起打过来的旅行者,”连川说,“只要伤不了人就行,李向还在让他跑。”

    宁谷轻轻叹了口气:“生死之交。”

    围住地库的裂缝还是之前的样子,电光墙一样把路都阻断了,他们绕到那天老鬼被原住民救走的缺口。

    原本想着,缺口可能已经重新被电光占据,需要重新找地方进去,但没想到还没走到位置,就看到了裂缝上放了一块巨大的黑铁。

    被黑铁阻挡的电光从两侧闪出,中间留出了一个能过两三个人的空间。

    宁谷没有犹豫,从这个缺口跳了过去。

    落地的时候,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咔的响了一声。

    他低下头,看到了一个被踩扁了的小铁盒子。

    这是鬼城很常见的东西,用来装各种小玩意儿,很多旅行者身上都有。

    他捡起了盒子,打开了看了看,里面只有一个小小的戒指。

    “这是……”宁谷拿出戒指举到眼前,“这是李向以前给几个旅行者做的结婚礼物……”

    “有人。”连川突然在他身侧说了一句。

    宁谷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却没有等到连川突然提着他闪开时的脖子一紧。

    他没有多想,下意识地向前倾了一下身体,左手一扬。

    前方刚能看到逆着风的气浪卷起的浓雾乱流时,他指尖金色光芒已经铺了过去。

    风里有人很低沉地哼了一声,像是被击中。

    宁谷震惊地保持着之前前倾的姿势,甚至左手都还扬在空中没有收回来。

    “我干什么了?”他低声说。

    连川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向前冲了过去。

    乱流已经消失,有人影在雾的那边发动了第二次攻击。

    连川在空中侧身,在攻击到来之前已经到了这人面前,手指往他的咽喉上一压。

    “呃……”这人发出了艰难破碎的声音。“疯叔?”宁谷吃惊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连川松了手。

    “宁谷?”疯叔也有些吃惊,“刚才是你?”“是。”宁谷走了过来。

    “真的是你,”疯叔退后了两步,上上下下打量着他,“你最终还是……”

    “还是什么?”宁谷盯着他。

    “你还跑到这里来干什么!”疯叔回过神,“这人又是谁?”

    “连川,”宁谷说,“主城杀人如麻冷血无情的鬣狗,你不认识?”

    疯叔看了连川一眼:“我又没见过,我来鬼城以后就没再回过主城。”

    宁谷眯缝了一下眼睛,他判断不出来疯叔这话的真假。

    “这个怎么在你那里,”疯叔看到了他手里的小铁盒,伸手想拿,“这是铁皮的。”

    手还没伸到一半,就被连川一把抓住了。

    连川从宁谷手里拿过小铁盒,放到了他手上,再松开了他的手。

    “铁皮是谁?”宁谷问。

    疯叔把铁盒打开看了一眼,又盖好放到了自己兜里,回头看向地库方向:“那里面的一个旅行者,早就失踪了。”

    “那些人还在吗?”宁谷一听就有些急,“都没事吗?你有没有看到钉子?”

    “我正在转移他们,”疯叔皱着眉,转身往地库那边走,摆了摆手,“你们走吧,地库已经毁了。”

    “你有没有,”宁谷声音一下沉了下去,“看到钉子。”

    连川看到了宁谷指尖闪出的金色光芒。

    “宁谷。”他叫了宁谷一声。

    疯叔也回过了头,视线落在了宁谷手上。

    宁谷慢慢把手举过头顶:“钉子在哪。”

    疯叔过了一会儿才叹了口气:“我把他拖过去了,他现在醒不过来。”

    “带我去。”宁谷说。

    “帮我拖几个人,”疯叔说,“我带你去。”

    “现在带我去。”宁谷说。

    “地库在熔化,”疯叔看着他,“再不把人都弄走,就全没了。”

    地面的温度跟之前的差不多,只是不冰了而已,但走近地库的时候,就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热浪。

    “这是……怎么了?”宁谷跟着疯叔跳下了已经塌陷的地库。

    “周而复始而已,”疯叔说,“没什么奇怪的,动作快些。”

    周而复始。

    宁谷不太明白,但现在也顾不上追问。

    地库还有不少倒在地上,看上去像是睡着了的旅行者。

    “只带走旅行者,”疯叔说,“那些感染了的活不了了。”

    感染了的,是指看上去像是旅行者,但皮肤和眼睛都是灰白色的人。

    “感染了什么?”宁谷拖起两个旅行者,举给了上层的连川,连川拖着两个旅行者的领子瞬间消失了。

    “主城带回来的实验体,原料是原住民,”疯叔拖着两个旅行者有些喘,“一直以来,他们送来的实验体无论实验能不能完成,时间一到都会启动自毁……但那个实验体没有自毁,不知道是出错,还是主城的安排,总之它像病毒一样,感染了原住民……被感染的会发狂,然后溶解……你别站着不动!”

