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 47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47

    冲进舌湾浓雾之后,连川的速度就慢了下来,松开了宁谷的手腕。

    “没有原住民是吗?”宁谷问。

    “没有。”连川往前走。

    “有没有听到别的旅行者的动静?”宁谷又问,“还有团长他们。”

    “没有,”连川抬手往右边指了指,刚过来的时候听到那边有声音,“有一部分旅行者应该是顺着雾往前走了。”

    “那是他们巡逻的路线。”宁谷稍微松了一小口气,这说明至少有人活着,他们能活着,比他们更强大的团长和李向,也应该没事。

    但让他有些不安的,是原住民的集体消失。

    “原住民常年生活在这里,”连川说,“舌湾被吞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能躲到哪里去?”宁谷想了想,“难道他们能去边界之外?”

    “不管躲哪里,现在碰不上他们是好事。”连川说。

    宁谷看了看脚下的地面,又弯腰摸了摸:“地面不冰了。”

    “地库在哪个方向?”连川问。

    “来,”宁谷站起来整了整了护镜,往前走过去,“跟我来。”

    连川跟了上来。

    四周的空气里隐隐能闻到焦糊的气息,非常淡,必须鼻子迎着风才能辩别得出来,仿佛是不断闪过的电光把黑雾烧着了。

    根据宁谷的判断,结合上次他走过头了的距离,地库应该就在右前方几百米的位置了。

    他放慢了脚步,虽然非常急切地想要知道团长和李向的情况,但地库这种特殊地标,往往是所有危险的目标,需要小心。

    而且地面上还出现了很多小裂缝,像是从大裂缝附近延伸出来的裂隙,虽然没有电光,但深不见底,宁谷把冷光瓶放到裂隙里,只能看到无限向下的黑色。

    往前没走多远,前方远处的黑雾里突然闪过一片光。

    宁谷愣了愣,停下了脚步。

    接着电光再次闪过,从左到右,像是连川在失途谷外蹬过地面的那一脚。

    “那个裂缝……”宁谷低声说,“可能穿过了地库。”

    “我没有听到异常,”连川走到了他前面,“慢慢过去,那些光,不要靠近。”

    “嗯。”宁谷应了一声,“没有团长和李向的动静吗?下面有很多旅行者,也没有动静吗?”

    “没有。”连川回答。

    宁谷心里沉了沉,如果那个裂缝正好从地库穿过,里面无论有什么可能都已经化成了灰。

    电光附近都被照亮,别说是舌湾,就是整个鬼城,也从来没有过这么大面积的光,宁谷看着已经就在前方几十米仿佛一道墙的电光,愣住了。

    地库到了。但是地库的门已经消失。

    地面上一道深深的裂隙从地库上方划过,大门已经塌了下去,整个地库像是被人一刀切成了两半。

    这个角度看不到裂隙里的情况,只知道这个裂隙跟那些小的裂隙一样,没有电光闪出。

    宁谷慢慢走近,裂隙很长,但并不算宽,也就不到一米,他走近了也依旧看不清,下面一片死寂。

    他带了三个冷光瓶,正想要把手上那个扔进地库看看的时候,左边突然传来了一连串爆裂的声音。

    空气都跟着脚下的地面震动起来,风也瞬间乱了方向,疯狂地呼啸着卷过。

    宁谷转头的时候看到了一束电光。

    从舌湾深处向这边飞速地闪了过来,接着无数细小的裂隙从脚下的地面上爬过,像一张网快速张开。

    这是一条新的电光裂痕。

    身后的地面上已经满是网状的裂隙,不知道哪个位置就会突然裂开,爆出电光。

    “下去。”连川说了一句,向前一冲,跳进了地库。

    宁谷没有时间犹豫,也跟着一冲,跳了下去。

    还在空中的时候,就听到后面的空气里一阵爆响,应该是电光已经闪到。

    宁谷很想回头看一眼,但没敢,他已经感觉到,就在这一瞬间,他背后的衣服已经化成了灰。

    如果回头,怕是作为鬼城门面的这张脸就没了。

    地库很深,本来应该从门口顺着楼梯往下走很长一段,现在直接跳下来,落地的过程相当漫长。

    最后脚下踩到一块碎了的黑铁时,宁谷知道自己到底了,迅速往旁边倒了下去,滚了一圈才稳住。

    冷光瓶在电光闪过的时候就灭掉了,这会儿四周一片漆黑,他什么也看不到。

    “连狗?”他压低声音。

    “在。”连川在他身后应了一声,“伤了没。”

    “没有,不过……”宁谷反手摸了摸自己后背,果然,“我衣服烧了。”

    身后亮起了蓝光,是连川制服上的照明。

    “你这背……”连川大概是看到了他的后背。

    宁谷立刻转过身:“背怎么了,完美。”

    “黑了,”连川说,“没伤吗?”

    “什么?”宁谷压着声音,又快速地转回了身,“你帮我看看!”

