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 43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43

    管理员失联了。

    虽然春三之前就已经注意到管理员收到汇报没有回复,但得知苏总领三次联系管理员要求见面都没有得到回复的时候,她还是有些意外。

    管理员似乎已经放弃了主城。

    也许并不应该意外。

    所有人都在回避,但所有人也都知道这一天会来。

    从区在十几年前开始出现坍塌起,这就已经不是能回避得掉的事了,尤其是他们这些主城居民眼中的“主城管理者”们。

    只是……真的就这么开始了吗?

    昨天中午席卷而来遮掉了大半个主城的黑雾,现在已经消散,一切似乎已经恢复了平静,昨天街道上惊慌逃窜的人,又回到了街上。

    但痕迹还在,日光之下的空中,黑雾消散时像是被撕裂,留下了丝丝缕缕的灰黑色的烟尘,抬头就能看到。

    雷豫跨坐在a01上,自从连川加入清理队之后,他就基本没再亲自带队执行过任务,连川和龙彪,虽然相互不对付,但所有的任务只要有他俩其中一个在,就不会出错。

    不过今天,他却坐在了车上,随时待命。

    主城几大管理机构,都有人员逃离的情况。

    普通居民逃离的更多,但那些治安和城卫都可以直接处置,主城官员逃离,就需要清理队,毕竟不知道谁的脑子里,会藏着主城的一部分秘密。

    作为因姑息手下抗命被警告过两次,又因为带队打劫作训部押送连川的运输车而被留职察看,随时有可能革职的队长,雷豫今天得亲自执行任务。

    当然,他并不后悔。

    主城的确层级森严,每一点逾越都有可能成为消失的理由,但眼下这样的主城,守着被随时会因为黑雾吞噬而坍塌的弹丸之地,层级已经慢慢变得没有意义。

    主城还要守着这一点的唯一原因,怕只是为了能在那一天到来时,方便筛选谁能活下来而已。

    身后有熟悉的脚步声走了过来,雷豫回过头,看到了一身制服的春三。

    “你怎么还出外勤了?”他问。

    “我要亲自检查边界,看有没有什么痕迹,”春三说,“路过就进来看看。”

    “谁护送?”雷豫问。

    “巡逻队。”春三回答。

    “任务途中跑来看老公,”雷豫笑笑,“萧长官要生气了。”

    “谁知道还能看几次,管不了他生不生气了,”春三也笑笑,“最近能回家就多回家吧。”

    “好。”雷豫点点头。

    “看到老大让它也过来,”春三说,“它的身体要检查了,我会找时间亲自检查。”

    “这段时间都没见到,川走了以后……”雷豫声音有些沉,“就没看到它了。”

    “区b3桥墩下发现目标,”通话器里传来了路千的声音,“等待处置方案。”

    “扫描,先确定身份,二组在b2,过去两个协助。”雷豫发动了车子,看了春三一眼。

    “注意安全。”春三冲他挥了挥手。

    一早黑雾还没有完全散尽的时候,光光就发现有人打破窗户翻进了店里,躲在一楼。

    这里是c区通往区的主要街道之一,想要离开主城的人,通常会从这里经过。

    她没有报警,也没有下楼,只是把通向二楼的门加了锁。

    尽管主城已经慢慢恢复了平时的样子,但还是有人在逃离。

    虽然谁也不知道能逃到哪里去。

    除了a区最核心的那些高层级居民,谁也不敢保证如果真的有一线生机,机会能轮得到自己。

    一小时之后,巡逻队撞开了店门。

    光光下楼的时候,店里除了那扇坏掉了的窗,已经没有了什么痕迹。

    闯入者已经消失了。

    几个巡逻队员站在店门外,检查了她的身份卡之后,一个队员有些诧异地看了她一眼:“最近还是回a区安居地吧,外圈不安全。”

    “谢谢。”光光说。

    “你会做梦吗?”宁谷躺在屋顶,枕着胳膊,看了一眼旁边坐着的连川。

    “很少。”连川说。

    “主城的人做梦吗?”宁谷又问。

    “不清楚,应该都会做梦吧。”连川说。

    “疯叔说做梦的时候,看到的都是自己想过的东西,见过的东西,”宁谷看着黑色的上空,感觉自己鼻孔逆着风都快被吹大了一圈了,“所以我总是只梦到鬼城,梦到黑色,还有钉子啊,团长啊……有团长的多半就是恶梦了,每次都梦到他要把我挂到钟楼上去。”

    连川没说话。

    “我梦到钉子了,”宁谷吸了一下鼻子,“我……”

    连川转头看了他一眼。

    “我没哭,”宁谷摆摆手,“风老吹到我鼻子里,我吸一下,把鼻孔收一收。”

    连川还是没出声,大概是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把头转了回去。

    “如果周围有人,”宁谷坐了起来,“你能发现吗?”

