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 19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19

    隧道不是太长,两边都还有喧闹的声音传来,有人在对骂,有人在争执,有人在交易,还有人在愉快地笑。

    宁谷就这么站在已经没有了一丝红光的小屋门口,盯着倒地不动的连川。

    他并不是个不仗义的人,虽然连川跟他基本还属于杀与只能被杀的惨痛关系,但他那些莫名其妙的梦和幻觉让他确定自己能从连川这里得到重要信息,就冲这一点他就还是应该仗义相救。

    现在的问题就三个,连川死了没,死了当然就不用管了,如何判断是否安全以及怎么救,是拖把人拖出来,还是进去往脸上甩两巴掌……这一招在鬼城是个基本的救人操作。

    “连川。”他在门外又喊了一声。连川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没有任何反应。

    感觉就算没死,这状态再下去就该死透了。僵了几秒钟之后,宁谷往旁边的洞壁上狠踢了一脚:“哎!”

    然后冲进了屋里,一把抓住了连川的衣领,正要把他往外拖的时候,就感觉手指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

    瞬间传遍半个身体的疼痛不亚于被连川当街打的那两枪。

    宁谷疼得差点儿脸冲地摔下去。

    这应该是鬣狗的制服上有什么装置。

    他咬牙挺了两秒,简直怒火中烧,跳起来对着连川就是一脚踢了过去:“死吧鬣狗!”

    自己衣服碰一下都不行,抢别人的衣服倒是利索!

    小屋最里的黑暗中突然像是有人走出来,带起了一阵细微的风。

    接着就是一声近在耳后的叹息。

    宁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一把抓住了连川的手腕,几乎是把连川抡出了小屋,甚至能看到连川的头在门边撞了一下。

    宁谷冲出屋外的时候有些内疚。

    ……如果连川死了,可能是被自己抡死的。

    不过内疚的时间很短,那个叹息在他耳后带起的鸡皮疙瘩还没有消退,他迅速转回头,屋里漆黑一片,没有了任何动静。

    出于愤怒和不爽,宁谷还是走回了门口。

    “烦不烦?”他冲着空无一物的黑暗,“要不我给你个机会?”

    黑暗里没有回应。

    “不敢是吧,”宁谷点点头,“那我话放这儿了,你最好一直不敢,真惹毛我了,我碎成渣也会让你这个破地下市场永无宁日。”

    一片空白。

    连川恢复意识的时候并没有动,只知道自己的机能是正常的,状态是安全的,在弄清情况之前,他需要维持现状。

    这是一间小屋,跟之前那间差不多大小,但是屋里并不是空的,有东西,从他左前方那个人的动静里能听出来。

    连川能从他衣服摩擦时某些特有的声响判断出来,这个人是宁谷。

    宁谷的动作能听得出来挺放松的,应该没有危险。

    但就在连川想要睁开眼睛的时候,另一个人的脚步声传了过来,听轻重是一个从外面进来的女人。

    “还没醒?”一个女人的声音问,应该跟春三差不多年纪。

    “你要着急你可以现在去摸。”宁谷回答。

    摸什么?

    “那多没意思,”女人说,“趁人家睡着了占便宜。”

    “他醒了你再摸就不是占便宜了吗?”宁谷说。

    “对啊。”女人很肯定地回答。

    什么乱七八糟?

    虽然觉得没有生命危险,但宁谷和这个女人的对话让连川非常不安,他睁开了眼睛。

    这是一间交易小屋,连川躺的这个位置在小屋最里,门外和靠近门边的位置堆着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散发着奇怪的气息。

    陈旧的,古老的气息。

    宁谷坐在他旁边的一张椅子上,一条腿屈着踩在椅子上,另一条腿伸得老长,脚尖还很悠闲地左右晃着。

    宁谷看着他,眉毛一挑:“醒了。”

    这句话不是对连川说的,不等连川回答,一个裹得连脸都看不清了的人突然出现在了宁谷身后:“我看看。”

    是那个女人。

    连川没出声,想要坐起来,动了一下却发现自己手脚居然都被铁链住了,铁链的另一头深深地种在坚硬的地面上。

    这倒是困不住他,但如果强行用劲,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混乱。

    “让她摸一下。”宁谷愉快地晃了晃脚尖。

    “什么?”连川愣了。

    “她让我们躲在这里,”宁谷胳膊往扶手上一架,头一偏手指撑着额角,说得非常轻松自然,“你让她摸一下脸就可以。”

