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 23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23

    警报声在f-1实验室里突然响起,这是非规计划的几个实验室之一,大量的监测设备,监测着原料,实验体,以及主城所有异常的数据。

    这个柔和得如同食品加工仪工作完毕时的提示音的警报,在春三的记忆里从未响过。

    这是失途谷精神力监测系统发出的警报,当扫描到的数值超过正常十倍时,才会响起。

    而这个十倍,就是诗人完全醒来时的数值。

    实验室里听过这个警报的人几乎没有,在它响起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打开监测器,我要看数据反馈。”春三是最先反应过来的,扑到了旁边的屏幕前。

    屏幕上瞬间出现了大量的信息,夹杂着看上去混乱的各种数字和图形。

    春三并没有全都看,她只盯着屏幕,在这些闪烁着的陌生的信息里寻找着她需要看到的内容。

    她希望不要出现,但出现了又必须马上找出来的……

    cc1q。当她在繁杂的数据里一眼看到这个字段的时候,感觉一阵呼吸不畅。

    “全部复制,设定保密级别,”春三下达指令,“i级a,送管理员。”

    “明白。”操作员回答。

    春三快步走进实验室最里的小房间,这是她的休息室,也兼做保密联系室。

    墙上的通话器是单频道的,拿起来直接会接通到陈部长的办公室。

    除了几次严重的实验体出错,这个通话器在绝大多数时间里都没有存在感,春三拿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手心有些出汗。

    “监测室汇报。”春三说。

    “我是陈飞。”陈部长的声音传了出来。

    “监测到失途谷能量异常,精神力超十倍。”春三说。

    陈部长没有出声。

    “诗人醒了。”春三说。

    “标记有没有找到?”陈部长问。

    “cc1q,”春三说,“确认标记。”

    陈部长沉默了一会儿才轻声说:“果然跟我们预想的一样。”

    cc1q,这是齐航的精神力标记。

    “我需要下一步指令。”春三说。

    “内防和作训部有没有汇报?”陈部长问。

    “还没有,只报告了管理员,”春三说,“需要现在通知吗?”

    “不用,等管理员通知,”陈部长说,“连川那边有消息吗?”

    “这个不应该问我吧,”春三皱了皱眉,现在连川的处境比她预计要更艰难,这让她对逼着连川不得不进入失途谷的所有人都强烈不满,“你和内防那帮人难道不比我更清楚?”

    “宁谷的生物信息的确很特别,但并没有检测出碎片,”陈部长说,“所以齐航也许不会马上注意到他,诗人需要的只是连川的精神力,如果……”

    “如果连川放弃自己,拼一把可能可以保全你们最想要的这个原料,”春三说,“对吧?”

    “我也不愿意这么想,”陈部长说,“我看着连川长大的,从他第一天进清理队,我就一直被内防和作训部盯着,但凡有一点可能,我也不……”

    春三冷笑一声:“但是现在你也跟他们一样,准备牺牲掉连川,保住宁谷这个珍稀原料,去掉参宿四这个让主城处处受制的‘唯一’,得到一个可以无限注入的‘无数’……”

    “春三!”陈部长提高了声音,“控制你的情绪!你应该庆幸这是我们的私下通话。”

    “但是这一切的前提都是连川,”春三放缓了语气,“你觉得连川可能这么做吗?”

    “不可能吗?”陈部长说。

    “你别忘了,他活了二十六年,每一天,每一秒,我们都在用痛苦让他记得,”春三一字一句地轻声说,“任何威胁他生命的可能,都是要被清除的必然。”

    陈部长没了声音。

    “他是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的,”春三说,“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能是唯一的契合者?”

