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 15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15

    七天了,宁谷被关在钟楼顶层的小屋里,只能靠送来食物判断时间。

    早中晚三顿,他都数着,已经21顿了,七天整。

    如果不是还有人送食物过来,宁谷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被鬼城遗忘,七天都没有任何人来看过他,甚至也没有人再出现在钟楼下面。

    “啊——”他把脑袋探出窗口,在狂风里喊,“啊——钉子——钉——李向——李向——”

    风太大,钟楼顶这个高度的风更大,他这几嗓子,声音感觉连个尾音都展不全就被吹散了。

    他看着眼前被狂风吹出了纹理感的浓雾。

    是车又要来了吗?

    这车要是活的,算得上是最有性格的车。

    在宁谷有限的二十几年生命里,车来车往无数次,最长的间隔是他过了两次生日,最短的间隔只有一天,最狂热的旅行者都做不到在睡了一觉之后立刻再次启程。

    如果是车又要来了,他要怎么才能从这里出去,又怎么才能在严密的各种能力监视下,离开钟楼,溜出庇护所范围,登上列车?

    “啊——”他又喊了一嗓子,“李向啊——”

    以他的经验,现在唯一还能来解救他的,就只有解救过他无数次的李向了。

    “李向和团长去舌湾了。”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宁谷吓了一跳,猛地转过身,在门上的小窗口里看到了林凡的半张脸。

    “你怎么来了?”他有些警惕地问了一句。

    “看看你跑没跑。”林凡说。

    “他们去了多久了?”他这才反应过来林凡的话。

    “几天了,”林凡的脸慢慢移到小窗口正中,看着他,“闷吗?”

    “不闷。”宁谷坐回了地上。

    他平时跟林凡没有多少交集,这人深居简出,窝在他的屋里一两个月不出露面都很正常,现在突然单独出现在这里……如果没有主城的那些经历,和林凡对各种细节的追问和想要检查他的鞋,他也没什么想法。

    但现在却感觉有些不踏实。

    “这几天反省了吗?”林凡问。

    宁谷看了他一眼,团长和李向都不在,那林凡来检查他有没有老实呆着,有没有反省,倒也说得过去。

    “没有。”他如实回答。

    林凡皱了皱眉:“团长留下的话是你什么时候答应未经允许不能去主城,什么时候让你出去。”

    “那等吧,”宁谷往后一靠,“我可以不出去。”

    林凡看着他没有说话。

    宁谷绷了一会儿,也看了他一眼,门上的窗口很小,正好能容纳林凡的脸,他看了半天,忍不住说了一句:“你脸是卡窗户上了吗?”

    “嗯?”林凡愣了愣之后突然笑了起来。

    这是宁谷第一次看到他的笑容,不怎么好看,隐藏着的皱纹都暴露了,但无论好不好看,都很让宁谷吃惊。

    这人还会笑呢。

    “你很像你爸爸。”林凡收了笑容,说了一句。

    宁谷上一惊还没有吃完,跟着又吃了一大惊,顿时有种被噎着了的感觉,咽了两次口水才缓过来。

    “你说什么?”他从地上跳了起来,走到了门边。

    林凡没有说话,脸从窗口上移开了。

    “林凡!”宁谷急了,立刻从窗口把头塞了出去,看到林凡已经转身,正在下楼梯。

    他在铁门上用力踢了几脚,鞋上的金属护板跟门撞得哐哐响。

    “别走!你什么意思?”他吼。

    “车来的时候守卫有空档,”林凡的声音渐渐变小,“走不走得了,看你自己的了。”

    “林凡!”宁谷把脑袋缩回屋里,扳着窗口使劲晃了几下门。

    门当然是纹丝不动,林凡的声音也消失了。

    “新的一天欢迎你。”

    头疼没有缓解,听到系统问候的时候,连川还在耳鸣。

    今天的早餐是牛肉和鸡蛋,他吃完了也没尝出什么味儿,嘴里都是苦的。

    已经一个星期了,头疼的频率已经降低了很多,差不多这两天就应该能消失。

    连川换了身衣服,准备出门去买点儿日用品,再去雷豫家坐坐。

    他不太习惯穿便服,也不太习惯走路,更不习惯走在人群里。

    虽然这样的时候,他不会感受到仇恨的目光,不会听到恶毒的诅咒谩骂,也没有一次又一次面对绝望目光时的压力。

    但他似乎更愿意是只鬣狗。

    鬣狗有目标,鬣狗有恐惧,鬣狗有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的挣扎。

    而拥有主城二级居民身份卡的非最普通人连川,今天一整天能想出来的最有意义的活动是买牙膏。

    “要哪种口味的?”收银员拿过他的身份卡刷了一下,“这个月供应柠檬苹果青椒和胡椒味四种。”

    “苹果。”连川回答。

    “还要别的吗?”收银员从身后拿过一支白色的牙膏,放进了旁边的机器,几秒钟之后,一支粉红色的牙膏从出口落进了连川手边的小斗里。

    “……不用了。”连川犹豫了一下,拿起牙膏,“怎么是粉红色的?”

