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 8 章

时间:2021-08-04作者:巫哲

    www..,最快更新熔城 !

    8

    宁谷蹲在墙后,一个被扔在角落的大铁柜子旁边,这东西不知道以前是装什么的,铁锈味里带着一种难闻的焦糊味。

    但他得忍着,墙的那一边,不知道什么地方,有人。

    他不清楚自己是怎么知道的,一直以来他对危险的判断都很准,没有任何依据,看不到听不到也摸不到,反正他觉得那里有人,那就有人。

    团长说了,哪怕一切都失灵了,还有意识。

    也许就是他的意识发现了危险,他的意识说那里有人。

    所以在那个人走开之前,他不能动。

    不过……尽管他看上去很镇定,稳重地靠在这个臭哄哄的破铁柜子后头,面无表情地等待下一步的时机……

    团长和李向却已经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

    锤子也不见了。

    而他还不知道下一步的时机有没有来,来了又能干什么。

    有些慌。

    没多长时间之前,他还在黑铁荒原上跟着一群旅行者狂奔。

    最前面带路的,是几个瘦小的蝙蝠,其中一个蹦得特别高的,没有腿,两根只凭肉眼看不出任何技术含量的金属骨架支撑着他的身体。

    这种一般都不是残疾,他听说过,这是蝙蝠获得更强能力的一种身体改造——亲眼看过之后,他觉得改造得挺成功,那个金属架子腿果然跳得最高。

    蹦这么高的意义暂时没看出来。

    蝙蝠带他们去的新出站口很远,一路上人越跑越少,不知道都去了哪里,进入一条像是挖塌了的矿洞一样的长沟之后,就还只剩下三十四个旅行者了。

    虽然这条路没有碰到城卫和鬣狗,但就剩下这么点人,看上去就像已经给城卫当过八回靶子的残兵败将。

    长沟的尽头是一堵深埋地下的金属墙,满是斑驳,但很厚,蝙蝠肯定过不去,这墙抬头一眼都看不到顶,有金属腿也过不去,蹦不了那么高。

    旅行者可以。

    “画了个圈的那里!”一个蝙蝠喊,“那里最薄!”

    团长隔着很远一挥手,金属墙仿佛是被极重的物体撞过,无声无息地凹进去了一块。

    所有的人一边欢呼着一边往前冲,在团长第二次挥手过后,墙上被砸出了一个洞。

    宁谷有一瞬间的恍惚。

    他看到了满眼的光。

    现在是主城入夜的时间,日光已经很暗了。

    但跟鬼城不分晨昏永远星星点点冷光瓶的光不同,跟远远看到的光刺也不同,宁谷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第一感觉只有一个,主城的光……是满的。

    他跟着队伍的尾巴跳过了墙洞,踏上了主城的土地。

    墙那边是一栋废弃大楼,四周堆满了被扔弃的杂物,桌椅,不知名的器具,一眼过去,有好几样宁谷看着都觉得带回去能跟地王换些高级东西。

    团长和李向估计已经发现了他,起码李向应该发现了。

    因为地王给他的那个金属小方块,在下车之后没多久就出了点问题,它开始通体发出淡淡的光,按钮他不敢再按,怕这是地王给他准备的惊喜,一按就滋火花。

    他不得不拉开距离,又刻意落后了一些。

    在主城错综复杂的各种拐角转了不知道多少圈之后,他才发现,自己不光跟团长和李向拉开了距离,跟锤子也已经走散了。

    鬼城恶霸宁谷,第一次进入主城,没被城卫拦截,也没被鬣狗打废。

    但除了最后凭直觉找到了团长来的时候拎着的那个行李箱,他莫名其妙就变成了孤身一人。

    甚至没顾得上细看一下主城最边缘最破败的区是什么样,就被人堵在了墙后头。

    应该是个鬣狗,他的认知里,鬣狗比城卫恐怖一万倍。

    他感觉到的说不定是杀气。

    连川蹲在楼顶边缘,盯着行李箱,里面的生物信息已经扫描传输完毕,参宿四没有查看的权限。

    他也并不想知道。

    参宿四和连川外形不一样,从生物角度来说却是同一个人,所以虽然参宿四是主城目前公开的最高武器,也只在某些特定场合会有临时权限,跟没有没什么区别,毕竟参宿四剥离时,基于临时权限的所有记忆,都会一起上交。