    这些人只看到了连川和参宿四的每一次完美任务,机器一样永远不会出错,永远判断准确执行果断,永远没有违抗,却渐渐已经不记得……

    活着,才是烧透了他一生的烙印。

    金色的细细光芒像被撒出来的细沙,在空中不断汇集又散开,又再汇集。

    宁谷看着在铁黑和暗红背景前飘忽旋转的金色,有些炫目,又有些诡异……不过颜色真好看啊。

    宁谷看得有些入迷。

    唯一不太爽的,是连川一直挡在他前面。

    他知道连川是要保他的命,以他自己的实力,要是为了面子挺身而出站到连川前头去,可能会造成尴尬阵亡的局面。

    那就不太好了。

    这种危机时刻,还是老实按连川要求的,靠墙站好,静观其变。

    没过太长时间,金色的光芒放慢了移动,开始在洞口前方的巨大空间里缓缓地显现出了形状。

    有些模糊,但还是能看出来,这是一张人脸。

    “诗人?”宁谷小声问,这种见面方式还真是他没想到的,他觉得诗人就算是个幻影,初次见面好歹也应该找个壳吧,蝙蝠那么多改装材料。

    “不是。”连川声音有些沉。

    “什么?”宁谷愣了一下,盯着那张人脸,还是低声音问,“你认识?”

    “这是齐航。”连川说。

    空中的金色人脸露出了笑容。

    没有看到嘴动,但有声音传来:“都是我。”

    就像之前的那句话一样,这声音依旧判断不出方向。

    虽然这个答案让人有些摸不清意义,但既然“都是”,那么之前又是吹气又是悄悄话的无聊事,起码有一半是这个脸干的。

    宁谷立刻就对这个精分的金粉脸充满了不爽。

    “装神弄鬼有瘾是吧,”他有些不屑,“你那个老瞎子跟班儿呢?没跟你一起来啊?不是要拿我们做交易吗?”

    “不是你。”金粉脸又笑了笑,往洞口这边慢慢靠近,能看到“他”的眼睛看向了连川。

    “不要再往前。”连川开口。

    “警告吗?”金粉脸问。

    声音依旧没有确切的来源,但让宁谷都吃惊得顾不上金粉脸公然忽视鬼城门面的屈辱了,这是连川的声音。

    “临终告知。”连川这四个字说得就像他面对任务目标时那句“主城清理队”一样的冷酷平静,对金粉脸能用他的声音说话没有给出任何反应。

    要说宁谷有什么地方是真心服气连川,那就是他这种能活活把对手气死的波澜不惊,管你是放屁是炸雷,眼皮都不带颤一下的。

    “有意思,”金粉脸的声音变回了之前的,“看来你是不会轻易相信我的话了。”

    “我只信自己。”连川说。

    “我只信自己,”金粉脸又用他的声音重复了一次这句话,“你知道你自己是谁吗?”

    “是谁都无所谓。”连川回答。

    “是谁你说了也不算啊,你说点算数的。”宁谷有些不耐烦,他从小鬼城混大,旅行者从来都是半言不合就动手,沉默是金也动手,要不是还需要吃东西,再过个一百年嘴都能退化掉。

    “说点算数的,”金粉脸又重复了一遍宁谷的话,“好。”

    宁谷全身的肌肉立马都绷紧了,随时准备动手。

    “雷豫告诉过你,你父母是谁吗?”金粉脸问。

    虽然宁谷也对同样的问题有疑惑,但现在轮不上他回答,金粉脸问的是连川。

    没想到连川也是不知道父母是谁的倒霉蛋。

    “没有。”连川回答。

    “你有没有想过,”金粉脸说,“你其实根本就没有父母?”

    “我对父母没有兴趣。”连川声音始终平稳,略微的低沉里能清楚地感受到他的杀气。

    “没有父母的是什么?”金粉脸问。

    “非规计划前驱实验体。”连川说。

    “你说什么?”宁谷感觉自己整个后背都一阵发凉。

    主城的非规计划是公开的,所有人都知道,但据说这么多年也从来没有出现过成功实验体,他和钉子还用这个事嘲笑过主城没用,不如拿管理员来试试。

    连川是非规计划实验体?

    不,不对……前驱?

    “前驱实验体是什么?”他问。

    “非规计划的基础,”金粉脸居然很有耐心地给他解释了一句,“有了这个实验体,非规计划才正式开始运行。”

    “哦。”宁谷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是一直盯着连川的侧脸,居然不是个真正的人,难怪厉害成这样,难怪主城会有非规计划,这样的人组成的军团谁不想要?