    “苹果就是粉红色啊。”收银员说。

    “苹果不是绿色吗?”连川说。

    “那是青苹果,”收银员说,“想要绿色的可以选青椒。”

    “不了。”连川拿了牙膏,转身离开。

    买完这支粉红色的牙膏,连川就没什么需要再在街上转的事了,他看了看四周,该去雷豫家里了。

    春姨一早就买好了原料,说要给他做点好吃的,还让他叫上老大。

    他倒是叫了,但老大只要不出任务,就不知道在哪儿,能不能去吃饭也说不准。

    去雷豫家需要横跨四条纵轴,虽说都在b区,但连川的住处是内防部提供的宿舍楼,跟雷豫家基本是对角线了,所以雷豫也只在休息的时候才会回去。

    虽然不是每天见面,夫妻感情倒是一直很好,不愧是自由恋爱的婚姻,不如系统匹配的伴侣完美,却因为人群里的一眼心动而克服了所有的不完美。

    连川往四周扫了一圈,每一个人都只看着自己脚下,他往隧道口走了过去。

    主城的交通很简单,没有地面公共交通,只有几条隧道接通四个主城区,每个地下停靠站都很大,从停靠站的规模和遍布墙面地面的广告板就能看出曾经的主城有多繁华。

    让主城的阳光在每个清晨叫醒你,曾经也是底气十足的一句广告。

    现在的停靠站依旧很大,但使用率却不及曾经的一半,多数地方都已经黑雾弥漫,广告板也早已经熄灭,墙上的几块基本都是城务厅发布的公告和禁令。

    流浪汉都宁可选择逃进失途谷,而不愿意在停靠站的无人区容身。

    连川站在站台上,目视前方发呆,但所有的感官都在运行,习惯性地留意着四周的每一个人。

    身后那个灰色上衣的男人,他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

    看上去跟主城所有的普通市民没有什么区别,但连川却还是能感觉到他眼神里的闪烁。

    身份不是他在意的,他现在不是鬣狗,哪怕面前站着的是个bug,他也不能动手,主城所有的执法人员在脱下制服之后都只允许以普通人的状态存在。

    这人要干什么他也不是太在意,在主城,正常情况下暂时没有人能威胁到他的安全。

    他在意的是,这样状态明显不是“合格居民”的人,已经开始出现在了b区。

    灰衣人跟着他上了车,一直站在距离他一米的位置,全程没有正眼看过他,但余光一直停留在他身上。

    连川下车的时候,灰衣人也跟了下来。

    b区a5有两个大型安居地,上下车的人很多,连川下车之后,灰衣人挤在人群里走到了他前头。

    回到地面有六道拐弯,很长的一段距离,第三个拐弯过后,灰衣人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没有人跟着,只有脚步匆匆的乘客。

    他顿了顿,手伸进外套兜里摸了一下。

    还没等把兜里的东西拿出来,就感觉左边有什么东西撞了他一下,他整个人似乎有一瞬间都离开了地面。

    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被人掐着喉咙按在了旁边检修通道的墙壁上。

    “别动,”连川拇指按在灰衣人的咽喉上,“别说话。”

    灰衣人眼神里的茫然慢慢退掉,换成了惊慌,但绷着没敢动,也没有出声。

    连川伸手从他兜里摸出了自己的身份卡,手指夹着在他眼前晃了晃,放回了自己的外套的内兜里。

    身份卡他买完粉红小牙膏之后放得有些随意,大概就被这人盯上跟了一路。

    “别报警,”灰衣人小心而焦急地开了口,“求你……我就想买点吃……”

    连川手指使了点劲,他的话被卡在了喉咙里。

    “我说了,别说话,”连川说,“我走了你就可以走。”