    连川没出声。

    他不是不想出声,他是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活了二十多年,什么危险的,困难的,两难的,三难的场面都见过,什么样凶险的目标都解决过,还第一次碰到这种事。

    这种根本没有任何危险,但却莫名其妙得让他给不出反应的事。

    “长得真好看呀。”女人走到了连川面前。

    然后伸出了手,就要摸到他的脸上时,连川往后偏了一下头,她摸了个空。

    “好看。”女人又摸了过去。

    连川再次避开了。

    “怎么回事啊!”女人很不高兴,转头看宁谷,“说好了的!他要不让我摸,我马上就出去找福禄他们!”

    “我说了你摸不到的。”宁谷笑了起来。

    “怎么办!”女人说。

    “你摸他。”连川说。

    “她就想摸鬣狗,旅行者天天能见着,不稀罕。”宁谷眯缝了一下眼睛,还是很愉快的表情。

    连川的脸色猛地冷了下去。

    宁谷站了起来,张开胳膊伸了个懒腰,走到他身边,弯下腰,一直凑到了他眼前,低声说:“蝙蝠在找鬣狗,你已经暴露了。”

    “她根本出不了这个门。”连川声音很冷。

    “你是不是除了杀人不会别的?”宁谷问。

    “是。”连川回答。

    宁谷愣了愣,这个回答真是太真诚了他一时回不过神。

    过了一会儿他才啧了一声,转头看着那个女人:“我帮你摸。”

    “那算什么?”女人很不高兴。

    “再加一根鬣狗头发,”宁谷说,“失途谷还没谁能搞到这东西吧?”

    “拿来。”女人马上伸手,手上破溃的皮肤下是金属指节,上面还镶着闪着细细光芒的碎玻璃。

    “这总行了吧?”宁谷转头又看着连川。

    连川现在不想跟宁谷起争执,他还需要知道宁谷的能力到底怎么触发,到底是被动还是能主动,而那天他到底从自己的记忆里看到了什么,感受到了多少。

    他选择了忍耐。

    “别躲啊,”宁谷的手伸了过来,低声说,“我知道你动作快。”

    连川没动。

    宁谷在他头上轻轻拨了两下,揪走了一根头发,然后往他脸上摸了过去。

    指尖触到他皮肤的瞬间,捆在连川手脚上的铁链突然哐的一声同时断开了。

    “别过来啊!动手我就喊!”站在旁边的女人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我一喊马上整个失途谷都知道你们在这里!”

    “杀你等不到你出声。”宁谷偏头看了她一眼,“站过来。”

    女人犹豫了一下,走了回来。

    宁谷抬着的手落下,在连川脸上摸了一把,然后转身把手伸到了女人面前。

    女人在他手上拍了一巴掌,又捏走了那根头发,小心地放进了一个瓶子里:“我找身衣服给他换上,他这制服太明显了。”

    “嗯。”宁谷应了一声。

    女人在旁边乱七八糟的东西里翻找的时候,连川坐了起来。

    宁谷坐回椅子上,看了他一会儿:“刚是你弄的吗?”

    连川看了他一眼没出声。

    “行,那就不是,”宁谷指了指自己,“是我。”

    连川还是没说话。

    “我很牛逼嘛。”宁谷用手指在自己脸上戳了一下。

    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他又戳了两下。

    女人把几件衣服扔了过来:“就这些吧。”

    “有吃的吗?”宁谷问,继续在自己脸上又戳了几下。

    无事发生。

    很失望。

    连川拿过衣服看了看,非常有蝙蝠特色的衣服,在各种毫无必要的地方缀着金属片。

    这种地方,要求独立更衣室不太可能,他也没在这件事上浪费时间,直接起身,脱掉了身上的制服。

    里面是贴身的一套内衣,女人盯着他的眼神里有明显的失望,但很快又一伸手:“把这个制服给我,算是酬劳。”