    “你怎么知道的?”金粉脸歪了歪头,“除了核心,没有人知道,他们不可能告诉你,雷豫和春三如果泄密是会被回收永不重置的。”

    “刚知道,”连川看着金粉脸,“你告诉我的。”

    金粉脸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你只能模仿我的声音,”连川扫了宁谷一眼,“如果你能模仿他说话,早模仿了。”

    “没错,那么能得瑟,不可能不学我,没学那就是学不了。”宁谷顺着帮衬了一句。

    他已经思考不过来了,脑子里一片混乱,唯一清晰的想法就是连川不愧是主城最强鬣狗,域内域外人人闻风丧胆的参宿四。

    居然能在突然得知这种消息时没有任何情绪表现。

    一个人变成了金粉还跟另一个金粉人混成了一个,而自己辛苦活了二十几年遭了那么多罪,最后居然只是一个实验体。

    “你消失比我早几十年,比非规也早得多,失途谷有监测,你没有再接触我的可能,能捕捉我的信息,”连川说,“唯一的可能就是,我作为前驱实验体,信息早就在系统里了。”

    “聪明啊,”金粉脸感叹着又微微往前靠近了一些,已经距离洞口不到五米的距离,而围绕在边缘还在不断飞舞的金色光点有一些飞进了洞口,像被强光照亮的灰尘,有些落在地上,有些悬在空中,“如果我们能合作……”

    连川没有说话,突然跃起。

    右边的洞壁上突然炸裂般飞溅起无数铁石碎片的时候,宁谷还在感叹连川居然能说这么多话……然后才看清连川已经在洞壁上踢出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锋利的碎片扑向洞口外,带着高速的尖啸声穿过金色的人脸,落向下方。

    临终告知。

    连川还真的说到做到……

    宁谷抬手挡掉往他这边飞过来的两块小碎片时,看到了一粒细细的金色被气流带着卷到了自己眼前。

    光芒很柔和,像是一片黑暗中看到的遥远的一面窗,也像是漫长走廓尽头开着的那扇门。

    宁谷往前迈出第一步的时候,连川就已经发现了。

    这个旅行者真是个巨大的麻烦……

    如果能力在这个时候突然激发,这个精分混合体立刻就会发现,而他对混合体没有任何了解,根本没有能对战的把握。

    唯一的办法就是抢先一步。

    他冲到宁谷身边,一把抓住了宁谷的后衣领,拎着宁谷冲出了洞口。

    两个人像是弹射一般冲进了竖洞,冲进了前方空洞里的金色光团中。

    无数金色的小光粒飞速地从身边掠过,飞舞着,撞击着。

    很多人影,在强光中晃动。

    宁谷从小到大还没有见过这么强的光,他几乎无法睁开眼睛。

    疼痛。

    这种熟悉的曾经折磨了他一夜的疼痛再次袭来。

    他一条腿跪在地上,后背像是撕裂般的钝痛不断向全身袭去,他挣扎着站起来,能听到自己粗重而吃力的呼吸声。

    强光中的人影慢慢汇成了一个,向他走过来。

    他努力地睁开眼睛,迎着强烈白光。

    人影手里拿着一根黑色的长棍,向他扬了起来。

    要活着。

    不能死。

    无论如何都要活着。

    他奋力跃起,脑子里像是有一道开关,在起身的瞬间,疼痛被压在了所有记忆的最深处。

    蹬地,跃起,侧身,俯冲,借惯性出拳……

    这一拳狠狠砸向了模糊的那个人影。

    却没有实感。

    人影像是被风击碎,向四周散开。

    剧烈的疼痛再次被释放,他几乎无法呼吸。

    金色的光团在身后像被一拳击散,瞬间失去了形状,像是庆典日最后一天的金色焰火。

    连川之前的估计没有错,拎着宁谷果然是不太可能跳进对面斜下方的那个洞口。

    但突然炸散的光团让他明白,宁谷对自己来说,可以不是一个麻烦。

    他做出了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违背自己本能意志的决定。

    狠狠地一抬手,把宁谷扔了出去。

    宁谷重重地摔进对面洞口的时候,连川的轨迹因为这个运作的反向阻力而在空中短暂停顿。

    接着就向着竖洞深处坠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