    连川犹豫了一下,伸手在他背上蹭了两下,蹭下来一片黑灰,露出了白色的皮肤。

    “怎么样?”宁谷问。

    “……很白。”连川说。

    “我问你有没有伤!”宁谷压着声音小声吼。

    “有没有伤你自己感觉不到疼吗?”连川想到这人被捕捉枪打中腿两次都没倒地还能逃跑……说不定痛觉神经不发达,于是又伸手擦了几下,确定了他背上没有伤,“我看没有。”

    “那就行。”宁谷犹豫了一下,把衣服脱掉了,后背这么全露着,衣服穿在身上都别扭。

    脱完之后他才反应过来:“你有没有发现,好暖和啊。”

    “没有发现,”连川看着他,“我制服恒温。”

    “恒温很了不起吗?”宁谷说。

    “是。”连川回答。

    宁谷看了他一眼,一时想不到什么可以反驳的,于是转身走开了。

    “我以前来的时候没有这么暖和,”他借着连川制服的照明,往四周看了看,这是地库入口的那个小厅,没什么东西,之前来的时候也是空着的,现在看上去变化也不大,只是塌了一小半,一地大大小小的碎渣。

    “往哪走?”连川问。

    “那边有个小门,”宁谷指了指,发现那个通往地库深处的小门已经碎了一半,斜着靠在墙上,“不会已经都……没了吧?”

    “去看看。”连川往那边走过去。

    小门后面是一条通道,不长,没走多远就看到了又一个小门。

    这个门没有被震塌,还是关着的。

    宁谷过去推了推门,纹丝不动。

    他回头看了一眼连川:“能打开吗?”

    “你以前偷偷进来的时候是怎么打开的?”连川握了握左手,套在手指上的指虎亮发出了暗蓝色的光芒。

    “开着的,”宁谷让到一边,“现在想想,大概是林凡。”

    连川没再说话,手一挥,门上出现了四条深深的裂缝,里面透出了隐隐的光。

    宁谷正想凑过去看看的时候,连川说了一句:“里面空的。”

    然后一脚踢在了门上。

    门顿时像是被炸开似的,溅起一片碎屑之后露出了一个大洞。

    宁谷顾不上别的,立刻探头钻了进去。

    上次他来的时候,这个门里全是一个个巨大的铁笼,很多铁笼里都有旅行者,有些是一个,有些是好几个。

    所有的旅行者都很沉默,看到他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反应,连声音都没有发出。

    但宁谷钻过去之后才发现,连川说的是真的。

    里面是空的。

    铁笼子都还在,但门全都打开了,笼子里的旅行者已经全都不见了。

    宁谷走到一个笼子前,检查了一下笼门上的锁:“是有人用钥匙打开的。”

    “被转移了,”连川看着四周,“这种时候还能转移这么多人,至少说明来转移的人是安全的。”

    “去哪儿了呢?”宁谷有些着急,他本来想着如果钉子没有去边界,那就一定在这里。

    这个满是笼子的房间非常大,连川粗略估算了一下,所有笼子都用上,几百人是能关得下的。

    他抬手在笼子上摸了摸。

    这笼子的材质应该是跟拴老鬼的链子一样,但上面还是能摸到一条条的凹槽,不知道是划痕还是抓痕。

    “关在这里的都是旅行者吗?”他问。

    “嗯,其实……”宁谷转头看着他,“疯叔说他们早就不是旅行者了。”

    连川没说话。

    早就不是旅行者了。

    团长比想象中的要狠得多,虽然这些人未必就是成功的实验体,但就算是材料,主城也未必有这么多。

    连川在房间里走了一圈之后停下了,又往后退着走了几步。

    宁谷一直看着他,看到他这个动作的时候马上反应过来:“下面有空间?”

    “是。”连川低头看了看。

    “有人吗?”宁谷又问。

    “感觉不出来,”连川说,“要下去吗?”

    “下。”宁谷说。

    打开向下的通道比打开之前那道小门要费劲,太厚。

    指虎划过几次,连川又蹬了好几脚,撞击出一片四溅的火花之后,才把地面蹬出了一个正好能进一个人的洞口。

    宁谷伸了腿就要往下去,连川一把把他的腿拽了回来:“有人。”

    “活人吗?”宁谷顿时放轻了声音。

    “理论上是。”连川趴到了洞口,往下探进了半个身体。

    宁谷死死盯着他,虽然有任何情况,以连川的反应和速度,把脑袋收回来应该没问题,他还是有些紧张。

    过了几秒钟,连川从洞口退了回来,看着他:“我先下去。”

    “下面有什么?”宁谷问。

    “全是……旅行者,”连川说,“但是……”

    他这句话没有说完,人已经跳了下去。

    宁谷跟着跳下去的时候,下面的空间已经被照亮了。

    眼前看到的场景,让宁谷从这种可以说是轻松的高度跳下来时,也踉跄了几步,差点儿摔倒。

    人。

    旅行者。

    全部都是。

    满满一个地下洞穴里,全部都是旅行者。

    数不清有多少,一眼过去看到的全是人,仿佛三个庇护所群殴的时候挤在一起混战的人……

    但四周没有一丝声音。

    静得仿佛无人之境。

    所有的旅行者都站着,低着头。

    宁谷愣在原地,看着眼前的诡异的场景,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一直到连川伸手拉了他一把,他才猛地往后退了一步,靠在了墙上,用力地吸了几口气。