    连川一扬手把制服扔到了她手上。

    女人连声音都没来得及发出来,就倒在了地上。

    “别太贪了。”宁谷看着她叹了口气。

    连川换上那套蝙蝠服的时候,宁谷看到了他胳膊上露出来的两道长长的黑色伤口,看角度,应该是从肩胛骨的位置一直延伸出来,到了肘部。

    “刚你受伤了?”宁谷忍不住皱了皱眉,“不应该啊。”

    “旧伤。”连川短简地回答,穿好了外套。

    “旧伤?多旧?”宁谷问。

    连旅行者都不会有旧伤,隔夜没好的伤都算是重伤了,堂堂主城清理队最强鬣狗,身上居然带着没好的伤?

    连川转过身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我有些伤好不了。”

    随着这句话,宁谷突然一阵眩晕,眼前飞速闪过的画面让他有些喘不上气,最后一个黑影扑面而来的时候他都不知道这是幻觉还是真实,只觉得肚子上像是被什么锋利的东西划过,钻心的疼痛让他捂着肚子靠到了旁边的墙上。

    等缓过劲来的时候,连川已经把衣服换好,制服也收好装进了一个袋子里。

    “看到什么了?”连川问。

    宁谷看着他,没说话。

    “是那儿吗?”连川往他肚子上看了一眼。

    “想知道是吧?”宁谷慢慢站直了,胳膊一抱,“我看到什么了,感觉到什么了,想知道是吧?”

    连川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你是来抓我的,这个应该是你的任务,”宁谷捏了捏自己的下巴,看了一眼还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女人,声音很低,“但是你没有抓我,你只是跟着我。”

    连川依旧一动不动面无表情。

    宁谷承认面对连川这种无论什么面对什么状况似乎都能波澜不惊的变态,他一点儿底都没有,所有的推测都没法根据连川的反应做出调整,只能吭吭吭自己说下去。

    “现在又问我这些,”宁谷笑了笑,凑到连川耳边,“你,有不能让别人知道的秘密,而你不确定我知道什么,对吧?”

    连川没躲开,只是也侧了侧头,在他耳边低声说:“我现在确定,一,你不光能看到,还能感受到,二,你死了就解决了。”

    “你不敢杀我,你的任务肯定是活捉我。”宁谷声音带着得意。

    “我受过的那些伤,”连川说,“足够让你死十回了。”

    宁谷没了声音,过了一会儿才慢慢退回墙边,又看了他半天才开口:“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做,你帮我办完了,我告诉你。”

    连川看着他。

    “成交?”宁谷问。

    “成交。”连川说。

    从小屋里走出来的时候,宁谷感觉自己还算是比较能融入失途谷的环境,所以他必须尽快找到能帮他处理身份卡的那个蝙蝠,然后离开。

    毕竟现在失途谷里旅行者很多,等车一走,这里估计就是另一番景象了,他很难再躲过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盯着他的蝙蝠们。

    特别是……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连川,这人就算换上了蝙蝠的衣服,也依旧遮不住身上的主城气质,就算现在同时跑过去一百个蝙蝠,他也能一眼从蝙蝠堆里把连川找出来。

    “刚那个女人……”连川在他身后开了口。

    “为什么要让她摸你是吧,因为我说摸我也行她不干,”宁谷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为什么要这么顺着她不直接杀了灭口呢,因为这里不是咱俩的地盘,我还有事要做,最好不惹麻烦,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发现我没法完全指望你,你晕过去那个速度比你打我的时候还快呢。”

    “走。”连川说。

    “我本来想再跟她打听一下去哪里能找到写数据的蝙蝠,”宁谷继续往前走,“结果也没问成。”

    “什么数据。”连川问。

    “主城身份卡,”宁谷拍了拍自己腿上的兜,“我要去主城。”

    “你用不上。”连川说。

    “凭什么用不上?”宁谷回头。

    “你要就死在这儿,要就死在实验室,”连川说,“没有第三条路。”宁谷瞪着他:“连川我问你。”

    连川沉默地看着他。

    “你是机器人吗?”宁谷皱着眉,上下打量着他,“你说这种话的时候不难受吗?我好歹也救了你,你给我安排死法的时候不难受吗?”

    连川仿佛入定了似的依旧没有反应。

    “我偏不死。”宁谷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