    灰衣人眨了眨眼睛。

    连川松开手,转身离开了通道。

    身份卡拿到了也不可能就直接拿去买东西,信息识别对不上,立刻就会被回收清理。想要用,需要去失途谷,找一个能帮你重新写入身份信息的蝙蝠。

    但找到蝙蝠之前就可能迷失了,可能被打死了,也可能一直找不到对的蝙蝠饿死了,最终找到了也会因为付不起费用,被蝙蝠抢走身份卡然后打死或者饿死,毕竟身份卡能做的事很多,一张原卡价值很高。

    连川不愿意听到这样的人说话,无论是任务里,还是平时的生活里。

    他不想听到任何无奈和绝望的话。

    那些话会把人拉入深渊,再也浮不起来。

    “老大比你都到得早,”春姨递过来一杯饮料,“尝尝。”

    “我去买了点儿东西才过来的。”连川接过饮料喝了一口,挺好喝的,甜味里有一点点酸,不会腻。

    雷豫家没什么变化,简单而温馨,在能力范围之内,夫妻两人都很热衷于给屋子里增加各种装饰。

    样式和材质不同的沙发和椅子都有好几套。

    老大占了一个单人的软质沙发,正在打盹儿。

    也不知道是真盹还是假盹,总之就是闭着眼睛不理人。

    春姨去处理食物的时候,雷豫拿着烟盒坐到了连川身边:“要吗?”

    “不要。”连川摆了摆手。

    “买什么了?”雷豫自己点了烟,看了看他。

    “牙膏。”连川把兜里的粉红牙膏拿出来捏了捏,“可爱吧。”

    雷豫笑了起来:“从小就不喜欢粉嫩的颜色。”

    连川也笑了笑,没说话。

    雷豫一提小时候,他就骨头疼,虽然小时候还有很多别的回忆,春姨带着他做游戏,带着他去看小动物,给他做吃的……但疼痛和恐惧才是所有记忆里最清晰的。

    你不会笑得刻骨铭心。

    痛才会。

    你的开心不会刻骨铭心。

    恐惧才会。

    “最近状态怎么样?”雷豫抽了两口烟,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突然问了一句。

    “挺好的。”连川看着他,雷豫很少这么问,能让他问出这样的问题,多半是有什么不涉及核心机密只跟连川本身有关消息。

    老大的确是打的假盹儿,雷豫问完这句,它眼睛睁开了一只。

    “那个宁谷,”雷豫说,“如果再来主城,可能会安排你去对付。”

    “他还会来么?”连川皱了皱眉,“目前看起来他自保能力都差不多没有。”

    “也不能这么说,”雷豫说,“他可是从你手底下逃掉了的,不光他逃掉了,跟他一起的那个也逃掉了。”

    老大闭上眼睛,从鼻子里喷出一口气。

    “从我这儿跑的,就得我去抓,”连川说,“是这个意思吗?”

    “不是。”雷豫掐掉了只抽了两口的烟,盯着烟头半天都没再说话。

    连川也没开口,等着他说下去。

    “这次是一定要抓到,活的,”雷豫说,“不惜代价,无论他躲在哪里,只有你能做到。”

    “无论躲在哪里,”连川笑了笑,很快冷下了脸,“也包括失途谷,对吗?”

    雷豫点了点头。

    老大在沙发上狠狠抓了一爪子。

    “新的呢,抓坏了你帮我补吗?”春姨端了个盘子出来,看了老大一眼,把盘子放到了连川面前,“先垫垫,别的我还在做。”

    “嗯。”连川应了一声。

    “川,”春姨看着他,“契合实验只有你通过了。”

    “你的意志力没有人能超越,”雷豫说,“如果能在外面抓住宁谷最好,他如果进了失途谷,落到九翼手里,那就是九翼的一张牌,我们不能冒险。”

    连川没有说话,失途谷并不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地方,生活在那里的人在他看来,从状态来看跟主城不相上下。

    但除了蝙蝠,带着主城信息进去的人,从未出来过,他不知道为什么雷豫和春姨会劝他进去。

    “你必须去,”春姨握住了他的手,有些微微地发颤,声音压得很低,“不光是为了抓到宁谷。”

    连川看着她,突然明白了为什么。

    一个身份或者能力特殊的旅行者,上面要求务必活捉并不奇怪,这样的任务对于清理队来说也并不稀奇。

    而春姨最后的这一句,却是在提醒他。

    如果有必要,他必须进去,去证明自己。

    就像从前他必须证明自己能够契合参宿四,现在他必须证明自己能够扛下失途谷,他必须证明自己无可取代。

    无可取代,这是他还能存在的唯一价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