    连川不希望自己的秘密被发现,也不希望混乱的记忆再多一层,自然也就没什么好奇心。

    老大蹲在他旁边,跟他一块儿看着下方的行李箱,漫长的静默之后,老大伸出爪子,在地上轻轻磨了一下。

    只是几分钟而已,但对于他俩做任务的时间来说,太久了。

    可就算是这么久,一直能感觉到的人也始终没有出现。

    “目标确认。”通话器里传来陈部长的声音。

    这可以看成是一个疑问句,对他迟迟没有行动的疑问。

    “确认,目标可能对感知系统有影响。”连川回答,身体往前微微一倾。

    老大跟他同时从房顶跃下。

    目标影响感知系统的情况不常见,但出现了也不奇怪。

    他没有把这一点和那个他找不到的人联系起来汇报,这是一直以来的准则,除了老大,他信不过任何人,汇报这一点只是为了解释自己行动延迟。

    他和老大很快从左右两个方向接近了行李箱。

    墙后有轻微的动静,接着很快消失。

    跑了。

    旅行者。

    有武器。

    启动状态的城卫武器。

    一个他找不到的旅行者,拿着需要使用者生物信息才能启动的主城武器。

    现在他更加确定,对感知系统有影响的并不是行李箱里的目标,而是这个跑掉的旅行者。

    这是连川从未碰到过的状况。

    但他判断出这个人是在逃跑之后,没有做出任何反应,老大也配合默契,甚至耳朵都没有弹一下。

    保持如常,拿起行李箱,送回内防大楼,任务就算完成。

    墙后的鬣狗居然不只一个!

    还好跑得快!

    宁谷一路狂奔,跑得比来的时候快得多,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总之就是离刚才那里越远越好。

    由于旅行者到来,主城所有的区域都已经宵禁,路上看不到行人,但凡见到一个人,基本就能确定是城卫或者鬣狗。

    在空荡荡的街上跑了一会儿,宁谷又转进了小街,接着是小巷。

    区的确破败,但也能看出浓浓的生活气息,那种在没有危险来临的时候,哪怕凑合着也能过放松活着的生活气息。

    路的两边偶尔能看到已经关好门的商店,这里就能看出有些惨了,从窗口看进去,里面的陈设和物品,比鬼城置换点的东西强不了多少。

    主城也不过如此嘛。

    没有人追过来,目力所及之处也看不到可疑的人,宁谷放松了一些,只是也不敢停下,还是跑,他的经验是跑着的时候身体发热,对任何动作的反应都会更快些。

    除了掉头。

    转过弯看到前面有个人的时候,他想掉头已经来不及了。

    那人也看到了他。

    “宁谷?”锤子震惊地压低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宁谷顿时一阵欣慰,加快速度往他那边跑过去:“锤……”

    “鬣狗?”锤子的反应惊人,没等他说完话,扭头甩开腿就开始跑。

    宁谷汗毛都立起来了,鬣狗?

    追上来了?自己居然不知道?

    他立刻加速,飞快地就冲到了锤子前面,锤子也飞快地再次超过他。

    两个人沉默地你追我赶,友情是在的,但这种时候就知道,牢固度还是不如他跟钉子。

    大概是惊吓过度,宁谷居然轻松找到了来时的路,那个被打出了一个洞的金属高墙。

    “出去!”锤子喊。

    宁谷嗖一下就窜了出去,然后才回过了头。

    从洞口能看到那栋破旧的楼,和楼下空无一人的小街。

    他扶住踉跄着跳过来差点摔倒的锤子:“你跑什么?”

    锤子愣住了,也回过头,然后又转头看着他:“你跑什么?”

    “……行吧,”宁谷有些无语,坐到了地上,“我知道了。”

    “我以为有人追你呢!”锤子过了一会儿才确定这是个误会,一屁股也坐了下来,“你什么毛病,不能走路吗?”

    “你怕成这样是什么毛病?你不是很厉害吗?”宁谷说,“钉子还说你能保护我。”

    “你死了吗?”锤子说,“没死吧?”

    宁谷瞪着他,往后靠到了墙上,笑了起来。

    “你去哪儿了?我以为你在我后面呢,结果一回头没看到你了,”锤子皱着眉,“急死我了。”

    “我刚可能碰上鬣狗了,”宁谷低声说,“跟我隔着一面墙,就在墙那边。”

    锤子摆了摆手:“不可能,如果是鬣狗,你现在就是一堆黑渣子,要是在鬼城的风里,这点渣子都剩不下……其实鬣狗不是太多,小心点碰不上。”

    宁谷没说话。

    “我们不能在这里,”锤子站了起来,“城卫马上就会找过来了,会把这里封掉。”

    “那车来的时候我们怎么走?”宁谷问。

    “从桥上,”锤子说,“走的时候不会有人拦的。”

    “为什么?”宁谷又问。

    “不知道,一直这样,”锤子看了看四周,从洞口钻了回去,“本来就不欢迎我们,要走了难道还留吗?肯定鼓掌欢送啊。”

    “去哪里?”宁谷也钻了回去。

    “找个地方躲着,”锤子说,“防卫松点以后去失途谷,那里没人管,旅行者一般都会去。”