    宁谷赶紧又拖起两个旅行者:“旅行者也会被感染?”

    “被感染的原住民是媒介,”疯叔看了看他,“你有几次去舌湾的时候,我都觉得你也会被感染……还算命大。”

    “你早就知道?”宁谷停了手,“也不告诉我?”

    “我只想当个旁观者。”疯叔说。

    “旁观?观什么?观我死?”宁谷简直难以置信,“老疯子,我对你不错吧,帮你弄吃的,帮你抢物资,你就这么对我?”

    “我能做什么,”疯叔说,“我让你不要去主城你都不听,让你不要去舌湾,你会听吗?鬼城恶霸连团长都管不住……”

    宁谷一肚子问题想问,但疯叔喘得厉害,拖着人啃哧啃哧的,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装的,他也只好先把人都弄出来。

    有连川在,动作就快了不少,人拖出地库,交给连川,拖到裂缝那一边先放着。

    宁谷把最后两个旅行者拖出来的时候却没看到连川,他把人拖到黑铁旁边,看到连川站在黑铁的另一边。

    “接一下。”宁谷说完往他那边看了一眼,顿时愣住了。

    电火裂缝的那一边,有一个巨大的灰白色大球。

    “老鬼?”他顿时一阵紧张,跳了过去。

    “没事,”连川拦了他一下,“他现在没有攻击力。”

    “他是来带路的,”疯叔把旅行者拖出来,“帮着把人运过去。”

    宁谷看着老鬼。

    老鬼只剩了一张脸还露在外面,身体完全被包裹在一团互相紧紧抱在一起的原住民中间,看上去非常诡异,跟原住民像是某种共生体。

    “就这些了,”疯叔说,“都救出来了。”

    连川突然转头看了看四周,跟宁谷目光对上的时候,他低声说了一句:“很多原住民。”

    老鬼张了张嘴,发出一串低低的喉音。

    黑雾里冲出来了几个原住民,抓起地上躺着的旅行者,又重新冲进了黑雾里,接着更多的原住民冲了出来,拖起地上的旅行者。

    “要看钉子的话,”疯叔看了看宁谷,“就跟上。”

    原住民拖走旅行者的方向,不是舌湾的深处,而是更远的地方。

    那边什么都没有,宁谷一直觉得,尽头是边界,但似乎永远也到不了。

    他有些着急,疯叔在旁边跑得非常像个老人,虽然很多时候他都不觉得疯叔年纪大,但现在感觉疯叔是真的老了……

    如果只有他和连川,他可能就让连川拉着他走了,但连川已经拖了一堆人,不可能再让他拖着自己和疯叔两个人。

    “我背你吧,”宁谷说,“你是不是跑不动了。”

    疯叔连一秒钟停顿都没有,直接跳到了他背上,胳膊往他脖子上一勒,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哎……”

    宁谷简直无语,只能拽着他胳膊,继续往前跑。

    “你多大了?”他边跑边问,“有70了吗?”

    疯叔在后头笑了起来:“我看上去这么年轻吗?”

    “那是多少岁?”宁谷愣了愣。

    “记不清了,”疯叔收了笑声,语气里有些感慨,“老到记不清了……”

    “大概呢?”宁谷问。

    “一两百吧……”疯叔说。

    “放你的屁。”宁谷说。

    “不信?”疯叔又愉快地笑了起来,“你见过旅行者死吗?”

    “见过。”宁谷说。

    “老死的见过吗?”疯叔又问。

    宁谷愣了。

    一直沉默着的连川也转过了脸。

    “旅行者被赶到鬼城多久了?”疯叔说,“你小时候看到的那些老头子,现在什么样?”

    还是那样。

    他小的时候地王就是老奸商,现在还是老奸商。

    他小的时候疯叔就是老疯子,现在还是老疯子……

    “没有人能看到开头,也没有人能看到结束……”疯叔像是自言自语。

    裹着老鬼的灰白大团子一直向前滚动着,拖着旅行者的原住民也一直在往前跑。

    宁谷不知道还有多远,也没功夫去想。

    他满脑子都是疯叔的那几句话。

    他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也没有任何人提起过的问题。

    所有人都会死,旅行者也不在乎生死。

    但所有人对死亡的定义,似乎都没有考虑老死。

    也许从他们出生那天开始,就知道毁灭就在不远的地方,他们还来不及死,就已经死了。

    “疯叔。”宁谷声音很低。

    “嗯?”疯叔应了一声。

    “你从哪里来?”宁谷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