    “能。”连川回答。

    “这么大风也能发现吗?”宁谷问。

    “能。”连川说。

    “隔着多远能发现?”宁谷继续问。

    “你要去哪儿。”连川没有回答,反问了一句。

    这人的确是敏锐得很。

    宁谷凑近他,低声说:“舌湾。”

    连川看着他。

    “不过舌湾里全是原住民,”宁谷说,“我要先去地王那儿抢点装备,你帮我放哨,不要让别人发现。”

    “不用我帮你抢么。”连川说。

    “你对我打架的技能不太了解,”宁谷说,“地王是个没有能力的旅行者,还老……”

    “抢老年人?”连川打断他的话。

    “怎么了,老年人也抢我啊,还打我呢,”宁谷说,“鬼城的老年人跟你们主城的老年人可不一样。”

    “主城没有几个老年人了。”连川说。

    “对,我听说,过了60岁就……”宁谷手指对着自己脑袋做了个开枪的手势,“不要浪费年轻人的资源。”

    “抢地王。”连川帮他把话题带了回去。

    “抢地王这个老奸商我自己动手就够了,你帮我放风。”宁谷说。

    “你一走他就可以告诉别人。”连川说。

    “那就灭口。”宁谷说。

    “嗯。”连川应了一声。“哎!”宁谷猛地转头盯着他,“我开玩笑的啊。”

    “我也是。”连川说。

    “你板着脸开什么玩笑啊,”宁谷说,“说得跟真的没区别。”

    “你也没笑。”连川说。

    宁谷冲他呲出牙,笑了笑:“主要是你是个鬣狗,干的就是杀人灭口的活儿,别人这么说,笑不笑都是玩笑,你说出来就不一样了。”

    连川没说话。

    “走。”宁谷跳下了屋顶,在路边随手捡了跟小铁棍。

    地王这两天就没怎么睡好,自打宁谷和鬣狗一起回来,他就觉得自己肯定会有麻烦。

    鬣狗是来卧底的,就算是叛变了,也总归是要找点什么信息回去蒙蒙主城,像他这种资深货商,踏遍鬼城能踏之地的资深老地图和信息库,绝对是第一目标。

    再加上他趁火打劫,弄了宁谷一根羽毛。

    想到这根羽毛……地王马上翻身坐了起来,蹲到墙角,小心地抠起了一块松动的地面,露出了一个挺大的洞。

    羽毛就藏在这里头。

    他把装着羽毛的玻璃瓶小心地拿了出来,再把地面恢复原状,然后把瓶子放到了床下的一个洞里,这个洞是空的。

    万一宁谷带着鬣狗来抢羽毛,也不会发现他别的好货。

    做好了万全准备,地王松了口气,往床上一坐。

    刚想躺下的时候,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了。

    地王惊得差点儿闪了腰,看到进来的是宁谷,身后果然跟着鬣狗的时候,他哐的一下躺倒了床上:“我就知――”

    宁谷一把揪住了他衣领:“你再喊?”

    “你是不是来抢东西!”地王瞪着他。

    “交换,不过要过段时间我才能给你拿东西来,”宁谷扬了扬拳头,“你保持安静我就不揍你。”

    “你要什么?”地王问,“我帮你找!”

    “什么都行,能防身的就行。”宁谷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慢慢松开了手。

    地王从床上坐了起来,整了整衣服,蹲到了床边:“东西是有,不过也没有太多了……”

    “少废话。”宁谷说。

    “你要干什么?”地王从床下拖出一个箱子,“你要是惹了什么麻烦,团长知道跟我有关系,我可就完了。”

    “你只要不卖了我,我嘴比你紧。”宁谷说。

    “这我倒信。”地王叹了口气,打开了箱子。

    连川站在门边,看着地王的屋子。

    很多上了锁的铁箱,还有些大概是价值不高的小东西放在桌上椅子上,堆得一屋子满满当当。

    鬼城的交易形式跟失途谷很相似,区别大概就是失途谷的货源更丰富些,交易手段多一种,可以用主城的货币。

    不过无论是鬼城还是失途谷,这种交易的形式,比起主城来说,都更有意思些,更热闹,更像是在生活。

    地王从铁箱里给宁谷拿了几件不知道是什么的“防身装备”,一边教宁谷怎么用,一边叹气。

    屋外是安全的,四周很静,除了风,没有别的声音。

    对于宁谷要去舌湾,连川并不吃惊,鬼城要有什么秘密,一定在舌湾。

    宁谷对这几件装备还不够满意,又弯腰在箱子里翻出了几样:“你开价,只要合理,想要什么我给你找过来就行。”