    屏幕上快速播放着画面,这个速度,肉眼无法辨别出内容,但系统可以识别所有可疑画面。

    这是参宿四的任务记忆。

    画面最后停止在一扇银色的门前,屏幕上显示出一行绿色的字。

    -识别完毕,通过

    “记忆不需要重置,唤醒吗?”刘栋说,“我们时间紧。”

    “那还问我干什么。”雷豫皱着眉。

    契合参宿四对于连川的精神压力巨大,一般情况下建议不超过两小时,理论上现在就应该剥离,但刘栋的意思是马上测试。

    作战部的这帮人,以刘栋为首,根本没把参宿四当成一个人看待,哪怕是知道连川一旦崩溃,就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能契合参宿四的人,他们也在所不惜。

    毕竟现在的一切测试,目的都是为了取代这个只有唯一一个契合者的“武器”。

    不能有唯一,唯一就是无尽的受制于人。

    “他是你养大的,跟儿子一样,”刘栋说,“总还是要问问的。”

    “嗯,这么贴心,”雷豫点点头,“那现在立刻剥离。”

    刘栋笑了起来,在面前的键盘上按了一下:“测试开始,材料就位。”

    “材料009就位。”通话器里传来应答声。

    “唤醒。”刘栋说。

    雷豫盯着屏幕,画面被分成了很多格,监控从各个方向对着单膝跪在巨大的金属笼子里的参宿四。

    这个笼子他很熟悉,连川比他更熟悉。

    不可预知的“材料”从笼子不确定的某个地方出现,会以不可预知的方式突袭刚被唤醒的参宿四。

    唯一能预知的就是所有“材料”都具有极强的攻击性。

    各种新材料的首次测试,都在这个笼子里。

    参宿四……不,是连川,参宿四之所以能存在,是因为连川无人能取代的惊人的精神力量,没有连川,就没有参宿四。

    连川就在这个坚固的笼子里,被各种“增强”生命体一次次攻击,一次次受伤,一次次承受极度的痛苦,却又能一次次击毁目标,让那些期待他消失的人一次次失望。

    “确认。”参宿四出声,但没有做出任何防御或进攻的准备,姿势也完全没有变化。

    009从角落打开的小门里慢慢走了出来,仿佛散步一样,缓缓走向背对着它的参宿四。

    雷豫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参宿四在009迈出第五步的时候突然起身,跨出两步跃起,向后翻了半圈,抓住了笼子顶部的栏杆。

    009停下了。

    参宿四松开栏杆,向下坠去,刺破手腕皮肤伸出来的一根银色尖刺对准了009的头顶。

    刘栋拍了一下面前的桌子,雷豫转头看了他一眼。

    009还没有开始攻击就已经被参宿四找到了最薄弱的地方,无论之后的战况如何,都没有意义了。

    “他到底怎么做到的?”刘栋低声说。

    “这一部分是参宿四的能力。”雷豫说。

    “我知道,”刘栋弹了弹桌面,“他到底是怎么能跟参宿四契合的?到底怎么做到的?”

    这是参宿四诞生那天开始就没有答案的疑问。

    雷豫没说话。

    因为不能契合就会消失,虽然这个答案无法让人信服。

    但雷豫知道这就是连川能够契合的唯一原因。

    他不愿意消失,所以他必须契合。

    “啊!”躺在地上的宁谷短促地喊了一声,整个人像是被戳了一刀似的弹了起来。

    正盯着窗外的锤子被他这动静吓得差点直接跳出窗口。

    “你干什么!”压着声音问话的同时他的手往地上一按,摔回去的宁谷被他控制在了地面上,不能动也不能说话。

    “是不是做梦了?”锤子问。

    宁谷眨了眨眼睛。

    锤子的手离开了地面,松了口气:“你怎么会这么大反应?”

    “不知道,”宁谷坐了起来,抬手在脑袋上扒拉了两下,“我也很少做梦,刚不知道怎么了。”

    “一个旅行者,在主城能睡着也很厉害了,”锤子笑了笑,“你梦到什么了?”

    宁谷抬起头看着他:“怪物杀怪物,一个黑色的人,身上戳着好几根金属棍子,居然还能打架,几个怪物车轮战揍他都被他反杀了。”

    锤子也看着他,好半天都没有说话。

    “怎么了?”宁谷提了提靴子,“吓着了?你不太经吓啊。”

    “谁跟你说过参宿四吗?”锤子问。

    “没,”宁谷看了他一眼,“那是什么?”

    “当年把旅行者赶尽杀绝撵出主城的人。”锤子声音很低,一副怕被人听到的样子。

    “哦,那我知道一点……怎么突然说这个?”宁谷问,这个话题在鬼城是个禁忌,他只是隐约知道些,团长不让他打听,如果现在是在鬼城,锤子估计也不敢提。

    “戳着棍子的那个……”锤子说,“是参宿四。”
小说推荐