    “这就是……”他哑着嗓子,“团长的军队吗……”

    “不全是旅行者。”连川说。

    宁谷闭上眼睛,让自己缓了缓,再睁开了眼睛,开始盯着眼前的每一张脸看过去。

    有熟悉的面孔,去主城之后没有再回来的人。

    也有完全没有见过的人。

    还有……

    不是旅行者。

    穿着旅行者的衣服,但脸色明显发灰,走近了会发现这些人的眼睛,也是灰色的。

    “是原住民融合失败的实验体吧。”连川说。

    “钉子,”宁谷声音有些不稳,“找找钉子……我要看看钉子在不在……”

    连川跟在宁谷身后,慢慢从这些人中间穿过。

    所有的人都像是断掉了电源的机器,一动不动,但全都有呼吸。

    都是活着的。

    只是不知道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他们才会被激活。

    他往四周看了看。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巨大洞穴,比起上面的房间,要粗糙得多,应该是临时启用的,也看不到任何激活装置。

    这些人的脖子上,也没有他推测可以用来控制的金属黑圈。

    大概能判断,这些都是还没有成功的实验体。

    半成品。

    宁谷的视线从一张张面无表情的脸上掠过。

    虽然大多数时候,他身边就有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但这些脸跟连川的完全不同,没有一丝的生机,看着让人不寒而栗。

    走到中间的位置时,一张脸让他猛地停下了脚步。

    不是钉子。

    但比起之前偶尔看到的几个仅仅是有些面熟的脸,这张脸他感受到的是强烈的熟悉感。

    停下也就一秒钟,他就反应过来。

    这是没有了胡子的疯叔。

    而身后的连川也同时停了下来。

    这是一张跟范吕几乎一模一样的脸。

    宁谷没敢出声,只是呼吸有些不稳,他慢慢转过头,跟连川对视了一眼。

    虽然跟范吕几乎一模一样,但宁谷还是从他唇边一道小疤确定这是疯叔,疯叔的这个疤,在有胡子的时候也能看到。

    连川的视线突然又落回了疯叔脸上。

    宁谷立刻跟着转回头。

    猛地跟疯叔的目光对上了。

    疯叔是清醒的!

    宁谷震惊地张了张嘴,刚要说话,疯叔的嘴先动了,但没有出声。

    走。

    疯叔用口型说。

    马上走。

    洞穴里突然传来了“咔”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被踩裂了。

    “快。”疯叔出了声,声音很低。

    连川伸手想要拉着宁谷走的时候,四周一动不动的人群里,突然跃起了十几个灰白色的影子。

    是原住民。

    限制器让连川的速度和判断力都打了折扣,这一瞬间,面对速度远超普通旅行者的原住民,他已经来不及再拉着宁谷离开。

    他伸出的手立刻改了方向,一把按在了宁谷肩上,以他为支撑,猛地跃向了空中。

    宁谷只觉得肩膀沉了一下,连川已经在空中转了半圈,手里蓝光闪过,几个原住民被踢飞,还有几个被指虎的光划过身体,落地的时候摔成了两半。

    没等松口气,地面的人群里,也突然出现了原住民。

    宁谷跳起来狠狠地对着最近的两个原住民踢了过去,正中脑袋。

    连川挡掉了第一波攻击落地的时候,又有十几个原住民从人群里跃了出来。

    身边还有宁谷没能全部踢开的几个。

    宁谷知道连川不可能再挡掉这一轮了。

    他们从疯叔小屋一路过来的时候,连川的手都还是暖的,而刚连川撑着他肩膀的手已经冰凉。

    连川的手扬起,几束蓝光撕裂了旁边的原住民,同时一把拉着宁谷的手,把他甩出了包围圈。

    宁谷猛地从地上跳起来的时候,看到了几个原住民同时落下,扬起的胳膊狠狠砸在了连川头上。

    连川一条腿跪了下去,手撑了一下地。

    接着顺势往旁边一滚,躲开了接下去的几拳。

    宁谷没有犹豫,跳起来冲回了人群里。

    他说了不回头,也说了自己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说了就要做到。

    冲回连川身边的时候,最近的几个原住民已经被连川扫飞。

    宁谷看到了他脖子上一条深深的黑色伤口。

    正想拉起连川的时候,上方突然落下了碎屑。

    宁谷抬起头,看到了三个洞口出现在了洞穴顶部,而一堆原住民正从洞口鱼贯而入,跃向空中。

    这一瞬间的绝望带来的是无法言表的愤怒。

    他不知道眼前发生了什么,也无法理解本是黑暗中宁静港湾的鬼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只觉得愤怒。

    源于迷茫的愤怒。

    源于心里那种无法面对却又不得不面对事实的愤怒。

    宁谷站了起来,盯着向他们扑过来的一群原住民,慢慢举起了左手,声音被几乎怒火烧哑。

    “都去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