    地王也没开价,只是说让宁谷拿了要交换的东西过来面谈。

    宁谷离开的时候,地王居然送到了门口。

    “干嘛?”宁谷警惕地转过头看着他。

    “你要去哪儿?”地王问。

    “关你屁事。”宁谷还是很警惕,毕竟地王以老奸巨滑闻名鬼城。

    “你那根羽毛,”地王说,“你要的话,我可以还给你,不用交易。”

    宁谷看着他,好一会儿才说:“不用了,钉子答应了我,说再给我找一根。”

    没等地王再开口,他转身大步走进了风里。

    “没人吧?”准备离开鬼城安全地带往垃圾场去的时候,宁谷停下了脚步。

    “没有。”连川回答。

    “你回疯叔那里等着,”宁谷交待,“我回来之前应该不会有人去,如果有人去了,你不出声就行,反正你总拉个脸。”

    “嗯。”连川应了一声。

    “走了。”宁谷转身。

    连川站在原地看着他。

    他走了几步又回过头:“不对啊。”

    连川没出声。

    “你不劝劝我?”宁谷说,“刚要不是我没接话,老奸商都想劝我了。”

    “去吧。”连川说。

    宁谷愣了愣。

    连川转身,往疯叔小屋的方向走了。

    宁谷拉了拉衣服,看着连川消失在黑暗中之后,转身往垃圾场那边小跑了几步。

    劝是劝不住的。

    跟着团长和李向从舌湾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再去一次。

    他要去找钉子,无论是死是活,还是别的什么,他要弄清楚。

    钉子为了他进的舌湾,哪怕现在只是一具躯壳,他也要想办法把钉子弄出来。

    连川的那句出乎他意料的“去吧”,倒是给了他一些安慰。

    毕竟那是舌湾,他并不确定自己真的能全身而退。

    只是没去考虑退不了怎么办。

    去舌湾的路还是很熟悉,冷光瓶调到最低的光,只照亮脚边一小块地方,他也能认出来该往哪里走。

    但舌湾已经变了样子。

    宁谷站在舌尖位置的时候,发现舌头不见了。

    他愣了半天,爬上了最高处的架子,往那边看过去。

    舌头不是不见了,而是被淹没在了黑雾里。

    整个舌湾,最浓的那一片黑雾,向前推进了几百米,狂风中卷里的浓黑色,已经快把脚下的这个架子吞掉了。

    宁谷看着眼前陌生的舌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但他知道,这肯定刚发生没有多久,团长他们还不知道,否则一定会加强完备,他今天应该没有机会到这边来。

    宁谷跳下了架子,拿出了地王给他的一个能套在手上的手柄,这东西能在空气中爆出一个小小的中空地带,可以阻挡进攻。

    如果现在不进舌湾,等团长他们发现异常,无论发生了什么,他都不会再有机会进去了。

    黑雾跟往时没有什么不同,宁谷吸了一口气,风里也没有异常的气息,他把冷光瓶开到最亮,慢慢往前走着,低头看着脚下。

    他需要判断出原来黑雾的边界,先去地库。

    走了一段路之后,他看到了上有一小片东西被卡在了地面的缝隙里。

    他慢慢蹲下,确定了四周没有异动之后,小心地捏起了这片东西。

    是一张纸,从什么东西上撕下来的一角。

    这不是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大风里时不时会刮来一些奇怪的东西,一张纸片实在是太普通了。

    不过宁谷翻过来看到纸片另一面的时候,又小心地把它放到了自己靴子侧面的小夹层里。

    另一面有字,是手写上去的,他想让连川看看,写的是什么。

    毕竟鬼城虽然不全是不识字的人,但会往纸上写东西的几乎没有,就算有人写了,撕下的碎片也不会逆着风在舌湾里出现。

    收好纸片,宁谷起身继续寻找地库。

    但走了一会儿之后,他就有些迷茫了。

    他没有找到地库外面那条向下倾斜的小坡道。

    有可能走过了,也有可能还没到,但他不敢随便再走动,四周虽然空无一物,但黑雾本身就是一个迷宫。

    好在鬼城判断方向最简单的方式就是风向。

    风是不会变的,永远只从一个方向吹过来,所以他知道自己身后就是退回去的路。

    正想退出去重新确定了位置再走一次的时候,前方的黑雾里传来了细小的响动。

    宁谷立刻一甩右手,抓住了套在手腕上的手柄。

    但很快他就听出来,这不像是原住民的声音,不是那种像是被掐住了脖子发出的喉音。

    是金属链条拖在地上的声音。

    宁谷身体向后微倾,做好了随时逃跑的准备,然后压低声音,用几乎听不见的音量叫了一声:“钉?”

    金属链条的声音往他这边靠近了一些,然后又停下了。

    “你是宁谷。”一个沙哑得仿佛嗓子被按在黑铁上摩擦了一万多次的声音从风里传了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